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府城云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荣掌柜的一席话,青婵听在耳里,记在心里。虽初来异世,一路顺风顺水赚了不少银子,但那也是因为遇到荣娘子这等贵人提携的缘故。

    在锦城或许因荣娘子的威慑力,旁人不敢与她刁难,但云州则完全不一样,这里商贾势力繁多,且荣娘子的此前也未在云州有所发展,因而对此地也是有几分陌生的。

    青婵在心里仔细斟酌荣掌柜的话,深以为然,他们初来乍到,理应小心行事,不可太过引人注目。

    明月高悬天际晕染淡淡的清辉洒在行航行在河面的船上,寂静的夜里只听见波浪翻腾的声音。

    ……

    第二,青婵躺在上睁开眼睛,一道刺眼的阳光透过纱窗照进来。

    她伸手遮住眯起的眼睛,坐起来,却听见门外一阵敲门的声音。

    谁在外面?

    叶小姐,您要起吗?奴婢打好了水,可以进来吗?

    一声轻柔的女声传进来,是负责照顾青婵饮食起居的丫鬟锦儿。

    进来吧。青婵淡淡出声道。

    她穿上衣服起时,锦儿已端着铜盆推门进来。

    现在什么时辰了?青婵就着水洗完脸,出声问道。

    锦儿本要服侍她,但青婵习惯自己动手。

    她笑着答道:快辰时了。

    辰时?也就是七八点的样子,还早。青婵心里想到。

    青婵将毛巾搭好放在洗脸架上,让锦儿给她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鬓插上梅花簪,便转去了房门,走到甲板上,看到船头站着一个衣袂飘飞的男子。

    柳大哥。青婵走过去。开口唤道。

    晨风下,她额边的发丝随风舞动,她眯着杏眼,眺望远处的朦胧似水墨画般的山景。

    柳槐安回头见她过来,看她一眼,又转倚着栏杆。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含笑道:去了府城,你有何打算?

    青婵愣一下,神色略微茫然,轻声道:去了才知道,云州到底如何。光听人说了还不够,看了才知道。

    柳槐安轻笑一声,你向来是个有主意的,怎的这回多了些不确定?

    青婵微微一笑,神色淡然。等到了云州城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这回大哥你可要助我一臂之力,让我在云州站稳跟脚。

    你高估我了,我哪儿来这么大的本事?柳槐安摆手笑道。

    青婵神色肯定,淡然一笑,大哥的本事,你最清楚不过了。

    你们两个原来在这儿,我还找你们半天了。一鹅黄色袭地长裙的林月夕从船舱出来,见他们二人站在船头,俏地笑道。

    她走上前挽着青婵的手臂。笑道:走,我们用早膳去。

    又朝柳槐安回眸一笑,柳大哥也来。

    众人吃过早饭后,青婵闲来无事便拿起一本游记坐在船舱的窗前看,柳槐安又不知从哪儿拿来一副棋盘与荣掌柜对弈,林月夕是个跳脱的子,在青婵与柳槐安之间来回跑着,丫鬟平儿也跟着忙前忙后地跟着。

    经过了一昼夜的功夫,船只终于抵达云州府城。

    接近府城码头时,青婵走出船舱见到甚为壮观的景象。河道里船流如织,码头上车水马龙,不少着褐衣短衫的男子搬运着货物。

    河道两旁商铺林立,建起整齐有致的屋宇,两岸绿柳成荫,甚为繁华。

    单单这一个码头足以窥见云州商贸的繁华,锦城是远远不能与之相比的,

    客船停靠在岸,青婵等人下了船,就见两路人纷纷赶来。

    一路是林月夕姑母徐家的人前来迎接表小姐,一路是荣娘子早先派来府城打点的下人。

    林月夕跟青婵道别一声,问了她的住处,便随着徐家的人去了徐府。

    青婵和柳槐安随着荣掌柜坐上马车去了荣府别院。

    一路上,青婵一直透过掀开的帘子往外头看,再加上荣掌柜有意让车夫多绕上几圈,因而青婵对这云州的布局略微了解一二。

    大体与锦城一般无二,分为东南西北四大主街,中间街道纵横交错有如棋盘一般。

    市坊相互交错,因而对市民生活极为便利,商品多为集中销售,例如城南主街多以米铺杂粮居多,城西主街则是各类金银首饰或绸缎布庄等店铺,城北则是各类酒楼,城东则稍显凌乱些,各色地域特色商品均有销售,估摸着是靠近码头的缘故。

