第三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段泊 书名:霉爱
    美潘安涉足yin阳界.白娘子大闹东西宫

    小简和竺磊合租了间屋子。二人虽说是同居一室的工友,小简是地地道道的gy,但在个人生活中是河水犯井水;屋子内设两张小,他们各睡各人的。竺磊来的ri子不长,没有多少物品。小简的生活用品也不太多,除了几件时髦的衣服,就是那台他一下班就猫在上面上网的电脑。小简的习惯是,出门上公园,在家猫电脑。竺磊以前是用业余学跳钢管舞,现在不是陪小简去公园逛,就是睡大觉。酒吧的工作与常人的作息习惯有别,常是夜出昼伏。他们的体生物钟随着作息时间的改变而有所改变;白天没jing打彩,晚上是jing神百倍,都变成了夜猫子的了。

    小简上网多是聊qq。他有几个qq,同时可以与十几个人聊天,也能应付自如。他有时将一句话发给不同的十几个人,如:宝贝,想你!亲的,有空没有?我想要!等等乱七八糟的话。竺磊偶在旁边看,也感到没什么意思,就走开了。

    竺磊有时睡在上,叫小简的电话声和他尖锐的发嗲的电话联络声音吵醒。常常听到他拿起手机和不同的人发话——

    啊,哥哥!有空没有嘛?我想你哦!我好想哭,没有人痛我了。

    啊,姐姐!我没钱花了。已没有工作了。现在在外面流浪。能不能帮我先充点电话费?

    哦,干爸,想死你了哦。为什么不来看我?

    哦,宝贝!能不能请我吃饭?

    叔叔,商场有款项链真好看。我好喜欢!

    ……

    在休息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有十几个电话打给他。当他提出了要求,别人不于理睬,他关了电话就臭骂一通:什么玩意儿嘛,想白吃老子!没门!当对方对他的要求有所考虑时,他就缠着人家,说如何如何他想他。逗得在一旁已吵醒了的竺磊忍不住捂嘴偷笑。

    当小简腻了别人打来的闲聊电话,啪地关了机,嘴角撇了一撇,骂道: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想玩,不想出一点血。便坐在那儿发了一会儿呆,后拿起镜子来自我细照,又对着镜子做出各种喜、怒、哀、乐的表。头也不回地对着上的竺磊说:怎样?这几天同我出去玩?什么地方、什么事让你最开心?

    没什么太开心的事,只是人民公园的空气好一点。竺磊说。

    是不是那儿有你看中了帅哥了?小简说。

    看中了谁啊?不是说空气好一点吗?这么说,我以后不想去了哦。竺磊不开心小简的玩笑。

    看上了哪个没看上哪个,有什么要紧呢?我们主要是开心就好嘛。小简说,喂,我再带你去一个地方,那儿包你大开眼界。

    什么地方哦?有什么好玩的?

    会所。到时去了就知道。

    竺磊知道小简卖关子,也就不多问。

    这几天chun仔心不好,没有上班。听说他出了事进医院了。小简和竺磊下班后卖了点水果去看他。

    chun仔在一家医院病上敞着,医生说已脱离了危险期。洁白的单,映衬着他苍白的脸。他明显地瘦多了,虚脱的子象一片树叶一样安静地搁置在上。头悬挂着药瓶,他在打点滴。他边没有人,也没有其他的吃食,只有护士在病头放着的一杯白开水。当小简和竺磊拎了一大提水果进去,他才吃力地将头抬了抬,毫无表的脸上显出了一丝微笑。

    小简忙走过去,坐在上按着他的手叫他别动。他从喉间吐出两个字:来了?

    我和竺磊来看看你,才听说。

    谢谢!他的话音还是那么微弱,显示了心的极度疲惫。

    原来chun仔就是因为那个富婆对他的冷漠,而心里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那女人虽已婚,但现在独。她说很他,却又说他只是个男ji,和他是不可能的。尽管他给chun仔置了一的名牌,为他脖胫手指戴满了金银,可是就是不愿接纳他做真夫妻。chun仔在欢场鬼混了多年,竟真的一头栽倒在这女人的石榴裙下。他因心中一时想不开,竟害腕自杀,幸好让房东及时发现,送到了医院。送到医院时,因血流过多,几近休克。

    怎么这么傻口哦。没有她,还有我们嘛。小简说。chun仔脸上浅笑了一下,算是对他这话的感激。

    想吃点什么吗?竺磊问道。chun仔在枕头上摇摇头,说不想吃。

    这时大棒和强仔也进来了。一进门,大棒就粗声大气地说:我说哥们啊,你别吓死我了。有啥子想不开的?你看我,遇到什么也不会象你这样。他们将带来的水果放在桌子上。强仔走近边关心地问道:怎么会这样呢?想开一点不就什么事也没有?chun仔很感激地看了看他们,招呼他们坐下。这时,点滴已快打完了,护士来帮他取针移开了注she用具。

    chun仔坐了起来,苍白的面se憔憔了许多。他只是与来的人笑了笑,就神思迷惘,双眼也显得有些呆滞。强强问:你是不是还在想她?

