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哥哥也输过

    以前,她并未注意过柳莲二,直到那一次相遇,她才知道,原来他也是网球部的一员,因为,她的眼中一直都只有哥哥而已,其他人,她并没有过多的注意,这么多年了,也只是知道他们的名字而已,而他们应该也不算认识她吧,只知道她是幸村精市的妹妹,一条整天黏着哥哥的小尾巴。

    她过分安静,说白点就是内向。

    以前和现在唯一不同的就是,她认识了柳莲二,还成了知己好友。

    她的铅笔落在画纸上,她在想,是不是应该画一幅画送给柳莲二,可是,她只画过哥哥,画其他的,会好看吗?

    她犹豫了,却也没有落下一笔。

    此时,她听到了一阵极大的惊呼声,又发生了什么事

    她抬起头,顺着那些女生们的目光看向球场内,那是,哥哥和真田弦一郎在比赛,而真田弦一郎似乎有着某种异样,明明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发球,他却总是接不到,甚至,连球拍都拿不稳了,啪一声,球拍掉在地上,他四处摸索着,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到,也碰触不到任何事物。

    “是灭五感。”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灭五感是吗?

    幸村槿落皱眉,那是剥夺触觉,视觉,听觉的招式,让人坠入一个崩溃的世界,这样的世界无疑是黑暗的,听不到,摸不到,也看不到,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着,她捂着心口,忽然间,心口猛烈地抽痛着。

    三年前,哥哥生了一场大病,而这和场病让他不能打网球,甚至波及生命,也令他绝望,因为,他是如此的网球啊,这灭五感是不是当初哥哥最低谷的心境,一片黑色,什么都没有,就像坠入深渊一样,这样的绝招,是想让对手也体验那种痛苦吗?

    可是,他不知道,那时候她的痛不比他少。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生这样的病,而不是让哥哥承受这样的痛苦,她还说过,只要哥哥好起来,她宁愿折寿十年,还好,最后的最后,手术成功了,也能打网球了,许是,上天听到她的祈祷了吧。

    三年前的痛,她一直记得,哥哥也是如此吧。

    幸村槿落眨了一下眼睛,似乎有些温的液体落了下来,一滴,两滴,三滴,她揉了一下眼睛,把眼泪憋了回去,没什么好哭的,事都过去了呢,生活还在继续着,哥哥依旧是那个健康的哥哥。

    她眯起眼睛,还是笑了起来。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场上的比赛也是结束了。

    “我输了。”低沉的嗓音,真田弦一郎捡起地上的网球拍,他没有自暴自弃而是输得心服口服,也没有可以什么自暴自弃的,输了就是输了,而这场比赛无疑又增添了他们之间的友

    认真比赛,是对对手最起码的尊重。

    “嗯。”幸村精市微微一笑,球场上的他似乎少了平里的某些暖色,就连紫色的双眸里也多了几分锐利,球场外,球场内不一样的两种格,就算是这样还是她最喜欢的哥哥啊。

    夏末的风吹来,带来的不是烟,不是尘,而是他无法遮掩的王者气息,这样的一个人似乎从未品尝过输的滋味,可是,幸村槿落知道,她的哥哥曾经也输过。

    就在三年前。

    ……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木槿花又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