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不要落落了吗

    她一直站着,一直看着,脚已经麻了,可是心还是那样疼,为什么脚可以麻,而心就不会麻,那样至少可以不那么痛了。

    夏末的风吹来,带着晚上的凉意,幸村槿落颤了一下子,天开始凉了,夏末过去是秋天再是冬天,而她的这份喜欢经历了多少个夏秋冬啊,多的她已经数不过来了,她闭上眼睛,终于是滴落了一滴豆大的泪水,然后,被风吹干,脸上冰凉一片。

    朦胧中,她又看到黑川莲见为哥哥拿外,那件土黄色的正选外,明明以前那是她拿的啊,可是,现在拿外的人不叫幸村槿落了。

    因为是妹妹,所以她连一点竞争资格都没有了吗?

    恍然间,她好像看到网球部的人在收拾着这里的一切,把网球一颗一颗全都放进了一个大筐子里,还有网球拍也是放进了网球袋里,是社团活动结束了吧,她向前走一步,却是踢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

    她低下头,脚边是一颗网球,正是刚才踢到的。

    一颗网球,一定很孤单吧,它也需要很多很多的网球陪伴,她弯下腰把它捡起来,却是不知道自己何时变得这样多愁善感了,她紧紧握着那一颗网球,走到大筐子面前把它放进去,这样它就不会孤单了。

    她在笑,却是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落落,我们要回家了。”与黑川莲见道别后,幸村精市走到她的边,伸手很自然地揉着她的长发,和想象中的一样柔顺,风一吹,还有洗发水的味道弥漫在鼻尖,很香,很淡,很好闻。

    幸村槿落抬起头,嘴角动了动,却是没有说出半个字,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根本说不出来,她的心痛着,她怕一开口就是那种沙哑的声音,她看着他细致的眉眼,目光也跟着柔了起来。

    终于可以回家了,属于他们的家。

    幸村精市看着她的包子手腕,眉头不由微微紧皱,怎么感觉好像是严重了呢,又肿了,更红了,是不是更疼了呢,他牵起她的左手,眉头却怎么也无法放松开来,夕阳的余辉落在他的脸上,他的眉眼间清晰的落下一抹疼惜。

    单车的后座,她单手抱住他的腰,也只有在此刻,她的哥哥不会被人抢走,她的哥哥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

    如果,这一条路没有尽头该有多好。

    可是如果,也只是如果。

    回到家里,依旧是这个做饭的时间,幸村精市走到厨房把菜洗了,切了,然后再是下锅,幸村槿落还是同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不过这次好像是书在看她,书拿反了不说,她一个字都是没有看进去,而她的一双眼眸早已没了往的神彩。

    因为,她所有的心思,早已被一个叫幸村精市的人给占据了。

    可是,那个人是哥哥。

    “落落,该吃饭了。”菜儿一道一道端上桌,一会儿桌子上就放了两盘美味的料理,还有一大盆汤,幸村精市从厨房里出来,上沾了一些油烟味,却还是掩不住他温和的气质,那种只一眼就无法忘记的气质。

    幸村槿落洗完手,就在餐桌上坐好,她今天洗手了,没有让哥哥提醒,她是不是很乖,所以哥哥也不会再丢下她了吧?

    她拿起了桌上的筷子,可是,她怎么拿不住?

    手腕一动,就是痛。

    “落落,我喂你。”幸村精市看着她的右手腕,又是皱了一下眉,他拿出一把勺子,勺了一口饭,在嘴边轻轻吹气,直到不烫了才递到她的嘴边。

    “哥哥,我以为你不要落落了。”看着眼前递过来的白饭,她吸了吸鼻子,一滴泪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

    ……

    ps:推荐,留言各种求。。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木槿花又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