    他说:没。后又低头不语。

    都写在你脸上呢。大棒直言直快语。

    强强又安慰道:也不要想得太多,任其自然。说不定她并没有象你想象的那样绝呢?

    小简说:是啊。就算没有和你在一起,也可能有她的苦衷。说不定她心中还在想着你呢。

    大棒轻轻拍拍chun仔的肩头说道:能不能打个电话她。让她来看看你。

    chun仔低头说道:算了吧,她可能不会关心我的。他神态幽然,无限怅惘。

    大家都知道他很想听听心上人的安慰。于是,大棒拿起了chun仔的手机,干脆替chun仔拨通了对方的电话。怕chun仔病着听不着,大棒打开了扬声器。声音让病房人都能听得到。大家屏着呼吸,听着对方发话:有什么事吗?我在忙呢。大棒说:是这样,chun仔病了。他在想你呢。哦,你是谁啊?病了就好好休息嘛。说完就挂了电话。大家面面相窥,没有说话。只有chun仔脸上挤出一丝凄然的笑。

    从yin阳路口转回来的chun仔的这一丝笑容,比哭还让人难受。大家不知怎么安慰他才好。沉默了一会儿,强强说:有什么了不起?天涯何处无芳草?人嘛,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能够战胜自己的就是英雄好汉。凭你的条件找个你的人不是难事。再说象我们这种场合,人家来只是玩玩,我们也不能当真。首先要把握好心底的那道防线。不信你找不到一个好人。是男子汉就要起来,找个好人让别人看看。大家也应和着。chun仔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向大家表示感谢。

    哥们都起告辞了,竺磊一个人留下陪chun哥。当病房只有他们二人时,竺磊让chun仔睡下休息。当他一敞下,眼泪不似水流敞下。竺磊不知所措,唯有用纸巾替他试泪。chun仔抽泣不止。这时小扩士进来见状就对竺磊说:别影响病人的绪啊,这对病不利。竺磊说没有。一个医生进来看到了,随便了解了一下况就说:要哭就哭吧,不要憋在心中。

    伤心的哭泣渲泻着chun仔的压抑,流下的泪水冲刷着他内心的创伤。竺磊用手拍了拍chun仔的肩头,象妈妈轻拍着受惊的小孩子。很久,chun仔拉着竺磊的手,说:小弟,你再缺钱用,不要进入我们这一行。

    嗯,我不会的。竺磊答道。

    你看我,是不是很

    没有。竺磊说。他感到平常很酷的chun仔,此时是这样的脆弱,是这样的可可怜。chun仔是gx柳州人,长得极帅,就算病倒在榻,他也是这样俊美迷人。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人物儿,就找不到自己归宿。

    chun仔说:象我们这样的人,要么只能在酒吧鬼混;要么做二爷让人包。在酒吧能混得了几年?做二爷迟早会让人甩了的。竺磊知道,每个人走的路,必有他不得已的况。他不想多问,虽然他不明白如此痴的chun仔为什么还要在酒吧做男公关。

    chun仔很快康复出院了,不久他离开了酒吧,酒店老板提薪挽留他,他没有接受。他走了,带着心灵中的创伤离开的,给竺磊心中留下了一股无名的失落。

    几天来,竺磊仿佛丢了一件心的东西一样,心中若有所失。想以前在酒吧中,总看到chun仔英的样子在客人中穿梭,俊俏的面貌为酒吧增se,引逗得客人们神迷目眩,无异是酒吧中的最亮点。他是风景中的一道最靓丽的风景。如今人一去,似乎酒吧的se彩暗淡了不少,客人也ri渐稀少了。

    酒吧的生意稍逊,竺磊和小简也就多了些闲暇。闲极无聊,小简要带竺磊去各处转转。竺磊为了散散心,也就愿意陪他。

    这ri傍晚,小简说要去车站见一个客人,问竺磊要不要去玩。竺磊想也没想就答应了,邀与同行的还有没有工作成天闲逛的一把筋。一把筋是中部省区人,小简是靠南一点的省区人;二人虽说不是老乡,在很多事上很投缘。因此,有什么大小活动,彼此相邀同行。

    三人跨上同去市汽车总站的公交。小简一坐上车子,就给约见的人发信息:很快就到车站了,在厕所见。一把筋拍了一下手夸奖道:妹妹真高,人又靓又聪明!

