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除夕了

    幸村妈妈眸间含着笑,“我想那孩子也不会忘了我们的。”她搁下手中的杯子,忙是往家中的长廊上走,嘴边还在嘀咕着,“这事儿,我得去和孩子他爸说说去,到时候槿落丫头的男朋友,父母亲来了也要多备些好菜,免得失了礼数……”

    幸村妈妈还在碎碎念,但是离得有些远,后面的话他是听不清了,但那一句男朋友仍像是刺一般扎在他心中,他本是带笑的眸子里又多了少许暗色。

    黑川莲见受不得这般沉默的气氛,张了张唇,找了一些话题同他聊着,但他却是暗着眸子,随便附和了她几句,极其敷衍。

    聊了几句后,幸村精市见天色不早,就把她们送了回去。

    而这时间一晃,便是年前的最后一天,东京的家家户户早已贴上了联,一派要过年的浓郁气息,而这天气暖不起来,也冷不起来,还是同平常一样,倒是今四面无风,还有着太阳,也不像平那般冷了。

    千石妈妈在厨房里洗洗弄弄,准备着各种食材,他们这是要提前过年了。

    幸村槿落也是蹲在厨房里帮千石妈妈打打下手,虽然她也会烧菜,但是千石妈妈说了,要烧几道拿手菜给他们吃,而她自然也不会驳了长辈的一片好心,可让她干坐着,这心里也过意不去,索呆在厨房里,帮帮忙什么的。

    千石妈妈见她实在懂事,对她愈发的上心了。

    女的在厨房里干活儿,男的就坐在椅子上聊聊天,喝喝茶什么的,千石清纯捧着杯子,听着两个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在那边说说笑笑,而他自个儿竟是半天插不上一句话,他扁了一下嘴,眼睛不自觉地朝厨房里望去,可厨房的门半掩着,许是他坐的位置不对,他怎么也瞧不见幸村槿落的影。

    他半天瞧不到,心里也是急,他把杯子搁下,用手挠了挠头,脸上也带着少许红晕,“那个……我去厨房,看看她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他这话一说完,浑都是轻松,一溜烟就跑进了厨房,留着两个大男人在原地哈哈大笑了几声,尤其是千石爸爸,笑得极其大声,“你看我这儿子,说是去帮忙,其实,就是想看那丫头吧,你没看见他方才一直在往厨房里看吗。”

    林乔治也是往厨房里瞧了瞧,眼底缀了一些笑意,“当然看见了,那小子见不到我家宝贝女儿就急了,索跑进厨房里了。”

    千石爸爸笑了一会儿,终于是止住了笑意,“我还从没见过他这样,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粘人了,可不要黏得太紧,被那丫头给嫌弃了。”

    林乔治捧了一杯茶,细细缀了一口,“不会的,我看他们这样好的。”

    茶杯里的是红茶,一个个细得像针一般茶叶朵儿浮在水面上,缓缓绽放着,闻着极香,喝着也是悠远绵长,也没什么苦味儿,到底还是贵的茶叶,喝起来就是不一样。

    听他这样说,千石爸爸也是闲下心来,静静品了一口红茶。

    一顿饭做了好久,这期间,林乔治还跑进厨房在里面,把切开剁成碎沫儿,还往里面加入黄酒,葱蒜等各种调味品,他说了趁着过年给大家做一盘饺子来吃,而且不要看他这样,他也是会做菜的,这包饺子的活儿也是从他妻子那里学来的,幸村槿落站在一旁看着,只见一个个精致得像金元宝一样的东西装点着食盘,她想,她的母亲定是一个手巧的女子,这般细致的活儿也会。

    想着自己的母亲,她的面上也是一阵柔和。

    林乔治的饺子做了很多,一盘是给大家蒸着吃,还有一盘是给大家下在火锅里煮着吃,而这一年他们过得极其开心和闹。

    幸村槿落吃饺子的时候,还吃出了一枚五百元的银币,林乔治说,这是极好的兆头,她在新的一年里一定会好运当头的。

    幸村槿落听着也是极开心的。

    很快就到了除夕这一天,一大早千石家的说话声就大,尤其是千石妈妈,在一边喋喋不休,手上还提着前些子买来的送礼年货,都是一些吃的,还有一些保健品什么的,“乖儿子,去槿落家里时把这些都给我带上,总不能空着手去,那样太不礼貌了。”

    千石清纯看着那满满的一堆东西,嘴角也是抽了一下,“妈,会不会太多了?”

