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少年槐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大年初一,青婵是被院子里的爆竹声吵醒的。

    推开房门,外面下了一夜的大雪停了,院子里铺满了厚厚的白雪,屋顶上的白雪像是厚厚的毛毯盖在瓦片上不见一丝缝隙。

    李叔穿的厚厚的站在离杏树不远处,杏树上挂着一串正噼里啪啦……响的爆竹。

    看着他青黑的眼角,青婵知他一宿没睡,干爹,要不你先去睡会儿吧!有什么事交给我做就行了。

    李叔摇摇头,不用,我也睡不着。

    一听这话,青婵便不再坚持,又问:干爹,那人如何了?

    还没醒,不过看那样子,也没大碍了。李叔回道。

    青婵点头,那成,我先去做早饭了。

    因着年初一不能开火,青婵就了昨晚炖的莲藕鸡汤。等她从厨房出来,天已大亮,院门敞开。

    不少小孩子嘴里嚷着恭喜来拜年,李婶乐呵呵地给每人都发了一大把糖块。

    趁着这会儿没事的功夫,青婵端了碗的莲藕鸡汤去了正房,那少年昨冻得厉害了,刚好用汤暖暖胃。

    正抬脚进去,一团漆黑的小毛球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在她脚边打转,时而抬起大大的黑溜溜的眼珠子瞅着她。

    青婵心里一阵怜,蹲下来,拍拍它的脑袋,轻声道:我知道你饿了,但是这碗是给屋子里的人吃的。我待会儿再给你吃。

    说完便拿着那碗汤进屋去了,那小毛球也似听懂了,不再围着她脚边打转,只跟在她后头。

    那少年已经醒了,躺在上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上面的蚊帐,面上有些茫然。

    听到脚步声,他转头一看,就见十一位十二三岁的巧笑如花的女子端着碗进来。

    青婵看清他的茫然之色,知他不知在何处,就如几月前她也不知她处何处一般。

    她看着那位少年,走到边,笑意盈盈道:你是不是不知道你为什么在这儿?你昨晚昏倒在院门口,是干爹将你抬进来的,不是外面那么大的雪,你定会冻死的。

    又拿着那碗汤举到他面前,这碗汤你趁喝了,暖暖子。

    那少年失神的眼珠子略微转动一下,却半响未语。

    青婵微微皱眉,难道他不会说话?

    正问时,那少年开口,声音略显沙哑,但却极好听,我能留在这儿吗?说罢,眼珠子盯着青婵一动也不动,像是怕她出言拒绝似的。

    这……青婵有些为难,这事她也做不了主,况且家里屋子也的确不够,若留他在这儿,却是也没地方收留。

    看到她的为难,那少年也不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半响后,青婵笑着应道:好,你可以留在这儿,但你得先把这碗汤喝了。而且你还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这儿住不下,她那新宅子还是空的呢?

    那少年微微诧异,这女子不过十二三岁却散发着一股沉稳自信的气质。但也接过那碗汤并回答道:我叫柳槐安。

    柳槐安?倒是好名字。而且瞧他的样子估计也是识字的。

    青婵笑笑,便道:那我后就叫你柳大哥可好?你瞧着也比我大上几岁。

    嗯。柳槐安应了声,便低头喝汤,不再言语。

    喝完汤,擦了嘴,看到一直目含笑意看着他的青婵,面色泛红道: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

    青婵目露诧异,有些想问问他的来历,又怕揭人伤疤,便道:无事,你吃饱了吗?厨房还有很多,我再去给你盛一碗。

    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

    此时,李婶走进来,见柳槐安醒了,喜道:菩萨保佑,你终于平安无事的醒过来了。

    见柳槐安面露不解,青婵小声道:昨晚干娘守了你一夜。

    多谢大婶救命之恩。柳槐安听了青婵的话,感激地起道谢道。

    只是体尚未修养好,一起便一阵摇晃,李婶忙扶住他,拍着他的手,笑道:好不容易将你从阎王爷那儿拉回来,你可要保重好自个儿的体。

    柳槐安虚弱一笑,便听她的话,回上躺着了。

    李婶又细细问一遍他的体状况如何?还微微问到他为何会出现的院子门口。

    他简略提了几句,家道中落,父母双亡后,他一路流亡至此。

    听得李婶唏嘘不已,又想到与青婵世相差无几,便又是一脸慈地看着她,怕她想起什么伤心事。

    李婶是深信不疑,但青婵察觉到他微闪的神色,心里怀疑此番话的真假,却没多问。

    片刻后,李婶便让他好好休息,就带着青婵出去了。

    出了房门,青婵余光扫到仍跟在后头的小毛球,好笑道:你倒是通人的紧,走,带你去吃好吃的去。

    又看着院子里厚度约有一尺的白雪,怕会冻坏了它,就一把捞起它去了厨房。

    ……

    姐姐,干娘屋里的那个人是谁啊?青婵正舀汤喂小毛球时,青离进来问道。

    青婵抬头看他一眼,温柔笑道:他叫柳槐安,昨晚昏倒在院门口,干爹将他抱进来的。

    又问:你吃了没?快来喝点莲藕鸡汤。

    说罢,便舀了一碗拿双筷子递给他。

    夜里,静谧的弯月穿过薄薄的云层,青婵站在窗边看着莹白的雪地,面上挂上浅浅的笑容。小毛球躺在青婵给它做的小窝里,歪着毛茸茸的小脑袋,静静地熟睡。

    有一道人影渐渐走过来,待走近时青婵才看清,是柳槐安。

    白里,青婵已和李婶说过此事,立面露为难,显然也是担心这儿住不下。她便与她说了那新买的宅子,让他后住那儿。现在他体还未大好,便先与青离远志二人挤一屋。

    他消瘦的体穿着李叔的衣裳,显得衣服过于宽大。

    青婵看得皱眉,便道:你这衣裳略大了,待有时间你给我,我给你改改。

    柳槐安一愣,意外她的话,继而又挂上温和的笑意,不用麻烦了,这衣服正合适。你怎么还未睡?

    青婵摇摇头,直言道:睡不着。你呢?

    他抬头看看在冬夜里略显清冷的月色,但心中却被暖意围绕。是啊,这是他无时不刻不再向往着安然平静的生活。

    昨夜睡太久了。

    对于柳槐安此人,青婵是有些看不清的,她不喜欢一切未知的东西,那样她会有无措感。但是,现在她至少能确定他不会伤害她的家人,因为他和她一样渴望温暖。

    青婵放下先前微微的戒备,但仍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何人?

    我是柳槐安。他依旧静静看着她,声音极平,不起丝毫波澜。

    又转过背对着她,我想在这儿一直待下去,所以不必怀疑我的目的。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往往前走了。

    看着他略显落寞的背影,青婵忍不住出声道:只要你愿意,这儿也可以是你的家。

    脚步顿了一下,微微转,谢谢你。

    (亲们,原谅我这章字数不够,下章补上,今天三更。)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