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母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huiou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有人欢喜有人忧。

    其中,忧的自然是饶氏母女。

    一回到住院,饶氏母女便怒不可遏。

    饶氏想起那(日rì)夫君曾放低了姿态与她商议过继薛致远为嫡子,她一听那话,想也不想就拒绝,不仅如此,她言语还相当激烈,原本好好的谈话,最后却与夫君闹了个不欢而散。

    这些年来,一直未能诞下嫡子,本就是饶氏的心病。随着年龄的增长,加之上次意外小产,饶氏也逐渐失了诞下嫡子的信心。

    若非薛婧瑶信誓旦旦地保证她一定能诞下嫡子,说不得她早便放弃了。

    那(日rì)夫君与她相商时,她也不过是想拿拿乔,摆摆架子,不论多不愿意,她也知道这对她来说是最好的法子。

    可是她终是不甘心,不甘心认那彤姨娘的儿子为嫡子。

    潜意识里,饶氏还是认为自己能生下嫡子,若认了薛致远为嫡子,待得他(日rì)她诞下嫡子,想要继承薛府便不是那般容易了。

    想着原本应是薛府大房唯一的嫡子,就因那事而硬生生降为嫡次子,她就觉得不能忍。

    而且,她以为夫君这次与她商议无果,定会寻个其他时间再来与她相商,没有想到,夫君竟然不声不响地便递了折子恳请抬彤姨娘为平妻。

    饶氏不(禁jìn)更加懊恼。

    薛婧瑶如何不知道饶氏所想,但知道归知道。心中却是极为埋怨饶氏。

    “听说之前父亲曾与母亲商议过认大哥为嫡子之事,母亲缘何不同意,反倒给父亲闹了个没脸?”

    薛婧瑶尽量放柔声音,但饶氏还是听出了其中的埋怨。

    饶氏捏紧了手中绣帕,声音有些弱,“我以为你父亲这次没与我谈妥,下次定会再来,哪知…哪知你父亲竟然早有打算,若我不同意便抬那((贱jiàn)jiàn)人为平妻。”

    听罢,薛婧瑶眉头一皱。母亲真是年纪越大越活回去了。

    想当初。即便没有嫡子,母亲也能牢牢抓住父亲,而今,明知是带罪之(身shēn)。偏要拿乔。这下可好。让那彤姨娘钻了空子,连带着那讨人厌的薛婧萱都成了嫡女。

    可谓是得不偿失。

    “母亲,您又不是不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您本就未诞下嫡子,还非要与祖母斗,惹得祖母旧疾复发,父亲大发雷霆,父亲给您台阶下,您偏要反其道而行,这下可好,这当家主母位置都被人给分了。”薛婧瑶实在忍不住,终还是责备起饶氏来。

    这一责备便惹得饶氏哭了起来,“我还不是想着你当初说的我定能诞下嫡子,这才直着腰杆不同意你父亲的要求。你现在反倒怪起我来,好啊,侯府儿媳果然好气派。”

    薛婧瑶忆起当初确实曾信誓旦旦地告知母亲一定能如愿诞下嫡子。

    即便这样,母亲也应该在关键时期做一个最有利的选择啊。

    只怪这一世一切都与前世不一致。

    薛婧瑶也不愿再去计较谁对谁错。

    父亲一向说一不二,一般(情qíng)况下,下的决定很难更改,这次竟然那么快的放弃初衷,定是有谁左右了他。

    定是那彤姨娘。

    母亲年轻时候也只能与彤姨娘斗个不相上下,现在越活越回去,哪里斗得过彤姨娘。

    便是她有着前世记忆,仍旧未能改变彤姨娘省下长子长女。

    薛婧瑶叹口气,看来她与母亲道行终归是太浅。

    彤姨娘被抬为平妻之事已是板上钉钉,为今之计,便是母亲能留住父亲的心,想法子夺回中馈,若是不能夺回中馈,母亲在薛府地位堪忧。

    “母亲,对不起,是瑶儿太着急,语气重了些。事到如今,也就只有想法子挽回父亲的心,若是能夺回中馈,当然更好。瑶儿已是待嫁之(身shēn),在府中所待(日rì)子也不长了,咱们一定要快。若是瑶儿出嫁,(身shēn)在侯府,实在难以插手娘家之事。”薛婧瑶分析着如今局势。

    薛府二房不安宁。

    薛婧雅对于彤姨娘被抬为姨娘,曾经的庶子庶女升为嫡子嫡女非常不开心。

    她长久以来的优越感,似乎随此事快要消失殆尽。

    地位的落差,让一向高傲的她如何能接受得了。

    正发着脾气,蒋氏却是不受此事影响,言道,“那都是大房的事,雅儿何必不开心,让她们斗去,你好好做你的待嫁姑娘,岂不更好。”

    蒋氏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直接将薛婧雅的怒气送至最高点,“母亲还好意思说,若非你无用,我也不用忧心在这薛府的地位。听说大伯将中馈都交给了彤姨娘,她一个姨娘都能掌得中馈,你堂堂薛府明媒正娶的二夫人难道还掌不得?”

