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礼尚往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因着院里阳光正好,比屋里暖和,李婶就叫李叔把桌子搬到院里,将饭菜摆上,众人就在院里头吃了响午饭。

    饭后,李婶见这宅子里头该置办的的置办了,该打扫的打扫了,都弄得妥当了。便和青婵说她先回去了,李叔也跟着一道回了铺子。

    柳槐安和远志则没回,柳槐安继续教青离下围棋,远志也不愿回去,便双手托着的小下巴看着他们下棋。

    青婵刷完碗从厨房走出来,便看到这幅恍若时间定格般的安静的画面。柳槐安坐在小桌前,凝眉执子,声音和缓地指点青离,青离俊秀的眉眼颇为严肃,全神贯注地听着。

    满院子里只听见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和轻微的人语声。那只小黑狗照例找棵树趴在下面懒洋洋地晒太阳。

    青婵眯着眼睛看院里宁静祥和的画面,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良久后,她方才转做过长廊回了屋子,扫了一眼房间,梳妆台放在前面不远处靠墙的位置,窗前照例摆上一张书桌,不过这书桌却不是以前那张,是她年前买的新的木料也是上好的,走上前去能闻到淡淡的木香。

    幔帐和窗帘依旧用的是淡紫色的质地轻薄的布,此时一阵清风吹过,轻纱随风轻拂,瞧着倒是赏心悦目。

    正中摆着的那张黑漆的八仙桌是这宅子原本就有的家具,瞧着木料倒是极好的。

    满屋子打量一眼,青婵心里极为满意,毕竟这是她一手置办买下的宅子,也让她有了家的归属感。

    她走到书桌前,坐在凳子上,微低细腻的颈项,拿起那本写沧州风土人的书细细品读。

    静谧的时光慢慢流逝,很快头偏移,昏黄的阳光洒在院子里。

    远处一抹殷红色的夕阳照在西边连绵的山峦上,湛蓝色的天空浮动着的大片大片洁白的云朵也镶上金边,在夕阳的映照下呈现出火焰般的霞光。

    青婵合上微微泛黄的书籍,起锤锤肩头两侧,透过窗外见柳槐安和青离还在那儿下棋,远志则早已靠着桃树粗粗的树干睡着了。

    她步履轻盈地走过去,小毛球耳尖听到声音,见是青婵过来,忙跳起来,跑向她围着她的脚边打转。

    走到棋盘前面,她停下来,看着那上边儿黑白交错的棋子,轻笑着开口道:你们都下了一下午的棋了,还没下完?

    又指指夕阳,太阳都快下山了。

    柳槐安骨节分明而修长的手指落下一子,抬眼看着她,笑道:是啊,时候不早了,小离,我们下回再接着下。

    青离温润的笑着,面上犹有些稚嫩和青涩。

    忽而一阵风吹过,青婵脖颈处钻进一股凉气。

    黄昏的风还是有些微凉,她皱着眉看着呼呼大睡的远志,走近几步,伸手将他摇醒,志儿,不能再睡了。

    远志睁开略显朦胧的双眼,迷迷糊糊道:啊?天亮了?

    闻言,其余三人俱都扑哧一笑,半响,远志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

    青婵轻声道:太阳快下山了,你们再不回去,估计干娘得着急了。

    远志点点头,起拉着柳槐安朝外走,又回头道:小婵姐姐,小离哥哥,我们明天再来玩儿。

    好。青婵笑眯眯地应声道。

    待他们的影消失在院门口,青婵转头,笑吟吟地看向青离,问,你晚上想吃什么?

    姐姐做什么都好吃。青离眸中暖暖的笑意。

    这话听得青婵很受用,笑意更深了,侧着头继续问:吃饺子怎么样?

    饺子不是过年吃的吗?青离有些疑惑。

    谁说的,平也能吃啊。刚好干娘买来的猪还有没用完的。

    说罢,慢悠悠地朝厨房去了。

    姐姐,我帮你。

    好。

    ……

    子一晃,又过了几

    这些天柳槐安无事便会过来教青离下棋,远志闲来无事就缠着青婵教他算术,因而这院子倒是极为闹的。

    而且青离学围棋兴致极大,远志则对算术很有天赋。

    青婵近来无事便将她和青离的衫各做了两件,又给远志也做了一件。

    又一次逛街买菜时,看到有铺子里卖算盘,想了想,便买了一个,虽然她会心算,但学会算盘也是有用的。

    期间周氏来过几回,有时提着一篮子鸡蛋,有时拿着自家种的菜蔬,到让青婵颇为不好意思。

    这趁着有时间,她便去锦云阁买了几盒糕点又去铺称了几斤猪,带着这些东西去周氏家里坐坐。

    一踏进院门,青婵便看到十几只啄食的母鸡,满院子瞧着极为闹。

    朝里喊道:嫂子,在屋里吗?

