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买宅事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李婶看了眼青婵,朝面前的王婶子笑道,小婵想在城里买所宅子定居下来,这不,我带她去王牙婆那儿去问问。

    这王牙婆和王婶子同是住在王家巷子里的,这巷子里大多人家都姓王,除了少许如李婶这般的外来户。

    那王婶子听了一惊,这么小的孩子在短短时间就从讨饭的乞丐到能置办宅子?

    旁边的几位婶子俱是不敢置信,李家娘子,你说的可是真的?

    达到预期效果,李婶满意地用余光扫了一下众人表起腰杆,有些自豪,自然是真的,小婵既聪明又能干,怎么不能赚钱买下宅子?

    青婵见她们皆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浑一阵不自在,她可不喜欢这样的高调,忙悄悄用手扯了李婶的衣袖。

    听着李婶斩钉截铁的话语,众人心里各有思量。以前还以为她不过是寄居在李家娘子家里的孤女,没成想她还能有这般造化。再看看青婵始终带着盈盈笑意润白如玉的俏生生的脸蛋,闪着慧黠的水灵灵的杏眼,纤细苗条的段,竟是带着一股子大家闺秀的气质。便料定她是落难千金,是必有大造化的人物。

    因此一改以往的些许轻视,神色里带着几分恭维,纷纷道喜:恭喜小婵姑娘了。

    早就知道小婵姑娘是有本事的。

    王婶子则是真诚道喜,小婵姑娘,恭喜了。

    青婵一一谢过,李婶便带着她告辞离去了。

    只是后面的议论声仍然不绝于耳。

    两人边走边说,青婵有些疑惑李婶刚刚的举动,李婶,置办宅子的事何必跟人说呢?

    该说的时候自然要说,你要知道这妇人多的地方流言也多。若是不说,他们都还以为你只是寄居于我家的贫弱女子,可谁知道你是我家的大财神呢?而且再过两年,你也要及笄了……

    未说完的话青婵自然明白,不感慨李婶想的多长远,笑道:还早呢?现在担心这种事作甚?

    李婶瞥了她一眼,步履平稳地朝前走着,不早了,现在就得好好打算,所谓‘一家女百家求’,不正是因着名声好。

    呵呵。青婵又是一阵好笑,好了,不说这些了。对了,我和青离的户籍仍在商州凉城,能在这儿置办宅子吗?

    李婶皱着眉想了想,你这倒比我们那会儿要麻烦,不过也不是不能,只是要去官府办理户籍迁移的证明,不然你买下的房契上签不了户主名。不过这个早些办下来也好,明年开青离进书院,考童生试也会用到。

    户籍迁移证明需要拿回原户籍吗?目前青婵还不想回凉城,毕竟此时没有能力报仇。

    不用,只需填写从哪儿迁到哪儿便可。李婶轻轻摇头。

    说话间,巷子里迎面走来一个扭着胖胖的子,穿红戴绿的妇人过来,细一看竟是之前造谣厚着脸皮要吃包子的王大姐。她和刚刚那个王婶子是隔房的妯娌,不过二人格截然不同。

    瞧着她们俩,顿时眉开眼笑,好不,哟,大妹子,这是往哪儿去呀?

    李婶本想装没看见她,此时也只能无奈地笑道:去前面逛逛。还是不愿多搭理她。

    那行,你先忙去,改天我再去找你唠嗑。王铁山家的二儿媳生了个大胖孙子正坐月子无聊呢?我去陪她说说话。那王大姐脚步生风,扭着子就走了。

    李婶一脸瘟神终于走了的轻松样子,也拉着青婵往快步王牙婆家去了。

    不过半刻钟的路途,一路上和人闲聊,俩人生生走了两刻多钟才到了地方。

    入眼是一座较大的院子,青石垒成的院墙,瞧着极结实。

    她的院子也要这样的院墙,青婵心想。

    李婶走到那院子的黑漆油亮大约八成新的木门前面,叩响铜狮子头上的铜环。

    半响,有人来开门,是一位穿着花色棉袄的扎着包包头的七八岁的小女孩,忽闪着大眼睛,脆生生地问道:你们找谁?找我娘吗?

    青婵蹲下子与她平视,是啊,你娘在家吗?

