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湖边故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ps:

    很不好意思滴说,昨天请假了一天,所以没更新。今天四更补上,目前才一更,任务好繁重滴说,不过亲们放心哦,四更一定会到滴。o(n_n)o~!

    青婵闻言,侧从榻上起来,丝质的衣袂拂过木榻,微微一笑,问道:这会儿到哪儿了?

    锦儿笑着回道:正往这儿过来呢。

    青婵点点头,往院子那边的花团锦簇掩映下的石径望过去,就林月夕带着平儿朝这边走过来,见着她了,还远远喊着:小婵,我来了。

    青婵笑得眉眼弯弯地迎上去,微侧着脑袋,笑问:月夕,你这般急匆匆的赶过来,可是有事?

    衣摆擦过石径两旁低垂的花枝,簌簌粉红的花瓣落在石径上,走到青婵前面,林月夕瞪她一眼,扁着嘴语带不满道:那不是和你说过带你去游湖的吗?你忘了不成?

    闻言,青婵方想起那在船上,她与她提起的听澜湖,故而有此一问。又见似有恼怒之意,忙一把拉住她的手,笑着赔罪道:原是我忘了这茬儿,还请林姐姐原谅则个。

    林月夕这才露了如花般艳的笑颜,伸手点点她光滑洁净的额头,笑道:你这会儿到会卖乖叫我姐姐,早前干嘛去了?

    青婵吐了吐粉嫩的舌头,心里却想到林月夕不过十四五岁还未及笄,她前世也二十多快奔三的人了,自然叫不出她姐姐来。况且林月夕心似孩童般纯真,瞧着虽比她略大,却也不像姐姐的,因而这声姐姐自是轻易叫不出来。不过这话只能藏在心里,却是不能说出来。

    慧黠的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她轻笑道:你原比我大不了几岁,我若是叫你姐姐,岂不显老?不若后就叫你月夕如何?

    林月夕低头沉吟半响,眼中闪着笑意,不在意地点头道:却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今要陪我游湖,什么要紧的事儿也要先放下。

    听澜湖。自听她提上一回。她也对之心生向往之意,去瞧瞧倒也无妨,因而便也点头应下。

    林月夕又扭头朝着院子里竹林水榭亭台楼阁各处环视一周,眸中带着疑惑道:柳大哥呢。他在哪儿?

    闻言,青婵若有所思地看了她半响,见她眼睛不住寻找柳槐安的影,便掩唇轻笑道月夕,你找柳大哥可是有何要事?

    林月夕见左右环顾依旧不见那人的影,微微丧气,懊恼道:这等好玩儿的地方哪儿能不叫上柳大哥。

    青婵轻笑一声,余光瞥见石径尽头处走过一道熟悉的月白长衫的影,便眼神示意林月夕。并道:说曹到。

    曹是谁?林月夕不解。

    青婵但笑不语。又指着柳槐安的方向,扬声道:柳大哥,正好月夕找你呢。

    正好穿过花丛,走到这边来,听见青婵的话。柳槐安错愕,指着鼻头,找我?

    是啊。青婵点头而笑,心里暗道,柳大哥,你可别辜负我的一片苦心。

    只见柳槐安转头看向俏可人面带欢喜看着他的林月夕,白皙俊秀的脸上掠过一抹可疑的红晕,手握成拳放在唇边微咳两声,道:林小姐,找我何事?

    林小姐?林月夕听见他带着淡淡的疏离而客气称呼,心里不乐意,板着小脸道:柳大哥为何还叫我林小姐?

    青婵见状,微微侧过脸去,偷笑一声,不看柳槐安难得一见的窘迫之色。

    不待柳槐安回答,林月夕又道:柳大哥后叫我月夕就好。

    柳槐安连连点头应下,又惹来青婵一阵偷笑。

    ……

    坐在平坦宽敞的马车里,林月夕一路上兴高采烈地和青婵柳槐安二人讲在姑母家的趣事。

    平儿一路上心神不宁地看着林月夕言又止,青婵见了,忙凑到她旁边问道:平儿,出了何事?

    平儿摇摇头道:无事,只是小姐没有告知二姑就跑了出来,不知回去后如何交代。

    林月夕听了,拉过她的手,笑道:姑母待我虽严厉些,但也不会惩罚我的,你就放心吧,今跟着我出来可是来游山玩水的。

    平儿点头应下,面上却犹有忧色。

    吵着一起跟来的青碧小丫头歪着脑袋瞧了瞧平儿,坐到她边抚了抚她的眉头,又讲些逗趣的话来逗她高兴,她方才好些。

    没过多久,马车便停在一条略宽的道上,青婵掀开帘子,只觉风拂面而来,帘子微微拂动,耳边发丝随风轻抚着滑腻的脖颈。

    远处青山似黛眉般在水光潋滟的湖水远处影影绰绰,几缕白云缭绕在山间,湖上几艘画舫游廊雕梁画栋甚为精美,文人客立于船头轻摇折扇,一派风流倜傥。湖中水与堤岸持平,湖水层层泛起涟漪,堤岸垂柳依依,嫩草青青,迎花枝条低垂,几只蜜蜂嗡嗡的飞过。

    几人下了马车,再往前走时,又见到连绵不断的水榭楼台,林月夕解释道这些专供有人玩赏观景之用,亦有不少或落魄或风得意的才子赋诗其上。

    踏上前往水榭之上的木桥,青婵看着桥两边层层叠叠的接连不断的碧荷,笑道:眼下还是,若是盛夏时节只怕又是一番胜景吧?

