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腊月冬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早晨青婵拥着被子坐在头感到一股冷意,这天似乎比昨更寒了。

    窗外传来小孩子的欢呼声,哇,好大的雪啊!

    下雪了?青婵清丽的脸上有一丝兴奋,好久没见过雪了。

    她披上衣服,走到窗前,伸手推开有些冰冷的窗户,一股寒意钻进来,细小的雪花乘机钻进她细腻的脖颈,冷得她有些打颤。

    透过窗户朝院子里看去,只见远志小小的影在银装素裹的院子里跳跃,青离挂着温和的笑意跟在后面看着他。

    院子里厚厚地积了一层雪,两棵杏树上也披上莹白的外衣,忽散忽聚的轻盈的雪花在半空中飞舞。她站在窗前,久久未动欣赏着难得一见的美景,唇边扬起柔和的笑意。

    远志看到青婵站在窗前,忙叫道:小婵姐姐,你过来,我们来堆雪人。

    青离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见姐姐衣衫单薄静静站在那儿,如玉的面庞扬起笑意,两鬓旁的发丝随着寒风轻拂修长的脖颈,浑散发一股淡然祥和的气质,宛若一幅绝美的画卷。

    不由心生感慨,总觉得这半月来姐姐容貌更为出众,气质更加超凡脱俗。

    青婵听到远志带着甜糯的声音,看着满院子洁白无瑕的积雪,也有些兴致,微微一笑,扬唇道:好。

    她穿好衣服走到院子里,纷纷扬扬的细如米粒的雪花落在她的头顶肩头上。

    脚下的积雪约有半尺深,一踩一个深深的脚印。

    远志见她过来了,忙伸手拉住她,指着那堆他刚刚聚集在一块儿的雪,小婵姐姐,我们一起把雪滚成球状。

    青婵轻轻摇头,这样多没意思,不如我们一人堆一个,比赛谁先完成可好?又问青离,小离,你觉得呢?

    他一向听姐姐的话,此刻也自是如此,温和一笑,我听姐姐的。

    远志嘟起嘴,你们力气都比我大,自然是你们赢。

    那可不一定,你看你已经先开始堆了,我们还没开始呢?青婵指着那堆雪,笑道。

    远志瞧着那堆雪,转念一想,确是如此,便也点头了。

    因着天冷,街上也没几人出门,李叔李婶的包子铺今暂时关门。此时李婶还没起,李叔还在外面扫门前的积雪。本来他要先扫院子的,远志不让他扫,他一向疼远志,倒也作罢了。

    于是,整个院子里,只有他们三人火朝天地堆雪人。

    青婵将积雪滚成两个大小不一的雪球,大的雪球放在小的雪球上面,她准备做成一个叮当猫的造型。

    好半会儿过去,才弄出大致得形状,看得远志一阵好奇,小婵姐姐,这是什么?为何与我的不一样?

    突然觉得他堆的好丑,小婵姐姐堆的好看多了。

    青婵轻轻一笑,这是叮当猫,你没见过。给它脖子上挂了一个小铃铛,再用细小的树枝当做胡须。虽不甚完美,但一只叮当猫也新鲜出炉了。

    三人堆得雪人憨态可掬地并排立在一起,模样十分有趣。

    李婶推开房门出来,嘀咕一句,这天真冷啊!

    看到他们三人在那儿玩雪,皱着眉头,你们快过来,这还在下雪呢?快过来。

    青婵笑笑,干娘,我们没待一会儿呢?这就进屋去。

    看了一眼天空,此时雪越下越大了,连肩头都积了一层雪花,隔着厚厚的衣服感到一股湿意。

    她拉了青离和不愿进屋的远志,走到李婶面前,陪笑道:好啦,不能皱眉的。

    几人拍掉上的雪花进屋后,院子里只剩下三个雪人和安静飘落的雪花。

    到了屋子里,李婶忙发了炉火,不到一会儿屋子里就暖和了。

    李婶见青婵的肩头有水迹,又瞪了她一眼,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冬衣要她换上。

    对了,李婶,今下这么大的雪,不知何时才能停?那些灾民明返回北边凉城,岂不是要耽搁了?见李婶还要絮絮叨叨地教训她,忙转移话题道。

    果然,李婶一脸忧愁地看着窗外的大雪,幽幽道:也不知道这么大的雪他们能否过去,更别提回凉城的事儿了?

    青婵心里一叹,出神地望着雪花飘落,本是随口一说,此刻却也记挂着那些灾民。之前她也曾住过那个破庙,知道寒风冷冽的感觉。虽然县衙重新修葺一番,但是到底没有家里舒服和安心。

    青离也深有体会地低下头,只有远志摸不着头脑地坐在桌旁看着他们。

    娘,爹还在外面呢?我去喊他进来。说完,他就跑的不见踪影了。

    一阵风过,只剩下凳子在原地打转。

    干娘,明我们去看看他们吧!青婵见李婶有心,知她心慈,不忍别人受苦,提议道,随便带些什么也是好的?

