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那么爱怎么会丢下

    “当时妻子催促着我快些上救生船,我就叫她先上,我们一时争执不下,我也怕耽搁逃生的时间,索就先上了救生船再把妻子也拉下来,可是当我转过头去的时候,一个浪头打过来,我的妻子就这么不见了踪影,我当时就想跳下海去寻妻子,却是被船上的人狠狠拉住,而我也似乎是体力耗尽,就这么晕了过去,醒来时人已在医院里躺着。”

    他还记得那醒来时,他不顾左手还在打点滴,就这么跑下了病榻,他像发了疯一般寻找的妻子的影,却怎么也找不到。

    后来,电视上报道了这则大风暴的新闻,说是有好些人下落不明,很可能已经死了,他当时极度消沉,却怎么也无法认定自己的妻子已经死了,连尸首都还未找到,又怎么能说明一个人就这么死了?

    “那过后我一直很消沉,母亲同我说妻子已经死了,可是我一直不信,我试着走遍各种大海可能流过的地方,却怎么也找不到她了。”他捏紧自己的手指,本是过去十几年的事,现在细细回想起,仍是能让他的心疼得紧缩。

    “若非见到那枚项链,若非在这儿遇见你,我很可能永远也不知道,我的妻子已经怀孕,还给我生下一个女儿。”若是他当时知道妻子已经怀孕,他怎么也不可能带着妻子乘上豪华游轮,若是当时乘上了,他怎么也会想方设法让妻子先上救生船,他自己没什么的,只要妻子和孩子没事就成,可是,所有的事都没有一个若是,和如果。

    像林乔治这样历经沧桑的人,似乎已经过了会哭的年纪,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幸村槿落面前哭得泣不成声,而她亦能感受到他对他妻子的那种,那种似乎可以超越自己的生命,如此一个妻子,孩子的人,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孩子丢下。

    因为当初不知,也因为当初大风暴太过无,他都还没来得及知晓。

    她咬住唇,心中的那么一点怨也消失无踪,留下的只是那么一种绵长的刺疼,喉咙口梗塞得也有些难受。

    突然的,她好想跑上前叫他一声爸爸,可是,这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就这样坐着,静静地看着他流泪,看着他眼中显而易见的伤。

    而她的心也是艰涩难受。

    林乔治的手指动了一下,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眼底冒出了一些光,“她能把你生下,就说明她当时并未死,丫头你真的没有见过她吗?”

    幸村槿落摇了摇头,声音里还带着浓浓鼻音,“从我记事起,我的生命中就只有院长,还有孤儿院里的小朋友,没有其他的人。”

    林乔治的指尖一颤,嘴唇也是有些发白,“这怎么可能,她是一个这般善良的人,怎么会任由我们的孩子流落在外,这其中一定有别的什么事。”

    若是无事,为何十几年过去了都未曾见她来找过他。

    他垂眸,面色有少许暗沉。

    ……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木槿花又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