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不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锦泰院很快便聚满了人。

    薛世平薛世安不在,薛老夫人这会子又出了事,饶氏与蒋氏便是整个薛府的主心骨。

    虽然两位老爷都不在,但单是府中的女眷聚在一起,也足够将锦泰院主屋占满。

    人一多,便显得有些嘈杂。

    薛婧萱不(禁jìn)皱紧了双眉,这般吵闹哪里适合病人呆。

    正要出声,饶氏却道,“萱姐儿,不是做母亲的说你,老夫人出事这么大的事,你竟然还瞒着我,若不是我院中丫鬟无意间听到,告知于我,我都还不知,锦泰院竟发生这般大的事。”

    说着,饶氏面上染上怒色,“你这般做,岂不是延误了老夫人治疗的最佳时机?”

    饶氏在听到丫鬟来报说老夫人病发,她是非常高兴的。

    在听闻薛婧萱在锦泰院后,她便起了打压薛婧萱的心思。

    这才有了这先发制人这一招。

    见薛婧萱不答话,饶氏又缓和了语气,“我知你一向最敬重老夫人,但这事不是其他,而是发病,发病定要去先通知大夫。好在我在听说这事后,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以后你可莫要这般不知轻重了。”

    饶氏刚说完,薛婧瑶也道,“母亲说得多,妹妹以后可要注意些了。”

    这母女俩又开始一唱一和。

    殊不知,在薛婧萱眼中,她们不过是跳梁小丑。

    弯起嘴角,薛婧萱双眼清亮无比。

    似笑非笑地看着薛婧瑶,直让她心里有些发毛。

    正当此时,充满怒气的声音传来,“我看不知轻重的是你们母女吧。”

    人群外一青袍男子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双眼盯着饶氏,怒不可遏,“母亲正病着,需要静养,是谁让你带着这么些人过来的?”

    话毕,环顾四周,喝道,“都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散了。”

    说完,男子又瞪了饶氏一眼。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薛世平。

    待得大家都散去,屋中仅剩下薛婧萱、饶氏、薛婧瑶和蒋氏。

    见薛婧瑶未离开,薛世平便道,“你留下来也帮不上忙,还是回屋好好学习女红去吧。”

    听罢,薛婧瑶只得不甘不愿的离开。

    但她心中却是十分不平,凭什么薛婧萱就留下来了。

    而且刚刚听父亲的意思,似乎对她和母亲都很是不满,父亲一向与母亲和睦,这会也不知是怎么的。

    这时,薛婧萱朝着薛世平福了福(身shēn),言道,“父亲,彦太医此时怕是在过来的路上,萱儿刚才替祖母用(热rè)布擦拭过面部,这会子面部没那般僵硬了。”

    薛世平点点头,走近(床chuáng)榻,“你做得很好,你祖母没有白疼你。”

    饶氏在一旁听着薛世平与薛婧萱的对话,心中惊涛骇浪。

    她实在不知,在薛世平眼中,薛婧萱竟然这般好,都比过了嫡出的瑶儿。

    而且听薛婧萱的意思,刚才就已经派人去请彦太医了,怪不得刚才指责她时,她一直不出声,原来是这般。

    可恨自个儿竟然不知有这回事,想到这,饶氏狠狠瞪了一眼远远立于屋门的清歌,连这么大的事都没有打听出来。

    害得她被夫君指责。

    清歌被瞪得莫名其妙,思来想去也未觉得自己行事有不妥之处,只暗道以后在夫人面前需更加谨言慎行。

    薛老夫人这个病来得十分迅猛,虽然已经派人火速去请彦太医,薛婧萱也想着法子抑制。

    但没过一会儿,薛老夫人便开始抽搐不止,双眼浑浊,咿咿呀呀不知在说个什么。

    许是想要表达的意思,都表达不出来,薛老夫人越来越慌,挣扎着要从(床chuáng)上起来。

    薛婧萱忙上前握住薛老夫人布满皱纹的双手,出言宽慰道,“祖母莫着急,彦太医一会儿就来了,您这样激动,反倒会加快病(情qíng)发展,这对您的(身shēn)子极是不利的,父亲和萱儿一直在旁边陪着您,等您病好了,咱们又出去踏青游玩,看那绿水青山,秀丽风光。”

    “萱儿说得对,母亲,您切莫激动,您这病就是激动不得,须得静心调养才好。平(日rì)里,儿子从未与您一道出去游玩过,等您病好了,儿一定陪您好好出去游玩一番。儿记得您说那高山之上的杜鹃花甚是好看,等(春chūn)末夏初的时候,咱就到那高山之上看那杜鹃。”薛世平忙道,这个平(日rì)里一向硬气的男子难得的双眼噙满了泪水。

    薛老夫人这才稍微平息下来,勉强侧过头看向薛婧萱和薛世平,但当她将目光落到饶氏(身shēn)上后,复又激动起来。

    抖动着的手颤颤巍巍地指向饶氏,嘴巴张张合合,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仅能听出好几个“你”字。

