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前往府城(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闻言,青婵轻轻笑道:好啊。

    又看了眼一直含笑看着她们的柳槐安,对着林月夕说道:柳大哥也去。

    林月夕睁大圆圆的眼睛,欢喜地笑道:太好了,到时候我带你和林大哥去游湖。

    青婵眯着笑意,点头,好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出发那天我来你家找你。林月夕俏笑道。

    没待多久林月夕便告辞离去了,许是林母管教甚严的缘故,林月夕向来不敢在外头多待。

    柳大哥?青婵见林月夕俏丽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口,边回头唤了一声柳槐安。

    却见他一向温润的眼眸此刻略带痴迷地看向院门处,对她的呼唤充耳未闻。

    青婵黛眉微皱,樱唇一张正说话,突然想到什么,若有所思地看着柳槐安,心中隐隐明白几分,心里暗笑,面上却不显。

    轻咳两声,她笑道:柳大哥,你在看什么?

    柳槐安回过神来,俊脸微红,目光躲闪,温声道:没看什么?对了,那栅栏还没弄呢?

    说罢,便无视青婵灼灼盯着的目光,忙起朝库房去拿了斧头来。

    青婵看着柳槐安落荒而逃的背影,又是一阵好笑,处事泰然自若的柳大哥很少这样子呢?

    转眼到了四月初六那,青婵早早起来收拾一番,带了几件衣物和几十两碎银,便出门了。

    院子里,柳槐安站在梨树下闭目养神,微薄的淡青色长衫的衣袂在晨风下翩飞。

    好一个翩翩佳公子!青婵心里赞道。

    柳大哥,收拾好了没有?她唇角勾起淡笑,走上前去。

    闻言,柳槐安缓缓睁开双眼,笑道:收拾好了,就等你了。

    现在还不急着走,我去和干娘说一声。道别了再走。

    杜家一家早在三月时就买了宅子搬走了。青离和远志前两天也去了书院,因而偌大的院子里只剩下李叔李婶青婵柳槐安几人,略显空

    李婶知他们今出发去府城,故而天还未亮便起做了早饭,此时听见院子里说话的声音,便解下围裙擦了手,从厨房出来,笑道:你们俩站在树下说什么呢?快过来吃了早饭再走,那林家小姐不是还没来吗?你们俩急什么?

    闻言,青婵侧过头去。看着站在与梨树相对隔了条青石路的厨房的李婶,因笑道:干娘。我们这就去吃饭。

    又扫了眼李婶李叔睡的东厢房中间那屋,问,李叔呢?

    他一早就出门去了,说是去看看酒楼装修的如何了?李婶笑道。

    自那酒楼买下后,李叔就一门心思扑在上面,每必是一大早就去看看,不过今格外早些。

    青婵笑笑。便和柳槐安二人横穿过青石板路进了厨房。

    几人正端了粥菜往堂屋去时,见院门被推开,发出吱呀的响声。

    往院门处一瞧,却见李叔手里捧着堆叠几层的小蒸笼,上面还冒着腾腾气,显然是刚蒸出来不久的。

    他面上憨憨的笑着,朝他们说道:小婵,槐安,我刚刚蒸出来的小笼包。你们尝尝看。

    说罢,便朝着他们走过来了。

    青婵心里一暖,李叔虽不善言辞,但对他们确实极好的。

    便甜甜笑道:谢谢干爹,我闻着香味就想吃呢。

    李婶瞧见,在一旁笑道:我还寻思着他怎么一大早跑去监工呢?原来是为了给你们蒸包子呀!

    又白了他一眼,道,蒸包子这儿不能蒸呀!非得大老远跑到城东去?

    李叔不好意思道:家里的炉灶没有酒楼里的好,我怕蒸不出小笼包的美味来。

    李婶笑了,冲他招手道:好了,你再不过来,你手里的小笼包可就冷了。

    闻言,李叔忙关上院门,朝堂屋走过来。

    饭桌上,李婶想到那个抓了半月却还未捕获的流民,看着眼前细嚼慢咽,吃饭斯文的青婵,语带担忧道:小婵,你们去府城,路上可得小心点,那流民胆大妄为,难保不会路上袭击你们,到时候你们俩怎么应对的过来?

    越说心里越怕,便急急道:若不然,你和荣娘子说说,你不去算了,可不能为了赚银子,出了什么事?到时候可怎么办?