    小简笑着斜把他一眼说:我是谁啊?我是白蛇jing。

    一把筋搂着他笑着说:你是白蛇jing,我就是青蛇jing了。我们是好姐妹哦。妹妹有什么事我帮你出头。

    那当然啊,不然叫你来做什么?事成了请你上大排挡。

    好啊妹妹。一定也带上许仙啊。哦,叫错了,要叫姐姐才对,因为你是白蛇我是青蛇。

    谁是许仙?我又没有老公。

    这不是许仙是谁?他指了指竺磊。竺磊很不好意思了,他笑道:看车上这么多人,你们瞎开什么玩笑啊。

    哟,帅哥害羞了!我们姐妹都不害羞。说罢就在车上当众吻了小简一口。让坐在他们边的一对男女吓得打了一个寒噤,差点晕车吐了一地。

    下车后,竺磊埋怨他们玩笑不择场合。一把筋说:帅哥啊,你越是小胆,那些人越是欺负我们同志的,大胆一点,走自已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他们三人在车站门口站了一会儿,小简掏出手机给对方打了个电话,问他穿什么衣服,梳什么发型,在哪儿。对方说早就到了,穿红衣服,牛仔裤,在车站厕所几号厕中等候。小简叫竺磊在外面等着,和一把筋往厕所走去。

    竺磊看着他们走进了公厕,不知他们神神秘秘地要做些什么。心想,管他呢,反正我是来玩的,于是就坐在外面一个小长椅子上玩他的手机游戏。

    小简和一把筋兴头头的向人来人往的公厕行去。进入男厕后,二人便分开装作了陌生人不认识。一把筋立在一个尿器上撒尿,回头瞥见小简推开了一扇厕间门,里头有个着红set衫约有近三十来岁的男人站在那儿笑着用眼神示意他进去。当小简进去后,门迅速关闲了。一把筋等那旁边的厕门开了的,就钻了进去,细听隔壁小简和那个人在做什么。他也不怕这厕洞中的大便器坏了没有冲水,厕洞中一大堆人屎填满了坑洞,恶臭直冲鼻息。

    一把筋屏着呼吸,将耳朵贴在墙壁,但没有听清说什么话。过了一会儿,只听里头轻轻的哼唧声和粗重的喘息声。干起来了!,一把筋捂嘴偷笑。他真想爬过墙去,看他们行其好事。

    良久,一把筋脚也站酸了,也没有听出个什么名堂来;他掏出手机发了个信息暗号他,说他在隔壁。又隔了一会儿,他听到里面有讨价还价的小声音,接着听到里头的小简大声说:你不给,我就叫起来!在厕中方便的人不由得向这个厕门看过来。一把筋此时心也跟着激动起来,黄黄的脸se登时红润起来,他知道最jing彩的最激动人心的一刻到来了。这时隔壁门砰——地打开了,在厕中尿尿的人都往里面看去,只见两个大男人在里头拉拉扯扯的挤出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小简紧扯着红衣男子子的衣裳,红衣人用手反撑着小简扯衣服的手;红衣人一个面红耳赤,小简一个怒发冲冠;一个紧张的东张西望、双眼游移不止;一个怒目圆睁、理直气壮。一把筋也从隔壁门走出来,故意问什么事。小简扯着那男人的衣服说:他干了……话刚出口,那男人慌忙地连说道:给你给你!别叫了好不好?于是,用手从口袋中摸出一百元钱给了小简。小简仍揣着他的衣服不让他走。一把筋问:是不是全的?小简点点头。一把筋一反平时的和气,马上变了个人似的,声se俱厉地对那红衣人说:三百!不给就别想走!同时还做了个极为厉害的手式,手掌狠狠地朝地下挥砍,让人不敢有回旋的余地。那个男人见有人帮小简说话,心中早就慌慌,更怕这二人在这人多之处公开了事秘,便央求道:两位好弟弟,我上只有这一百元钱,行行好,以后奉还给你们。**的b想奈帐?要不要到派出所评理?要不要说出来让这儿所有的人评评理!将你的钱包拿出来看看!那个红衣人更是手忙脚乱,又忙掏出两百元钱付给了他们后就脸红面赤地急匆匆走了。围观的人都以为是这红衣人想赖他们的帐,纷纷以鄙视的目光送走那人远去的背影。连女厕中的人也伸头看这怪事,还有人朝着那远去的红衣人背影吐口水。

    竺磊站外面等了近半小时,停了手中手机游戏,伸头四处张望,不知他们二位在哪儿,以为是走了。当看到二人笑嘻嘻的从里面走出来就迎了过去说:怎么搞的,怎么以上厕所这长时间?

