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巧制毽子(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青婵强憋着笑意,奇怪道:李婶,你这一是怎么回事儿啊?怎么是我惹得事儿啊?一双清澈的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她,只是眼底揶揄的笑意怎么也遮不住。

    你这丫头,你还说呢?不是你让我去找的鸡毛吗?一向漂亮的李婶想到自己满鸡毛的从醉云楼一路走到这儿来,这一路上也不知被多少人笑话了,顿时觉得里子面子全没了。一阵气恼,又见铺子里的客人目光都投在她上,忙一把将青婵拉去了后院,走,我们去后面说去。

    青婵被拉得一阵踉跄,颇为无奈,好好,你别拉了,我自个儿去。

    后院里,青婵忍着笑,将李婶衣服上和发鬓上沾的的鸡毛全都拍干净,又给她打了盆水洗脸擦把手。

    李婶,我是让你去找鸡毛,可没让你钻鸡窝呀!你怎么会弄得一鸡毛回来。青婵取来毛巾递给她。

    李婶接过擦了脸和手,埋怨道,不就是为了去装鸡毛才弄得上一

    又细细将她和孟家娘子两人合力捉鸡,弄得地上的鸡毛乱飞不说还弄得上一鸡毛的事儿一说。

    青婵听了趴在李婶上笑得合不拢嘴,捂着肚子直喊笑得肚子都痛了。

    气得李婶拍了她背上一巴掌,你这丫头还笑成这样,若不是为了你找事儿,我至于顶着一鸡毛招摇过市被人笑话吗?

    青婵拿手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立起子好了,好了,我不笑了。李婶,拿鸡毛在哪儿呢?

    喏,在那袋子里呢?李婶指了指旁边的麻布袋子。

    青婵看着同样沾了不少鸡毛的麻布袋子,想起刚刚李婶顶着一鸡毛拎着大麻布袋子的模样,又是笑个不停。

    李婶的脸又黑了,青婵忙拍拍脸,止了笑意,转移话题,李婶,我们还是先来看看这鸡毛吧!并不是所有的鸡毛都能做成毽子的。

    果然,说这个李婶就将注意力转移到那袋子鸡毛上。

    青婵走过去将麻布袋子的口袋打开,看到里面乱七八糟的一堆鸡毛,一阵头疼。

    她从中挑了几根品质上佳,颜色赤红鲜艳的鸡毛,又从口袋里掏出两枚铜钱,抬头对一直看着她动作的李婶一笑,我先去做一个样品,唔,还要去房里拿针线。

    说完就去了房里,李婶被她挑起了兴趣,想看看她到底能做出一个什么样的物件,忙跟在她后边也进了房里。

    青婵拿来针线和一布料的边角坐在临窗的桌子前边儿,看着图纸开始研究怎么缝制。

    手里拿着铜钱和鸡毛左比比右比比,脑袋里有了一个大概的思路。

    她两枚铜钱用线缝在一起合成一枚,这样就不至于太轻了。再把铜钱放在碎步块儿中间,把鸡毛放在两枚铜钱中间的方形空缺处,再把鸡毛管赛一小部分到两枚铜钱的夹缝处。这是青婵临时想到的,能让鸡毛键更加结实。中间插放几根漂亮的长鸡毛,四周侧插上短小的毛绒绒的鸡毛,最后全部缝制细密,确定不会散后,青婵才露出笑容。

    她把漂亮精致的鸡毛键放在手心给李婶看,喏,做好了,这就是毽子。

    李婶伸手接过,摸了摸长长的鸡毛,这就是能拿来卖钱的毽子,看着是好看的,只是买了有什么用呢?

    走,我们出去就知道了。青婵笑而不语,伸手拿回毽子,率先出了房门。

    走到院子里,青婵喊了青离出来,扬起笑容,你看这就是我做的毽子。

    青离放下书本,从房间走出来,看到青婵和她手里拿着的毽子先是一喜,待看到青婵旁边的李婶又变得一脸哀怨,脸上分明写着你不是说让第一个看吗?

    青婵装做没看懂,不理会他的绪,招他过来在院子中间,我们三个先围成一个圈,你们看我怎么踢的,跟着学就行了。

    青婵将毽子抛起,落到腿边时,侧着脚接住往上踢,连着踢了好几个毽子也没落下。她又换着脚交叉踢,变换着不同的花样。

    李婶和青离眼睛盯着毽子目不转睛,青婵轻轻一笑,将毽子往青离的方向一踢,轻喊,接着。

    青离手忙脚乱的伸脚接住往上踢,倒是没落下地,对于第一次踢的人已是很不错了。接连踢了三个毽子就掉了,他捡起来还想接着踢,李婶在旁边看得心痒痒,忙道,小离,快传给我。

