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拿出你的画来

    幸村槿落抬起头,目光触及到的是米原樱子温暖无比的笑容,“槿落,不要在意,就让她们说去吧,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陷害的,只有白痴才会跟着附和。”

    幸村槿落的眼眶一红,同时的双眸一弯,头轻点了一下。

    是啊,她没偷就是没偷,何必在意这些人的言语,她握着自己的双手渐渐松开,脸色也是从刚开始的苍白到了现在的镇定,她掖了一下衣角,站起,头也是仰得高高的,她如此镇定,完全没有什么心虚,倒是让方才讥讽她的那群人愣了一下。

    或许,真的没偷吧……

    “我再说一次,我没有偷画,至于这画为何会在我这里,也只有这画的主人才知道了……”幸村槿落一把将画扣在桌子上,而她的手掌间也多出了少许冷汗,她是第一次说这般有气势的话,若说没有一丝害怕,自然是假的。

    话一落,幸村槿落下意识地去看清水夏,只见她的眸子微微一闪,闪过之后,却是多出了几丝尖锐,透着尖锐的眸子带出的笑意,着实扭曲。

    幸村槿落的眉头一皱,如此为难她,又是何苦?

    玉井绘麻子是个头脑简单的,她认为这画一定是幸村槿落偷的,不然,怎么会出现在她的手中,难不成还是清水夏自己放的,那是白痴的,辛辛苦苦画的画,拱手交于他人不是白痴又是什么,她伸出手,指着幸村槿落的鼻子,大叫起来。

    “难不成还是小夏自己放的,你当我们都是白痴啊,这画一定是你偷来的,你不要再狡辩了,我们都是看到了。”玉井绘麻子顺了一口气,她觉得再气下去的话,她就要疯了,这幸村槿落还真会狡辩,一口一个没偷,拿出证据来啊。

    米原樱子拍案而起,显然也是被气疯了,“槿落一直都跟我在一起,我能证明她没有偷,况且,她画技如此了得,怎会去偷那么一幅拙劣的作品。”

    米原樱子指了指桌上的那一幅瀑布图,气势虽有,却少了某种灵魂,没了魂的作品,自然的,就算不得好作品。

    清水夏把指尖都是掐进了里,她的画拙劣,那么谁的画才是好的,是幸村槿落的吗,可是啊,现在她还拿得出画吗?

    她的双眸也在此时,得意地眯了起来。

    “你和她是一伙的,你的话也根本不能信,想来,你也可能是帮凶。”玉井绘麻子双手环着,一直咬着这事儿不放,看来,是不想放过她们了。

    清水夏荷色的小唇微微弯起,笑得天真无邪,“绘麻子,我觉得不会是她们偷的,米远桑都说了,幸村桑的画比我的要好,我真想看一看呢。”

    她垂下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隐在刘海下的又是一副怎样的神呢,是幸灾乐祸,还是黑暗扭曲,这些幸村槿落不得而知,而她也终于知道她是想要做什么了,说了这般多,还不是想要她拿出画来给她们一瞧,若是,拿不出来就坐实了她偷画的可能。

    可若是拿出来呢……

    幸村槿落此刻也很想笑,她的一幅画不见了,却是还有第二幅,而这些清水夏都不知道。

    “就是啊,快点拿出来啊,若是拿不出来,那肯定是你因为交不出作品而来偷画,不过,也是够蠢,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偷画,不被抓包也是奇迹。”玉井绘麻子笑得有些嚣张,她倒要看看,她能拿出一幅什么画,或者是一张白纸。

    想到如此,她都想笑了。

    ……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木槿花又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