    饶氏不是个傻的,见薛老夫人又激动起来,生怕薛世平心中起疑,忙捏着锦帕抹着眼角,“母亲,您可要好好保重(身shēn)子,欢欢喜喜看着咱府上的姑娘出嫁。”

    饶氏这话说得十分好听,薛府的几位姑娘都是定了亲的,离出嫁也不远了,到了老夫人那个年纪无非是希望子孙多福,男的一举高中,女的嫁得好归宿。

    可薛老夫人听到饶氏这话,不仅没有平复,反倒是越加的激动,指向饶氏的手捏成了拳头,额上青筋暴起。

    见此,饶氏暗道不妙,提什么不好,非要提起亲事,忙讪笑着改了口,“母亲,您可莫要激动,既然您不(爱ài)听这话,那媳妇便不多说,只希望您放宽心,(身shēn)体会慢慢好起来的。”

    人紧张后,便是多说多错。

    饶氏便是这样的。

    若说薛婧萱起初只是猜测薛老夫人病发是与饶氏有关,那饶氏这番说辞与薛老夫人听后的强烈反应便证实了薛婧萱的猜测。

    薛老夫人病发与饶氏脱不了干系。

    瞧着薛老夫人神色越来越不对劲,薛婧萱不敢放任饶氏继续说下去,便开口道,“父亲,萱儿派人去请彦太医有一会儿了,也不知怎的,竟还未来,您看要不要再派人去瞧瞧?”

    薛世平点点头,唤来随行小厮,吩咐去看看(情qíng)况。

    看着母亲这般难受,又对饶氏十分不待见,薛世平显得十分疲惫,不愿再听饶氏多说,便道,“你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倒不如去大厨房盯着丫鬟婆子为母亲熬点羹汤。”

    厨房那种下等之地,饶氏哪里愿意呆。

    但听薛世平那般不耐的口气,饶氏也不敢不去,便强压着不满故作贤惠,柔柔地应是,而后带着清歌离去。

    刚一离了锦泰院,饶氏便面色一变,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尽是狠毒,哪里还有半分贤妻良母的样子。

    见饶氏脸色不好,清歌小心翼翼地问道,“夫人,可真要去那大厨房?”

    “去,怎么不去,我既然应了要去,当然得去瞧瞧。”饶氏口气不大好,语含嘲讽,旋即看向清歌,“你怎的未曾告诉我那死丫头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害我在夫君面前失了脸面。”

    清歌忙低头认错,“夫人恕罪,奴婢也不知这事,若非在主屋六姑娘提起,奴婢都不知道已经请了大夫,只道是六姑娘瞒着此事。”

    清歌一直是饶氏的心腹,饶氏知她并未说谎,加之平(日rì)里服侍也是尽心尽力,便摆了摆手不再多言。

    刚刚夫君那口气,明显是对她有所不满了。

    饶氏叹口气,但转念一想,那死丫头未回府之前,她与夫君一向和睦,举案齐眉,夫君主外,她主内,一切是那般的美好。

    夫君这次对她心生不满,怕就是那死丫头拾掇的,那个((贱jiàn)jiàn)人死了也不安生,偏生要留下一个((贱jiàn)jiàn)种在这里祸害她和她的宝贝女儿。

    啐了一口唾沫星子,饶氏心中越发的愤恨。

    饶氏前脚刚走,彦太医后脚便到了。

    一屋子人均屏气凝神等待彦太医诊治后给出结果。

    从微微凝眉到之后的眉头紧皱,彦太医终是无奈地叹气。

    不用多说,薛婧萱便知祖母是无救了。

    薛世平却是不知这些,他还抱有一丝希望,急急询问彦太医。

    摇了摇头,彦太医声音有些沉,“当初老夫诊治之时曾说过老夫人可续上半年(性xìng)命,如今两年已去,老夫人也算是有福的了。现在已然是中风发作,老夫也无能为力。”

    话毕,彦太医复又看了一眼(床chuáng)榻上的老夫人。

    这个老妇在药物和药膳的调理下,安安稳稳度过了两年,终还是敌不过病魔。

    半(身shēn)不遂,口舌歪斜,言语蹇涩或不语,,面色既白,气短乏力,口流涎,自汗出,这俨然是极度气虚血瘀的症状了。

    便是离油尽灯枯也不远了。

    听到结果时,薛婧萱也是(身shēn)子一震。

    在彦太医来之前,她虽然已经把过脉,那脉象极为沉细,她可以告诉自己,是自己医术不精。

    但真正听到医术方面的权威者说出那个结果,她的心还是狠狠地疼了起来。

    良久,薛婧萱抬起双眸,轻声问道,“彦伯伯,这两年,萱儿与府上的丫鬟一直细心照料祖母,您吩咐的那些也都一一避过,不仅如此,祖母还服用药膳,时刻保持愉悦的心(情qíng)。萱儿实在想不通,昨儿还是好好的人,今儿个怎的就发病了?”rs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