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吵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huiou

    虽然薛婧萱只是状似无意地问起,但却让在场的人也跟着生了疑。

    也算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最先起疑的便是薛世平。

    这两年,他越发地孝顺薛老夫人。

    因着薛老夫人(身shēn)子不大好,他只要得闲了,都会来锦泰院坐坐,陪陪薛老夫人。

    看着薛老夫人在薛婧萱及一众丫鬟的照料下,(身shēn)子越来越好,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他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加之,之前有中风先兆,府上的人也更加小心伺候,生怕薛老夫人有个什么闪失。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薛老夫人竟然会发病,根本不符合常理。

    同样疑惑地还有彦太医。

    虽然薛老夫人当年发病却是比较严重,但他也是尽了心的开药方为薛老夫人调理(身shēn)子,上次薛府还派人传话说薛老夫人(身shēn)子越发的康健了。

    他当时还想,府上有一位既懂药膳又极为细心的孙女,周遭又有婢女小心伺候着,这(身shēn)子越来越好倒是正常的。

    若是长此下去,说不得还能多活上好几年。

    只是,现在这般发展,着实让人意外。

    彦太医摸着胡子,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薛老夫人的(情qíng)况。

    等彦太医看完,冰岚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了薛世平一眼后,红着眼小声说道,“老夫人早上还好好儿的,奴婢还服侍她用饭。没过一会儿大夫人便过来了,也不知是要与老夫人说什么,便将奴婢们屏退了。等大夫人走了之后。老夫人便不大好了。”

    她不说倒还好,一说彦太医就仿佛被点醒一般,目光深沉道,“医术上曾有记载,中风之人若心境平和倒无妨,若心境不稳,倒有可能(诱yòu)发病(情qíng)。”

    到此地步。薛世平若还看不出什么的话,那他也算白活了。

    他倏地站起(身shēn)。(阴yīn)沉着脸,“这事我定会好好查个清楚。”

    随后恭敬地对彦太医说道,“彦太医,我母亲的病还需您想想法子。”

    彦太医开了新方子。嘱咐丫鬟熬药时千万小心,这才离去。

    薛婧萱看过那方子,是极为平常的治疗中风之症的药方。她知道,祖母这病症,就算是彦太医也无有效的法子了,只能这般调养着,能拖一(日rì)是一(日rì)。

    至于薛世平会不会处理饶氏,薛婧萱并不报希望。

    虽然饶氏这次行为极为不妥,也伤害到了薛世平最亲的母亲。但为了薛府的名誉薛世平也不会把饶氏怎么样,顶多是训斥几句,(禁jìn)足些时(日rì)。

    但薛婧萱这次却猜错了。

    当晚。薛世平回到主院便与饶氏吵了起来,吵闹间,还摔坏了几个青花瓷花瓶。

    而后,薛世平不仅(禁jìn)了饶氏一月的足,还发话让饶氏不得再踏进锦泰院,也不能见薛婧瑶。免得带坏了即将出嫁的女儿。

    因着饶氏被(禁jìn)足,便免了晨昏定省。

    原本薛婧萱是想去主院瞧瞧饶氏如今的(情qíng)况的。这下却是看不到了。

    好在主院有丫鬟说漏了嘴,饶氏当晚还被薛世平扇了一巴掌,右边脸肿了两(日rì)才完全消散。

    薛婧萱望着窗外,嘴角噙着一丝淡笑,我的好母亲,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姑娘,听说府中各管事都来了,说有好些事(情qíng)需要夫人定夺呢。”彩霞蹙眉言道,夫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灯,这才两天就有所行动了。

    薛婧萱却不以为然,言语淡淡,“若是她没个对策,倒是白掌了这些年的中馈。”

    “姑娘,”彩霞面色一喜,“您是早料到了夫人会有所行动?”

    不待薛婧萱答话,冰菊便道,“夫人原就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一个月的(禁jìn)足,以夫人那好强的(性xìng)子,哪里忍得下。有所行动并不奇怪,只是,姑娘可是有对策了?”

    冰菊在府上呆的时间比彩霞可要长太多,对饶氏的(性xìng)子不说了解十分也有个八分。

    “你们了解我父亲吗?”薛婧萱问道。

    随后自顾自答道,“父亲表面温和谦恭,与母亲相敬如宾。实质却是个极为好面子的人。”

    “这次是母亲自个儿将父亲惹怒了,连彦太医都能大概知晓祖母发病的原因,父亲不对母亲做出惩罚也不行了。故而,便(禁jìn)了母亲的足。”说到这里,薛婧萱极为古怪的一笑,“若是母亲能领略父亲的意思,全了父亲的面子,安安分分地度过这一月,那此事便算做了个了解。偏偏母亲又未能读懂父亲的意思,自作主张,依父亲的(性xìng)子,只怕不会再给母亲台阶下了。”

    她看向彩霞与冰菊,面露嘲讽,“你们且看着,她过不了多久就会明白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薛婧萱望向窗外,目光沉寂而悠远。

    她很好奇,饶氏到底与祖母说了什么,令得祖母(情qíng)绪如此不稳,引得旧疾复发。

    只是可惜,祖母此番昏迷着,无从问起。

    薛婧萱这晚睡得极为踏实,或许是因饶氏此番受到惩罚,亦或许是饶氏被(禁jìn)足,自顾不暇,无暇来找她的麻烦。

    醒来时,已然晴天白(日rì),阳光正好。

    冰菊撩了帘子,轻语道,“姑娘可要起(身shēn)?”