    在屋子里呢?你们跟我进来吧!说完就朝院子里进去了。

    青婵和李婶一前一后跟着她,走路的功夫她扫了一下整个院子。

    院子里只有墙边种着几棵桂树,偶尔几只母鸡聚在一起啄食,或是扑腾着翅膀跑来跑去,一只大黄狗懒洋洋地趴在房檐下面晒太阳。

    走到屋子门口,那小姑娘脆生生地喊道,娘,有客人来了。

    不一会儿,一个青衣妇人走出来,朗声道,李家娘子,怎的有空上我这儿来了?快里面来做。

    你现在手里还有几处宅子?李婶坐下端着茶盏喝过茶,说明来意后,方问。

    青婵坐在李婶的下首,王牙婆就坐在李婶对面。

    一共有五处宅子,其中两处在城东,地段好,价格也高。另一处在城西,宅子大,但过于偏僻。剩余两处都在这城南,位置不算顶好,宅子比寻常的略多几间房,价格也较高。王牙婆细数一遍手里剩下的宅子。

    青婵有些中意城南的这两处房子,反正她不需要多好的地段和多大的宅子,差不多合适就好。

    李婶听了,觉得还不错,便问青婵的想法,青婵如实说了。

    索这两处宅子,离这边不远,你们现在可要去瞧瞧?王牙婆见生意有戏,急忙道。

    青婵点点头,也好。

    李婶自然跟着一起去了。

    王牙婆嘱咐女儿看好家,便带着青婵二人去看宅子。

    拐过几条巷子,不一会儿便到了地方。

    这处宅子正好在南街后头,位置算好的,只是没带个铺子。

    青婵仔细看了院墙,亦是青石垒成的,心下满意。

    那扇木门倒是有些老旧,上方挂着牌匾何府。

    想必是卖主之前忘记取下来的。

    王牙婆拿铜钥匙开了锁,推开院门。没有青婵之前想象的杂草,院子里直到堂屋前的影壁前有一条铺着整齐的青石板的宽敞的小道。两侧各种了几棵杏树和梨树就连桃树也有几棵,院门那边墙角处还有几株海棠。东西厢房靠墙的位置各垒了一个长长的花坛,里边尽是萧条的枯草。由此可见,这卖主定是极了花木,不过无时间打理而已。

    青婵已经能想象到里这院子绿意盎然,梨花白,桃花红,杏花香,满树繁花似锦的场景了。

    王牙婆又带着她们去看了房间,正房三间,东厢房三间,西厢房两间旁侧到有两间不小的耳房做了厨房和柴房用。

    从正房西侧的拱门穿过便是后院儿了,后院比之前院略小,但空地多,显得极为空旷。后院儿也有一条整齐铺满青石板的小道,两侧是大片的空地开垦做菜地用了,不过长时间未曾打理已是杂草丛生了。

    前前后后这么一看,青婵心下极满意,便问了大致价格。

    这样的宅子放在哪儿都是顶不错的,差不多能卖上一百两。王牙婆慢悠悠地开口,余光扫了一下青婵的脸色。

    一百两,她还真拿不出来,不过听她这话这房子到不定能卖上这么个价。

    青婵和李婶对视一眼,李婶便笑着开口,那能卖得这么贵呢?我那宅子也才四十两买下的,而且还有个铺子呢?

    你那是十年前的价,如今可不止这个价了,而且这宅子比你那也要大上不少。再说刚刚你们也瞧见了这里面大件的家具可都是没搬走的,说是一并低价卖给下家。这么一算一百两不算贵了,不过因着卖家急着卖掉,这宅子得一次付清银子,因此便宜个三十两,七十两银子便可拿下来。王牙婆笑道。

    估计最开始的价格就是七十两,她这么一说叫人不好讨价还价罢了。青婵在心里撇嘴,不信她的鬼话。

    七十两,对我来说也难了。青婵苦着脸开口道。

    王牙婆见她一脸不似作伪,为难道,那可怎么办?卖家定下的价我可不好擅自做主给压了。

    李婶上前,笑着帮腔道,那就劳烦你在卖家面前通融一番,将这价再往下少点。

    我……王牙婆有些迟疑,但又不愿没了这笔生意,无奈点头,那好,有了回信,我再去你那找你。下一处,还要去看吗?

    不用了。青婵轻轻摇头,抬眼望了天色,时候不早了,李婶,我们是不是该回了?

    嗯,是该回去做饭了。李婶点头,又对王牙婆道,我这还有事,得先走了。

    没事儿,你回去忙,我也该回家了,家里就我闺女在家呢?王牙婆道。

    回去后,青离立马凑上来不满道,姐姐,你今天怎么不带我去看宅子?

    青婵捏捏他鼓成包子的脸,笑道,过两天还要再去看一遍的,到时候带上你便是。

    姐姐,那你现在跟我说说那宅子是啥样的?兴致勃勃地问道。

    小婵姐姐,我也想知道。不知何时凑过来的小远志也嚷嚷着。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