    说着,眼眶都有些红了。

    李婶的担忧青婵很理解,据前些周捕头所传来的消息所知,那流民自放火之后,一路往县城外的深山逃窜,如今已经进了贼匪窝。周捕头颇有些为难,那贼匪窝是历代锦城县令的心头大患,却一直不敢轻举妄动,怕是打草惊蛇。不过他委婉提到,牧大人已在筹划布局,准备一举剿灭贼窝,到时候那流民也就插翅难逃了。

    只是眼下依着那流民心中的恨意,难保不会在他们前往府城途中生事。

    这些她却不愿说出来让李婶担忧,府城她也不能不去,她不愿意一辈子都只能呆在锦城。

    她低头沉吟半响,片刻后,抬头宽慰李婶道:干娘,荣婶对这次府城的生意很重视,故而府城是不可不去的。而且她知道那次流民放火的事,准备派不少家丁护院沿途保护我们,再加上我们与林府一道去府城,林府自然也会派人跟着。你放心,不会出事的。

    李婶听了这话,方才松下一口气,点点头,面上和缓不少,给他们各自夹了几筷子青菜。

    吃过早饭,林月夕便带着丫鬟平儿敲了院门进来。

    青婵迎着她进来,看着她打扮俏的容颜,笑道:现在就走吗?

    是啊,我行李都收拾好了呢?你准备好没?林月夕朝里走着,眨眨明亮的眼眸,声音悦耳。

    青婵余光瞥了眼淡定地坐在梨树下的柳槐安,见他若无其事的模样,心里暗暗腹诽,怎么好似那眼神痴迷的人不是他一样?

    见她微微出神,林月夕目露疑惑,轻轻摇摇她道:小婵,你听见我说话没有?

    青婵回过神来,见林月夕疑惑地看着她,便笑道:准备好了。

    又想到李叔做的小笼包她好似还未品尝过,便道:干爹今一大早做了不少小笼包呢?味道极美,你要不要品尝一番?

    林月夕闻言,歪着脑袋问道:小笼包?莫不是之前生意火爆别人排着队都买不到的李家小笼包?听人说味道极好,可惜我未曾尝过。

    顿了顿,又兴奋道,想不到是你家做出来的,现在有这机会,我一定要好好尝一下。

    青婵含笑点头,带着她去了厨房,小笼包连着蒸笼都放在锅里温着。这是李婶之前弄的,她见青婵和柳槐安均喜欢吃,便说让他们可以带在路上吃,因而将那两笼没动的放在锅里温着,以免冷了,此番正好便宜了林月夕。

    厨房里,林月夕闻着从小蒸笼里不断溢出的香味,顿时食指大动,眸子里闪烁着笑意,一脸嘴馋的样子道:小婵,好香,我好想吃。

    青婵从锅里拿出两层小蒸笼,掀开盖子,顿时一股气冒出来,幸好青婵心里有所准备未被烫到。

    她又拿了一双筷子递给林月夕,见她接过一副迫不及待要开动的样子,笑着打趣道:看你这贪吃的样子,哪里还有还像什么大家闺秀?

    林月夕浑不在意的笑笑,夹了一枚皮薄多的包子,轻轻咬了一口,嘴里嚼了几下咽下后,才道:我本来就不愿做什么千金大小姐,学不完的规矩累的慌,看看你这样多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自由自在的。我出趟门还要千方百计的找理由,这回若不是姑母生成,我怕也是几年难得去一趟府城。

    顿了顿,她上下打量了眼静静站在灶边,含笑看着她的青婵,接着道,你看起来比我更像千金大小姐,那元宵从刘府回去后,二哥还问我那位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姑娘是哪家千金呢?不曾见过。我说你是小户人家的女儿,他还不信。

    青婵笑道:小户人家的女儿就不能教养好?

    林月夕吃完小笼包,听了这话,扑哧一笑,伸手捏捏她白里透红略带婴儿肥的脸蛋,笑道:我不过夸了你两句,你就往脸上贴金了,大姑娘说着话,你羞也不羞?

    青婵忙笑着躲过,往厨房外头跑,你都夸了我,我还不能承认了吗?

    林月夕放下筷子追上去,两人在院子里几棵树下追逐着,笑声如银铃般在微微拂动的风里漾。

    李婶从堂屋出来,见状,笑着摇摇头,叹道,这两孩子愈发没个女儿家的样子了。

    说罢,便去厨房收拾了那小笼包,装进食盒里,待会儿让她们带上。

    两人笑闹一阵,皆累的喘不过气来,林月夕插着纤腰停下,指着撑着梨树树干歇息的青婵,摇手笑道:不追你了,你这丫头太能跑了。

    青婵喘口气,笑道: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准备一下,出发吧。

    林月夕气喘吁吁地吩咐站在一旁的平儿扶着她,又朝青婵道:我再歇会儿,这会儿都累的走不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