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是三儿?

    走了不知多少里路,院门口的一棵老槐树马上映入幸村槿落眼中,这是同记忆里一样的老槐树,虽然,来时的这条路已经变了好多,可是,这棵老槐树从未变过,还是这般苍劲有力,又有一种回忆的味道。

    “我就送到你们这里了,今儿个我儿子他们过来,我就先回去了。”老婆婆提了提手上的竹篮子,里面都是她方才买的菜,今个儿儿子,孙女要过来,她一早就出去买这买那,毕竟他们也难得来一趟的。

    “老婆婆慢慢走。”目送了老婆婆离开,幸村槿落这才看向面前的孤儿院,没有记忆里的这般破旧了,白色的墙面像是不久前被粉刷了,看上去新的,那扇破旧的大门也被换成了大铁门,看上去牢固的。

    千石清纯拉了拉幸村槿落的衣摆,像是在催促着,“落落你看林乔治大师都进去了,我们也快点跟上去吧。”

    幸村槿落一怔,她只顾着看孤儿院的变化,倒是把正事给忘记了。

    她挠了挠头,跟在千石清纯侧走了进去。

    她走进去时,就瞧见林乔治和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在交谈着什么,那位老婆婆似乎是腿脚不便,还坐着轮椅,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显示着她过得很幸福。

    幸村槿落的手也在此刻一抖,从她记事起,她便是记住了这一张脸,尽管过了好些年,这张脸已经起了不小的变化,她也记得清清楚楚。

    她还记得拥有着张脸的人总会在雨夜打雷时,坐在她头为她讲故事,直到她睡下,她才悄悄走了,她握紧自己的手指,就连嘴唇也颤了起来,也在此时,那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突然朝这边看来,待看到幸村槿落时子一顿,到最后眼神也是怔忪一下。

    “三儿?”她不确定地唤了一声,毕竟那时三儿还是一个五岁的孩子,五官什么的都还未张开,如今过了这么些年变化也很大了,不过,依稀还是能看出来些的。

    三儿,这是一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称呼。

    好些年了,旁的人都是叫她槿落的,从未有人叫过她三儿,如今听了,她的鼻子里也是一酸,不知怎么的眼眶也红了。

    她握着指尖走上前,待走到老婆婆旁时忙是蹲下子,与她平视,“院长我是三儿,这么些年不见了,您竟然还是记得我。”

    院长伸出手,抚了抚她被风吹得冰冷的小脸,脸上的笑意染上了眉梢还有眼角,也是同记忆中的那般慈和熟悉,“你是我一手带到五岁的,能不记得吗,我还记得啊,你那时候瘦瘦小小的,面色也不好看,如今长大了,人也白了,也没有小时候那般瘦小得吓人,也是变漂亮了。”

    院长轻拍着她的手背,在回忆到以往的事时,眼中泛起涟漪,显得愈发柔和慈

    幸村槿落的笑意也是布满了眉梢,拉了拉她的衣角,就像小时候一般,“院长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自然是好的,儿子孝顺,孙子乖巧懂事,和家人在一起也总是幸福的。”说起自己的儿子还有孙子,她眼中的笑意加深了一些,人老了求的也不多,只希望一家人时常聚在一起,而她亦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望着幸村槿落慈一笑,“三儿这些年过得怎样,幸村夫妇待你应该是极好的吧。”

    ……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木槿花又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