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段泊 书名:霉爱
    俊少年误撞丑事体‘大经理巧宰小肥羊

    竺磊年小力单,难以胜任建筑工地的辛苦劳作,尽管他有一米七八的个头。工头见此,说要给他找个适合他做的轻松一点的工作,问他是否愿意。竺磊求之不得,他问做什么。工头说:当然是好工作。只是有一点,不知你能不能做得到?

    两点也做得到。竺磊急于摆脱这辛劳,便如是说;心想,总不会叫我去做犯法的事吧。

    工头笑了笑:上次胖子他们脱你的衣服,你就哭了。要是你这个工作上,有人碰你一下,你会不会也是这样?

    不会吧?这工作也有人脱人衣服?竺磊抓了抓脑袋,以为工头在开玩笑,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

    不会有人脱你衣服,可是有人摸你啊。你怕不怕?这可是工作上难免的。工头看了看他有些怀疑的眼神笑道。

    竺磊呵呵一笑,说道:那怕什么,又不是豆渣做的人,人家摸一下有什么大不了。再说我已成熟了,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那是什么地方呢?

    工头点点头说:嗯,是酒巴,这儿工作该轻松吧?但要学会让客人满意。做哪一行都有哪一行的难处和好处。难处要克服,好处才会有的。喜欢的话,明天带你去。

    到酒吧工作的事,就这样决定了。竺磊心中欢喜一阵又难过一阵。他心中似乎有点舍不得这儿——这个相当劳苦的地方。临离开时,他将仅有的几件衣服和工头结算给他的几百元工钱带在上,随他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这个杂乱的建筑地。工友们在后面边说:帅哥,发财了别忘了哥们。他回答说: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在繁华都市的一角,有个灯红酒绿的区域;夜未央,灯初上,车流轻掠过这片神秘的地带,也带去一分浪漫的怀。

    一辆的士在附近一个名叫梦幻的酒巴前停下,车上跳下了竺磊和他的工头。有个乞丐老头见状走过来,伸出了一只脏污的手。竺磊从口袋掏出十元钱放在乞丐的碗中,乞丐千恩万谢。工头白了竺磊一眼,笑道:你比我还有钱哦。这样的话,你一个月一万元也不够用了。竺磊知道工头是嫌他给的太多,笑笑就随工头走进了一家豪华的酒巴。

    酒巴的一切让他感到如梦如幻。大厅上无数的灯光,让这空间如同是个琉璃世界。桌几呈亮,洒杯泛彩。悠扬的乐声让人沉醉,许多中年的妇人坐在各自的席间,旁边都有衣着华丽的俊男美女捧壶持巾,恭恭敬敬地侍立一旁,听候客人的发落。大厅zhong yng有个舞台,上有歌女献歌,歌声如泣如诉,释放着怨妇的愁。

    一名知客见到他们就礼貌地上前问候:请问要什么服务?

    找老板。工头笑答。

    请稍候。知客退出了。一会儿就见一个衣着修整得极为考究的年近四十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工头也迎了上去。那人将他们请到一间小屋子坐下,端茶递烟后,笑着上下打量着竺磊点点头:形象还不错!

    这衣着考究的中年人就是这儿的老板,他问竺磊多大了,希望做什么工作。他说这儿的工作有三种可以让他挑选。一种工作是侍应生,就是帮着端茶倒水忙杂务,工资不高,也辛苦一点;另一种就是知客,专门帮客人拉皮条和勿se人选的;第三种的工作比较轻松,工资待遇较高,工作的主要目的是让客人开心就好……竺磊脸se红红、没有吭声。那老板象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等候着他的决择。工头见此,便笑着说:你就先从低做起,先做服务员吧。以后的事慢慢学再说。竺磊点点头,那老板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此事就算决定了。竺磊让一个服务员带去了,让他造应这儿的工作。

