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章 筹备酒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叶姑娘,荣娘子让人吩咐小的送您回去。

    青婵刚踏出如意绣坊精致的雕花大门,就见门口右侧停放着一辆马车,车夫朝她恭敬的笑道。

    那麻烦你了。青婵轻轻一笑,朝着马车走过去。

    那车夫拘谨一笑,笑呵呵道:不敢,不敢,这是小的分内之事。

    青婵笑而不语,踏着矮凳上了马车。

    怀里抱着木匣子,她掀帘看着外头熙熙攘攘的人群,雪白滑嫩的一截腕上戴着荣娘子那位故人牧夫人的见面礼,通体碧色的玉镯。

    那牧夫人容貌绝尘,衣着华丽,通气度与旁人不同,散发着居高位的气势,估摸着应是大户人家的夫人。但却观之可亲,笑意吟吟,极为和善的模样。

    ……

    莲池旁的石栏边上,荣娘子伸手优雅地朝水池里撒着鱼食,一群在阳光下闪着耀眼金光的锦鲤游过来。

    旁边那位容貌惊为天人的夫人莞尔一笑,打趣道:想不到离了京你的子倒是过得悠闲的紧。倒是苦了京里的那位,如今可是满天下的找你呢,哪能想到你窝在这片小地方。

    荣娘子手下一顿,眸色一黯,继而又笑道:我不过得悠闲,难道要以泪洗面?那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牧夫人轻轻叹口气,侧过子凝眸看着她的眼睛,十年来,你还是没放下。既如此,你为何不愿再给他一个机会?

    荣娘子撒了手里最后的鱼食,成群的锦鲤凑过来,又纷纷散去。她看着田田的荷叶在微风吹拂之下,摇曳着翩然起舞,晶莹的水珠晃着折耀眼的光芒。

    良久,她幽幽叹口气,神色怅惘,回不去了,我们之间横隔着太多。而那些。他放不下。

    牧夫人见她绪低落,暗骂自己不该提这事儿,便又笑着转移话题道:刚那姑娘是何人?见你好似对她极喜欢。

    提起青婵,荣娘子露出笑脸来,道:小婵是个聪明伶俐的好孩子,我自是极喜欢她的,本让她做干女儿,哪料让人捷足先登了。

    真有这么好?我方才瞧着她知书达理的模样,却不知是哪家千金能让你这般推崇?牧夫人笑道。

    荣娘子转朝屋子里走去,边走边道:我何曾说过虚言?那孩子不是大家千金只是一介孤女与幼弟相依为命。但心却极其坚定,而且聪明伶俐点子极多。更难得的是那份善良。

    牧夫人若有所思地回味着她的话,心里对那叶青婵好奇至极,能让生清冷的荣娘子大加赞誉,想来定有其不凡之处。

    ……

    一路马车平稳地行驶在南街青石铺成的街道上,木轮碾在石面上,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拐进青婵家那条小巷,马车停在院门处。青婵扶着车沿下来,给了车夫赏银方才进了院子。

    见院里空的,只有枝繁叶茂的桃李等树沐浴阳光。想到王大婶和那媒婆也不知是否还留在这,又想到李婶说的话。正偷偷摸摸地溜进屋子里,却见李婶眉梢带笑地从堂屋出来。

    李婶见青婵抱着木匣子偷偷摸摸地举动,失笑道:小婵,你这是在干什么?

    青婵目带疑惑地看向她后头,问道:干娘,王大婶她走了?

    李婶含笑点头道:嗯。被我赶走了。

    干娘把她们赶走了?青婵吃惊地睁大眼睛,抱着木匣子朝堂屋走过来。

    不赶走她们,难道要同意了你这门亲事?

    什么亲事?干娘,你不怕她会传什么闲言碎语吗?

    李婶摇摇头,笑道:不怕,她如今只当是我使坏毁了这门亲,打乱了她的如意算盘。最多也只是传我的不是,况且她的话人家也不会尽信,因而不必怕她,她要是当真敢乱说,我也不怕告到衙门去。

    青婵点头,将这事抛在脑后,举起木匣子,目光闪闪道:这里面有二百两银子,是荣婶给我的分成银子。这儿还有一千两银票,是我朝荣婶借的。

    李婶看着眼前的尺长的雕花木匣子,疑惑道:你要这么多银子有何用处?一千两这么多,到时候怎么还呀?

