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水落石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青婵也暗自点头,若是轻易饶过,便会助长她的嚣张气焰。

    小婵,你又没有想过此事并非孙书瑶所为,而是另有其人呢?或许你一开始就查错了方向。几步外,柳槐安轻声说道。

    一石惊起千层浪,青婵听了一震,向他看过去,另有其人?‘

    对,另有其人。柳槐安肯定地点头。

    周捕头听了,伸手抚着下巴,若有所思,莫非你查到什么线索?

    柳槐安摇摇头,目前还没有线索,但可以从前些子跟踪小婵的那人上找到,估计这两次事件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好了,这事我们还需从长计议,你们难道要一直站在院子里商讨不成?进屋子里说去吧。李婶走过来见他们几人都聚在院门口不远处的梨树下,笑着插嘴道。

    青婵心里怀着疑问走在青石板路上,路两旁果树繁茂翠绿的枝叶横斜遮在头顶处,细碎的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洒在她上。

    她频频抬头看向走在他前方右侧的柳槐安,想问他为什么认定纵火行凶的另有其人?转念又反省道,莫不是因她与孙书瑶的过节,她便先入为主的认定必是孙书瑶所为?

    想到这儿,她也不由同意柳槐安的看法,这事不一定非是孙书瑶派人指使,而且那跟踪她的人她远远瞧见虽不大看清容貌,但也似曾相识,这倒也是一个线索。

    她心里也隐隐猜测着莫不是怜姨娘派人做的?想要是给她一个警告?但那放火的人明明是要置整个包子铺的人于死地。想来怜姨娘也不至于如此。又觉得不大可能,放弃了这个想法。

    众人在堂屋坐下,周捕头又开口道:小婵,你将那跟踪你的那事仔细说一遍。

    青婵点头,缓缓开口道:那我出了家门朝干娘家过去,顺路走到买簪子的小摊贩那处,买了支簪子继续往前的时候发现一路有人跟踪,但我几次有所察觉回头时。却并未发现后有人影。等我到了铺子门口时,猛然回头一瞧,却发现不远处有个男子藏在人群里偷偷跟着我。我正要去追时,他便跑了。还有,我总觉得这人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却不知在哪儿见过?

    周捕头疑惑地问道:你看清了他的面貌?

    没有。青婵轻咬朱唇,摇摇头。面上闪过懊恼之色,因为他藏在人群里,脸被人挡住,所以没怎么看清,只看到一双眼睛,好像在哪儿见过。不过我当时大致一看,目测他的高较常人高大一些。只可惜还是没看见他的脸。

    那之后呢?还发现过没有?周捕头又问。

    青婵摇头。后来她异常谨慎地注意后,但未曾发现可疑人物。

    众人一阵沉默,照这样下去很难找出有力线索。

    杜家娘子眼珠一转,突然想起,她之前曾在王家巷子里瞧见的一个凶神恶煞的人,她好奇地上去打听,却他被他眼珠子一瞪给吓走了。

    她迟疑着开口道:周捕头,我几天前见过一个很可疑的人在王家巷子里转悠。

    当真?周捕头忙问。

    众人目光纷纷移到她的脸上,等着她回答。

    杜家娘子见大家伙儿都看着她,顿时有些得意了。拍着口,大声道:自然是真的,我还记得他的长相,那叫一个凶神恶煞呀。

    青婵听了,心里暗想以她不靠谱的脾,也不知是不是瞎掰的,但毕竟是唯一的线索却不能再断了。眸中闪过急色,语气焦急道:婶子。那你仔细形容一下那人的长相。

    杜家娘子想了半响,眯着眼睛慢慢道:那人方正脸,眼睛略大,嘴唇比较厚。眉毛很浓,脸上还有一道疤痕划过右脸,长得虎背熊腰的看着不像南方人,倒像是北方的。

    不像是南方的,倒像是北方人?青婵低头沉吟,仔细琢磨了这句话,脑袋里有丝抓不住的头绪,隐隐想到什么。

    周捕头听着她的描叙,神色凝重,眉头紧锁,半响,开口道:这样吧,我去衙门找个画师来,你再给他详细说一遍,让他画下来。虽然不确定他是否的纵火的人,但这条线索要牢牢抓住。

    不用去找画师了,我能画下来。坐在周捕头下首右侧与青婵相对的柳槐安,淡淡开口道。

    他还会画画?青婵狐疑地看他一眼,见他表自然不似说大话,心里又有些疑惑他的来历,围棋绘画这些文人雅士会的他都会,还真不知他以前是干嘛的?

