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言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热rè)门推荐:、、、、、、、

    彦太医未来之前,罗大夫尚能(挺tǐng)直了腰杆说薛婧萱医术不精,毫无医德。

    但彦太医来后不仅婧萱医术给予了肯定,而且赞同薛致恒服用薛婧萱所开的“绿豆汤”。

    罗大夫整个人都懵了。

    作为勋贵的御用大夫,罗大夫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给他几分薄面。

    但现在,他却在勋贵府中将脸都丢尽了。

    究其原因,竟是一个黄毛丫头。

    罗大夫一面内心愤愤,一面想着法子补救。

    脑中念头一转,既然已经到此地步,何不置之死地而后生。

    遂往前一步,弓着(身shēn)子道,“老夫枉为大夫,竟连这等病症都诊治不清,辜负了老爷夫人及府中各位主子的信任。”

    ap[]小说罗大夫继续道,“老夫深感惭愧,愿辞去府中大夫一职,回家深研医术。”

    罗大夫想法很简单,他在薛府当御用大夫时间已经不短,都快二十年了,府中的主子或多或少与他有所私交关系,加之这些年来,他也为多位主子治病,没有功劳总有苦劳。

    这般以退为进的法子,相信薛府中人也看得出来,但罗大夫也明白,他今(日rì)之举不过是给大家一个台阶下。

    相信府中的主子会全了他的面子的。

    罗大夫向饶氏求救时,饶氏是很想给予帮助的,毕竟罗大夫曾经给予她非常大的助力。

    但刚刚那个(情qíng)况,饶氏确实不方便说什么。

    如果贸贸然站出来说话。说不定得不偿失。

    现在见罗大夫以退为进,饶氏忙道,“罗大夫,您莫要谦虚。萱姐儿也不过是凑巧知道这个罢了,哪里比得过您的医术,莫要说这等话,您若是走了,以后咱府中若有人生病,谁来诊治?”

    饶氏一说话,罗大夫便志得意满。暗道夫人果然还是站在他那一边的。

    正暗自窃喜中。薛世平却是言道,“萱姐儿一直对医术有所研究,听说平(日rì)里都在看医书,有时还会向彦太医请教一二。活到老学到老。学以致用。这些古语都不是胡说的。”

    饶氏听罢。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实在没有想到夫君竟然会在这么多人面前给她个没脸。

    忙讪讪道,“夫君说得对。”

    薛世平面色严峻。“看来夫人也很赞同我的话。罗大夫,你又是否赞成呢?”

    薛世平都这般问了,罗大夫哪里能说不赞同,只得赔笑道,“老夫也赞同薛老爷的话,知识确实无止境。”

    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后,薛世平双手一背,沉声道,“既然罗大夫都赞同我所说,那罗大夫是否也应该做到活到老学到老呢?”

    “确实确实。”不知怎的,罗大夫直觉(身shēn)上直冒冷汗。

    “唔,既如此,那罗大夫便先回府深研医书吧,薛府之事暂时不用管了,彤儿,一会儿便将罗大夫的工钱结了。”薛世平缓缓说道。

    也不怪薛世平今(日rì)会有这般举措。

    早在薛老夫人初发中风时,薛世平便对罗大夫有所不喜了。

    薛老夫人的(身shēn)体一直交给他在调养,但是却没有任何成效,反倒发展到中风。

    在薛世平看来,薛老夫人到如今这般卧(床chuáng)不起,罗大夫负主要责任。

    加上今(日rì)罗大夫的举动,薛世平便不打算再姑息。

    听到薛世平所说,罗大夫只觉整个天都塌了。

    他平(日rì)里仗着是薛府御用大夫,没少捞油水,若是失了这个职位,不仅失了面子,还有那白花花的银子。

    “薛老爷,”罗大夫还想再说什么,薛世平却是直接打断,“罗大夫不用担心,我会让彤儿重新找一个大夫替你的职,我替府中众人感谢你这些年对府里的照顾,也感谢你刚刚对府中众人的担忧。”

    说罢,薛世平看向彤夫人,言道,“彤儿,派人带罗大夫前去结算工钱吧,多给五十两,就当是给罗大夫这些年的辛苦费。”

    此时,罗大夫再也说不出任何话了。

    他知道一切都完了,再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他无力的看了饶氏一眼,即便是夫人也再帮不了他了。

    罗大夫实在不知离开薛府之后,他要如何过。

    虽然早年攒了不少银两,但也不能坐吃山空。

    但他这般离开薛府,外人会怎么看他,其他勋贵世家哪里还会再请他?

    饶氏此时心中也在滴血。

    她投入了那么多财力才笼络的人,就这样被赶了出去。

    自彤夫人执掌中馈以来,她的心腹,便被彤夫人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遣散出去,即便没有遣散出去,也都被分派给一些可有可无的职务,再也不能帮她打听到什么,又或是做些什么。

    她如今能依靠的人已经不多,今(日rì)竟然失了最为重要的罗大夫。

    她以后的计划还将如何实施下去,她还拿什么与那个((贱jiàn)jiàn)人斗?