    青离往上一抛,踢了一个便传给了李婶,李婶稳稳地接住,踢了好多个一直没掉下来。

    这么快就学会了,倒是个踢毽子的能手!青婵暗自赞叹。

    李婶,快传给我。青婵喊着。

    于是一个多时辰里,这个毽子就在他们三人脚上转着圈,除了在青离脚上偶尔掉落外,青婵和李婶一次也没弄掉。后来青离学聪明了,到了快要掉落时,他就赶紧传给李婶。

    呵呵呵……欢声笑语不断从后院传到前铺,此时客人走光了,只剩李叔一人听着觉得奇怪。

    好了,停下,不踢了,累死我了。李婶率先停下来,气喘吁吁,这么多年了都没这么动过,可累死我这把老骨头了。

    青婵也停下来,从怀里掏出手绢擦擦渗出汗的额角,笑了,李婶,您正年轻着呢?哪儿老了?

    青离从地上捡起毽子,用袖子擦擦汗,喜道,姐姐,这东西这么好玩儿!一定能卖钱的。

    是了,这毽子的确好玩,连我都忍不住想玩儿,更何况是那些孩子们呢?铁定能卖钱呢?李婶也笑着点头赞同。

    光是这一个也是不够的,我们还需多做些呢?而且这毽子得卖什么价还得商议一下,卖贵了没人买,卖便宜了我们自己就得吃亏。青婵偏着头想了想,说。

    李婶在凳子上歇了会儿,就起来,点头道,是这个理,这个晚饭时和你李叔一起商议一下吧!现在我们先抓紧时间做一些出来,明天就可以卖了。

    嗯。青婵和青离点头齐声道。

    他们三人商量了一下分工,先将那些鸡毛按长短好坏一一分类放置,等归好类了再来制作毽子。

    青婵就负责挑拣颜色艳丽光亮的,青离挑拣细小的绒毛,李婶将剩下的放好归类。

    一时间院子里也是满地鸡毛,他们三个上头发上也沾上了少许的毛绒绒的鸡毛。

    呀?这是怎么了?李叔一进后院看到四处是鸡毛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儿了。

    李婶笑着解释与他,我们在整理鸡毛,准备做毽子明拿出去卖呢?还傻愣这干嘛呢?过来帮忙呀!忙挥手叫他过来。

    有了李叔的加入,整理鸡毛的速度倒是快了一大截,很快就只剩下一小堆了。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嗒嗒嗒脚步声,就见小远志飞快的跑过来,嘴里喊着娘,娘,我回来了。

    停,停,臭小子,你给我停下。看到小远志朝她飞跑过来,李婶就想起了今天在醉云楼扑腾着翅膀向她跑来的老母鸡,那可是弄得她一鸡毛的罪魁祸首。小远志此刻若是跑过来,她上又得一鸡毛不说,这一下午的辛苦可就白费了。

    小远志快速止住脚步,委屈地睁着大大的涌起了雾气眼睛看着他娘,一副不明所以得样子。

    青婵好笑地指了指面前的鸡毛,你看看这是什么,你若跑过,那鸡毛不得弄得到处都是?

    ?g?你们弄鸡毛干嘛?晚上要吃鸡毛吗?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蹲下来看着地上的鸡毛问道。

    青婵一副被噎着的样子,为什么都是想着吃啊?她真心的想捶地。

    吃吃吃,你这臭小子就想着吃,这是做毽子,明天卖钱用的。李婶指着一边的鸡毛毽子说道,全然忘了她当时也问的是不是吃的。

    小远志一把拿过毽子,双眼冒泡泡,哇,这还能卖钱啊?我也要做?一副小财奴的样子。

    见他这模样,李婶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对青婵念叨,这小子打小儿就钻钱眼里了,周岁是抓周抓的是我头上的金簪,因为看着金光闪闪的值钱。送他去书院启蒙都一年了,连本三字经都背不全,那数钱倒是学得快,三岁就会数钱了。见着银子就双眼发亮。唉,真拿他没办法!

    小远志听得撅起了小嘴,一脸不满,哪有娘这么说自己儿子的?

    李婶被他噎得一时无语。

    青婵听着,心里泪奔,李婶您要是知道我周岁抓周抓的是毛爷爷,至此之后一见毛爷爷就不撒手,您会作何感想?呃?貌似李婶不知毛爷爷是何物。

    鸡毛差不多整理完了,青婵对青离说:小离,你先别弄了。拿着毽子去那儿教志儿踢毽子,今天务必要教会他。抬手指了杏树那边的空地。

    好,青离应了一声,喊小远志,志儿,走和我一起去玩毽子,可好玩儿了。

    好咧。小远志高高兴兴答应着,不再缠着他娘了,快步跑过去。

    李婶摇头失笑,别人的儿子都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他呀!是有了吃的,喝的,玩的,都会忘了娘。

    青婵笑着不做声。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