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他的疏离

    脑海中的一幕幕,恍如昨

    幸村槿落握着手中的项链,眼中的一滴泪落了下来,以前,她以为笑是那样的简单,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原来,笑也是需要勇气的。

    有时候笑,还不如哭来的简单。

    哥哥你知道吗,落落好怀念那个曾经帮我取名字的哥哥。

    哥哥你知道吗,落落好怀念那个曾经说我笑起来最美的哥哥。

    哥哥你知道吗,落落好怀念那个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用手温暖我的哥哥。

    哥哥你知道吗,落落好怀念那个说一辈子都会陪着我的哥哥。

    哥哥,落落真的好喜欢你,可是,落落不得不放开你了,你有属于你自己的幸福,但是,落落的幸福就是你,放开了你,我还剩下什么呢?

    她看着自己的手指,一滴泪落下,温的泪水瞬间变冷,冷了她的手,更是心,她白表过了,也失去了,那个曾经最她的人,在讨厌她,也不会关心她了,再也不会了,因为,她打碎了他最的矢车菊。

    这一夜,她睁着眼睛,一哭到天亮。

    第二天起来,她站在镜子面前,里面清晰的照出了那个狼狈的自己,眼睛是红的,而且肿了就像一个大核桃,红色的大核桃,她拿出毛巾用冷水敷着,希望可以消肿,放下毛巾,她看着镜中的那一双眼睛,好像不那么肿了,可是,哭过的痕迹是怎么也无法遮掩的,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脸,嘴边扯出了一抹比哭还丑的笑容。

    果然的,笑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是那样难。

    她推开房门走了出去,餐桌上摆满了各色早餐,幸村精市拿着一杯牛静静喝着,和以前一样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幸村槿落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同了,她拉开椅子坐下,而他由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眼中有笑,却是未达眼底,透着一种淡淡的疏离。

    她抿着唇,心底的是痛。

    一直最她的哥哥,在刻意疏远自己。

    他真的已经讨厌她了。

    她啃着一片面包,油味的,她却怎么尝不出味道来,如果,她知道结局是这样的,她宁愿把这十多年来的喜欢憋在心里,一直憋在心里。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如果。

    她握着自己的手,指尖冰凉一片,以前,这个时候,哥哥总会用自己手来暖她的手,不过,这样的举动再也不会有了。

    她垂下眼睑,眸中有着淡淡的出神。

    “去学校吧。”幸村精市放下手中的牛杯子,紫色的眼眸看着远处,他的视线一直都不曾落在她的上,本是温和的声音,却是透着一种疏离。

    而他,不曾唤她一声落落。

    “嗯。”她轻轻嗯了一声,鼻音很重很重,她已经不是他最的落落了,不是了,那她是什么呢?

    哥哥你告诉我,我是什么,我现在是什么?

    是不是你最讨厌的那一个?

    单车后座,那是她的专属位置,而这个位置,她还能坐多久,坐上那个位置,她的小手环住他的腰肢,却发现他的子明显一僵,她咬住唇,漂亮的眼睛没有了任何神彩,一滴泪泯在了口中,是苦的。

    哥哥,在讨厌她的碰触。

    以前,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她抿着唇,体冷得出奇。

    他们都无法释怀昨的一切,对于幸村精市来说,那是一场噩梦,被自己的妹妹喜欢着,不是噩梦,那是什么,他低头,看着环住自己的小手,紫色的眸中闪过一片复杂,他已经不能再纵容她了。

    ……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木槿花又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