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熬制笋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潇以沫 书名:一品客栈
    前铺的客人都走光了,只余下李叔一人默默收拾剩下的包子。听到他们走路的脚步声,他也只是抬头看了看,露出憨厚的笑容,也没做声。

    李婶嗔地斜了他一眼,便转对青婵姐弟二人笑道:这一上午你们两个也辛苦了,先吃些垫点肚子,我这就去厨房准备菜来煮晌午饭。说话间已从屉子里拿过包子装在盘子里放在他们面前的桌上。

    忙了一上午,青婵早就饿坏了,也就不和她客气,和青离俩人各拿一个包子吃完了。见李婶去了厨房,便吩咐青离在这儿帮李叔收拾铺子。自个儿径自穿过后院的天井,去了厨房。

    厨房是厢房旁边的耳房,刚好和水井以及院里的两棵枣树相对。厨房里边儿垒砌一个灶台,灶台上一前一后放置着两个锅,外边儿的煮饭炒菜用,里边儿的用作烧水。

    青婵一进去,瞧见李婶正端着小木盆,木盆里盛放着青菜。料到她是想去洗菜,伸手接过,盈盈笑道:这菜啊,我去帮您洗了。拿着木盆就去了水井边上打水洗菜。

    那倒是省了我的事儿,你去洗了吧!待会儿洗完放在灶台上就行。李婶空出手来捋了捋头发,转将房梁上吊着的竹篮子里的猪拿出来放置在案板上,拿出菜刀来切成薄片。

    青婵将青菜仔细洗净后,方才端着木盆进了厨房,随手放在灶台上,便去搭把手帮着李婶做饭。古人煮饭不像现代电饭煲一插上就行,那步骤可多着哩。不过青婵有着在农村十几年的生活经历,这点事倒是难不着她。

    只见她利索的淘好米,倒进锅里,兑满开水。约过两刻钟,米饭快煮熟,便盛进竹篓里,再将锅里的米汤舀进盆中,最后重新把米饭蒸熟。

    李婶边忙着收拾菜肴,边用余光打量她。心中微诧,她这模样气度像是哪家家道中落的大家小姐,但这干活的手艺倒是不差的。摇摇头,不做多想,只当是家教好的缘故。

    李婶,这饭菜也弄得差不多了,是要在哪儿摆饭呢?看到李婶麻利地炒了一个蒜蓉猪,一盘清炒白菜还打了个蛋花汤后,青婵伸手端着,问了句。

    就摆在前头桌子上就好,也让他们过来吃饭吧。

    青婵点了头,就端着菜走了。

    四人吃着饭,时不时青婵和李婶闲聊逗趣几句,倒是其乐融融的景象。

    午时将过,外面冬阳正暖,车水马龙,青婵感到一股发自内心的温暖。

    青离吃着这几来最好的饭菜,吞咽着香喷喷的白米饭,脸上有了孩子该有的天真的笑容。

    因着李婶的包子铺只做早晚的生意,这会儿青婵他们便回去了,申时(下午15—17)前过来就行。

    趁着这会儿空闲功夫,他们去了陈记杂货铺子买了一个木盆和竹篮子花了八文钱,又看到青离的衣服太过破旧不能御寒,便扯了几尺麻布,买了些棉花,准备借用李婶的针线给他做件冬衣。之前青离为了治好她的伤,花光所有银钱不说,又典当了他们原本就没多少的衣服,所以做几件衣服迫在眉睫。

    所幸青婵前世跟着勤俭的母亲学过缝补,不绣花做件成衣还是不成问题的。

    这一来二去花了不少钱,三十文铜钱只余下不到十文。钱赚来不就是为了花的么,这样想来心里便松快多了,双眼坚定地看着前方,似乎看到了一条赚钱的光明大道。

    拿着买来的东西,便回到破庙。

    想到早晨偶然发现的鲜嫩的冬笋,她又是一阵兴奋。在庙里扫了一下,看有没有可以挖笋的利器,结果在神像前的香案下看到了一把生锈的镰刀,拿起来手里拎着刚买的竹篮子跑到破庙左侧的竹林里。青离虽不知姐姐一脸兴奋的跑出去是干嘛,但也乖乖地跟在她后面。

