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寡妇门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夕阳沉入西山,映照着西边儿的云霞绚如烟火,不远处一道道细白的炊烟在屋宇间袅袅升起。

    青婵一路走着,后面看着步伐轻盈而闲适,只是她眸子凝然不似那般悠闲。

    从李婶家吃过晚饭往回走,她便时刻注意着后头的动静,偶尔装作无意间回头一看,却未曾瞧见什么可疑人物。

    正穿过南街后头的巷口往自家院子走时,忽听一阵脚步声靠近,她心神一凝,猛然朝后一看。

    却见头戴蓝色布巾的周氏走过来,瞧见青婵紧张的神色,诧异道:小婵,你这是怎么了?

    青婵微敛心神,摇摇头,神色一缓,轻轻笑道:无事,嫂子这是上哪儿去?

    闻言,周氏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似是不信,但也知她的脾,便笑道:我正要上你家找你去呢?赶巧正碰上你回来。

    找我?嫂子可是有事? 青婵目露诧异。

    周氏走到她边,拉她一道朝前走,边走边道:你忘了你不是想养些鸡吗?正好你隔壁方家媳妇儿养了不少鸡呢,听人说在卖种鸡蛋,我正想拉你一道去瞧瞧呢。

    隔壁方家媳妇刘氏她倒是见过一回,年约二十多岁,面容白净,量细高,瞧着极其娴雅不喜说话,两人远远见了也只是点头一笑。

    青婵点点头,笑道:那也不错,我们现在就去?

    趁着这会儿有功夫就去看看。周氏道。

    又叹了口气,低声道:那方周氏也是个可怜的,年纪轻轻就守了寡,一人带着两个孩子,子过得也不容易。

    方家媳妇是寡妇?青婵这才知道,难怪她家门户紧锁。她也不大出门,想来也是不想沾惹是非的缘故。

    两人边走边说着话,没一会儿就走到一处紧挨着青婵家的小院子处。

    眼前那小院子,围着一人高的竹篱笆墙,缠绕着嫩绿的藤蔓。叶子中间夹杂着淡蓝色的喇叭花,篱笆墙里探出冒着青黄色嫩叶的树木,倒是极清幽的小院落。

    竹篱笆正中一道黑漆的木门紧闭着。周氏上前去拍打几下木门,扬声喊道:方家娘子,在屋里吗?

    没多久听见院门里面拉门栓的声音,就见一位量细长的年轻妇人走了出来。她头发全部盘起梳了简单的发鬓,只插着简单的银簪子固定,上穿着淡青色的小衫,袖口处绣着迎花。下穿着粉白色的襦裙。腰间束起。显得量高挑腰肢极细。

    方家娘子见过二人,柔柔笑道:二位来了,快请进来!

    青婵原以为她是个子冷清的,如今一瞧倒是极好相处的。

    两人随着她后头进去,方家娘子边走边朝里喊着:月儿,快出来,有客人来了。

    正走着。却见堂屋门帘一掀,一位模样秀气略显瘦弱的小姑娘怯生生地走过来,慢声慢气道:两位姐姐好。

    周氏笑着,语气温和道:月儿又长高了不少?有七岁没有?

    月儿低垂着头,轻声道:虚岁七岁了。

    趁着她们说话的功夫,青婵只是笑笑,打量了这个院子,极普通的小院,满院子栽种不少花草,房子却只有几间而且破旧,可见这家人家境的贫寒。

    倒是有不少鸡鸭满院子跑,瞧着倒是闹。

    方家娘子领了两人进了堂屋,泡了红糖端上来,青婵双手接过轻声道谢。

    周氏喝了口糖水,说道:方家娘子,我们俩今过来是来买种鸡蛋的,不知你这儿还有多少?

    方家娘子闻言一喜,道:我这儿还留着不少,不知你们要多少呢?

    我要三十个。周氏很快回道,显然之前就算好了的,又扭头问青婵,你要多少?

    我拿二十个就好。青婵微微一笑,说道。二十个种鸡蛋估摸着能孵出十六七小鸡,养在自家院子里也够了,太多她也照看不过来,而且她也不会养殖什么的,故而不必养那么多。

    五十个种鸡蛋对于方家娘子来说算的上是大生意了,她温婉的面容上止不住的笑意,有些急切道:那你们何时要这种鸡蛋呢?

