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偶遇商机(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方记布庄是个前铺后院的大铺子,后面有两个院子,紧挨着铺子的是前院,后面是内宅居住的后院。

    这存放布匹的仓库就处在前院,方掌柜领着他们穿过铺子进了前院。

    走在长长的红漆木为护手的游廊上,尽头处是一扇黑漆小门。他们走到黑漆小门前,方掌柜从袖子里掏出钥匙,开了锁,推开门进去。青婵等人紧随其后。

    只见里面整整齐齐,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品种不一,颜色各异的布匹。有绫罗绸缎,棉麻纱类等布,大多是青婵不曾见过也叫不出名字的。

    方掌柜带着他们走到靠墙角的位置,指着一堆大概几十匹明显与刚才看到的布匹颜色有差异受潮发霉的布匹,这便是你要的那些布了。

    青婵看了大吃一惊,这布受潮的比她想象的还严重,一旁青离更是暗中扯她的袖口,示意她放弃之前的打算。

    之前淡定她如今也淡定不起来了,不由抽抽嘴角,询问,方掌柜,您这布如何受潮的这么严重?

    方掌柜纵然人老成精,此时也不好意思回以尴尬一笑,这是半月前从云州运来的布,路上船舱进水,因不太严重,一时没有察觉。到等了清河渡口,才发现这些布匹全已发霉无法挽救了。

    只能说方掌柜时运不好,幸好她还有妙计可以去除霉迹。只是如此发霉如此严重,她也没有十成的把握。

    方掌柜见她面色有些犹豫,不由讪讪开口道,姑娘,不知这布你还要不要?不若我不收你银钱。

    青婵摆摆手,开口,既然已经约定好,我自然不会食言而肥。方掌柜,你就给算一下,这些多少钱卖予我吧?

    方掌柜感激的泪流满面,当即从怀里掏出小算盘,啪啪敲了几下,举起来给青婵看了一下,一共五两三钱,因着是姑娘要,便只收姑娘五两便可。

    青婵装模做样的看了一眼,看不懂,但也点头,从腰间荷包里掏出五两碎银,交给方掌柜。

    这货什么时候给我送过去?

    这些布匹收拾一下就你送过去。见到银子方掌柜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到实处,这些布匹原先可是要值几十两的,原想着会全都亏了,没想还能收回五两,倒也不错了。

    和姑娘做了笔大生意,却还不知姑娘的名讳。方掌柜语气委婉问道。

    青婵也不避讳这些,毕竟她也是出来做生意的,哪儿能遮遮掩掩的。当下大方笑道:我姓叶,名青婵,你唤我小婵便好。

    原来是小婵姑娘,久仰大名。方掌柜听她报出名讳,摆手恭敬道。谁人不只小婵姑娘想出并一手制作的鸡毛毽子风靡锦城,他这在商界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油条,自然也是听说和留意过的。

    她很有名吗?青婵摸摸鼻头。

    方掌柜,我们去把字据立了吧!我顺便把地址留下,让伙计将布匹送过去。

    好,姑娘够爽快!方掌柜此时也全然信了青婵,只是任何事都得有双重保险才行。

    青婵挽起袖子当下刷刷几下就立下一张字据,她放下毛笔吹干墨迹,看着方掌柜笑道:这张字据可有疑问?

    方掌柜仔细端详了这张字迹工整,娟秀又不失力道的好字写成的字据,频频点头道:好,好,这张字据定然没有问题。姑娘写得一手好字啊!心里越发肯定青婵不同常人。

    没问题就好,方掌柜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了。我们先走一步了,布匹要尽可能早些送过来。青婵轻轻一笑,出言嘱咐。

    那是自然。方掌柜点头应道。

    走出方记布庄,青婵扭头对两人问道:你们还要接着逛吗?

    两人摇头,不逛了,我们回去。

    青婵也觉得没什么好逛的,而且她还得仔细琢磨一下。

    姐姐,你买那些布到底要干什么呀?青离想半天也想不通这些布的用途,往后看见远远地看不见方记布庄了,才偷偷摸摸开口。

    是啊,小婵姐姐,你不会是因为之前夸下海口,怕失了面子才买下的吧!小远志小脸上明晃晃地写着我就知道是这样。

    青婵决定先卖个关子,我既然买下,自然是大有用处的。

    两人一脸郁闷,就知道青婵不会轻易说出来。

    下午刚吃过饭,方掌柜就派了伙计用马车将那几十匹布送过来了。

    青婵招呼着他们将布匹搬进后院。

    李婶看得一头雾水,忙拉了青婵到一边,奇怪道:青婵,你买这些布是要做什么用?这可值不少钱呀?

    李婶,你没注意到这些布是发了霉的,不值多少钱的?

