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元宵佳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夕阳在杏树枝桠的缝隙间渐渐滑落,淡金色的光辉似一层薄纱铺散在小院里。

    李叔坐在杏树旁边的矮凳上,手指不停地穿插在竹条间。众人静静看着他的手指灵活地将竹条编成一个完整的灯架。

    青婵端坐在一旁,边抬头看他的手指编织的方式,边摆弄着手上的竹条,没多久也编成一个简单的莲花形状。

    她正学的就是简单的莲花灯,比之繁复的宫灯的确简单不少。

    她抬头一笑,举起手里的莲花灯架,干爹,是这样吗?

    李叔见她手指纤细灵活学得很快,黝黑的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不错,是这样的。

    青婵闻言一笑,放下手里的灯架,就拿起花纸沾上浆糊糊在灯架上,片刻后,一片片粉色的花瓣笼绕在灯心四周,一盏精致的莲花灯便成型了。

    她掌心托起莲花灯,仰首展颜一笑,好看吗?

    薄薄的光辉洒在她白嫩的脸上泛起如玉的润泽,灿若繁星的双眼含着明媚的笑意,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微翘的小下巴略带着婴儿肥,一贯稳重聪颖的她此刻却如得了糖般的小孩扬起纯真的笑脸。

    李婶微微失神,又温婉一笑,好看,小婵做的当然好看。

    青离眉眼含笑,连连点头道:姐姐做的自然好看。

    远志也不甘落后,不停地说好看。

    青婵疑惑的目光看向唯一未出口的柳槐安,眉头微微皱起,清亮的声音自红唇中吐出,不好看?

    俊脸挂起一贯温和的笑意,轻轻摇头,好看。

    她闻言才笑起来,满意地看看小巧玲珑的莲花灯,将它与李叔之前做的那盏花灯并在一起放着。

    宫灯糊上彩纸,灯心里放上一盏油灯,点亮后流光溢彩,美轮美奂。

    正月十五,晚间,明月高高挂在枝头,院子里正屋房檐下挂上两盏光芒闪烁的花灯。

    青婵端坐在梳妆台前,任由李婶梳理她乌黑浓密的云发,看着铜镜里面容不甚清晰地面庞。稚嫩的面容上铅华未染,发丝尽数垂顺的披在脑后,明亮的杏眸在铜镜里瞧着分外有神。

    李婶将她满头青丝挽起时下少女的发鬓,额边只留下两缕细长的发丝轻扫脖颈,云鬓上插上荣娘子送来水红绢花,映衬着嫩白的面容分外红润。

    青婵轻轻扭扭发酸的脖颈,问道:干娘,好了吗?

    李婶摇头一笑,眼角边皱起细细的纹路,急什么?等我插上这只簪子。

    说罢,便将手里那支赤金镶嵌珠玉的蝴蝶钗插在青婵的发间。

    青婵伸手一摸,摸着纹理繁复便知此簪子价值不菲,心中诧异,便笑道:干娘,你何必将这么贵重的簪子戴在我头上,弄掉了如何是好?

    闻言,李婶一愣,拍她一下,也笑了,我还不知你这稳妥的子,怎会掉了?何况这簪子我既给你了,就算你弄掉了,也是无妨的。

    这簪子定值不少银子吧?青婵扭过头看着李婶,我不能要。

    李婶轻轻叹口气,透过窗外看着那轮明亮的圆月,这簪子是我曾祖父当年得贵妃赏赐送与我曾祖母之物,后来传到我手中,只是无缘戴过。

    又看着打扮一新的青婵,慈地笑道:今将她传给你,也算是我这当干娘的心意,你可莫推辞了。

    一句话将青婵的话堵在嗓子里,她扬起头朝李婶一笑,眉眼弯弯,唇边漾起浅浅梨涡,谢谢干娘。说罢,抱住李婶的腰,将脸埋在她怀里。

    见她难得黏人的模样,李婶舒心一笑,轻抚着她后背的云发。

    娘,小婵姐姐,你们好了没有?荣婶派人来接我们了。远志推门进来喊道。荣娘子吩咐青婵带着远志青离一同去,可乐坏了他。天还未黑就已经换好衣衫,催促着他们快些准备。

    青婵松开李婶,回头一看,来多久了?

    远志摸摸脑袋,我听到马车声就来喊你们了。

    又朝门口看看,青离朝这边走过来,拉着他问道:小离哥哥,是不是荣婶家的马车?