    薛婧萱点点头,“昨晚我睡得早,主院(情qíng)况如何?”

    冰菊正要回答,彩霞却是抱着铜盆进门,抢先回道,“姑娘可是说准了,各管事到了主院门外,主院外守着的奴仆恁是不让进,清歌闻声而来,反复说着好话,那些奴仆偏是不吃这(套tào)。”

    彩霞与冰菊相视一笑,彩霞便作出清歌平(日rì)说话的样子,(胸xiōng)脯一(挺tǐng),轻咳一声,道,“好胆大的奴仆,这是薛府,你们不过是薛府养的奴才,连当家主母的话也不听,这般目无尊卑,小心夫人要了你们的小命。”

    “姑娘,您猜,后来如何?”

    薛婧萱摇头笑笑,“怕是我父亲过来了吧。”

    彩霞目光一亮,“姑娘您可猜对了。那清歌话刚说完,老爷便从远处过来,说道‘我看她可敢’,吓得清歌一个激灵,啪嗒一声跪倒在地,直呼‘奴婢知罪’。”

    “那清歌以前即便不是这般视人命如草芥,与我那母亲处久了,怕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薛婧萱看向彩霞,复又问道,“后来如何?”

    “后来老爷便大发雷霆,说薛府乃是书香门第,家风严谨,世世代代待仆人皆是态度亲和,便是犯了大错,也不会说要人命,不过是发放出去。区区婢女也敢放出这种混账话,若传扬出去,我薛府颜面何存?”彩霞顿了顿,“老爷这样一说,清歌便吓得将头埋的更低了,老爷瞪了清歌两眼,便说清歌一事待得容后处置,接着便开始询问那些管事来此为何。”

    “果如姑娘所料,老爷一听那些管事求见夫人,刚平息的怒火便又上来,直说记得管事拜见之(日rì)应是每月中旬,如今已是月末,何故进府拜见,那些管事虽然平(日rì)里处事圆滑,但今(日rì)一见老爷怒火熏天,便呐呐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见此,老爷也算明白了几分,便沉着脸将那些管事遣了出去,随后进了夫人的屋子。没一会儿啊,就听见屋里传出夫人的哭骂声。”说到此处,彩霞愈加神采飞扬,颇有几分扬眉吐气的意思。

    薛婧萱讽刺地笑笑,薛府哪如父亲说的那般,即便以前祖宗是这般的,那饶氏入了门后,也早就变了。平(日rì)里,饶氏定也常常这般训斥惩治家仆婢女,父亲明明听在耳中,看在眼里,却也听之任之。今(日rì)这般不过是为责罚饶氏而故意为之。

    什么夫妻之(情qíng),若真碍了他的颜面,也不过如此。

    “你说父亲进屋后,母亲便大声哭闹?”似是想起什么,薛婧萱抬首问道。

    “是的,姑娘。”

    “看来父亲这次的惩治重得让母亲连基本的闺秀仪态都保持不住了。我那四姐可有何异动?”母亲遭遇此,怕那心狠手辣的四姐姐也不会安宁吧。

    问及此,彩霞面露不解,“夫人房里的事没一会儿便传遍了薛府,这次夫人可是大大的失了面子,奇怪的是,四姑娘院里却安静得很。听说一直在忙着绣嫁衣。”

    听罢,薛婧萱面露恍然。

    在四姐姐心底,母亲的这点事哪儿比得过她出嫁。她那般(爱ài)叶澈,为了能嫁给叶澈,费尽心机,如今好不容易如愿,当然将这事放在第一。

    薛婧萱猜得倒也不错。

    薛婧瑶初听闻婢女禀告主院之事时,确实有一瞬的恍惚和焦虑。

    但旋即又想到平(日rì)里,父亲与母亲之间倒也曾有小吵小闹,不过几天便和解,但每次婢女来报时皆说得无比严重,头几次她还前去安慰,但每次一过去便是听母亲抱怨,后来渐渐少理,每次总找些理由推脱过去。

    这次明知父亲已下令(禁jìn)母亲的足,且严(禁jìn)她前去看望,她哪敢拂了父亲的面子。何况她仍旧以为,这次与以前一样,待得父亲平息了怒火,母亲再放下(身shēn)段哄哄,这事便就此揭过,父亲与母亲仍旧会向以前那般夫唱妇随,举案齐眉。

    但,薛婧瑶显然小看了薛世平的怒火。(未完待续)

    ps:笑笑终于满血复活了,元旦开始恢复更新,么么哒。i861

    ,无弹窗阅读请。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