    千石妈妈连忙白了他一个白眼,“怎么会多,我还觉得少了,儿子啊,你一定要留给他们家一个好印象,虽然,槿落的亲爸就在这儿,但是那幸村一家子也好比是槿落的亲爸亲妈,把她养这么大多不容易啊,你也不能怠慢了他们。”

    “妈,这些我都知道,你都已经说了不下十遍了。”千石清纯痛苦地皱了一下眉,这些话他听的都会背了好吗。

    千石妈妈尴尬地抹了一下鼻子,看吧,自家儿子在嫌自己烦了。

    幸村槿落接过千石妈妈手里的一些东西,只拿了一小部分,还有一些还是留在千石妈妈手里,“真的太多了,只要带这些去就可以了,多拿了去也吃不完,浪费了还不如阿姨自己拿来吃着。”

    千石清纯也是猛点头,这么多,他也拿不下。

    千石妈妈细想了一会儿,也由着他们去了,现在的年轻人的有他们自己的想法,她这个当妈的还是不要硬着了,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嘱咐了句,“儿子,要好好表现啊,我和你爸本来也想去的,但是我们这一伙人都去,肯定会吓坏他们的,儿子你先去探探风,等下次说个时间再一同去做客,也好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千石清纯重重地点了一下头,他当然也想着要好好表现。

    林乔治手里也拿着好些东西,这些东西都是谢礼,是要感谢幸村一家子对自己女儿这些年来的照顾,不过,就算再贵重的东西,也无法感谢这么多年来,幸村一家子对于自家女儿倾注的,还有如此悉心的照顾,若不是他们教得好,如今站在他面前的幸村槿落,可能也不会是这个样子的吧。

    千石妈妈又是嘱咐了几声,终于放了行。

    千石清纯提着手中的礼品年货直往外走,而他也是舒了一口气,耳根子总算是清净了不少,淡金色的光芒照在他的脸上,光芒明暗交替,也是让他的脸格外白皙莹润。

    幸村槿落走在他的侧,一想到马上要回家了,家里人就快要见到千石清纯,和她的亲生父亲,心里竟然会生出一丝紧张。

    而这份紧张也被她努力压下。

    下午一两点多钟的时候,竟然刮起了一阵小风,而这时候,他们早已赶到了幸村家,幸村妈妈地招呼着他们,为他们泡了三杯乎乎的麦茶,一些小零嘴什么的也都拿了出来,幸村妈妈也是拉着幸村槿落的手嘘寒问暖,问她在东京过得好不好啊,也是在埋怨幸村精市怎么都不与他们说一声,就把妹妹送去东京读书了,一个女孩子家的独自一个在外,她想想就觉得心疼。

    幸村槿落也是拉过幸村妈妈的手,嘴角处的笑容一直那么清澈明亮,“别怪哥哥,是我要去体验一下独自在外的生活,毕竟我长大了,也该学着独立。”

    幸村妈妈一想也是,孩子大了总归会有独立的一天,先开始学着独立,等到该独立的那一天也不至于手忙脚乱,而她看着幸村槿落的面色也是好,人也没有消瘦下去,反而比在家时稍稍有了些,想来,过得也是不错。

    “我看着你面色,也知道你没吃什么苦,也就安心了。”幸村妈妈轻拍着她的手背,一想到她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心里就又是一阵舍不得,“我瞧着那个林先生也是一派正气,想来定必是一位好父亲,我也替你高兴,毕竟寻找亲生父母是你多年来的心愿,可是,把你这么交出去,我这心里总归还是舍不得……”

    虽不是亲生,但还是自己一手拉扯长大的,早已把她看做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可如今突然有一个人跑出来说要认女儿了,她怎么舍得啊?

    “母亲,虽然我认了亲生父亲,但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母亲,还有父亲,还有哥哥我都不会忘记的。”她弯起眸子,笑得分外柔和,侧过头的时候,正好和幸村精市的目光碰到一起,还是同记忆中一样紫色的眸子,染着温润缱绻的笑意,她的眸子又弯了一些,笑得极其自然。

    幸村精市只觉得呼吸一窒,他是不是再也无法从她眼内看到那一抹别样绪,只对他的别样绪,他紧扣着手中的茶杯,却仍是不动声色地对她如风一笑。

    细润的蔓延在嘴角,而这抹笑容里,却有着幸村槿落看不透的东西。

    像是有一抹伤。

    幸村槿落忙是摇了一下头,这怎么可能,哥哥学业优秀,还有他最喜欢的黑川莲见伴在侧,怎么会有这样的绪,大抵是看错了吧。

    ……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木槿花又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