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元宵前夕(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青婵抬脚正走出绣坊,却见锦绣华服的荣娘子从门口进来,后跟着两个着绿衣的丫鬟。

    丫头,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荣娘子面上挂着温柔的笑意,显然见到她极高兴。

    青婵抿嘴一笑,我陪着朋友过来买些东西,正准备回去。

    姑姑,这位姐姐是谁?一声甜甜糯糯的声音从荣娘子后边传出来。

    却见一位年约四五岁的小姑娘从荣娘子后头跳出来,睁大水汪汪的闪着好奇光芒的大眼睛看着青婵。小姑娘皮肤白里透红,齐齐的刘海下眼睛出奇的大,直的小鼻梁下,微嘟着粉嫩的樱唇,穿着鹅黄色边沿处一圈兔毛的衣裙,脚上穿着鹿皮靴。

    青婵眸中含笑,上下打量她一番,心里喜欢的紧,不由疑惑地看着荣娘子。不是听人说她无亲无故来的锦城吗?

    明晓她的疑惑,荣娘子笑着解释与她道:我之前不是去过你那儿买鸡毛毽子给我侄女吗?这位就是我义弟的小女儿染依,你叫她依依就好。

    又拉着小姑娘的小手,低头对她说道:依依,这就是做了很多漂亮布偶的小婵姐姐。

    小姑娘的黑葡萄似的眼睛一亮,扔下姑姑的手,跑到青婵面前,抬头问道:小婵姐姐,那些布偶都是你做的?

    小小的手指头指向绣坊右侧的货架上摆放的布偶。

    青婵笑着摇头,不是我做的。

    不是啊。小姑娘失望地低下头,嘴唇嘟着。

    她看着好笑,伸手捏捏她粉嫩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儿,丝丝滑滑的,手感不错。

    眯着眼睛道:不过是我想的,你喜欢吗?

    喜欢,好喜欢。软软的童音,听在耳里极舒服。

    听见这话,荣娘子笑着说道:她自是极喜欢,上都摆满了,碰都不让人碰。

    小姑娘听懂了姑姑的取笑,转过,小眉头一皱,声音响亮地控诉道:姑姑,你坏。

    青婵见了小姑娘义正言辞的样子,闷着嘴直笑,又见时候不早了,周氏也一直在后头等着。

    便开口道:荣婶,我先回去了,改再来看你。

    荣娘子点点头,也好。又似想到什么,看着她,开口道,记得元宵时来我这儿,我带你去赏花灯。

    赏花灯?青婵有些疑惑。

    荣娘子轻轻点头,是县丞刘夫人每年在府里举办的花灯会,极其闹好看的,到时候你便同我一起去吧!叫上小离和志儿也一起,人多闹些。

    花灯会?青婵未曾听人说过,但想来也是极闹的,左右也无聊的紧,去凑凑闹也是好的。

    想了想,边点头道:好,到时候,我会过来的。

    我派人去接你就好,你好好打扮一下,可不能头上只带着木簪。荣娘子嘱咐道。

    青婵心里虽不以为然,但荣娘子的好意,却是心领的,便也点头称是。

    出了如意绣坊,周氏凑到她耳边说道:我听人说那花灯会只有京城里极富贵的人家才会被邀请的,荣娘子肯带你去,心里定是极喜欢你。

    语气里不乏羡慕,但却没有酸意,想来是真心为她高兴。

    青婵步履轻盈地走在闹的街道上,嘴角勾起浅笑。心里头对花灯会虽有几分兴趣,却不会兴奋。

    神色淡然,却有几分感慨道:荣娘子对我自是极好的。

    又问向周氏,嫂子,你可还有事?若有事便回家去吧!我还得去那摊贩那儿买花纸呢。

    周氏温婉一笑,鸡鸭还没喂,饭也没做呢。那小婵妹子我就先走了。

    又道:你有空也上我那儿去坐坐。对了,你不是在这街后头买了宅子吗?好似离我那儿不远呢?

    青婵听了,笑道:那好呀,我元宵过了就会搬进去,倒时候上你那儿坐坐。

    那可说定了。周氏说罢便走了。

    片刻后,青婵来到那摊子处,那年轻的小摊贩还在那儿吆喝着生意,花纸卖出去不少。

    他略显稚嫩的脸上也挂满了笑意,见青婵来了,显然认得她,忙招呼道:姑娘,你来了。这纸我给你留着呢。

    青婵微微一笑,伸手在那些纸里,细心挑选,挑好后方才付钱离开了。

    路上遇到正上街买东西的隔壁茶水铺子的杜家娘子,青婵正想装没看见侧走过去。

    却见杜家娘子挽着菜篮子,朝她走过来的笑着打招呼,显然是忘记了之前朝她鼻孔出气的模样。

    青婵子虽好,却不是软弱任人拿捏的主。她既然之前朝她摆脸色,她又何须笑脸相迎,便只做不理,眼睛朝前方走去。

    哪知她低估了杜家娘子脸皮的厚度,只见她涎着脸笑道:小婵姑娘,听人说你和如意绣坊的荣娘子关系极好。我正好想买些上的绣件,你看看能不能让她给我算便宜点?