    这酒吧有个陪酒的帅哥很红,常有客人点名要他。酒巴的哥们儿都叫他chun仔。竺磊对他很好奇,想知道他是怎样让客人满意的。chun仔只是笑而不答。chun仔平常扮得很酷,但当他陪客人,便满脸的笑容如阳光一样照人,不但融化了客人,也打动了竺磊。

    一ri,竺磊被chun仔用客房座机电话传唤,叫送一些xing生活方面的ri用品去。当chun仔推门进入客房时,不觉吓了一跳。柔和的灯光下,chun仔竟坐在沙发上露着上;一个美貌的妇人象蛇吐信子一样伸出舌头在他部**动。chun仔眯着双眼任其所为,仿佛无限享受,竟做出了轻声的快乐的呻吟声。竺磊有点害怕,刚想掩门退出。却见chun仔笑着向他招手,示意他进来。女人也停止了动作,回头笑着望着竺磊。她那双眼似乎能将他整个人看得透彻。竺磊顿感他上的衣服都似乎叫这女人的眼光给剥得jing光。chun仔在女人耳边说:他是新来的。女人又回头看了看竺磊一眼,妩媚一笑。

    竺磊放下物品,赶紧退出、顺便掩上门。他听到里面是chun仔和那女人的笑声;本来脸红心跳的他不觉感到非常尴尬。

    在酒巴,竺磊看到了以前从未见过的事,让少年不更事的他有时砰然心动,有时如堕入迷雾中。让他想不到和惊奇的是酒吧陪客的大棒,个子牛高马大,竟会这样——

    那ri他送ri用品到他服务的包厢,竟见大棒趴在地上爬,学着狗叫,逗得一个中年女客人哈哈大笑。竺磊也笑了,刚想退出时,却见那女的竟骑马似的跨在大棒的上;大棒便象马一样抖动子,颠得女人心花怒放。竺磊忙退了出来,在女人的得意的笑声中退了出来。刚要掩好门,却听到大棒在里头哦啊的叫痛。竺磊也顾不了许多,只有去忙他的工作去了。

    类似这类的事太多了。想酒巴的人真会行乐,竺磊有时感到几分好笑几分恶心。他只很喜欢看跳钢管舞的强强大哥跳舞,那跳舞的动作真美、真xing感。奇怪的是,当强强大哥跳完舞后,总有很多客人给他捧场,有的疯狂地跑上去亲他吻他,也有人在他股上捏;但大哥好xing子,只是一味地陪笑。

    chun仔、大棒、强强三个在竺磊的心中形成了三道鲜明的印迹。chun仔英俊阳光;大棒高大、孔武有力;强哥材极棒,且xing感成熟。但他不喜欢chun仔表面的冷俊,内里的媚骨;也不喜欢魁梧的大棒的庸俗。他偏强哥的xing感肌型的材和他那强劲的舞姿。

    他先不明白为何他们竟在女人们面前会如此不堪;有同居一起的小简说:钱嘛,有钱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没有不可以的。chun仔、大棒陪客一次,最少得到三四百元钱,是他们最少也得辛苦一个星期的工钱呢。强哥一场舞下场就有一百多,有时遇到个出手大方的客人,出的小费就有几百。竺磊自叹自个是个劳碌命,没有他们的福气;出门吃个快餐也得惦量手上有几元钱,喝口可乐也会在心中骂自己奢侈浪费。他很想能让自己多赚些钱。但想起chun仔和大棒的挣钱方式,他是不屑的。要是能象强哥一样就好了,他在心中好不羡慕强哥啊!他想,有机会一定要跟他学跳这钢管舞。这舞又是多么有吸引力哦!