    白娘子和许仙哥哥在里面圆房呢。你说能有这么快吗,帅哥?一把筋双眼神神秘秘地对着竺磊闪动着。他又拉着小简的手说:姐姐,青妹妹为你出了这大的力,你怎么谢我哦。

    走,我们喝茶去。于是三人到了个回味鸡中吃茶点。

    三个人在回味鸡一个避静的小桌间坐定,小简让一把筋点了几个茶点和几怀ni茶,后让竺磊点。竺磊摇摇头说:随便,就这些就行了。一把筋兴致勃勃地对小简说:妹妹,看那个人生怕你说出和他的好事,真好笑!要是你还多要些钱,他一定也会给的。服务员上了茶点,一把筋端起筷子,边夹点心边让竺磊吃。小简看到一把筋竟穿着以前的旧衣服就说:你啊,怎么不买几件新衣服穿呢?

    没钱嘛,妹妹。要是有妹妹这么好看,我穿什么都好看啊。

    你不是以前有二十多万吗?

    钱不用吗?我干爹住院用还不够呢。

    你干爹什么病?竺磊插嘴问一把筋。

    癌。唉,别问了。说别的吧。一把筋压低声音说,上回我叫人民公园派出所抓了。

    为什么?小简问。

    不过很快就让放出来了。一把筋很得意地说,那家伙让老子做他,后连请吃一顿饭也不愿意。我向他要钱,他不给就打了起来。派出所所长问我为什么打架,我说我是同xing恋。他带我进了他的房间。天啊,他坐在那椅子上让我给他吹。我就跪下来给他吹。哇!他的那个好大啊!后来我就没事了。他放我出来了。他用手夸张地比划着那物事的大小,说得小简脸上放光,为之神往。

    小简问:有大棒的大吗?

    还大!他长得好高好xing感啊。还不到四十岁。把筋装出一脸的亢奋,讲话时做出一幅垂涎三尺的样子。不知他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干还是炫耀自己的享受。他得意地看了看竺磊。

    几小笼点心吃完了,一把筋的层出不穷的生活故事还没有说完,小简又点了几个点心,要了三杯可乐。一把筋拍了一下小简的大腿说:妹儿喏,你是不是要美死我们啊?点了这多好吃的。我明天一定要给妹妹找个好妹婿。小简说:我的人多呢,看我高兴中意哪一个。

    妹儿这样的美人儿当然有好多妹婿你哦。

    小简抖动一下他的新式发型,不置可否。

    一把筋伸手摸了一下竺磊,说:我这位弟弟可怜,长得好样儿,说不定还是个老处吧?

    竺磊笑道避开他说:什么呀,说得这么难听。你还是讲讲你的故事吧。

    一把筋要了瓶啤酒,仰头咕嘟地喝了起来,一瓶酒竟去了一大半瓶。他对竺磊讲:你有我这么历害吗?我能喝十瓶都不会醉。没有。竺磊笑道。小简问竺磊喝不喝酒,竺磊摇摇头。于是他只给一把筋又点了两瓶啤酒。一把筋喝得脸红红的又开始打开了话匣子。

    一把筋说公园的那个人妖**赚了不少钱。黑妹学人妖做小姐将pio客吓跑了;黑寡妇天天找人,又让人见弃,他天天受伤;白郎君又泡到了一个老外;竹蒿又找到了一男人;大螵虫老在厕所和人做什么的……这些人在竺磊心中有些模棱两可的印象。

    竺磊初到公园,去的次数不多,印象中对那儿人有个模糊的概念。他说的人妖一定是那个长得极漂亮的女xing打扮的男人;黑妹可能是那个老在树下沉闷不吭声双眼不安份地扫来扫去的黑小子;黑寡妇有可能就是那个见了新来的就靠近,独自在公园同志聚会的地盘游来游去,又见了谁就骂的那个似幽灵一样的男人;竹蒿有可能就是那个子极高、样子很男人味、行止有几丝女xing的帅哥;大螵虫仿佛是那个见人总是笑眯眯的和气男人。

    总之,公园玩的人仿佛各有特点,都很古怪。竺磊手中拿着饮料慢慢喝,听着一把筋有一搭没一搭的无厘头的话,倒也有意思。可是小简的手机不时地响,又有一个人找他。于是,他们吃完了就离开了回味鸡,去寻找另一个乐趣。

重要声明:小说《霉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