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雪地麻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一夜好梦。

    初二这,原本是出嫁的闺女回门拜年,但因着李婶父母亲族皆已去世,便省了这一道。

    白里,李婶特意拿出地窖里藏着的菜蔬和腌制的腊,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

    一家人和柳槐安一起闹闹地吃了饭,期间笑语不断,暖意驱散了严寒。

    大年初三,一般是走亲戚拜年,李叔家里亲戚都在北边,而且都已出了五福,故只是去了亲近的几户朋友家拜了年。

    青婵念着荣娘子的恩,便和李婶说了声,便带着青离和远志去了如意绣坊。

    荣娘子见她来自是很高兴,一直眉开眼笑的,还给他们一人一封红包。

    回去后,青婵打开看才见里面是两个银子,估摸着能值二十两。

    年初几,包子铺一直未开张,直到初五这,李叔才在清晨卸下了铺子的门板。

    大叔,我帮你。柳槐安放下手里的抹布,忙过来搭把手。

    不一会儿,十几块木板都被他卸下来。

    年轻就是力气大呀!李叔笑着拍拍他的肩头,因着近些子家里人多了不少,李叔原本有些木讷的子也改了不少。

    李婶端着一屉笼包子放在大炉子上蒸上,又将炉子里的火调旺。

    听到李叔这话,心里也认同,这槐安力气的确大,而且是个勤快做事的。这两修养好了后,每清早起必定会劈了柴禾,把缸里打满水。

    只是他毕竟体刚好,她便开口道:槐安,你不能光顾着做事,你自己的体也要养好。

    大婶,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柳槐安声音温润,如一股暖风拂在心底。

    说罢,便见没他帮忙的地方,就抬脚去了后院。

    院子里的冰雪仍未消融,泛着丝丝凉意,青婵几人正在铲雪。

    柳槐安好奇地走过来问道:这是做什么?

    青婵擦擦额边的细汗,扬头笑道:铲雪呢?院子里雪还没融掉,都结冰了。

    小婵姐姐,你看,那儿有麻雀!远志指着杏树旁边不远处在空地上啄食的麻雀叫道。

    青婵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的确有三只灰不溜秋的麻雀在地上啄食,不由笑道:不过是几只麻雀,志儿怎的如此兴奋?

    志儿,你是不是想捉住它们?柳槐安在一旁笑着问。

    志儿看了他一眼,跃跃试道:嗯,柳大哥,你能帮我捉住它们吗?

    我?我捉不住,这些麻雀太聪明了,我一靠近它们就会飞走。他摇摇头,清隽的目光看向青婵,似乎意有所指。

    青婵挑挑眉,看我作甚?我又不会。

    是吗?显然不信。

    青婵正反驳,但见远志有些失落的样子,又有些舍不得。

    她看了眼在空地上啄食的麻雀,心中一动,小离,你去厨房那些稻谷来。

    又挑眉吩咐柳槐安道:你,去库房找一个筛子。

    他笑笑,不以为意,认命地去了库房。

    小婵姐姐,你让他们去拿东西干嘛?远志歪着脑袋看着青婵,目露疑惑。

    青婵微微一笑,待会儿就知道了。

    汪……汪……一声极小的狗叫声从脚边传来,青婵低头一看,见那只小黑狗蹲坐的脚边。

    她一把拎起它,命令道:你待会儿不准跑过去,不然麻雀会被你赶跑。

    嗷呜……一声,黑溜溜的眼珠子里闪着委屈和控诉。

    青婵失笑,拍拍它的脑袋,将它放回脚边。

    又对远志道:你去找根绳子来。

    说罢,她便去杏树底下捡了一根木条。

    ……

    冬里的风过,凉意乍起,树木上枯叶尽落,平添几丝萧条。

    树下的人语声,却仿佛缕缕风袭来,催绿了萧条的枯叶凋零的树木。

    姐姐,你看这么多稻谷够吗?青离装着一小半碗稻谷跑过来,到了青婵几步开外的位置方才停下。

    柳槐安嘴角也挂着润物细无声般的笑意,走过来,手里拎着一个旧的竹条编制而成的筛子。

    你要的东西找到了。

    青婵接过,笑而不语。

    柳槐安挑眉,不知她卖的什么关子。

    等远志拿着细长的绳子过来,青婵方才笑道:现在可以捉麻雀了。

    她将那小半碗黄色的稻谷均匀地洒在离杏树不远处正房前边儿的空地上,又将那筛子盖在稻谷上面,用一根小木条支起,又将细长的绳子绑在木条上,方才拿着绳子的另一端走过来。

    走,我们到杏树后面去。拉着几人就藏在杏树后面,等待着灰不溜秋的麻雀钻进去,虽然可能不大。

    小婵姐姐,这样就能捉到麻雀了吗?远志疑惑的皱着眉头问她,又看了眼简陋且明显的陷阱和更明显的藏在杏树后头的几人,满脸不信。

    我也不知道,应该会吧!青婵不确定地说道,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面的竹筛子。

    那条小黑狗又蹲在青婵的脚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眼睛里闪着茫然。

    好半会儿过去了,方才有几只麻雀从树上飞下来,慢慢地向竹筛子靠近,极警惕的样子。

    青婵秉住呼吸,等着麻雀钻进去。

    旁边的几人也将呼吸放轻,柳槐安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但她的注意力都放在麻雀上。

