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元宵前夕(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看着远志快速跑向房间的背影,眸中掠过一抹笑意,青婵扭头看向忙完的李叔。

    干爹,听干娘说你以前做过花灯卖,是吗?

    李叔一愣,没想到她会问这个,而后憨憨笑道:是有这回事,不过,我好些年没做过,手艺生疏不少。

    青婵笑靥如花,扬起头,举起手里的花纸,摇头道:干爹,你就别自谦了,手艺生疏不是还能拾起来?我可是要拜你为师的,你可要好好教我做花灯。

    对于青婵执意要学做花灯,李叔无奈之余,又有些奇怪,过两就是元宵节,到时候南街满条街都是买花灯的,你何必非得自己做呢?

    青婵想了想,笑道:何必花那个冤枉钱去买,自己做岂不是更有价值?何况若是在清河里放上自己做的莲花灯许愿,或许更容易实现吧?

    当然这不过是青婵胡乱捏造的原因,但她想说服李叔教她,总不能说是因为太无聊了吧,虽然事实如此。

    李叔点点头,知道女子都花灯之类的玩赏之物,而且清河莲花灯许愿的确是锦城的传统,倒也不再疑惑,点头应下,说吃过午饭便教她。

    午饭过后,李叔便带着青婵前去城北树林的青婵曾住过的破庙那片竹林里砍竹子。

    太阳移过头顶,走在冰雪早融遍地黄土的官道上,青婵和李叔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旁边还跟着说要来搬竹子的柳槐安。

    忽然遥遥听到前方噔噔的马蹄声响起,并且渐渐靠近。

    青婵眯着眼睛看到有些模糊的影慢慢清晰,待马蹄声接近时,她方才看清马背上剑眉星目,薄唇紧抿,头戴玉冠,披貂裘的男子,是有过两面之缘的牧云亭。

    她也有些想不通,为何只见过两面的男子,她会如此熟悉他的外貌,只在心里归结于他出色的外表上。

    牧云亭骑马经过时,见到前面有人,便轻拉马绳放慢马速,以免伤及旁人。

    待看到路边一抹微微熟悉的影时,星眸微微眯起,扫了一眼便不做停留,策马朝城门口驰去。

    柳槐安若有所思地看了眼策马而去的牧云亭,一向含笑的眸子稍稍眯起,别样的神采一闪而逝。又见青婵神色游离的模样,嗓音含笑道:你认识他?

    虽是问句,却是十足的肯定语气。

    青婵最不喜他似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让她有种捉摸不透的挫败感,此时见他发问,杏眼睁大瞪了一眼他,抿起红唇,不愿搭理他。

    岂料柳槐安却似看不懂她的脸色般,又笑眯眯地问道:在哪儿认识的?

    走在前面的李叔好像听到什么,面带疑惑地朝后看了一眼。

    青婵怕他误会,不悦地瞪了眼柳槐安,解释道:他叫牧云亭,是锦城的县令,我们不过有过一面之缘,哪儿谈的上认识?

    牧云亭,县令?柳槐安轻声重复着,神色意味不明。

    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莫非他认识牧云亭?青婵心里揣度着,又觉得不大可能,想来想去想不通,便摇摇脑袋不管他是否有深意。

    待穿过树林踏上那条布满枯草的大道上,没多会儿,便看到了那座修葺后的庙宇,以往还能看到流民,如今那些流民尽数返乡,这庙宇便空下了。不少乞丐见这儿修葺一新,都纷纷来此安家落户,此刻见有外人来俱都睁大眼睛看着青婵他们,尤其见李叔手上的斧头,俱都肩头一缩,眼中有着害怕的神色。