    居然他想法子靠近了强强,让强强对他很有好感。强强对他说,学钢管舞其实不难,只要多练就行。于是,他空余时间在强哥那儿学得了舞步和初步技法。钢管舞的难度相当大,扭、摆、腾、翻各有招式,动作要美,应合着音乐的节奏才能达到一种阳刚xing感的美。特别是在一根钢管上的高难度动作,没有练到一定的程度,是难达到要求的。好在竺磊年轻好学,也不算难以掌握,一两个月下来,居然也玩得有些象模象样了。

    在酒巴工作的人大多过得相当快活,且都会与人逗笑,仿佛都是快乐的天使。竺磊起初在这儿时就这么认为,可几天后就改了这种想法。特别是chun仔和强哥,看他们俩挣钱比这儿工作的哪个都多,请兄弟们吃饭,出手比哪个都大方。可是,经常看到他们有闷闷不乐、唉声叹气的时候。他还很多次看到chun仔偷偷在厕中哭泣。

    一次,他们在凌晨下班的途中,竺磊看到面无表的chun仔从边路过,发现他脸上有没有擦干净的泪痕,就偷偷问同行的大棒:他怎么了?

    怎么怎么了?大棒挥动着拳头,蹦了两下子不经意地反问。

    好象他又哭了。

    哭什么呀?有这么多人养他,是哭钱用不完啊?!大棒又抬眼瞟了瞟走远了的chun仔背影,又边行边拳打足踢了几下。他其实也只有二十多岁,很好动的,象个学生。

    当chun仔走得不见人影了,大棒搂着竺磊凑到他耳边俏声地说:他呀,看上了一个富婆。富婆只是玩玩他。他受伤了。小弟弟,你以后不要对人动真,只要哄得人开心,搞到人家的钱才是真招儿。说毕就对竺磊挤挤眼睛、耸耸肩。这时,小简从他们边过,看到了他们只勉强地打了一下招呼,就匆匆走过。大棒脸se变得难看,瞪了他一眼,小声骂道:他妈的b!竺磊在他臂弯中不解地抬眼看了他一眼,不知大棒为什么这么大个头儿会说这样的话,也不懂他为什么这么讨厌小简。大棒说:我迟早要捶他。

    不会吧?这又是为什么呢?你没病吧?竺磊从大棒的臂弯中挣脱,笑着直视着大棒,以为他在开玩笑。

    大棒一脸的愠怒,看到小简的背影,嘴角上似笑非笑。他妈的,他抢我的男人!竺磊听到此,心中感到一惊,又想笑,但表面上默不作声。他来酒巴多时,已明白他们之间的纠角。大棒不同于chun仔和强哥,是个男女通吃的人;他的客人有男有女。小简和他一样只是个侍应生,但年龄小招人喜欢,且秀气洁净更招男客人的好,虽说小简在酒巴不是三陪xing质的。听到大棒又说,要约小简讨个说法,jing告他不要霸他的男人。看到大棒一脸的怒气和认真,竺磊更不好作声,只是含糊地安慰他似的说:有话好好说嘛,别闹生分了。大棒向他不自在的一笑又将脸扭过去,独自生自己的闷气了。

    竺磊知道大棒在生闷气,不知如何安慰他才好,又怕说错了话反更让他气恼,就借口有事去找强哥教他跳舞去了。他的业余时间全用在这上面了。酒巴老板见了,笑着向他点点头,说这样做很好。

    强哥教竺磊做高难度的动作,竺磊反复练习,很快掌握了技巧和表演动作。有人笑对他们开玩笑道: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哦。

    竺磊笑着说:我就是还学十年,也不如强哥啊。

    强哥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说:小磊,你几乎可以上场表演了。

    竺磊怕强哥想得太多,摇摇头说:强哥,我只是学着玩,只是很喜欢这个而已。难道说真的叫我抢你的饭碗啊?强哥听了,笑着将他抱起来转了一个圈,轻轻放下。竺磊心中感到他上竟有一股强劲的力量,让他似乎很依赖着强哥了。他真有点希望强哥抱着他的时候,不要这么快放下来。当他放下他时,竺磊笑红的脸上掠过一丝难舍。他将头靠近了强哥,却让强哥泼了一盆冷水上:喂,别靠这样近,好不好?我可是直男哦。

    竺磊脸红了,他用笑容掩盖着脸上的尴尬,反而将头埋在他怀中揉搓。强哥笑呵呵地说道:真是个小孩子啊!你要是个女孩子就好了!

