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第二幅画

    米原樱子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方才幸村槿落说画不见了,她没多在意,此刻想来,多半是被她们拿走藏起来了,那该怎么办呢,槿落若是拿不出来,就坐实了偷画的坏名声,一旦坐实会被取消参赛资格的,而且也无脸面在这里培训下去了。

    这两个人,竟然如此恶毒!

    米原樱子握紧了自己的手,却也无能为力,画,她该去哪里找槿落的画,明明槿落的夕阳漫步图那般美,为何,只在看了一眼后就没了。

    她越想越气,恨不得此刻,跟她们好好干一架,可是,那样是不行的,若真是打起来,那就是心虚的行为,更加坐实了偷画的可能。

    她烦躁地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却也只能这样干摸着。

    幸村槿落眉眼弯得高高的,笑容依旧是平的那般清澈与明亮,丝毫没有任何的心虚之意,“只要拿出来就行了吗?”

    而这些在清水夏眼里,左不过,就是故作镇定罢了,她是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画的去处,就连与她平里要好的玉井绘麻子都是不知道的,只有不知道才能演的真,不是吗?

    她玩着自己的手指,她真想看看,她会拿出什么东西来。

    玉井绘麻子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再等下去林乔治大师都是要来了,“那要看你能不能拿出来啊,若是,你能拿出来,并且是比小夏的画好,我们就相信这画不是你偷的,出现在你这里只是一个巧合罢了。”

    清水夏抿着唇叫笑着,拿出来啊,恐怕是拿不出来吧。

    米原樱子的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上,这要拿,能拿出什么来啊,难不成是一堆白纸,像电视剧一样,把它称作无字天书,只要火一烤,就能出现文字,或是画了,可是,那是骗小孩子的东西,谁会信啊。

    幸村槿落却仍是笑着,“好,我这就拿出来。”

    她伸出手,在书包里一掏,手上就多了一张画,她嘴角的笑意愈来愈大,然后,一点一点将画平铺在桌案上,紧接着,一幅唯美的雪景就成呈现在大家眼前。

    小小的雪花,落在街道上,房檐上,映着从沿街屋旁透出来的明亮光火,这点点莹白的雪花更是数不尽的唯美,这便是幸村槿落的第二幅作品,雪景图,那是圣诞节那天下过的小雪,实在太美,然后,她就画了下来,其他人见了也是纷纷赞叹,就连方才数落她的人,也是赞叹了起来,说是让她们想起了圣诞节飘雪的那个夜晚,那个美丽且带着幸福的夜晚。

    清水夏握紧了自己的双手,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眸,为什么她还能拿出一幅这般好的画,甚至于比方才的那一幅还要好。

    为什么,为什么!

    那她方才做的那些,都是在干什么。

    她就这般看着桌案上的那幅画,双眸里出了震惊,还有数不尽的怨毒,与恨意,她生平最恨有人超越她,如今,那个人已经出现,还得意的将好东西展现给大家。

    玉井绘麻子也是一脸震惊,她真想不到幸村槿落会拿出这般好的一幅画,而且这画技也是比上一次好太多了,不得不说,这幅画真的不错,比小夏的那一幅瀑布图好太多了,小夏的画技虽是突出,比起幸村槿落的,却少了那么一股灵气。

    而那股灵气也是至关重要的。

    ……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木槿花又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