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真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huiou

    彤夫人是与薛婧萱一道走的。

    彤夫人亲昵的拉着薛婧萱的手,询问她最近过得如何。

    自薛婧晗出嫁后,彤夫人便将对女儿的思恋转移到了薛婧萱(身shēn)上,对薛婧萱(爱ài)护有加,生怕她过得不好。

    在彤夫人看来,薛婧萱没有姨娘已经很惹人怜,加之疼(爱ài)她的薛老夫人也卧(床chuáng)不起,如今薛世平将薛婧萱养在她名下,她自然要好好待她。

    薛婧萱柔柔地笑着将最近(情qíng)况一一告知彤夫人,没走一会儿,便到了彤夫人院落。

    进了里屋后,薛婧萱才问道,“母亲,您觉得害五哥的是谁?”

    彤夫人先是吩咐杨柳沏上一壶好茶,随后才答道,“左右不过是两人。要么是蓉姨娘贼喊捉贼,要么就主院那位栽赃陷害。”

    彤夫人吐一口气,继续道,“我觉得主院那位可能(性xìng)更大。”

    听罢,薛婧萱面露了然。

    果然都想到了一块去。

    薛婧萱也是怀疑饶氏。

    若真是蓉姨娘贼喊捉贼,那她图的是什么呢?

    她那般做,得不到任何好处,即便把彤夫人拉下马,也轮不到她上位。况且,那样的法子,伤的可是薛致恒的(身shēn)子,蓉姨娘一直将薛致恒放在心尖尖上宠(爱ài),哪里舍得让薛致恒受苦。

    薛婧萱记得蓉姨娘今晚是真的特别着急,那神(情qíng)一点也不似作假。

    这样一想。便觉得蓉姨娘不大可能那般做。

    那便只有饶氏了。

    大厨房由彤夫人在掌管,在她的掌管下出了事,外人只会说彤夫人持家不严。

    而且饶氏是一心想把所有罪责推到大厨房。若恰巧有人站出来指出此事由彤夫人指使,那彤夫人便坐实了谋害庶子的罪名。

    在这种(情qíng)况下,当然不能再继续执掌中馈。

    那么,饶氏的目的是中馈?

    薛婧萱眸光一闪,忙问道,“母亲,您(身shēn)边的人可都可信?”

    虽不知薛婧萱为何突然问这个。彤夫人还是回道,“放心吧。那些有问题的人,我早已寻了理由打发了出去,现在剩下的都是我信得过的人。”

    薛婧萱想起之前,彤夫人院落确实有过一次大放血。提起的心放下了大半,复又问道,“那大厨房呢?”

    听到薛婧萱问起大厨房,彤夫人迟疑了。

    大厨房到底比不得她院落,她可以随便找理由打发。

    大厨房里有许多府里的老人了,她不敢贸贸然有动作,只是暂时打发了一小部分。

    “我换了五个人,还有三个我暂时没有找到理由。”彤夫人微做考虑之后答道。

    薛婧萱点点头,既然这样。那彤夫人处境还是有些不妙。

    “那您可有与未换走的三人发生冲突?”薛婧萱又问道。

    彤夫人这次回答得极快,“这倒没有,那三位。我暂时动不得,怕她们不服管教,我暗地里还赏了好些银钱。”

    薛婧萱这下放心了。

    “萱儿可是认为大厨房有问题?”薛婧萱既然问到了大厨房,彤夫人理所应当地认为薛婧萱是怀疑大厨房了。

    薛婧萱点点头,“五哥的饭菜,经手的人便只有大厨房以及贴(身shēn)小厮了。贴(身shēn)小厮不可能下手。那就只有大厨房。不过,也不排除中途有人动过食盒。母亲打算从何处开始查?”

    略左思索后。彤夫人答道,“从泻药开始查吧。府中若有人出入,都需递了牌子,我便把最近出入府的人都查一遍,再去各大药房打听一下,若是能得知是谁买的泻药最好,但若是没查出泻药来源,那我就只有去查主院了。”

    彤夫人这样的做法确实没错,只是恐怕成效甚微。

    饶氏做事,向来不拖泥带水。

    善后工作做得极好。

    她既然打定主意做了,便不会留下任何把柄。

    即便彤夫人真的查到是饶氏派人购买的泻药,饶氏也定能想法子金蝉脱壳,又或是打死不认。

    此事,难度很大啊。

    薛婧萱突然想起之前曾提醒彤夫人去找那位高僧,不知进展到底如何了。

    遂问道,“母亲,您派人前去岳嬷嬷家乡找那高僧没?”