    饶氏双手紧攥,尖利的指甲险些刺破手心,直到传来阵阵痛感,饶氏方才有所放松。

    她恨恨地瞪了彤夫人一眼,随后便换上一副忧虑的神(情qíng),“夫君,话虽如此说,但罗大夫若真的走了,短时间内怕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大夫了。加上罗大夫在府中这么多年,对府中各位主子的(身shēn)体状况都比较了解,突然换成其他大夫,怕是一时难以接手。”

    薛世平没有回答,彦太医倒是开了口,“夫人多虑了,淮京大夫众多,哪能找不着?若是真找不着,老夫这里倒是有一名合适的人选。”

    话一出口就被彦太医堵住,但碍于彦太医的(身shēn)份,饶氏又不能对他如何,只得咬着牙道谢,“那便谢过彦太医了。”

    从始至终,薛世平再未说一句话。

    见状,原本停下来的丫鬟也不再停留,忙请罗大夫随她去结算工钱。

    罗大夫一走,饶氏整个人都有些焉了。

    她今(日rì)安排的戏码,不过才开始便被毁得面目全非。

    她有些丧气,但又不愿放弃,她还想再搏一搏。

    饶氏深吸一口气,言道,“夫君,既然恒哥儿的病症有得治,那我便放心了。”

    随后她看向蓉姨娘院中各丫鬟小厮,厉声道,“以后伺候主子可得仔细了,若是再发生这等事,可仔细你们的皮。刚才可有听到彦太医所说,恒哥儿需要好生调养,并且服用盐开水,莫要忘了。”

    说完这些,她看向薛世平,“夫君,既然恒哥儿的病解决了,现在是否应该查查清楚那泻药从何而来,是谁所下?府中主子众多,这次若不查个清楚,怕是会弄得人心惶惶。”

    彤夫人也站出来,“夫君,妾(身shēn)赞成姐姐所说,府中中馈如今由妾(身shēn)掌管,出了这等事,妾(身shēn)也难辞其咎。妾(身shēn)恳请夫君给妾(身shēn)一个机会,查清事(情qíng)真相,还后宅一片安宁。”

    薛世平微微沉吟,随后道,“既如此,那便查个清楚。”

    说完,薛世平便打算离去。

    临走时看了一眼躺在(床chuáng)榻上的薛致恒,脸色很是苍白,(身shēn)子修长。

    他这才想起这个儿子已经到了适婚年龄,是该给他说一门婚事了。

    “彤儿,等这事儿忙完了,你便四处相看一下,可有与恒哥儿合适的女子,只要(身shēn)家清白,为人善良即可。家世不用过多要求,人才最重要。”薛世平说完后便抬步走向彦太医,“彦伯父,随侄儿去书房坐坐吧?”

    彦太医却不打算多留,只道家中还有事,便带着彦初寒离去。

    薛世平所说蓉姨娘听得一清二楚。

    她心中喜悦顿生,看来夫君到底没有忘记恒哥儿。

    夫君说得对,家世不重要,只要(身shēn)家清白,为人善良孝顺,便是好儿媳。

    亏得她还差点上了饶氏的当,与饶氏联合。

    年轻时的蓉姨娘确实有几分争斗之心,但都这个年龄了,且她也知道薛致恒确实比不上薛致远,她便慢慢放弃争斗。

    彤夫人执掌中馈,并未对她们母子有任何苛刻之处,反倒事事考虑周详。

    相比饶氏,却是端得上贤惠。

    也罢也罢,只要恒哥儿能说得一门好亲事,她也再无牵挂了。

    这样想着,蓉姨娘只觉浑(身shēn)有种从未有过的轻松。

    薛世平都走了,饶氏也不打算再多作停留,便对蓉姨娘说道,“妹妹,仔细(身shēn)子,你便放心吧,恒哥儿定会没事的,姐姐也会帮你找到凶手的。”

    当饶氏提到凶手的时候,蓉姨娘却是心中一跳,她忽然意识到一种可能。

    但一想到这种可能,她便有些心惊。

    暗道不可能会如此。

    饶氏见蓉姨娘眼神游离,只道是蓉姨娘伤心过度,未做任何多想便离去。

    大家都走了,屋中便只剩下彤夫人及薛婧萱。

    彤夫人上前拉住蓉姨娘的手,“妹妹好生照顾恒哥儿,最近我会吩咐大厨房将菜式做得清淡一些,每餐都准备不同的粥食。恒哥儿的亲事,我也会找利用薛府的关系及娘家的关系帮忙打听打听,一定帮恒哥儿找个贤惠的妻子。”

    蓉姨娘能从彤夫人话中听出她的真心为了薛致恒好,连忙道谢,“妾(身shēn)谢过姐姐,年轻时候不懂事,曾犯下过错,还望姐姐莫要放在心上。”

    彤夫人一听蓉姨娘是打算求和,乐得如此,忙道,“往事如烟灭,我早已忘怀。”(未完待续)……

    ps:因昨(日rì)断更,今(日rì)将双更,把昨天的补上,11点左右还有一更哟i861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