    青婵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问,那不知婶子想便宜多少呢?

    杜家娘子见她同意了,面上难掩兴奋,略一想,道,不说多的,看在小婵姑娘的面子上,那几两银子也是能少的。

    几两银子?青婵心中嗤笑,倒是异想天开。她若是买上几十两的绣件,几两银子倒也不是不能少。若是她总共也只买几两银子的,少上几两银子,倒不如白送了她。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清亮的声音响起,杜家娘子要买,白送也是值得的。

    当真?杜家娘子惊喜道,浑浊的眼睛发亮,扯着青婵的袖子问,显然没想到有这等好事。

    青婵微微叹气,只可惜……

    可惜什么?杜家娘子急急追问。

    她心里好笑,嘴上却为难道:可惜这事由不得我做主,虽然荣娘子多番照顾与我,我却不能让她为难不是?

    说罢也不等杜家娘子反应过来,便拉过她的衣袖,往回家的路走了。

    半响,杜家娘子方反应过来青婵是拐着弯拒绝了她。

    气得变了脸色,往青婵离去的方向啐了一口,臭丫头,不就是认识荣娘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又想到早上碰到周氏,知她来找青婵何事,而且看青婵从去如意绣坊的路上回来,便猜到她定是帮了周氏的忙的。现在却对她出言拒绝,定是不将她放在眼里,不由心里更气了,便骂骂咧咧的朝前走了。

    全然忘记她之前几番见了青婵都是如何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这事青婵自是不知的,此刻她已经回了包子铺。

    铺子生意已经做完了,自从多了会做事的柳槐安,人手一下子充裕不少,也让青婵无事可做了。

    回来了。柳槐安正擦着桌子,见她进来,笑着招呼道。

    青婵展颜一笑,语气揶揄道:柳大哥做店小二这行可还顺手?

    莫非是抢了小婵妹妹的饭碗,所以对大哥心生埋怨?柳槐安不甘示弱的予以反击,嘴角的笑意不减。

    青婵又是一噎,似乎每次和他斗嘴吃亏的总是她,偏她还不长记

    白眼一翻,又见李婶正掀开门帘进来,也不知她听见没有,便干笑道:不敢,怎敢埋怨大哥?

    一进来,就听了青婵的话,李婶纳闷道:你们俩在说什么呢?什么埋怨?

    未等青婵答话,柳槐安便看了眼她,对李婶笑道:我问小婵妹妹可怨我未跟她一起逛街呢?她边说不埋怨,想来也是,小婵妹妹这等大度的人,怎会将区区小事放在心上?

    这话虽是满满的奉承之意,青婵听在耳里却不舒服,总觉他话里有话。又见他眼中含笑地看向她,心里更认准他说的不是好话。

    但又想到讨不着便宜,便也作罢。

    李婶瞧见她手里拿着的五颜六色的纸,便问道:小婵,你买这些纸是要做什么?

    青婵经她一说才想起手里的花纸来,便笑道:这些是做花灯的花纸,我想元宵节自己做着玩的。

    你以为做花灯很简单呀,过程繁杂着呢!不过你干爹早些年倒是做过花灯卖过,倒是有一手做花灯的好手艺,不过多年未做过,不知他手艺是否还在?李婶听了,一笑,想起那些年在北方时,也曾在元宵节卖过花灯,便说道。

    想不到干爹还是个全才,不经会做包子,还有做花灯的好手艺。要知道在前世她最喜欢古典手工作品了。青婵闻言一喜,那我去向干爹请教请教。

    嗯,你去吧,他在后院里擦缸呢,估计也忙完了。李婶点头。

    青婵应了声便去了后院。

    后院里,李叔在水井边拿着抹布擦干缸上的水,青离拿着本书坐在在杏树下看书,远志则拿着鸡毛毽子在青离旁边踢,还时不时的招呼他一起玩儿。

    也亏得青离竟然丝毫不受影响,默默看着书,无视他的话。

    青婵看着好笑,走到远志旁边,笑道:志儿,你看大伙儿都在忙呢,就你在这儿踢毽子玩。你也去找本书看看。

    远志见青婵来了本是一喜,听了她的话,小眉头皱起,但也乖乖放下毽子,道:好,我去拿书过来。

    李叔在那边听见了,不由咧嘴笑道:志儿还是听你的话,我都叫了他好几声,他都不理。

    又摇头,有些叹气。

    青婵失笑,干爹从来都不是个严父,志儿又岂会听他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