    正疑惑间,却见柳槐安朝她看过来,对她挑眉一笑。

    青婵正盯着他,他这一下让她猝不及防,被口水呛到,猛然咳嗽几声。

    坐在她旁边雕花木椅上的李婶拍拍她的肩头,皱眉关切道:小婵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咳嗽,莫不是伤了风寒?

    青婵忙止住咳嗽,干笑着摆手道:干娘,我没事。

    说罢,抬起头来狠狠瞪了一眼对面看笑话的某人,柳槐安摆摆手表示无辜。

    又看着青婵,笑如风,麻烦小婵妹妹给我拿副笔墨纸砚。

    青婵白他一眼,点头应下,起回了她的房间拿了书桌上摆放的笔墨纸砚过来。

    ……

    柳槐安一面听着杜家娘子的描述,一面执笔在桌上铺着的白纸上勾勒线条,神颇为专注,看那副专业的样子,应是个画技不俗的。

    青婵静静地站在他旁边,看着那张白纸,大致的轮廓渐渐成型,眼睛,眉毛,鼻子,嘴巴,都慢慢出现在白纸上。

    因着杜家娘子当时被那人一下也不敢过于注意他的相貌,所以有些地方也不甚清楚。根据她的描绘再加以柳槐安的想象,那人的大致模样出现在白纸上。

    柳槐安放下手上的毛笔,吹干墨迹,抬头笑道:画好了。

    青婵盯着那画像,半响不语,看着墨黑的眼睛,脑海中一道白光闪过,她指着那画像,睁大眼睛,惊呼道:就是他,那跟踪我的人就是他。

    又抓住脑中一闪而过的思绪,急道:我知道为什么觉得他似曾相识了,我之前见过他。

    众人听了,纷纷看向她,周捕快率先问道:你在哪儿见过?

    青婵平复下稍稍激动的绪,缓口气,喜道:周捕头,你还记得年前我和小离曾被流民绑架的事吗?

    与那事有关?周捕头皱眉疑惑道。

    青婵眸光发亮地点点头,道:对,就与那事有关,因为这人是那其中的一个流民。

    所有的疑惑也解释清楚了,因为她曾见过那人,所以才觉得似曾相识。而且那个流民是北方人所以比南方人高大些,这就解释了杜家娘子所看到的。

    太好了,这是一条非常有利的线索,知道了他的长相,也就好抓人了。周捕头满脸喜意道。

    李婶也笑道:好了,如今找到重要线索,我们也要吃饭不是?走,青婵我们去准备响午饭,周捕头你们一定得留在这儿吃饭啊。

    周捕头爽快笑道:自然要留下来尝尝李大嫂的手艺。

    李婶眯着笑点头,带着青婵往厨房走,后面传来杜家娘子的声音,李家嫂子,我来搭把手。

    吃了响午饭,周捕头拿着画像就急忙带着几个捕快走了。

    青婵和李婶坐在院子里说着话,不远处小黄鸡在地上啄食,杜家的两个孩子在树下跑来跑去捉迷藏,偶尔还来逗逗趴在青婵脚边的小毛球。

    微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风中夹杂着海棠花香甜的气息,院子里充裕着安静与祥和。

    青婵嘴角含笑,眯着双眼仰躺在木椅上,伸出手掌遮住耀眼的阳光。

    李婶轻轻拍她一下,笑道:你看看你,现在哪儿有个女孩子的样子?你这坐着的姿势倒和槐安差不多。

    青婵轻轻一笑,她就是见柳槐安成坐在树下这般晒太阳才学来的,不想这样晒太阳倒真是安逸舒适。

    两人正说着闲话,却见杜家娘子娘子笑嘻嘻地走过来,冲青婵说道:小婵姑娘,你这院子可真好呀,就不知道外头还有没有你这样的院子卖。

    说话时,眼神羡慕地看向堂屋的砖瓦。

    青婵微微皱眉,又轻轻笑道:婶子说哪里话,我这院子才值多少银子,外头自然有更好的卖。

    又扭头看向李婶,边使眼色,边道:干娘,我们买下这院子前,也看到好些比这座更好的院子是吧?

    李婶会意,便笑道:是啊,那王牙婆可介绍了不少给我们看。只是那些离得太远了,我惹不得小婵搬过去。

    李家嫂子说的可是真的?杜家娘子一脸喜意道。

    比这个宅子还好,她就是因为看着这宅子眼馋,打算以后赖在这儿住下不走,但现在既然又比这个更好的宅子,那岂不是更好?越想越兴奋,她一脸急色地看向李婶。

    青婵和李婶两人悄悄对视一笑,默契十足。

    李婶笑着点头,自是真的,明我带你去瞧瞧。

    ps:

    ps:喜欢看这文的亲们不要忘了设自动订阅哦!你们,么么哒!o(n_n)o~!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