    “怕是就这两(日rì)就能到了,淮京了。”彤夫人答道,现在就这件事还比较顺利。

    “那就好,母亲,那个高僧就是个突破口。至于五哥的事,萱儿觉得也许查不出个结果来,您还是多放些心思在主院,主院那位既然现在动了手,接下来肯定还有后招。”薛婧萱顿了顿,“您别忘了,四姐姐也不是个善茬,说不得这件事,她也有参与。您对她也得有所防范才好。”

    彤夫人笑着点点头,对于薛婧萱的提醒彤夫人每次都是听到心里去了的,她明白薛婧萱是真心在为她着想,“你这妮子,一天到晚尽为我((操cāo)cāo)心,还是多放些心思在你的亲事上。眼瞅着,离婚期也不远了,我一想着你也要嫁人,我就十分不舍。目前的形势,虽然对我十分不利,但我也并非毫无收获。至少借夫君的手将罗大夫去除了。”

    罗大夫相当于饶氏的左膀右臂,这些年来,没少帮她做事,能除掉她,彤夫人心中很是快活。

    薛婧萱先是面露感伤,“萱儿也十分不舍得母亲还有大哥,每次总忍不住要把心中的话说出来,希望母亲别嫌萱儿烦。”

    接着又道,“除掉罗大夫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不仅如此,您和蓉姨娘也握手言和了,也算是好事一桩。”

    “所以啊,万事总是有双面(性xìng)的,只是看我们如何看罢了。”彤夫人感叹道。

    薛世平给了三(日rì)让彤夫人及饶氏调查事实真相。

    但三(日rì)来,彤夫人按照之前的安排来查询,确实收效甚微。

    她暗道这次饶氏善后确实做得太好,她竟未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正在她一筹莫展之时,一个人来到了她的院落。

    见到蓉姨娘时,彤夫人有些微的诧异,随后请蓉姨娘上座后,特意叫了杨柳准备小食。

    蓉姨娘有些受宠若惊地站起(身shēn),连忙道,“姐姐不必准备小食,妾(身shēn)与您说几句话便走。”

    蓉姨娘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彤夫人(身shēn)旁的杨柳,意思是有外人在不大方便。

    杨柳会意地离去,还特意拉了门帘,把门关上。

    蓉姨娘这才放下心来,吐了口气后,言道,“姐姐,不瞒您说,妾(身shēn)今天是来告罪的。”

    彤夫人神色未变,示意蓉姨娘继续说下去。

    “那(日rì),姐姐对妾(身shēn)的安慰,如今言犹在耳。妾(身shēn)在府中时间也不短了,谁是真心对妾(身shēn)母子好,谁是假意,妾(身shēn)还是分得清的。只怪妾(身shēn)之前被蒙了眼,险些酿成大错。”蓉姨娘放缓了语速,“其实恒哥儿这次并不是第一次过敏。”

    “去年妾(身shēn)便发现恒哥儿有些对海鲜过敏了,那时还没有今(日rì)严重,不过是轻微的呕吐,将食下的海鲜吐出,再多喝些清水便能恢复健康。眼看着府中的姐儿都说了亲事,只余下恒哥儿还未定亲,妾(身shēn)便十分着急。不久前,大夫人找上了妾(身shēn),说是只要妾(身shēn)帮他办一件事,便会利用人脉关系帮恒哥儿说一门好的亲事,妾(身shēn)当时被猪油蒙了心,想也不想便答应了。”彤夫人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彤夫人,见彤夫人并未有何不虞,随后才继续道,“大夫人让妾(身shēn)利用恒哥儿陷害姐姐,妾(身shēn)当时一想,让恒哥儿用轻微呕吐换取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倒也是笔不错的买卖,便动了手。”

    彤夫人面色一寒,“你的意思是恒哥儿中泻药及海鲜过敏都是你干的,只为向主院那位换取一门好亲事?”

    蓉姨娘有些瑟缩地点头又摇头。

    “你好糊涂!亲事自有老爷替恒哥儿张罗,老爷不提,不过是因现在暂时不合时宜,你这样擅自做主,害的是谁?害的还不是恒哥儿,你看看如今,恒哥儿才刚刚缓过来。”彤夫人厉声训斥蓉姨娘,她实在没有办法接受利用自己亲生儿子的人。

    待得彤夫人说完,蓉姨娘才解释道,“姐姐,事(情qíng)不是那样的。妾(身shēn)是有打算利用恒哥儿海鲜过敏的事做文章,但是妾(身shēn)万万不会用泻药来害自己的亲生儿子啊。”

    蓉姨娘一番解释之后,彤夫人总算止了怒气。

    那泻药看来真如她所想,是饶氏所下。

    许是饶氏怕蓉姨娘中途反悔,又或是海鲜过敏不够严重,便暗地里派人在薛致恒所用饭菜中下了泻药,这才导致薛致恒上吐下泻甚至昏迷。

    一想到薛致恒受到病痛的折磨,蓉姨娘便恨极了饶氏,“姐姐,妾(身shēn)与你一样憎恨大夫人,妾(身shēn)今(日rì)过来就是想告诉你事(情qíng)真相。”

    蓉姨娘说着便站起(身shēn),“姐姐,妾(身shēn)将该说的都说了,恒哥儿那里还需要照顾,妾(身shēn)便先行告退了。”

    蓉姨娘走后,彤夫人有些许的失神。

    在她只能靠猜测的(情qíng)况下,蓉姨娘竟然站了出来,道明了事实真相。

    看来蓉姨娘是真的醒悟了。

    她正想着,杨柳却是撩了门帘进了屋,脸上满是喜意,“夫人,富贵将那高僧带回来了,不仅如此,还带来了几家勋贵的亲笔书信。”(未完待续)i861

    ,无弹窗阅读请。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