    是女孩子也不会嫁给你啊!竺磊抬起了头,调皮地盯着强哥笑。

    那你要嫁给谁?大棒?chun仔?小简?……

    谁都不嫁。说完他就从他边跳起来,去练他的钢管舞了。强哥看着他笑着摇摇头说:你该谈女朋友了。

    强哥的这句漫不经心的话让竺磊在心中转了不少个圈儿。是啊,该找女朋友了,找谁呢?他没有目标。十六岁了,虽说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但也不能说没有少年青chun期的萌动。他搜尽了内心深处的影子,却没有找到哪个女孩子的在他心中有点别样的痕迹。可是,有种莫名的烦恼闷在心底,却不知为何?工作之余,成ri里那种郁闷憋在心头太难受,只有随着小简出去转悠,以释烦闷。小简是个在家中呆不住的人,他不同于强哥是个宅男xing的人,也不同于chun仔要应付很多的人,他业余时间是闲得慌,只有到处闲逛,所以得知哪儿好玩,哪儿是什么场合。因为很多玩的地方要花钱,只有一个公园是不要钱且有娱乐的地方,固此,他们常来这公园玩耍。

    公园竟有一偶全是男人的世界,蓝se的天空。晚上都是一些来此寻找安慰和快乐的人,也偶有人在这儿寻找到他的一个不便让人知道的另一半——同志的。小简将竺磊带到此处,让竺磊本来意朦胧的心,对自己緼藏在内心深处那种感疑窦丛生——自己是否是也是这方面的人呢?他感到他心中相当喜欢强哥。

    这儿的人有各式各样。有开朗大方,直言快语者,见了他就要伸手拉,大胆示,他总是避而远之。也有沉默寡言者,小简说这种人贯会装,其实很会勾引人,是个闷so型的,表面正点,内心比哪个都so;小简就更想远着他们。也有善于辞令的谦谦君子型的;小简说,这种人和他们相处,看似安全,其实极危险,因为他们是伪君子。也有义气型的,见人就帮你打抱不平,遇到哥们姐妹就会替他们出头;小简说这种人看似义气,但到了关健时候就六亲不认,说大棒就是这种人……竺磊不明白,小简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见识还真不少。他笑了笑说:你怎么知道?小简翘起了兰花指,往前伸了伸:老娘什么不知?你看我这么纯的样儿,当我是个小傻子啊?我可是白蛇jing哦!吃吃!

    这时树荫下扭出一个人儿来,未及跟前就哟!的一声拖腔拖气地叫了起来,好想你啊,妹妹!话刚出口就一把搂住小简。

    做什么嘛姐姐,搂得我难受死了。小简也扭脱了他的双手。对方是个满脸堆笑,圆脸圆、浑球似的胖小子。他与建筑的地里的胖子同是胖,却各有风格。一个是黑胖得象李奎鲁智深,一个白胖得象个胖娘们。明是个大小子,偏作姐妹称呼。竺磊见到他们就想笑,笑在心上、隐忍不露。肥仔双眼大胆地打量着竺磊,用子推了小简一下说:哎哟妹妹,你好so哎,又勾到这么靓的帅哥啊!?

    小简也推了他一下说:姐姐别乱说啊,他是和我一起上班的工友啊。我和他什么事也没有。听如是说,肥仔便不c了,变得正径地打量着竺磊,口中不住地夸他长得帅。这时却从各个角落里陆续地钻出了人,都围了过来,不远不近的看着,且都双眼闪光,各弄姿态。真是神态各巽,笑容有别,让人看到不同的风景风致。

    肥仔是这儿的常客,很多人认识,让人封为妈边的人看竺磊初来乍到,都因他的新鲜和帅气,而窒息神定了一会儿,便都开心地活跃起来。好静的,立树下如孤鹤般的鹄然du li,让人见而生怜;好动的,蹦蹦跳跳,生龙活虎,让人感到活泼生气可;好闹的,打打骂骂,嘻闹无常,由骂传,因生嗔;好说的,侃侃而谈,天南地北,风土人,让人感到他的博知……为了展示他们的可,大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之意。

