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她抢了网球部

    “清水社长,我的右手腕伤了,最近都不能画画了。”幸村槿落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腕已经肿成了包子,包子手腕一动就是痛,别说画画,就连吃饭也是有些困难的。

    清水美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突然怪叫一声,“瞧我这个记,槿落真是不好意思。”明明刚才就看到了她的一伤,怎么转眼之间就忘记了,看来美男真是一种毒药,而且很毒,很毒。

    清水美惠看了她一眼,眸底闪过一丝抱歉。

    “没什么的,过几也就能画画了。”幸村槿落笑了起来,一双眼睛微微弯起,干净无比的笑容,格外温暖,但是,在她的眼中,却是轻易滑落了一抹伤,很淡很淡,淡的没有人可以发现,她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不能画画了,她还能做什么呢,好像什么都是做不成了,不对,她怎么就忘记了,她还可以看书啊,看中国的文学书。

    这么一想,她抬起头,还是无比清澈的笑容,眼中的伤就这么淡去了,消散了,一点痕迹都不曾留下,“清水社长,我想请几天假。”

    清水美惠再次看向她的右手腕,包子啊,包子,而且还是红色的包子,她伸出手,很自然地拍着幸村槿落的肩膀,“嗯,你这假我准了,记得好好休息,把手腕养好了,到时候多画些幸村美人图给我。”

    美男是毒,可她甘愿中毒,不过,也不是离开美男就活不了的那种,她纯粹只是在欣赏而已。

    幸村槿落轻轻嗯了一声,再看看自己的手腕,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养好,听说这种伤了骨头的要好些子才能好透,不过她没伤到骨头,应该不会太慢的,她捂上自己的包子手腕,突然的,指尖一颤。

    嘶,怎么可以这么痛?

    她放下手也不敢再去碰,再碰不得疼死,离开绘画社,现在她正朝着网球部的方向走去,她想看哥哥打球,虽然现在不能画下来,但是她可以把这些画面都记在脑海里,一直记在脑海里。

    突然,脑海里传出来一个声音。

    好像在说忘了他吧,忘了他吧……

    幸村槿落茫然无比地看着四周,忘了他,叫她忘记谁呢,是哥哥吗,好像是的,阿莲刚才说他们是兄妹不能在一起,叫她忘了,而她好像也说了一个好字,忘了是吗,可是,为什么她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哥哥……”她喃喃地说着,围绕在她嘴边的只有这两个字,哥哥,哥哥,这两个字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如今要把这刺连根拔起那要有多疼?

    她捂着心口,除了疼,还是疼。

    网球部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声鼎沸,幸村槿落还是在站在那一角,和从前一样很安静,只是她的面前没了画架,手中也没了画笔,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她就是这样静静站着,不知道要做什么。

    “精市喝水。”黑川莲见把矿泉水瓶递到幸村精市面前,她笑起,红唇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只是她的脸上有些肿,那是刚才被网球砸的,也硬生生破坏了一张美丽的脸。

    不过,也正是这些伤她才能和部长请个假,才能在放学后光明正大地呆在男子网球部,她拨弄着自己的手指,这样真不错。

    幸村精市接过水,喉结一动,甘甜的水划过喉咙进入肚内,一瞬间体舒爽无比,黑川莲见又不知从哪来拿出一块湿毛巾,擦拭着他额前冒出来的细汗,像是已经做过无数次一样,她的动作格外熟稔。

    幸村槿落抓紧衣角的一边。

    她的体突然颤了一下,一种冷从她的脚底,一直从到了头顶,她的头嗡的一声,所有的一切都是静止了,她是女子网球部的,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她把天台让给了她,现在就连网球部也要来抢了吗?

    她握紧自己的衣角,夏末的风是的,可她的子却是这样冷。

    她动了动自己的右手腕,她好想去告诉哥哥,她好疼,这样哥哥就会多看她一眼了是不是,可是,为什么哥哥的目光始终都在黑川莲见的上,而且还是那样温柔的目光,明明那样温柔,她的心却是泛着凉。

    幸村槿落咬紧唇,她真怕自己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

    ……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木槿花又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