    李婶看着她,点点头,嗯,我明叫李叔蒸几笼包子带给他们。

    我也去,好久没回破庙去了,也不知那儿变得如何了?青离插嘴道。

    是啊,那破庙虽破旧不堪,不能遮风避雨,但也是她曾经心里认定是家的地方,是该回去看看了。

    青婵轻轻点头,好,我们一起去。

    这天的雪一直下到了天黑方才停下来。

    第二一早,青婵推开房门,见三个雪人仍是昨那般憨态可掬的站在雪地里。她抬头望望天,雪停了,远处还有流光溢彩的朝霞将天空染成赤金色,估计今天会是个好天气。

    走到院中踩着原有的脚印进了厨房,打了一盆水,拿了柳枝沾了盐水刷牙,洗把脸。正出厨房,就见青离衣着整齐地从房里出来。

    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去啊?青离见了她忙问。

    旁边一个毛绒绒的脑袋探出来,睁着大眼睛看着她,小婵姐姐,你们要去哪儿?

    正巧李婶手里拿着两个大碗,里面装满了好几个包子,从前铺走过来,看着青婵,道:小婵,今天没煮早饭,你们就吃些包子抵肚子。中午我再煮好吃的。

    娘偏心。一个小小的埋怨的声音响起。

    青婵往下一看,远志的小嘴嘟的老高,哀怨地看着自家娘亲。

    李婶眼睛一瞪,我对你这臭小子还不够掏心掏肺呀!你还说我偏心。

    你都没叫我吃包子,也没说做好吃的给我吃。

    你这臭小子,这些还不够你吃啊?李婶好气又好笑将一大碗包子举到他面前。

    嘻嘻,够的,够的。远志这才高兴地笑开了。

    拿着一个包子塞到嘴里,卖乖道,娘蒸的的包子就是好吃。娘,你们要去哪?我也要去。

    这不是干爹蒸的吗?青离疑惑,看了眼李婶。

    远志吃完嘴里的包子,拍拍小肚皮,开口:是娘蒸的,馅儿和爹做的不一样。

    青婵拿了一个吃了,发现果然如此,以前都是馅儿的,这次是里加了韭菜。

    好了,都别站在这儿了,虽不下雪了,这风还是有些寒的。李婶对远志的马不搭理,只让他们进屋去,只是深达眼底的笑意泄露了绪。

    众人稍作休整后,方才一起出发去了城北树林破庙那里。

    街道上满满的积雪皆被扫做一堆,露出宽敞的青石路面,有些地方还结了冰,怕摔倒都纷纷避过那里。

    路上行人比平多些,想是昨大雪未曾出门今来透气的缘故。

    青婵一行人一人手里挽着一个大竹篮子,径直朝着破庙去了。

    走在以前走过许多回的道路上,青婵心里感慨万千,短短一个多月,就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路走出城门,绕小道,走进树林子里。树林子里积雪未消,林子里很静谧,估计着那些灾民也不常出来。

    走出林子方到了那条以前满是枯草的大道上,现在也盖上了厚厚一层雪。

    青婵抬眼望去,那破庙离她越来越近了,此时也不能称之为破庙了。整齐的瓦块铺在上面,墙壁也重新加固,又重做了一扇黑漆木门。两边另建了两座临时的房子,和破庙差不多大小。

    此时前面也有不少灾民出来晒太阳,或在空地上劈柴。衣着虽旧但不破,应当是县衙募捐的旧衣物。

    察觉有人走过来,男女老少都下手中的事,看向他们。

    李婶拿着手上的篮子,快步走到一个扎着羊角辫,脸上还有煤灰的小女孩儿面前,从篮子里拿出一个包子递给她,和蔼可亲地笑道:小丫头,快吃了吧?

    那小姑娘看着面前香喷喷的包子咽了咽口水,怯生生地看了她一眼,却不敢伸手接过。

    李婶将包子塞到她手里,这是婶婶给你的,可不能不接。

    又抬头,对着感到奇怪的灾民道:我们做了很多包子,特意拿来送给你们吃的。

    她掀开盖着竹篮子的布,拿出包子一个个分给灾民们,脸上始终挂着亲和的笑容。

    那些灾民显然很久没吃过包子了,俱都伸手接过,纷纷感谢。

    青婵他们也将手里的包子全都分发出去,来时满满几篮子包子,回来时都空了。

    但几人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意,帮助别人自己也是一种获得。

    回到铺子,就见周捕头走到铺子门口,发现店铺关门了,正往回走。

    周捕头,请留步。李婶上前向着他的背影喊道。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