    李婶更惊,不赞同地说道:发了霉的布你还要买?

    青婵淡淡一笑,李婶,你还不知道我,哪里会做赔钱的生意?又悄悄附到她耳旁轻轻说了一句。

    此话当真?李婶瞪大了眼珠,惊喜地看着她。

    自然当真。

    片刻惊异之后,李婶回过神来,悄声道:我们先去试试,若是真成了,那就不止赚一点钱了。忙抹抹手,拉着青婵去了后院。

    此时,那伙计已将布匹搬到后院,赶着马车回了方记布庄。

    几十匹受了潮的布整整齐齐摆放在房檐下,李婶仔细伸手摸了摸。

    看向青婵,有些不确定,你那法子真能奏效?

    没有十足把握。青婵实话实说,但总得试试才知道不是?

    李婶无奈点头,我去准备一下。

    青婵在方记布庄瞧见发霉的布匹时,就猛然想起前世母亲曾用过得用淘米水浸泡衣服上的霉迹。只是那时衣服上的霉渍颜色比这个要浅,不知这个小法子对这批布匹能否有效。

    按照记忆里的步骤,青婵将布浸泡在李婶端来的淘米水里。浸泡了一段时辰见霉渍慢慢消了,青婵又忙揉搓几把,双手拎起来一看,还是有着淡淡的印迹。

    李婶见状一喜,没想到这么简单的法子还真有效。

    阳光下青婵眯着熠熠发光的杏眼,虽然不能完全洗掉,但也要好了不少。

    是呀!李婶喜意连连地点头,又去端了盆淘米水,招呼李叔他们三人过来帮忙。

    院子里也牵起了几根晾衣绳和竹竿子,通通用来晾布。

    到了临近天黑,终于将所有的布匹通通浸泡搓洗了一遍并晾晒在院子里。

    由于布料不同霉渍去除的效果也不尽相同,纱类的布匹几乎没有霉渍,绸缎类的布匹霉渍很难去掉。青婵又用了其它的法子,才慢慢去除的霉渍。

    我买下布匹是有两个目的,一是,毽子已被人学去做法,我又想出了一种不同于鸡毛毽子的布毽子,可以用这批布制作;二是,这布也可用来制作玩偶,定会有不少孩子喜欢。晚间吃饭的时候,青婵才解惑道。

    玩偶,那是什么?毽子是做过的,布毽子应与其用途一致,但玩偶却是不曾听说过的。

    玩偶,是一种布做成人形或动物形的玩耍之物。

    众人恍然大悟。

    青婵连夜坐在书桌前点了油灯,在宣纸上画了不少卡通动物的图样,都是儿时喜欢过的。

    静谧的夜晚,淡淡的昏黄的光芒映照在青婵如玉般莹白的脸颊上,只听见毛笔落在宣纸上细微的声音。

    姐姐,这布料快干了呢?一大早起来,青离就凑到她跟前说道。

    青婵拿手轻轻摸了摸绳子上晾着的布料,带有些微湿意,点点头,幸好这两天天气好,不然晒个两三天都干不了。

    等卖完前两天做好的鸡毛毽子,那些布才完全干透了。

    青婵拿着剪刀裁剪了一块布,剪成碎布条,又用一枚铜钱放在底部将布条缝在一起。几下缝好后,一只漂亮的布毽子又做好了,相对于鸡毛毽,这种布毽子踢法更加简单。

    她又拿了棉花,这棉花还是前两天给小远志做了衣裳后剩余的。

    用棉布缝做了一个灰太狼的布袋,将棉花慢慢塞进去,直到塞满了玩偶才充盈立体起来。

    青离和小远志屏住呼吸,看着她的手穿针引线,制作了他们从未见过的玩偶。

    李婶也看得连连称奇,又想了想,犹豫道:小婵,这能卖出去?

    青婵手下一停,看着手里半尺来高的笑得得意洋洋好不滑稽的灰太狼,笑道:我也不知道。

    又对着小远志摇摇灰太狼的爪子,问:小院子,可喜欢这只灰太狼?

    小远志睁着闪闪发亮的大眼睛,脆生生地答道:喜欢,它看起来好威风的样子。

    老板娘在吗?前铺传来一声妇人的喊声。

    铺子没人,我去看看。

    李婶回应着那妇人,快步走去了铺子。

    半响,才回来,问青婵要了那只布毽子。

    怎么了?是谁在喊?

    是南街如意绣坊的老板娘容娘子,给她侄女买鸡毛毽子。正巧我们的毽子卖完了,我就想把这毽子卖给她。

    我也去看看吧!青婵放下针线,看了眼灰太狼,想了想,又拿在手里。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