    看着那些面黄肌瘦的脸和破烂的衣服,青婵心里有些发酸,却也知道有的乞丐不能同,同他,只会让他一辈子做乞丐。

    若是那时,她接受了李婶无条件的施舍,那如今,。她和青离也很可能只是他们中的一员。

    李叔朗声对那些看着他们的乞丐说:我们是来砍竹子的。

    听他这么说,那些乞丐便纷纷移开目光,看向别处,忙自己的去了。

    李叔带着青婵和柳槐安走过庙宇旁边,去了一侧茂密浓郁的竹林,墨绿的叶子在微微的寒风中轻轻舞动,仿佛带来一抹意。

    走在竹林里,脚下踩着密密麻麻的枯黄的竹叶,李叔一棵棵竹子,用手摸过,方才选定了棵碗口来粗的竹子。

    他往后退一步,拎起斧头齐根砍下,顿时竹根处出现一道极深的裂痕,上面的竹枝也剧烈摇晃,沙沙作响。

    没几下那棵竹子便齐根砍断,竹子上头的竹枝倒在上面密密麻麻的竹林上。

    李叔吩咐柳槐安将这棵竹子拖出竹林,又在不远处选了棵碗口来粗的竹子,依样砍下,便也拖到竹林外的空地上。

    将两棵墨绿的竹子的茂盛的竹枝砍掉,才和柳槐安一人拖了一棵竹子带着青婵网回去的路上走。

    他们是从院门绕进来的,李叔手法熟练的将长长的竹子劈成两半,又细细劈成竹条,等到他将竹子分成半指来宽的竹条时,他头上已经布满大汗。

    柳槐安在一旁慢慢看着,见还有棵竹子没劈开,便道:大叔,这劈竹子我已看会了,不如教给我来,您去歇会儿。

    李叔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劈竹条非难事,但要劈的均匀却也不易。他见往里柳槐安所劈的柴禾大小均匀,便知他有这本事,倒也信他,便起将斧头交给他,去一旁休息了。

    远志还不知道这满院子的竹条是要干嘛的,便睁大眼睛,好奇道:爹,你砍竹子是要做什么?

    你小婵姐姐要做花灯,我便去砍些竹子教她做。李叔坐在一旁的矮凳上,说道。

    远志茫然的眼睛顿时明亮得耀眼,看向青婵,小婵姐姐,你要做花灯?

    青婵轻笑,是啊。

    太好了,我也要做。远志欢呼道。

    青离也放下从上午到下午一直在看的书,从杏树下走过来,极感兴趣的模样。

    柳槐安却唇边勾着浅笑,一直默不作声地劈开竹条,刚开始还有些不熟悉,拿着斧头的手也不太稳。

    青婵刚想出言取笑他,不想,没一会儿,就很娴熟的劈开了长长的竹条,极其均匀,力道比李叔的似乎还大些。

    取笑的话语噎在嘴里吐不出来,青婵面上有些不好看,片刻后又有些释然。纳闷道:好像自从柳槐安来此,她的绪有些不在控制之中,这可不大好。

    等到全部的竹条全部越分越细,青婵走到李叔那儿叫他过来教她先用竹条编灯架。

    李叔轻轻摇头,这竹条还太硬,要用水煮过,让竹条软和一点才能编。

    说罢便收起地上散开一地的竹条,叫上青婵去了厨房生火烧水。

    待用沸水煮过一阵子后,又拿到院子里趁着冬阳未下山,就放在院里晾晒一阵子。

    等李叔说差不多了,方才收起竹条,用工具将粗糙的地方打磨平整,准备编灯架。

    将细长的竹条裁取适合的长度,先编了一个六边形的大致框架,用细绳绑好直到稳固不能轻易散开。

    中间处用交织方法细细编织,李叔一丝不苟,神专注地编织灯架,青婵等人认真看着他熟练的手法和繁杂的过程,对视一眼,皆无可奈何的摇头。

    要让她不曾入门的编这种宫灯,委实难了些。

    青婵开口询问道:干爹,没有简单的吗?这种我估摸着学不会。

    李叔绑好最后一根细绳,一个漂亮的灯架就完工了,他满意地转了转那灯架,露出笑脸。注意到青婵的话,便笑道:我自不会叫你这种,难度太大,我当初亦是学了很久才学会的。还有几种简单的,我待会儿叫你最简单的莲花灯。

    青婵松口气,扬唇笑道:谢谢干爹了。

    说罢,便要过那灯架仔细端详,那灯架是由竹条所编制的空心的,中间是六方体柱状物,两头则喇叭状的八边体,可以稳稳地放在地上不倒。中间里面还编了放蜡烛或油灯的位置,上方还有小小的提手。

    若是糊上彩纸必定美轮美奂,流光溢彩。

    青婵心里想到,便似爪挠,忍不住想拿来那些彩纸糊上,便开口道:干爹,我去把彩纸和花纸拿来糊在上面行吗?

    李叔笑着点头,好,你拿过来,我教你糊。

    又对柳槐安说道:你去准备些浆糊来。

    青婵远远地听着,只觉得今李叔的笑容和说话比平格外多些。

    她从屋子里的书桌上拿来那一叠薄纸,走到院子里,就见李婶也过来了。

    吃过饭她便去了王婶子家去坐坐去了,现在方才回来,所以他们已经开始编织灯架了。

    此时看到李叔编好的宫灯灯架,拿起来细细看了,点头夸道:十来年了,没成想你的手艺还在。

    李叔黝黑的脸上泛起红色,青婵失笑,之前他们死命夸他,他也只是笑笑,如今李婶一句话他就红了老脸,到底是夫妻深呐。当然,这话只敢在心里想想,却是不敢说出口的。

    微微咳几声,便拿着手里的薄纸过来,干爹,我拿过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