    现在就要,我们去看看再一并数了拿走吧!周氏笑道。

    因着方家娘子卖了多年的种鸡蛋,故而这价也是不必问的。

    前几周氏已经告诉过她价钱,每个卖五文钱一个,比之普通鸡蛋贵上不少,而且比起外头的种鸡蛋也卖得略贵。但听周氏说她这儿的种鸡蛋出小鸡的几率是极高的,只是因为她的寡妇故而诸多避讳,卖出去的种鸡蛋倒不是很多。

    青婵让周氏帮着她细细挑了二十个种鸡蛋,加上周氏先前自个儿挑的三十个,两人付了铜钱,略坐一会儿,趁着天黑之前便回家去了。

    因着青婵家里没有母鸡,她便将那二十个种鸡蛋方家娘子那儿,让她帮忙照看着等孵出小鸡后,她再来领回去,就又多给了二十文铜钱算作酬劳。

    方家娘子忙欢喜地应了,光今这一笔生意就添了不少进项。

    送走二人后,她关严实院门,回了堂屋。她面带喜意地看着瘦弱的女儿和不满周岁的儿子,明就上街扯些布回来给他们一人做新衣服。

    想到这儿,她更有干劲,欢欢喜喜地去了鸡棚里看那些种鸡蛋,指着能卖个好价钱贴补家用。

    没隔几是青离休沐归家的子,青婵早早去集市买好菜在庭院里边绣花边等他回来,毛球则乖乖地趴在她脚边。

    又想起前两给他收拾房间时,看到那窗前的书桌上叠放着不少书,便想着要给他打一个书架才是。而且这宅子里也空着不少屋子不若收拾一间屋子充作书房。

    青婵想了想,还是等青离回来再问问他的想法。

    天气渐暖和,青婵已换下略薄的衫,粉白色绣着花纹的衣裙,头上挽着俏的双丫鬓,粉白的发带随着风微微拂动。

    头顶上沾上几片梨树掉落的花瓣,庭院的青石板上也铺了薄薄一层洁白的梨花花瓣,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梨花香甜气息。

    青离踏进她早就打开的院门,抬眼便看到这样一幅安宁而温馨的画面。

    姐姐。青离走到她旁边,唤道。

    青婵闻声一抬头,就见他穿清河书院的月白长衫学子服,头戴青色方巾,闪着亮晶晶的眸子看着她。

    忙放下手里的绣架,站起来,欣喜道:我还以为还要等一会儿。

    又伸手捏捏他粉嫩的脸颊,皱眉道:你脸上怎么消瘦不少?

    青离伸手揉揉被姐姐捏的白里泛红的脸,撅嘴道:一回来,姐姐就捏我的脸。

    被他这一控诉,青婵讪讪笑道:我这不是要看你瘦了没吗?

    又帮他摘下背后的书箱,见里面多了不少书,便问道:这是书院发的?

    青离眉开眼笑道:好些都是书院发的,还有些是和同学借的。

    说罢,他从书箱里掏出两本书来,递给青婵,道,这两本书是姐姐喜欢的。

    青婵顺手接过来,低头一看,见这两本书俱是记载大轩各地风土人的,心里颇为喜欢,只是书面上大字却极为熟悉,定睛一看,却是青离的字迹。

    她又翻了几页,书页上细密工整的字迹均是青离所书,她抬眼看着青离,质问:这两本书都是你抄写的?写了多久?

    青离眼睛一闪,低垂着头,小声道:我以为姐姐喜欢的,这书是藏书阁里只供学子阅览不得外借的,我便抄了下来。

    青婵看了他半响,叹气道:小离,我喜欢这些书没错,不过却不重要,你如今顾好体好好念书才是重要的,你知道吗?以后切不可这么做了。

    嗯。青离有些绪低落地点点头。

    青婵收拾好书本拿进青离的屋子,走出来见青离还在那儿站着,无奈道:姐姐很喜欢那两本书。

    青离顿时眼睛一亮,呵呵咧嘴傻笑。

    小离,你如今书本愈发多了,再摆在书桌上估计摆不下了。我给你打几个书架,收拾一间书房出来如何?青婵问道。

    好。青离高兴地点点头。

    青婵去厨房做好响午饭,两人吃过饭便出门了。

    早前她听周氏提起对门那户人家是做木匠的,因此出了院门就径自朝对面去了。

    敲开了院门,就见一位打扮颇为爽利面貌平庸的妇人开了门,见了青婵姐弟俩,上下打量一眼,打着呵欠,问道:这不是对面的姐弟吗?可是有事?

    青婵眉头略微一皱,随即笑道:这位婶子,我听说你家做木匠活儿,便想来打几张书架。

    一听生意上门,那妇人笑开了,将门敞开,把姐弟二人迎进去,语气切道:这你们可就找对人了,我家那位打家具的手艺可是一流。

    又朝堂屋里喊道:孩子他爹,有客人来了,快出来。

    青婵扫了眼院里,见原本空旷与她家院子差不多大小的地方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家具,地上也堆着木料和碎屑等物,整个院子显得极其凌乱,显然主人也是不大收拾的。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