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夜宴风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青婵远远瞧见这一幕,暗呼倒霉,正转过头去,却察觉到一道强烈的带着怨毒的目光扫过来。疑惑间,却见刚看不清容貌的女子正是孙书瑶。

    林月夕觉察到她的异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皱眉道:怎么又是她?

    青婵移过视线,转过来,无视那道怨毒的目光,轻轻摇头道:不知道。

    正说话间,却见一位着淡绿色撒花袄丫鬟,裙摆摇曳着款款而来,对着二人行礼道:二位小姐,夫人安排的的宴会要开始了,夫人特意让奴婢来请二位小姐前去赴宴。

    青婵看了眼月色,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又见湖边孙书瑶人影已然不见,那群小姐公子们也纷纷朝回走。便笑道:有劳这位姐姐前来告知了,我们马上过去。

    那丫鬟忙笑意盈盈回道:不敢,不敢。夫人还有事吩咐,二位小姐尽量赶过去便是,奴婢先行告退。

    青婵轻轻点头,抬眼望了眼四周,却见原本待在她旁边的依依却不知去哪儿了。急忙问向林月夕:依依去哪儿了?

    林月夕挑眉一笑,现在知道急了吧?刚刚还神游太虚呢?

    见她面色轻松,不似惊慌的模样,青婵便知依依定是跑到画舫里头去了。索不理会她的打趣,摇头一笑,抬脚径自朝画舫里头去。

    掀开光芒莹润的珠帘,往装饰的富丽堂皇的船舱望去,却见里头亦悬挂不少水晶琉璃宫灯。青婵看得不经咂舌,也不知刘府为这场灯会花费多少银子。

    往船舱右侧里面一扫,就见远志青离依依三个小家伙都蹲在那角落,也不知是何物引得他们如此感兴趣。

    青婵轻轻走过去,却见青离正拿着一盏异常漂亮的五色琉璃宫灯看个不停,神色有些懊恼和无措。

    依依小丫头也低着头专注地看着,琉璃灯的光芒映照在她讨喜的小脸上,长长卷卷的睫毛忽闪出一排朦胧的影。

    珠帘碰撞的声音响起,青婵回头一看,却见林月夕伸出纤纤玉手挑开珠帘进来,探着头,疑惑道:你们在这儿干什么?怎么还不过去?

    轻柔地声音惊动了专注看着那盏琉璃灯的三人,青离率先回过头,见青婵站在他后略显秀气的俊颜上闪过一抹愧色。他将那盏晶莹剔透的琉璃灯举起来,低声道:姐姐,这灯被我弄坏了。

    远志小脸憋得通红,抬头看了眼青婵,鼓起勇气大声道:是我弄坏的,和小离哥哥无关。

    青婵瞄了他一眼却不作声,拿了那盏灯,细细端详,发现琉璃灯罩与提手的接口处断掉,而且灯罩上也有碎裂的痕迹。她皱起眉头,审视地看了眼青离和远志,见青离眸中坦然却有愧色,远志涨红了脸却眼神躲闪。便知定是青离不小心所为,远志怕她责怪便有心顶罪。

    问清了事经过,知道他们三人此前在船舱里玩闹,青离不小心碰掉悬挂于木栏的五色琉璃灯,致使琉璃灯掉落地上碎裂。轻轻一笑,安抚两人道:这等小事也值得你们忧心?之前那带路的丫鬟不是说过这灯若客人喜欢可随意拿走?到时候回去时拿走便是。

    青离和远志一听这话,方才松了口气,因见这灯极其华丽,便觉得价值不菲,以为定要赔不少银子,现在见不用赔银子方才高兴起来。

    青婵面上笑容一敛,又道:不过只这一次,下回可不能如此莽撞。而且待会儿还是要和刘夫人认个错才是。

    两人听了,忙点头应下。

    林月夕在旁听了前因后果,在旁笑道:这等小事刘夫人是不会放在心上的,走吧!宴会怕是要开始了。

    又听珠帘一响,只见云儿挑帘进来,行礼道:方才又有人来催了,再不去,恐要迟了。

    青婵轻轻点头,心道的确时候不早了,便带着众人出了船舱。

    跳下船,却见林韶溪依然斜倚栏杆抱着酒壶,一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模样。

    她转看了眼林月夕,只见她眉头紧皱,目光落在林韶溪上。

    看了半响,林月夕微微叹口气,上前去,拿走了他手中的酒壶,语气冷硬道:二哥,晚宴都要开始了,你还要在这儿喝酒不成?