    她挑了处看起来竹笋比较密集的地上,蹲了下来,仔细瞧了瞧露出来的笋尖,然后拿起镰刀在周围挖了起来。

    青离本来还有些好奇姐姐在做什么,结果见她在这儿挖冬笋。他刚来时也挖过,尝了结果苦得他一口就吐了,见姐姐也要挖,不由开口劝道:姐姐,这冬笋很苦,不能吃的。

    青婵抬头看着她笑了笑,暗道,这老竹笋当然很苦,不能吃,但这鲜嫩的,味道却十分可口,主要看人会不会做罢了。她见周围泥土挖得差不多了,才用镰刀小心翼翼地去挖竹笋的根部,没让镰刀伤到竹笋,然后用手使劲掰竹笋根部,一颗完好无损的裹着竹壳的竹笋就挖出来了。

    她扬着手里的冬笋,眉眼弯弯道:苦是因为笋不够嫩,你看这鲜嫩的就不会苦,待会儿我煮给你尝尝。

    见这竹笋的确比他之前挖的要鲜嫩不少,便也信了姐姐的话,在不远处的墙边寻了瓦片也帮着挖竹笋。

    一阵忙活后,七七八八挖了不少裹着竹壳的冬笋,便没再接着挖下去。

    竹林尽头有一条小溪,前两天青离煮野菜便是在这儿打得溪水。她不曾去过,只听到青离偶然提起过,就叫青离带路去那儿洗竹笋。

    穿过竹林,看到一条白玉带一样的小溪,溪流环抱着青葱的竹林。溪岸上有一丛茂密的水竹,倒映在清澈见底的溪水中。清凌凌的溪水中铺满了圆润可的鹅卵石,虽是冬季,却有一股季的盎然。

    她剥了一半冬笋的竹壳,就着溪水将竹篮子放在溪里,用手搓洗。这时候的溪水到不怎么冰冷刺骨,但也不怎么好受。

    青离看得一脸心疼,忙帮着清洗冬笋,姐姐,我来洗吧。你去歇着。

    青婵不理他的话,弯着子在篮子里清洗冬笋,时而耳后几缕青丝调皮地跳到桃腮边,脖颈修长,与莹白的肌肤相得益彰。简朴而陈旧的麻布衣也掩盖不了那越发清丽绝尘的姿容。

    清洗完了,她挽着竹篮,青离抱着未清洗的冬笋,两人便往回走了。

    到了地方,她将青离之前煮野菜用剩的盐巴和小破罐子的菜油还有一口铁锅搜罗出来。让青离燃了火堆,她找来木棍搭了三脚架,支了锅挂在下边儿。想到这儿没水,就让青离端着木盆去打盆溪水过来。

    她看着鲜嫩可的竹笋,思索着该怎么切它们。唉,貌似他们连把菜刀都没有啊!

    一口生了锈的铁锅,一把破镰刀还有刚买的竹篮子和木盆,几文钱,这些就是他们所有的资产了。还真是穷得什么都没有啊,等后赚了钱好多东西都得置办一下。

    实在没办法,青婵拿着刚就着溪水系的干干净净的镰刀开始切竹笋,费了半天劲总算将冬笋全部切好放进加了油的锅里了。用镰刀切菜,实在是考验她的刀工啊!

    这时,青离也端着水回来了,手里还拿着四根竹枝。还没等她开口问,青离就主动说道:姐姐,我们没有碗筷,所以……

    青婵懂了他的意思,看来这么多天他也是这么过来的。

    嗯,先就这样将就着吧,等我们多赚点钱就好了。

    她将那盆水接过倒进锅里差不多到锅的三分之二的时候方才停了下来。她细细地控制着火候,很快就熬好了一锅香气萦绕的冬笋汤。

    用竹筷子吃了的冬笋,俩人都吃的肚子饱饱的估计晚饭都不用吃了。

    不过让青婵还有些郁闷的是没有勺子和碗,这锅香香的浓汤都没法儿喝,要知道这锅冬笋汤的精华可都在这汤里。

    眼看着时候不早了,二人收拾了东西就去了包子铺。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客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