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新宅琐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青婵拿着包袱跟在后面,抬脚正过门槛,却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唤她。

    她顺着声音往院门左侧看去,见周氏穿着淡蓝色的对襟袍子,从青石垒成的墙壁处走来,笑吟吟开口道:小婵,你今就搬过来?

    青婵笑着点头,是啊,这院子还需要打理,早早搬过来收拾一下。

    那敢好,我们后可就是邻居了。周氏面带喜色道,又指指巷子不远处的小院子,我就住在那儿。

    看着距离的确近,青婵笑道:我初来乍到的,以后还得劳烦嫂子多多照料了。

    李婶在一旁听了,也笑,是啊,小婵年纪小,她和小离两人住这儿我还有些不放心,要是沁芳帮忙照应着。我就放心多了。

    又问道:有些子没见你娘了,子骨可还好?

    周氏略一沉吟,才微微笑道:婶子不必担心,最近娘的子是不大舒服,我和相公劝着她把酒楼的活儿给辞了,如今在家休养两天,也大好了。

    李婶凝神听她说完了,眸中带着赞赏点头道:你这孩子是个孝顺懂事的,难怪你娘当初一心一意要把你娶回家做媳妇。

    一听这话,周氏白净的脸上泛起红色,嗔道:婶子说什么呢?

    见到她这番小女儿态,青婵也笑了,她虽叫周氏嫂子,但周氏不过十六七岁,放在现代还是青少女。可她虽才十二三岁,但两世为人,心理年龄却有二十多了。

    李婶呵呵直笑,好半响,才停下来。

    周氏半响神色缓过来,看着院里李叔他们搬东西的影,道,婶子,小婵,你们不是还要收拾一下吗?这房子久没人住很多灰尘需要擦洗呢,正好我没事,给你们帮把手。

    早就进院子的青离远志此时也忙活开了,拿起年前买的扫帚在扫院子。

    李婶看得连连点头,直说志儿若是在家里也这番懂事就好了。

    梳妆台搬进了青婵住的西厢房,因那边正好窗口种着几株月季和蔷薇,她边想着夏时花枝在窗前摇曳生姿定是美不胜收,便选了这边的屋子。

    书桌则搬进了青离住的正房,坐北朝南的屋子阳光正好,也便于他念书。

    几人又合力将宅子里原先的家具搬到外面来,青婵去墙边的水井处打了一盆水,拿起抹布擦洗桌椅上积淀的厚厚的灰尘。

    李婶和周氏也都挽起袖子帮着扫屋里的灰尘,清理房梁上的蜘蛛网。

    青离和远志两个也没闲着,扫完院子又去擦屋外的窗沿和木门。

    厨房里搁着年前置办的新锅,李叔和柳槐安两人合力给砌在灶台上,又给安上了碗柜,将新碗筷都摆在里面。厨房里的配置都齐了,只差些柴米油盐酱醋等物,只需去杂货铺子买来就行,左右转过巷口就是繁华的南街,倒也方便。

    忙了半上午,方才将整个宅子里里外外打扫一遍,顿时宅子焕然一新。

    看着焕然一新的新屋子,青婵抹了把额头,喘口气,歇会儿,脸上溢满欢喜道:这宅子瞧着倒像是刚建的。

    李婶走过来在木桶里拧干毛巾,听了这话,笑看她一眼,又转头顺着她的方向看向正屋。只见乌黑发亮的瓦片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屋檐下的木料皆以红漆涂上一层,擦洗干净后,此时也泛着光泽,瞧着还真如新建一般。

    不由笑道:你这丫头倒是占了大便宜,这宅子地段好,面积又大,而且那用料也是极好的,这么便宜卖给你了。估计这会儿那原主正心疼着呢?

    听着她这打趣的话,青婵心里认同,嘴上却道:干娘瞧这话说的,我买下这宅子不也是解了原主的燃眉之急?若非急事,想来他也不会如此便宜卖给我吧?

    那倒也是。李婶点头赞同。

    青婵又道:左右这屋子空下不少,不若我再铺上一张,干娘闲来无事也来住上几

    听了这话,李婶看了满院子的果树花木,心里也羡慕的紧,有所意动,便也笑着,那敢好,等盛夏时来着纳凉倒也极舒爽。

    两人说着话,暖暖的阳光洒在院里,天气渐回暖不少。

    青婵深深吸口气,再次感慨古代未经工业污染的空气的清新,扫了眼院子,暗想等过阵子这些果树花木都得吐新芽了,不由充满期待。

    周氏从屋里走出来,原本干净的衣裳也沾了些许灰尘,不过她到不甚介意的模样,走过来,笑道:这也打扫的差不多了,我回去准备响午饭去了。

    青婵心里感激,又见她饭也不吃就要走,忙上前拉着她的手,道,嫂子忙活了一上午,怎么能午饭都不吃就回去呢?还是先在这儿吃过饭,再回吧!