    有一只麻雀慢慢试探的啄了几口稻谷,灰不溜秋的脑袋瞄了眼四周,没有察觉危险便放心大胆地钻进竹筛子下面啄食。

    另两只麻雀见状,也放心大胆地钻进里面啄稻谷。

    小婵姐姐,你快拉绳子啊!远志兴奋地摇摇青婵的手臂。

    青婵摇摇头,还不行,它们还没放松警惕。

    那要什么时候?急切地问道。

    等那几只麻雀吃的完全放松警惕就好。

    她将耳边掉落的发丝顺到耳后,露出秀丽的面庞和晶莹剔透的耳朵。

    那只小黑狗好奇的看着前面那几只动来动去的小麻雀,就慢慢朝那筛子爬过去。

    青婵正和远志说着话,未曾注意到。

    小婵,那条小狗跑过去了。一旁的柳槐安瞧见了,出言提醒道。

    什么?青婵这才注意到原本乖乖待在她脚边的小狗朝着空地上的筛子爬过去了。

    小黑狗步伐极轻地朝那儿爬,还未曾惊动筛子下的几只小麻雀。

    青婵见它那副笨拙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想叫回它,又怕惊扰了筛子下面的麻雀,不叫会它,又怕它爬过去会直接吓跑那几只麻雀。

    小婵姐姐,小黑狗太讨厌了。远志嘟着唇瓣,不满地控诉道。

    青婵失笑,不定它是想要抓麻雀立功呢?

    话音刚落,却听扑哧一声笑,青婵顺着声音望过去,却见柳槐安白皙却仍有些泛着青紫色的脸色硬憋着笑意,就连眸子深处也是笑。

    怎么?你有意见?青婵臭着脸问。

    不敢。他摆手道。

    青婵转头继续看着那条小心翼翼地探着爪子往前爬的小黑狗,想看看它到底想做什么。

    手里紧捏着那根绳子,趁着它还未接近筛子,连忙一拉,木条被拉走,筛子毫无缝隙地盖在那几只麻雀上面。

    小黑狗疑惑地探着爪子拍打着那竹筛子,感觉到里面麻雀扑腾着翅膀,吓得一缩,又探着爪子想掀开看看。

    你别动。远志急忙跑过去朝它喊道,紧紧压住筛子,并瞪着它。

    小黑狗吓得一缩,朝杏树那边一望,看见青婵忙撒腿跑过来,蹭着它的脚边。

    青婵好笑地看着缩成一团的毛球,一把捞起它,拍着它的脑袋,叫你不听话,还非要往那儿跑,那麻雀差点儿让你吓跑了。

    小黑狗脑袋往下一缩,抬起无辜的眼珠子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青婵便也不再训它,将它放在地上,就朝竹筛子那儿去了,青离和柳槐安也跟着去看闹。

    远志小心翼翼地掀起筛子,伸出手去竹筛子里抓麻雀。

    青婵一看那方法不对,刚想阻止,就见两只麻雀扑腾着翅膀钻出来,两三下就飞上屋顶了。

    志儿,快将筛子盖上。青婵忙喊道。

    远志一脸沮丧地看着飞走的两只麻雀,又不想最后一只也飞走,忙将竹筛子盖上。

    小婵姐姐,那要怎么将麻雀拿出来啊?

    青婵走进一看,也苦恼着要怎么拿出来,这捉麻雀的法子在现代可是无人不知的,她也是从小就知道的,但还未曾实践过。

    一旁的柳槐安开口道:我来拿出来。

    青婵半信半疑地看着他,有些不信,但也姑且让他一试。

    柳槐安轻轻抬起筛子,小心翼翼地往里面掏麻雀。

    费了半天功夫,才将那只麻雀从里面拿出来。

    青婵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有些想不到。

    远志则高兴得跳起来,伸手想去拿麻雀,柳槐安却手一抬,笑道:我用绳子将它腿系上在给你,不然又要跑了。

    说罢,便拿起刚刚绑住木条的细绳,将它绑在麻雀的一条腿上,才将麻雀递给远志。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