    林月夕轻笑道:我小时候见过呢,不过也有好些年没来瞧过了。不过若是闲下来,我们夏也能来瞧瞧啊。

    青婵笑着点头应声好,复又眯着杏眼,瞧着远处朦胧的山景。

    林月夕朝着柳槐安嫣然一笑,柳大哥也一起过来。

    柳槐安含笑点头,眸子里带着他也未曾察觉的宠溺之色。

    刚走进水榭,就见一位华衣夫人侧对着他们端坐木桌前,面朝着满湖色,手上端着茶盏,旁边的丫头正口舌生莲地说着逗趣的话,时不时惹来那夫人一声轻笑。

    待走近些,青婵方才认出那是上回在如意绣坊见过一回的荣娘子故人牧夫人。

    青碧见她眼神定定的看着那边,小声问道:小姐,你认识?

    青婵但笑不语,轻移莲步,朝着牧夫人的位置走过去,笑意盈盈道:牧夫人。

    牧夫人听见有人唤她,转过头去,却见青婵俏生生地站在旁边,认出是那见过的那位姑娘,对她印象颇为深刻,便一把拉过青婵细嫩的手,笑道:叶姑娘,可巧了,你如何也来了云州?

    青婵笑道:荣婶在云州开间布偶铺子,便让我来打理一下,半月后方才回去。

    牧夫人含笑点头道:我就知道你这孩子是不凡的,却不想你还能独当一面做起生意来。

    牧夫人谬赞了,不过是荣婶对我的信任。我自个儿倒是没什么本事的。

    你这话倒是过谦了,荣娘子是何等人物,她的眼光自不会出错。丫头,你可别小瞧了自己。牧夫人笑着摇头道。

    青婵只笑着不做声,牧夫人又见那边林月夕柳槐安频频望向这里,笑道:叶姑娘,那边可是你的朋友?叫他们一起过来,我们一同去游湖可好?

    又幽幽叹口气道,本来还以为今定是我一人孤零零地一人游湖,可巧遇到叶姑娘,相请不如偶遇,叶姑娘陪我一遭如何?

    青婵笑着点头道:牧夫人说笑了,能陪牧夫人游湖自是晚辈的荣幸,自然不会推辞。

    说罢,就让青碧把伫立于栏杆处的几人叫过来,众人一起登上了牧夫人的画舫。

    船缓缓在湖面上移动,船舱燃起香炉,淡淡的熏香缭绕着,珠帘随着清风晃动,珠子相互碰撞砸出清脆的声响。

    青婵坐在船舱靠窗的位置,见不远处架着一把红木古筝,记得林月夕以前向她提起过她年幼即开始学琴,想来琴技定是不俗的。便朝着她笑道:月夕,此等良辰美景,你何不奏琴一曲助兴?

    林月夕也瞧见那架古筝,跃跃试,欣然应道:好啊。

    牧夫人含笑地看了眼林月夕,见那丫头举止谈吐亦是不俗,便料到定是那家的千金小姐,不过却毫无大家小姐的扭捏之意,到让她有几分意外,因而也笑道:林小姐倒是与旁的千金小姐不同,子甚是爽利。

    又吩咐旁边伺候的丫鬟云锦,你帮着林小姐将琴调试一下。

    片刻后,林月夕端坐在古筝后头,面朝着青婵等人,伸出青葱细指抚弄着琴弦,一阵悦耳的声音从指间倾泻而出。

    画舫里传出悠扬的琴音,引得湖边游人纷纷驻足闭眼倾听,听澜湖仿佛静止一般,只听得琴声幽幽绕耳,不绝如缕。

    一匹快马奔腾而来打破了琴音营造的清幽画面,众游客不满地皱皱眉,转头看向来人所在的方向,待看到那双犹带冰霜般丝丝寒意的瞳仁,便闭口不言,悻悻散去。

    牧云亭勒住缰绳,翻下马,目光凝视着湖心那条画舫,透过窗帘轻拂的船舱窗口,看向本该今返京的母亲,心里一阵无奈。

    又听得一阵马蹄声,只见一位着玄色衣衫的青年男子也翻下马,走到牧云亭面前,声音恭谨道:牧大人,老爷亲自过来了。此刻正在前来云州的路上。

    牧云亭眸光蓦地一紧,沉声道:尽量命人拖住他。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