    青婵一边看着一边心里暗暗思索着布偶铺子该如何找览生意,又不至于太过引人注目,转念又想到布偶在这个时代本就不存在,此番在府城销售,想不引人注目委实太过困难。

    正思索着,车夫绕回城东,拐进一条小巷,在一扇漆黑高大的木门面前停下,木门两侧蹲着两座略小的石狮子。

    青婵下了马车,门口有仆从迎上来,请了几人进了院门。

    这是一所三进的宅院,是荣娘子早前买下的,只留了几个仆人在此处看守,她未曾来此住过,因而偌大的宅院,颇有几分庭院深深的孤寂之感。

    走在宽阔的青石铺成的路上,上方嫩绿的梧桐叶子遮住了耀眼的阳光。

    青婵扭头问向荣掌柜,荣掌柜,这铺子的事安排的如何了?

    荣掌柜踱着步子,不紧不慢地笑道:铺子早前便置办下来了,不过货架该怎么摆置是由姑娘说了算的,这些荣娘子早前便吩咐过了。

    顿了顿,又接着道,荣娘子的意思是,锦城的货物本就紧俏,若是再供应这边,怕是不够的,她便想着看姑娘能不能在云州也弄上一个作坊,专供应云州这边。

    闻言,青婵沉思片刻,这样也好,只是弄一个作坊倒是极为麻烦。

    可是担心找不着绣娘?荣掌柜微微沉吟,猜测道。

    倒不是绣娘的缘故,这布偶做法倒不困难,寻常会些针线的妇人略微教导一二,不便能学会。

    那又是为何麻烦?荣掌柜不解道。

    麻烦的是这人手不好找,若是找来嘴不严实的人,将这做法泄露出去,倒是会造成一笔损失。青婵皱眉道。

    如意绣坊里的绣娘皆是荣娘子一手培养出来的,对她忠心耿耿,自然不必担心这个,但这云州又没有可靠人手,自会担心这个。

    不过她也能将制作布偶的步骤再次分细,即可防止做法泄露,也可加快制作布偶的速度。

    想了想,她开口正将这法子说出时,却见荣掌柜一脸轻松地笑道:我还当是什么不好解决的麻烦,原来姑娘担心的是这个呀。荣娘子早前考虑好了,已让我买了一批签了死契的丫头,有卖契在,量她们也没胆子背叛主子。

    闻言,青婵心里一叹,万恶的封建社会呀,不过此法也的确很好解决了这个问题。

    想了想,她疑惑道:那些姑娘现在在哪儿?

    荣掌柜看了她一眼,以为她是心里记挂着作坊的事,便笑道:她们暂时安置在这宅子的第三进院子里,安排了嬷嬷正教她们规矩呢?叶姑娘想去看看?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进了待客用的花厅,踏过门槛,三人各自坐在雕花木椅上。

    早有一旁伺候的丫鬟奉上茶水点心上来,青婵喝口茶,方才笑道:去看看也好。

    几人正出门往宅院里面走时,却听外头守门的小厮走过来,外头有位自称是云州商人的人前来,说是想找主事人谈谈合作的事儿。

    青婵听了,心里思索着是何人如此神通,他们刚刚到了云州就找上门来谈生意。

    荣掌柜精明的眼睛微微眯起,面容有些严肃,转而又朝青婵笑道:叶姑娘,您是主事人,您说见还是不见呢?

    见他目光诚恳,想来是记着来之前荣娘子的吩咐,他对她如此礼待,她自不会盲目托大,便挑眉笑道:荣掌柜以为当如何?

    荣掌柜是精明人,自知道青婵的意思,是将他同放在主事人的位置,心里对她的尊重略带丝感激,此后更为忠心耿耿不提。

    他眼里精光一闪,朗声笑道:见一见,自然是好的。

    那就依荣掌柜之言。青婵淡然一笑。

    柳槐安就这事他也插不上手,便朝青婵温润的笑道:小婵,你先忙,好不容易来府城一趟,我出去逛逛。

    说罢,便颇为潇洒地转出了院门。

    青婵快步追上去,在他后头喊道:柳大哥,你上带银子没有?

    说完便不等他回答摘下腰间的荷包塞到他手里,笑道:逛街哪儿能不带银子。

    听了这话,柳槐安看着手里的荷包,轻轻一笑,你大哥我又不像你们女儿家,逛个街便想将整条街搬回来。

    青婵扑哧一笑,推他往外走,好了,你自去逛吧,别怕花了银子。

    柳槐安摇头失笑,你是个有银子的。

    说罢,便朝着院门处的方向走了。

    青婵正回花厅,就见方才那小厮带着一位年约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朝这边过来。那人着锦缎衣袍,面容清瘦,应当是那位上门求合作的云州商人无疑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