    “不是你的,何苦强求来哉?”蒋氏轻叹一口气,悠悠道。

    一听这话,薛婧雅便觉得母亲太过懦弱,“母亲从来不去争取,缘何知道这不是你的?你从来不曾为我想想,四妹妹的婚事没有着落,婶娘都一直为她奔波游走,我呢?父亲将我说给一个残废,你都不曾为我努力过,若非我另辟蹊径,指不定来(日rì)我便是残废的媳妇!”

    蒋氏想解释一切并非薛婧雅想的那般简单,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只摇了摇头,轻声吩咐,“以后你终会明白的。好生休息吧,那是大房的事,我们莫要插手。”

    薛婧雅不知道的是,蒋氏虽是正夫人,但一直过得很艰难。

    蒋氏刚入府不久,薛世安便抬了几房姨娘,即便如此,他仍是不忘留恋烟花之地。

    外人皆道薛府大老爷为人正直,待母孝顺,待弟亲和,若不是薛世安无心仕途,结果未必如此。

    再说那薛老夫人,待蒋氏虽然不错,但哪里敌得过亲生儿子。

    还有那饶氏,也不是省油的灯,生怕蒋氏起了争中馈的心思,一直有所防备。

    她活得这般不容易,在女儿面前,反倒成了懦弱无志气。

    蒋氏心中一痛,抬手拭眼角,脚下步子逐渐加快。

    这厢两房正夫人母女互相责备,互不理解,那厢彤夫人屋内确是其乐融融。

    薛世平开完祠堂便匆匆离去。

    趁他不在,彤夫人特意备了一桌好菜,邀了薛婧萱一道用饭。

    当然,彤夫人的一双儿女及儿媳也在其中。

    薛世平原是说让彤夫人将这院落重新修缮一番,彤夫人却是不肯,直道这院落住了快二十年,院中的一花一木,都有了感(情qíng),何苦再费钱费力地重新修缮。

    再说,这里也有她与薛世平的甜蜜回忆,她实在不舍得。

    席间,彤夫人不(禁jìn)感慨,“我原是想邀了蓉姨娘母子的,但又怕有心人从中挑拨,以为我是想炫耀挑衅,便想着算了。”

    本就一家人闲话家常,薛致远也放下了平(日rì)的严肃,道,“母亲总要多想,不过,这个时期,邀请蓉姨娘的确不合时宜。”

    这话说得很对,蓉姨娘也育有一子,虽然平(日rì)里一副无(欲yù)无求的样子,难保不会生出异心。

    薛婧萱出声提醒道,“如今母亲还是要有所防范才好。”

    彤夫人感激地点点头,事(情qíng)就此揭过。

    这晚,薛世平很晚才回府。

    不仅如此,还喝得微醺。

    因着与饶氏闹了不愉快,薛世平一回府便直接去了彤姨娘院中。

    拉着彤夫人的手便不放,一个劲地道,“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无论我待你如何,你从不曾违背过我,而(春chūn)柔却不一样,只要不顺她心,她便跟我闹。到底是你最贤惠。”

    许是真的喝醉了,薛世平一下便由寡言少语变成了话唠,“晗儿和萱儿的婚事就交给你来张罗了,瑶儿你便不用管了,自有她母亲去张罗。离婚期也不远了,你可得抓紧。”

    彤夫人听得云里雾里的,内心是既高兴又懵懂,细声问道,“老爷说得是,妾(身shēn)定会好好替晗儿萱儿张罗,只是萱儿的婚期还未定下,怕是不用那般着急。”

    “定了定了,哪里没定,都定了,都是四月初八。”薛世平嘟囔了几句,便偏头睡了过去。

    彤夫人知道问不出什么了,便也懒得再问。

    待得为薛世平收拾好,这才回过神来,老爷今(日rì)出去莫不是与穆国公府和武安侯府商议将婚期提前的?

    看这样子,穆国公府和武安侯府还都同意了。

    思及此,彤夫人心中一喜,忙唤了丫鬟去通知薛婧萱这个消息。

    薛婧萱收到消息时正准备休息。

    听到这个消息,她内心极为复杂。

    喜的是能摆脱这个牢笼,忧的是,指不定穆国公府就是新的牢笼。

    在这府中也待不了多久了,薛婧萱唯一放不下的便是病榻之上的祖母。

    彩蝶、彩霞、冰菊倒是可以陪嫁到穆国公府,但祖母却是只能留在府中。

    父亲毕竟是男子,相较女子来说,不够细心。

    照顾祖母,哪里能行。

    饶氏与祖母不和,如今也只能指望彤夫人这位母亲了。

    原本薛婧萱是打算,薛婧瑶先出嫁,她便可以联合彤夫人整治内宅。

    但同一天出嫁的话,这个想法显然不实用。

    也罢,静观其变。

    最近薛婧瑶没有招惹她,她又何苦去惹一(身shēn)(骚sāo)。

    倒不如悠闲过(日rì)子,趁着未出嫁多陪陪祖母。

    想通这些,薛婧萱只觉豁然开朗。(未完待续)……i861

    ,无弹窗阅读请。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