    青离眉目间带着些许温和笑意,摇头道:不是,是路过这儿的马车。

    李婶在屋里听见,眉头一皱,朝屋外喊道:志儿,你进来。

    娘,怎么了?远志走进屋子,睁着茫然的大眼睛看着站在青婵旁边的李婶,后是跟着进来的青离。

    李婶些微凌厉的眼睛一瞪,招他过来,你怎么咋咋呼呼的?过来,我把你头发重新梳一下。

    远志皱着鼻子慢慢挪过来,认命的坐在一旁的凳子上。

    李婶拿起梳子给他重新梳了头发再用布包起来系上青色的发带,又将他的衣服理理。

    好一个玉面小郎君!青婵在一旁端详着,见远志眉清目秀,面如冠玉,不由出言赞道。

    远志听了,知道意思,嘴角翘起,眉梢挂着笑意,一副极得意的模样。

    李婶气的一笑,拍他一下,姐姐夸你几句,尾巴就翘天上去了?

    娘,哪有?远志缩了缩肩膀,皱着小眉头,嘟着嘴反驳道。

    青婵和青离在一旁见了,不由对视一笑。

    她走到青离边,与她五六分相似的容貌眉眼如画,眉宇间笼罩着一股书卷气,又目测他的高长了不少,不由感叹道:小离也大了。

    我再大也是姐姐的弟弟。青离眼神坚定地看着青婵,面上挂着暖暖的笑意,直暖到青婵的心底。

    正恍然出神间,忽听房门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进来。

    她扭头向门口一看,是柳槐安进来了。

    只见他面上潺潺笑意似融进轻和的微风,玉树临风般伫立在房门口,出言道:如意绣坊来人了。

    青婵一愣,见他神色不似作伪,又望向窗外,天色全黑,便知此话不假。

    便点头道:我们马上出来。

    复又转头看向李婶和远志,李婶也听见了,便点头走出去,远志则兴奋地站起来,拉着青婵和青离二人的手便要朝房门口走。

    走到店铺门口,便见一个年约二十六七的年青男子着褐色衣衫态度恭谨地和李叔说着话。

    李叔见他们走过来,便道:快上车吧,莫要荣娘子等急了。

    青婵朝门外的街道上一望,便见不少店铺虽关门但门檐上方依然悬挂着各色花灯。

    一辆马车停在门侧,青色的绸布挡在车厢前面作门帘,白色的骏马偶尔哼气搭搭马蹄。

    那年青男子迎过来,躬道:叶姑娘,小的奉荣娘子之命前来接姑娘前往如意绣坊,荣娘子在那儿等着您。

    青婵轻轻点头,回头向李叔李婶笑道:干爹干娘,我们走了,晚上我们会早点儿回来。

    又对青离远志道:你们也上来。

    说罢,便踏上小凳子揭开青色的帘子闪进了车厢里,青离远志也依次进去。

    李婶不放心地在马车外嘱咐道:小婵,你是姐姐要看着点儿他们两个,那县丞刘府人多,可别把他们弄丢了。

    又对远志严厉道:志儿,你一定要听小婵的话,跟在她旁边,不可到处乱走知道吗?

    知道了,娘。远志揭开车窗的帘子,连连点头保证道。

    驾!车夫牵起缰绳,赶起马车缓缓驶向挂上花灯的街道上。

    四轮马车转入了一旁的巷子,青婵掀开帘子朝外看,却见家家户户门前皆挂上颜色各异的花灯。

    驶过几条街后,青婵感觉车速渐渐慢下来,抬头一看,却见熟悉的如意绣坊门檐上也挂了几对华美非常的花灯。

    那车夫将车停在如意绣坊店门口,在帘外声音恭谨地提醒道:叶姑娘,到了。

    青婵掀开前方车帘,率先出去,踏着凳子下去,却见熟悉的辛四娘笑意融融地站在门口,似是等候多时的样子。

    此刻见她出来,忙迎上来,叶姑娘,您来了。荣娘子在屋里等着呢。

    青婵轻轻点头,转见青离和远志皆从马车上跳下来,便带他们进了绣坊大门。

    辛四娘领着她们去了绣坊后院的屋子里,推开屋门,就见荣娘子衣穿绣着梅花的锦云长衫,下一条逶迤拖地白色襦裙,项上带着玛瑙项链,手上一串翡翠珠子,云鬓上亦是插上不少赤金钗子。此番盛装下来全无往装扮清丽朴素的样子,倒是极其雍容华贵。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