    竺磊才来这儿,感到好奇,也不自觉地打量着这儿不同的脸——有老有少、有俊有丑,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文雅的、也有有粗鲁的;他们或坐或站,或行或跳,或二人隐于树枝下,或三两嘻于小亭旁……蓝se的天空下,万物生长,风景各致。

    竺磊和小简、妈正闲聊,猛可里小树丛后跳出一个人来,手象飞花点般地向竺磊裤裆触去。竺磊象被电击一样、下面发麻;双手不自觉地捂裆狼狈地笑起来。与此同时,见在三人面前站着个jing瘦的高个子,黄兮兮脸上满是放浪不羁的笑。妈忽又用女声故作惊慌地叫道:姐姐啊!哥哥啊!你别这样好不好,这位小哥哥才来这儿,你别吓跑了人家。这瘦子外号一把筋,是这儿有名的角se,因勾搭上一个台湾老板,敲诈了这位老板二十多万元钱而享誉人民公园同志界。一把筋闪动着一双不大的眼睛,笑眯眯地对竺磊说:弟弟,你好帅哦?我一看到你就让你给迷住了。又推了妈和小简一把嗔道:我说两个妹妹啊,难怪这几天不理我,是泡上了这么帅的靓仔啊。现在你们不理我了哦?

    小简说,他与竺磊只是工友而已;妈却说道:我说一把筋啊,你少假惺惺啊。你看你走路的姿势,不知是叫谁干多了你,还是你多干了谁?这会儿还在这儿装啊。

    啊呀,妹妹你冤枉我了。哥哥我这几天守容房呢。没人要了,好可怜哦。你帮我介绍个人好不好?我好想要哦。

    妈说,前儿香港佬有两只大狗,一公一母,问一把筋中意哪条挑哪条。一把筋说:我就中意这个靓仔哦。说毕就要拉竺磊的手,竺磊往后一退,却撞在一个人的上了,后脚跟踩到了他的脚尖上,那人痛得嗷的一叫。吓得竺磊连说对不起。那人也是来公园玩的人,长得也不错,边也跟着了一个相貌相当的人,在府帮他揉脚。他们见竺磊难为,便连说不要紧。小简偷偷看了他们一眼,轻轻地叹了口气。妈见此就问:是不是看到别人这样恩,你想你的那个了?小简不语。一把筋拉了一下小简说:妹妹,你要是那儿痒,我来帮你止痒。去你的吧!你再这样说,我可毛了呢。小简有点生气了。

    妈见小简果真有些恼意,就对他说:说着玩的嘛,也别那么小气。那香港佬不是很喜欢你的吗?你俩发展得怎么样了?

    小简轻哼一声说:大棒说他是他的。大棒还说我抢他的男人呢。我看得上他吗?我的人不知有多少,排队也轮不上他啊。我会抢他的男人?我看他也不会看得上大棒!吃!小简有些委屈,瞪得双眼圆溜溜。一把筋为了刚才惹恼了小简而想找话儿来讨好他,就插嘴说道:大棒哪配那香港佬呢?我看他只配和香港佬的那条狗玩。小简听了又吃的一笑,沉吟良久说道:他啊,常在那些客人面前学狗叫呢。什么不做?

    狗配狗才爽!一把筋推波助澜,四人人哈哈大笑……

    工作之余,和小简在一起玩,竺磊真的有些开心,他几乎忘了刚出门流浪的悲伤,也不再那么想家了。小简说,你以后下班别和强强一起了,我们在一起玩多快活。竺磊说:好的,反正我的钢管舞也有差不多了。强哥这几天似乎有什么心思,对我也是要理不大理的了。