    林韶溪先是一愣,良久后,方才起拍拍衣摆,声音清越,听我妹子的,不喝了,赴宴去。

    青婵捂嘴偷笑,这林二公子倒是个子肆意不羁的。

    一行人在云儿的带路下走过石桥,穿过假山石,一路走到刘府宴请宾客的大厅中。林韶溪为成年男子自是在大厅外头与男客坐一处,青离远志年纪尚幼,便与青婵林月夕一同进了厅中女眷那处。

    那边荣娘子正与刘夫人说着话,听旁边丫鬟说青婵等人来,便转头望过去,见他们果真来了,旁边竟然还有林府千金一道,心里诧异,面上半分不显。笑道:你们可算来了,可等你们好一阵了。

    又看了眼俏可人的林月夕,林小姐怎的和她一道过来?过了年,林小姐倒是越发俊俏了。

    林月夕与青婵对视一眼,轻笑,灵动的眸子里光芒闪耀,我与小婵妹妹一见如故,缘分极深,故而一同前来了。

    荣娘子点头笑笑,小婵子温和不喜多言,还请林小姐多多担待,照拂一二。

    眼眸深处掠过一抹精光,又似欣慰,倘若丫头与林府二小姐交好,便也不用怕孙书瑶借机寻事了,有人帮帮她自是好的,她作为长辈许多事不宜出面。荣娘子垂下眼眸,心里如是想到。

    刘夫人端坐在主位上,姿态雍容优雅,喝口茶,目光落在青婵上,心里微微诧异。这不过是一介贫寒女子怎让荣娘子和林府小姐皆另眼相待?莫非有何过人之处?

    青婵察觉到那道视线,拿过青离手里那盏坏掉的五色琉璃灯,款款上前一步,面带愧色道:刘夫人,我刚刚游览画舫时不小心弄坏这盏琉璃灯,心里愧疚万分,特来向夫人赔罪。

    刘夫人抬眼看了那盏琉璃灯,笑道:这灯原是送给有缘的客人的,既然坏了,也只能可惜了,倒也怪不得你。

    青婵闻言似是松口气般,盈盈笑道:谢过刘夫人。

    见客人皆差不多到齐,便招呼着各自落座。

    青婵自是和各府小姐坐在一处,林月夕便抢先占了她左侧的位置,青离和远志依次坐在她右侧,依依小丫头刚刚一见到秦氏便扑过去了。

    好巧不巧,青婵正对面竟坐着孙书瑶。俗话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此时孙书瑶眸光似利剑般向她,她便是想回避,也是避无可避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孙书瑶似比之前更恨她了。不过两人的结仇不过因小事而起,却非深仇大恨,不知孙书瑶如此仇视是为哪般?青婵心里想笑,但那道视线紧盯着她不放,却是笑不出来。

    花厅之上摆了十几席桌面,偏偏两人碰巧坐了一席,到不知是有缘还是刻意。

    青婵扫了眼花厅,只见厅前大梁处挂着一对琉璃芙蓉彩穗灯,厅中梁上全挂彩穗各色宫灯。

    孙书瑶见青婵无视她,心中愈发气闷,恨不得撕碎她的脸,凭什么她之前受如此大辱还被足一月,她却依然淡然悠闲若无其事。

    叶青婵,怎么你怕了?不敢看我吗?孙书瑶冷笑一声,出言讥讽。

    此言一出,在座的各府小姐俱是一愣,满脸看好戏地看着青婵,暗想道果然市坊传出叶青婵得罪孙六小姐的事属实。

    青婵扶额苦笑,怎么偏偏有人你不想招惹她,她偏来招惹你?

    但既然她挑事,青婵又岂会退让?她眼神平静无波地看过去,淡淡道:孙六小姐又非毒蛇猛兽,我怎会怕了你?

    你……孙书瑶面色极为难看,恶狠狠地瞪着她。

    林月夕瞧见二人剑拔弩张的气氛,皱着眉头看向对面的孙书瑶,语气不善道:孙六小姐,这里可不是孙府,莫非你想在这儿闹得鸡犬不宁不成?

    孙书瑶闻言,目光落在她上,见出声的是林月夕,却不敢出言讥讽,毕竟她可不是无权无势的叶青婵,想怎么拿捏都行。只重重哼一声,便转过头去与平相熟的各府千金说着话,不再看向她们二人。

    青婵轻轻勾唇一笑,对林月夕道声谢,便埋头吃菜不语。

    满席玉盘珍羞,她却吃着不是滋味,良久散席后,刘夫人方高声宣布猜灯谜活动开始,请众人移步后湖。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