    荣婶说了,这银子不用急着还。我筹集这么多银子是为了你开酒楼用的。青婵淡淡一笑,将木匣子连同银票一并塞到李婶怀里。

    开酒楼?李婶心里一惊。

    对,开酒楼。青婵点头,拉着李婶走进堂屋坐下。

    又接着细细说道:干娘,你家祖上不是开酒楼的吗?你难道就不想重新将祖上的酒楼开起来?当年那桩旧事难道就这么算了?

    李婶无奈叹气道:不这么算了又能如何?那林家财大势大,我们又能拿人家怎么办?

    青婵目光坚定地看着她,干娘,你不要泄气,眼下不就有这个机会不是吗?先在锦城开一家酒楼,后再徐徐图之。

    李婶眼中隐隐有些期待,尔后又丧气道:开酒楼哪有这般容易?首先就是大师傅也不好请。

    青婵凑过来冲她神秘一笑:大师傅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李婶疑惑地四处看看,问道:谁?

    青婵笑笑,干娘你啊。

    我?

    嗯,是啊!干娘你出厨艺世家,自有一做菜的好手艺,再加上我的新菜谱何愁揽不了客人?青婵点头道。

    正巧李叔从外面进来,见她们坐在一起说话,神色凝重,诧异道:怎么了?出了何事?

    干爹来的正好,有要事相商呢?青婵忙起朝不明况的李叔甜甜笑道。

    李叔黝黑的脸上满是不解,朝这边走过来,问道:何事?

    我和干娘商量着让你们开酒楼呢?青婵拉着李叔请他坐下,笑道。

    又接着道:凭着干娘做菜的好手艺和干爹你琢磨出来的小笼包,到时候弄几样招牌菜,何愁生意不红火?

    李叔听了,面上颇为慎重,考虑一会儿,点头道:小婵说的是个不错的主意,只是开酒楼不比开小铺子,需要的银子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青婵笑着指着木桌上那叠银票,笑道:银子都备齐了,只等着你们点头。

    李叔憨厚地笑道:还是小婵想的周到。

    李婶也笑了,多亏了这孩子一心为我们着想,不然我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祖上的产业。

    说罢,眼眶微微泛起雾气,李叔见了,忙拍着她的肩膀,劝道:这是好事,你哭什么?

    青婵往四周扫了一眼,奇怪道:干爹干娘,怎么就你们在家里?杜大叔杜大婶他们呢?小离和志儿也没回来吗?

    李婶擦了眼泪,怜地看着她,笑道:昨我不是答应了杜家娘子陪她去看房子吗?王大姐走了,小离他们就回来了,王大姐也来找我,让我陪她去王牙婆那儿看宅子。槐安担心我的子受不住,要我在家好好休养,便说他带着去就好。小离和志儿也跟着凑闹去了,所以这院子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青婵皱着眉头,撅着嘴略微不满道:这两个臭小子,亏我还对他们这么好,一回来也不知道看看我,还跑去凑闹。

    李婶失笑,点点她的额头,你还跟他们两个小孩子计较不成?他们一回来也是都问你去哪儿了。原本是要在家里等你回来的,我跟他们说你估摸着晚些时候才回来。他们才跟着去凑闹,哪想你这么早就回来了?

    青婵缩缩鼻子,眨着水汪汪的墨玉似的眼眸,佯作委屈道:干娘嫌我回来早了?

    李婶笑骂一句,轻拍她一下,你这小脑袋里成天想些什么?平里像个大人,这会儿倒像个孩子。

    李叔也呵呵直笑,说这样到好些,有孩子的样子。

    三人说笑一阵,将开酒楼的事儿给定下,让李叔负责去访一访好的二三层楼的铺面。

    青婵又说道她四月去府城的事儿,李叔李婶皆表示赞同,不过也不大放心她一个人前去。

    李婶再三斟酌提议道:不若让槐安陪你一起去,有他在旁边我也放心些。

    李叔也点头称是。

    青婵低头沉吟半响,想到那柳槐安从墙角跳下来轻如燕的样子,料定他应是个会功夫的,再不济也比她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强。

    便也点头同意道:我再去和他说说,还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去呢?

    李婶笑道:这你就不需担心了,槐安一定会去的。

    说罢,眼睛里闪着亮光看着青婵,似乎有种兴奋。

    青婵被她看得莫名其妙,干笑道:干娘,趁他们还没回来,我去煮了响午饭,等他们回来吃。

    我去搭把手。李婶也起朝厨房那儿去。

    青婵忙拦下她,摇头正色道:干娘,你又忘了大夫的话?你好好坐在这儿休息便是,做顿饭还难得着我?

    李婶便也依她说的坐下,李叔在一旁满脸欣慰地看着。

    青婵松口气转出了堂屋前往厨房。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