    是受伤。小简自作聪明的对他说,在我们这种场合的人,想不受伤是难的。强哥和chun仔,别看他们在客人中混,你以为他是刀枪不入啊?要是碰到了自己的人就会受伤的。人嘛,不就不受伤。我他妈的从不对谁动心,只要别人对我动心,为我神魂颠倒。我嘛,是白蛇jing。小简很得意地说。

    一ri,小简说约他到小肥羊大排档去吃饭,竺磊问:你请客?no!有人请。你别问,只知去吃就行了。但少说话!小简神秘兮兮地说。于是他便随着一同去了一家叫小肥羊的排档去了。那儿有酒吧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经理和一个不认识的其貌不扬的年青人,已坐在一个席间。经理见了他们,会心的笑着点头示意,那年青人很礼貌地站起来让坐打招呼。小简和竺磊就坐下后,那年轻人就拿起菜单叫这经理点菜。那经理也不客气地点了几道名贵的菜。年青人让服务员拿过点好的菜单后,很讨好的对着经理笑笑。

    经理对这年青人说:这两位就是你的师兄,在富乐夜总会坐台费一月过万。以后,你要让他们照顾你些。竺磊不知怎么回事,因为他没有到过富乐,但也不敢吭声;因为事前小简对他说,叫他不要说话,只知吃就行。小简听了经理的话,对这陌生人摆出居高临下的架式,露出所谓和气的微笑。陌生的年青人忙从口袋中掏两百元钱,奉送给了小简和竺磊各一百,说:请以后多关照。小简出不谦让地接了;竺磊的那份钱,他帮忙接过来,放在竺磊的手中,轻按了一下,示意竺磊收下。竺磊接了装入袋,心中好不自在。当他们接过钱后钱后,经理关心的问年轻人:多谢了!但你还有钱没有?一会儿又要买单。

    有钱的,还有五百元钱,够我们吃饭不?陌生的年青人说。

    够了!经理宽心地笑了,小简也友好地笑了,陌生的年轻人满足地笑了,竺磊见他们笑也跟着陪笑了。

    酒足饭饱后,经理叫小简陪那个人出去玩玩,带他到另一个夜总会去见一个大老板。小简于是带着这个人一同走了。足足有两个多小时,小简才回来到住处,样子很兴奋、很得意。竺磊问起那个人来,小简说早就将他甩掉了,让别的人玩他去。

    竺磊问,如果他找我们算账呢?小简笑了。你真是个傻子。他哪知道我们住在哪儿?广州这么大。这个傻子让经理的招工启事招来的,他那个样儿竟想象chun哥一样卖呢?哪个要呢?嗬,chun哥靠se相发财,强哥靠跳舞发财,大棒靠家伙大、发搞钱。我们经理呢,靠的是脑子,象你这样的脑子,活该一辈子发不了财哦。小简用手截了一下竺磊的头,我们只能为经理跑跑腿,搞个嘴上光和一点小费。就他那样想做少爷?我们都没有资格呢。嗬,那傻家伙让经理搞了一千多哦。

    原来酒吧夜总会中的人,有以招工的名义影印一些小广告,说招三陪公关,月薪过万。将上当受骗者勾引到另一家有熟人合作的酒家、夜总会那儿见面,后说此事不便张扬,只能偷偷进行。让受骗者将钱给到不在本洒店夜总会等地工作的人冒为此地经理,当钱让骗光后,却寻人不着,告人无门,更兼此事丢人不便启齿;真是打掉了牙齿强咽下。

    小简对竺磊说,经理做这生意发了不少财哦。

    前面有人过河淹死,后面有人还是跟着上。都以为天上能掉下陷饼,可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想走捷径、不劳而获的人总会让不法份子有机可趁,总会吃亏的。这只小肥羊在小肥羊大排档让人拐骗宰割了,还当人家是真心帮助他呢。唉,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什么蛋最贵?笨蛋!小简掏出那一百元钱,用手指弹了弹,与竺磊都哈哈大笑。竺磊拿着这一百元钱,忽又心中总觉得有一点不踏实之感,将钱在口袋中捏了又捏,不知如何是好。

重要声明:小说《霉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