    李婶也在一旁劝着,是啊,沁芳,你帮了这么大的忙,是该留下来吃顿便饭的。

    周氏一听,忙笑着摆手推辞道:娘还要修养,相公也快从铺子下工回来了,我要赶紧回去做饭呢,不能让他们饿着肚子是不?

    听她话语里对婆婆和相公的关心,又见她面上贤淑的笑容,李婶心里感叹,真是孝顺媳妇!若是志儿也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她也能享享清福了。

    笑眯眯地看着她,道:反正这距离也不远,到时候叫你娘和详安一起过来便是了。

    青婵也笑着一脸赞同地看着周氏,周氏笑道:何必这么麻烦,您也说了这离的不远,我随时都能来吃饭,也不一定非要今天。婶子,小婵,你们也别留我了,后我还再来也一样。

    说罢,便告辞从院门出去了。

    周氏一走,李婶便将目光移到青婵上,笑道:你去杂货铺子买些油盐酱醋来,我去买菜。你叫槐安和你一起去吧,可以帮着你拎东西。

    青婵点头应下,去了堂屋叫来柳槐安便一同出了院门。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柳槐安静静走在她旁边,两人出色的面容引来不过过路的行人观望。

    青婵略微皱起眉头,扭头看了眼柳槐安,却见他仍是嘴角勾起弧度,挂着一贯的温和的笑意。

    柳槐安看她皱起眉头,轻笑道:一开始见你就与别人不同,小小年纪却十分聪颖,心思也藏得深。怎的现在就喜怒溢于言表了?

    闻言,青婵一愣,停下脚步,呆看他半响,不知是震撼于他能看透她,还是诧异于她近来的变化。

    有着前世丰富职场经验的她一贯喜怒不形于色,处事淡然,然而自从到了这里,却一再的发生改变,她也说不清这种改变是好是坏。

    见她双目失神,陷入沉思中,柳槐安凝眉提醒道:走吧,不是要买东西吗?

    一句话打断她的思绪,青婵回过神来,朝他笑笑,就朝前面走了。

    片刻后,她瞧见吴记杂货铺子的牌匾,抬脚进去,乍一看,里边儿货架上的货物极齐全。

    柳槐安跟在她后头,出声问道:李婶要你买些什么?

    青婵举步走到摆放着油盐酱醋的货架前,一样拿一罐,装进手里拎着的竹篮子里,笑笑道:这些都要买,还有米和面粉等物。

    又称了一袋五十斤的大米和一袋三十斤的面粉,青婵去付了账,两人才离开杂货铺子。

    回到宅子里,青婵和柳槐安都将各自拎着的东西归类放好,没一会儿,李婶也买了几样蔬菜和一块猪回来了。

    青婵让柳槐安去院里晒太阳,她帮着李婶做饭。

    李叔抱着一捆柴进来,青婵这想到没置办柴禾,不由轻笑问道:干爹,你这捆柴是哪儿来的?外面有卖的吗?

    李叔咧嘴一笑,露出微白的牙齿,这柴是在后院看到的,那墙角处堆了不少呢。

    之前倒是没太注意,没成想那原主给我把柴禾都备好了。青婵笑着打趣道。

    李叔听得呵呵直笑,正巧李婶洗了菜进来,见这父女俩笑得开怀,不由也乐道:你们俩在这儿笑什么呢?

    又瞧见灶台边的那捆柴,笑道:我刚刚寻思着这厨房干净的一根柴都没有,不能做饭呢,没成想这倒是解了燃眉之急。

    李叔见这儿他也帮不上忙,便出了厨房,也拿着凳子去院子里晒太阳。

    青婵往洒满阳光的院子里一瞧,却见柳槐安不知从哪儿拿出一副围棋,搬了几张凳子在那儿教青离和远志下棋。远志看了一会儿便觉无趣,青离倒是极感兴趣地模样,专注地看着棋盘。

    李叔也把那凳子搬着往那边凑,像是也懂棋的模样,时而出言指点几句。

    李婶也透过门口见了,轻笑一声,就他那不着调的棋技哪能教的了旁人?

    听这话的意思,李叔倒是会下棋的,寻常百姓能识字的就不多,更别提下棋了。青婵心里诧异,盯着李婶,问道:干爹也会下棋?

    李婶摇摇头,早些年跟着一个脾气怪异的老头学过一阵子,后来那老头走了,生意也忙了,也有好些年没下过了。不过学的时尚短,不是怎么会的。

    青婵点头,那围棋她前世也钻研过一阵子,不过委实太难了,便也放下没再下过,现在她连看棋盘都是不懂的。

    想着时不早了,便去灶台下省了火,往里添了一捆柴,跟着李婶俩人将响午饭弄出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