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青离入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就到了二月。

    冬去来,似乎一夜之间,风吹绿了院里各处角落,吹绿了院里的桃树、梨树、李树、杏树,院子里的松软的地面上也冒出葱葱绿绿的嫩草。

    昨夜一场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屋檐下滴落的水珠似水晶帘。

    到了半夜雨方才停了,次一早,青婵推开房门呼吸着雨后夹杂着泥土芳香的空气。远远望着院子里果树花木上吐出的带着水珠的新芽,连墙角处那株海棠也不甘落后地吐出嫩绿的新芽,她心里一阵惬意和轻松。

    因着明李叔要带着青离去书院入学,她今就得把明的拜师礼和二两束?银子备好。

    而且青离入学还得给他重新置办一份好点儿的笔墨纸砚,青婵在心里默算了所花的银子,总共也不会超过十两,倒在她的能力范围内。

    上回荣娘子将她的分成银子给送来,有五十两之多,再加上年前的二十五两,还有荣娘子给她和青离的红包四十两,这一算下来就有一百多两。

    不过她年前给新宅子置办了不少东西,加上油盐酱醋和米面等物也花去二十多两银子。这样算下来手里也还剩下将近一百两银子,二人花销也绰绰有余了。

    回想起不久前那段朝不保夕一文钱一文钱攒的子,只觉得很遥远。

    青婵轻轻舒口气,举步走到厨房,洗好白米,煮了一锅白粥,又炒了几道小菜。

    听到轻轻地脚步声,扭头看到青离正朝厨房走过来。

    你把菜端到堂屋去,要吃饭了。青婵拿起勺子盛了两碗粥,说道。

    将粥菜摆在堂屋的木桌上,两人面对着坐下来喝粥。

    青婵轻轻吹凉了白粥,喝口粥,看了眼青离,道:小离,你待会儿跟我一起去清韵书斋,去买笔墨纸砚。

    闻言,青离一愣,眉宇间略有喜色,不久又消散,开口道:姐姐,我有一呢,不用再买了。

    他的神色青婵看得分明,知他在顾虑什么,便轻轻一笑,从腰间拿下一个绣着粉色莲花的荷包,将里面的银子朝木桌上倒,几锭白花花的十两一锭的银子从荷包滚落在木桌上。

    这里有五十两呢,是之前荣婶送过来的分红银子。之前的还有呢,所以你就不必担心银子不够用,你只需要安心念书就好。知道吗?

    青离看着桌上的银锭子,目瞪口呆,他知道姐姐赚了不少银子,却不想她竟赚了这么多,而且还是其中一部分,心中不由隐隐有些自豪,看向青婵的神色里满满溢出崇拜来。

    闪着星星眼,重重点头道:嗯。

    青婵眯着笑摸摸他的脑袋,我们吃完饭就去。

    饭后,青离帮着忙收拾了桌子,两人锁了院门就去了清韵书斋。

    这里离清韵书斋倒是有段距离,因而两人走了好一会儿方才到了地方。

    许久没来这儿,何先生还是照例执起毛笔练字,那字写得更有神韵,也更让一般人看不懂。

    丫头,小离,你们俩总算愿意来看我老头子了。何先生刚好写完一个字放下毛笔时,瞧见二人进来,捋着胡子,双目睁圆,佯怒道。

    知他的脾,二人对视一眼,扑哧一笑,并不当真。

    何先生见他们不吃这,仰天叹口气,直骂他们不敬老人。

    青婵眸光一转,上前来,仔细拿过他的字,端详半响,慢悠悠道:何先生,我瞧着你这字又进益不少。

    哦?何先生低下仰天的头,颇感兴趣的模样,盯着青婵问,进益之处在哪儿?

    这……略一沉吟,青婵微蹙秀眉,吞吞吐吐道。

    何先生见她半天没吐出一个字来,不由急道:你这丫头,平时爽利的,怎的今反倒吞吞吐吐起来。

    闻言,青婵悄悄一笑,脱口而出道:这字似行云流水,笔画之间颇有一种潇洒横溢的气势,当是何先生心更为超脱不拘泥于世俗的缘故。

    何先生扶手赞道:知我者,莫若丫头也。果然还是你最懂我的字呀?

    又盯着青婵两眼放光,兴致勃勃道:不若你来做我的关门弟子,继承我的衣钵?

    青婵连连摆手,摇头道:何先生,我可是要做生意的,怕是没时间学这草书了。

    草书?何先生沉思后,方才连连点头道,是啊,这等字体也只能用草书两字来形容。

    青婵见她无意中脱口而出的字竟让这种与王羲之酷似的字体得以用草书命名,心中却不知作何感想。要知道这个世界是没有草书的,更没有王羲之这号人物,莫非是何先生开创了草书的流派?