    半响,方见周氏眯着笑拢了拢发丝从屋里走出来,小婵,你怎么有空过来?真是稀客呀!来,快进来坐坐。

    青婵微笑不语,跟着她进屋去。

    堂屋里孟娘子坐在椅子上,拿着针线正在刺绣,她听到细碎的脚步声,抬起头来,看来了个不认识的姑娘,就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周氏。

    周氏会意,便笑道:这是李婶子家的干女儿,小婵妹妹,上回请客的时候的您没去,所以没见过她。

    孟娘子听了,忙起,一脸和蔼的笑道:原来是小婵姑娘啊,听你干娘说过几回,瞧着是个伶俐模样好的姑娘。

    青婵轻轻一笑,落落大方,婶子谬赞了,早就应该来拜访婶子,只是刚搬过来事太多,所以拖到现在才来。还请婶子不要见怪才是。

    两人一番交谈后,孟娘子拉了青婵的手坐在她旁边的位置,细细问了她在新宅子里的生活,极关心的模样。

    又叫青婵有时间就来坐坐,不必客,青婵听了,心里感动,孟娘子的子也极亲和,她心里没什么生疏感,便点头应下了,说是后有空就过来。

    青婵略坐一会儿,方才告辞离开。

    回家时,却远远见院门口停着一辆马车,看着极为眼熟,半响,方才想起这是容府的马车。

    她猜测着莫不是荣娘子来了?便也不再迟疑,抬脚进了院门。

    却见院子里荣娘子端坐在一张椅子上,后站着两个伺候的丫鬟。

    她满脸笑意的拉着青离的手,细细问着什么。

    青离毫无拘谨一一细说了。

    听到脚步声,荣娘子转头,见青婵回来,笑道:丫头,你可算回来了。我可在这儿等了好一会儿了。

    虽是抱怨的言辞,语气里却毫无责怪的意思。

    听言,青婵微微一笑,面上漾起浅浅梨涡,显露出豆蔻少女的甜美,荣婶,我不知您前来,若是知道,定会呆在家里等候您前来。

    荣娘子笑道:得了吧你,嘴巴跟摸了蜜似的甜。

    青婵嘻嘻笑着,几步走上前来,问道:荣婶亲自前来,可是有什么事?

    荣娘子挑眉看她一眼,没事就不能来?

    自然是能的。青婵无奈道。

    好吧,丫头,我这次来的确有正事。一是你那份分成该给你了,二是,这布偶生意越做越大,我想在府城开一个分铺,专门卖布偶。若是府城的铺子开了,还是照例你拿五分利润。荣娘子正色道。

    在府城开布偶铺子?青婵一听,确是有所意动,但又一想,五成分润,似乎高了,而且那做布偶的法子她即已经教出去了,即便荣娘子此刻撇下她,也不会影响她的生意。但她此番带了十足的诚意前来,还特地告诉她在省城开铺子。青婵心里十分感激,便推辞道:荣婶,这是我又帮不上忙,如何能拿五成的利润。

    容娘子喝口茶,慢慢道:你那做布偶的想法难道不值这五成利润?况且我还需要你的分工合作方法,你那方法可是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又接着道:你也不必觉得是白拿了这五成利润,到时候我还得请你去府城一趟,还是用你那方法,只不过因为府城还要做的大些,怕是分工还得分细些。到时候有的是你出力的时候。

    这番话下来,青婵也点头赞同,荣娘子出资本,她出技术,如此下来,两人合作倒是极为平等的互利共赢了。

    便也点头答应道:荣婶说的我再好好琢磨一下。

    又问,什么时候去府城开铺子?

    荣娘子略一沉吟,点头道:也行。那你好好想想,至于开铺子的事儿不急,估摸着得等到五月份。

    两人又闲话一会儿,荣娘子笑道:依依一回家就吵着要来你家玩呢?

    青婵有些诧异,那笑起来甜甜的说话跟个小大人似的小姑娘,她也喜欢,便笑道:那好啊,左右我在家也无事可做呢,有个小丫头在家里也闹些。

    又想到估计那小丫头是想来找青离和远志俩人玩的吧。

    荣娘子点头,见时不早,就起要回如意绣坊了。

    青婵一路送她到门口,目送马车出了巷口,方才进了院子。

    要说这如意绣坊也在南街,不过在最东头的繁华处,与她这儿虽不远,却也有段距离,因而荣娘子是坐着马车前来。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