    想到这儿,不由看向何先生的目光一片肃然,她自幼喜欢书法,因而对于书法名家更是充满敬佩。

    又想到他们的来意,忙笑道:何先生,此事暂且不说了。小离明天就要去入学,我想给他重新买副笔墨纸砚,您看有没有好的介绍一下。

    转头对站在旁边的青离说,你看一下,你喜欢什么样的,自己去挑。

    青婵的一番话打断了他的沉思,乍听见青离要进书院,问,你明入学?

    是的。青离语气恭敬地回答道,何先生相当于他的半个先生,虽未行拜师礼,但他却一直将他当老师待的,因而语气里很是恭敬。

    那好,这笔墨纸砚我就送你一上好的,就当是你入学的礼物了。何先生大手一挥,颇为大方道。

    青婵听了,忙摆手拒绝,浅笑盈盈道:这可不行,这是我要送给我弟弟入学的礼物,您若是想送什么,就另找其它的吧,可不能和我抢。

    呵呵,你这丫头。听了这话,何先生呵呵直笑,面上无一丝怒气,颇为纵容的模样,点头道:那行,我该送其他的。

    青婵眯着笑眸,侧头看向青离,小离,机会难得,快看看他这儿有没有什么孤本的书籍讨要一本来。

    丫头,这可不行,你不能趁机敲诈我老头子。何先生眉毛一横,佯怒道。

    青离听了姐姐的话,面上挂着温润的笑意,直达眼眸深处,眉毛一挑,面向何先生,先生,姐姐说的对,礼物自是越贵重越好不是?

    青离的话让青婵心里一愣,继而暗笑道,原来他这弟弟有腹黑的潜质啊,看来后得好好培养。

    何先生闻言无奈叹气,想不到唯一正派的青离也被姐姐影响了,真是收徒不慎呀!

    青婵和青离看何先生后悔不跌的模样,不由对视一笑,默契十足。

    何先生闪去了后面拿出一本纸张泛黄的书过来,正色道:这本书历朝只有一本,乃是开国丞相亲笔所书,珍贵非常,这里面记录了他一生的宦海沉浮,对于官员极有借鉴意义。若是小离后想入朝为官到可以一览,若不想,对他也无甚用处。

    青婵询问的目光投向他,虽然她想让青离好好念书,考取功名,因为这是这个时代的最好出路,但是她却不愿强求,青离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

    何先生也举起那本书,目光慎重地看着青离,等待他的回答。

    良久后,青离看着等着他的答案的两人,鼓起勇气,双手接过那本书,我想入朝为官,为百姓做主,实现自己的抱负。

    又凝神看着姐姐,姐姐,我不想一直站在你后,我也想有朝一很保护你,所以我想入朝为官。

    何先生又追问道:即使那条路很艰难你也会坚持下去?

    青离重重点头,目光坚定不容忽视,我会的。

    好。何先生朗声道,目光里满是赞赏。

    青婵心里也深受震撼,她一直努力想将青离保护在后,却忘了他的坚持,或许在睁开眼睛那一刻青离所说的话就是他努力想要实现的诺言,是不容他人改变的坚定向前的誓言。

    缓过心神,青婵微微笑道:小离,去挑一你喜欢的笔墨纸砚。

    嗯。青离轻轻点头应声。

    没多久,青离便在何先生拿出来的那几品质上佳的笔墨纸砚中挑选了一

    青婵又眼尖瞧见书斋墙壁处摆放着一排书箱,问了价钱,也让青离挑了一个,她再给远志也挑一个,东西挑完后,青婵方付完帐带着青离回家。

    何先生知道他们事忙也没拦着,只说让他俩有空过来看书,青婵二人忙笑着应下。

    二月二,是青离入学的子。

    青婵早早起去买了拜师礼必备的猪又买了其他几样礼品,看起来礼不薄也不厚,就带着青离一起去了铺子里。

    李婶见他俩忙问东西备齐没有,若没备齐,她去帮忙备下。

    青婵笑着说齐了,只等着李叔说什么时候走就是。

    李婶这才放下心来,让远志去后院催李叔叫他快点。

    片刻后,李叔从后院掀帘进来,李婶细细嘱咐一些话,就让他带着青离和远志两人前往清河书院。

    青婵没跟着去,只将拜师礼和束?银子交给李叔让他一并带去,她留在包子铺等着消息。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