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示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薛婧萱再见到薛婧雅时,是在知晓事(情qíng)三(日rì)之后。

    那(日rì)薛婧雅带着贴(身shēn)丫鬟亲自来了碧竹苑。

    有些时(日rì)不见,薛婧雅已然恢复了昔(日rì)的容光。

    一袭湛蓝色的长裙,容颜很是明艳。

    薛婧萱笑着请薛婧雅入座,心里却在思索着薛婧雅此来何意。

    她这个三姐一向不屑与她为伍,更莫说亲自上门。

    如今这举动,倒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不仅如此,一入座,她便笑吟吟地唤贴(身shēn)丫鬟呈上糕点。

    “六妹妹,这是今儿个我让大厨房给做的,特别香甜可口,你快尝尝看。”

    说着她便动手拿起一块递予薛婧萱。

    如此,薛婧萱只好接了,但却没有食用。

    而是轻轻放回瓷盘,言道,“妹妹先谢过三姐姐了,不过妹妹刚刚用过一些八宝莲子羹,这会子吃不下了。待得消了食,妹妹再行品尝。”

    闻言,薛婧雅仅是笑笑,她也仅是做做样子,既然薛婧萱不领(情qíng),那便算了。

    薛婧雅环顾房间四周,打量着周遭的布置。

    这是她第一次来碧竹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破旧的院落。

    碧竹苑算是薛府较为简陋且偏僻的院落了。

    当初饶氏收拾这个院落给薛婧萱住,本也是看中了这一点。

    薛婧萱入住之后,虽然收拾得很是整齐,并添置了些新物件,但与薛婧雅与薛婧瑶所住的院落还是相差甚远。

    算不得多好的木桌木椅,多宝格上仅是放着点瓷器,窗前的案几上放着一个天青色瓷瓶,瓶中插着一束鲜花。

    这布置确实十分简单。

    收回目光,薛婧雅看向薛婧萱。

    这个六妹妹一向少言寡语,平(日rì)里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

    住在这般简陋的院落,还能如此怡然自得,光是这份心(性xìng)便足以让人另眼相看。

    更莫说…

    薛婧雅想起了临行前母亲蒋氏再三叮嘱的话语。“别小看了你这个妹妹,虽是庶出,但在你祖母眼中除却(身shēn)份及不上你与瑶姐儿,其他方面,你们怕都是及不上的,她说一句,顶得上咱们说十句。她回来这么久,虽然也没做什么事儿,但能让你祖母这般疼(爱ài),定是有过人之处。而且我还听说那彦太医对她也是赞不绝口。加之。你这婚事还是她去了锦泰院之后。你祖母才有所行动的。怕是与她有些关联,即便是没有关联,她在这府中除却你祖母的关照,算是孤立无援。你多走动走动,也总是好的。”

    蒋氏说话时,神(情qíng)都还有些懊悔。

    她在这薛府虽然表面是懦弱的,但总是看得十分通透,自问了解老夫人心(性xìng),也能摸清饶氏意图。

    但锦姨娘所出的这个庶女,她却是半分没有看透。

    若非无意间听到雅儿提起她曾在花园中遇到薛婧萱,并从薛婧萱口中听到侯府怪事,再联想到薛婧萱曾去到锦泰院。之后老夫人便派了贴(身shēn)丫鬟出府,又特意派人通知雅儿要她陪同去寺庙进香,一直到霍府退婚,侯府求亲,她才隐隐觉得这与薛婧萱脱不了干系。

    她也曾想过。薛婧萱如此做究竟是为何,但却无法想透。

    不过她这行为确实解了雅儿的燃眉之急,无论如何,雅儿总该去感谢一番的。

    蒋氏本想亲自过去碧竹苑的,但为避免引起饶氏的猜忌,还是作罢。只让薛婧雅带着糕点前往。

    薛婧雅收回心思,看向眼前神色平淡的妹妹,纵然心中不愿相信那事是这个妹妹从中周旋,但却也无法说服自己。

    只因祖母的一切行动皆在六妹妹去锦泰院之后,而六妹妹去锦泰院又是在遇见自己之后。

    一切的一切都在说明着与六妹妹相关。

    扬起笑意,薛婧雅柔声道,“原先我想着怕是要嫁给一个傻子,下半辈子与傻子为伍了,没曾想,在我心灰意冷时,这婚事倒有了转机。如今我们几个姐妹皆说了亲,且婚事都不差,若现在不多走动走动,等嫁了人怕就没什么机会再亲密交谈了。”

    这一番说辞,薛婧萱自是不信的。

    她回府也有那么久了,这个三姐姐从未给过她好脸色,便是应她也仅是敷衍。

    更别说走动了。

    一个嫡出的肯拉下面子去见庶出的,这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么?

    虽是如此想着,薛婧萱嘴上却是说道,“妹妹先恭喜三姐姐定下一门好亲事,之前听说三姐姐与霍家嫡长子定亲,妹妹本以为是门好亲事,可后来才知那霍家嫡长子有些呆愣,妹妹只道这人配不上三姐姐。这才没多久的功夫,事(情qíng)骤变,那婚事便作罢,也是三姐姐福气好。”

    因着摸不清薛婧雅的意图,薛婧萱干脆与薛婧雅打起了太极,答话也很是含糊。

    原本薛婧雅便是傲(娇jiāo)的(性xìng)子,总不愿相信蒋氏所说,现在从薛婧萱口中听到是她自个儿福气好,才能有这般造化,便信了,打心里认为是蒋氏想多了。

    但薛婧雅也不是笨的,虽然这般想着,却面不改色地出言试探,“全是托了妹妹的福,我也是好些(日rì)子没有去逛过花园,那些(日rì)子每(日rì)心(情qíng)郁郁,呆在屋里,可自那(日rì)在花园中遇见妹妹,与妹妹说过话后,我的生活便开始天翻地覆。我倒是觉得妹妹是我的福星。”

    闻此,薛婧萱总算是明白了薛婧雅此行目的。

    无非是怀疑她的亲事是因她而有所变动的,她刚才的那番话不过是一番试探。

    思及此,薛婧萱忙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道,“三姐姐可抬举我了,妹妹哪里担得起。三姐才貌双全,本就是福气好的,有门好亲事是理所应当的。”

    接着,薛婧萱又状似无意地提起侯府,“三姐姐,妹妹听说武安侯府的世子之位都还未定下来。说不得以后您还是世子夫人呢。”

    听到这话,薛婧雅越发觉得是母亲蒋氏想多了,看薛婧萱那副傻不拉唧的模样,也不像是个有主意的,哪里会去做那般事(情qíng)。

    旋即想到薛婧萱提起的世子之位,她眼色便是一亮,笑道,“按理是因立嫡长子为世子的。”

    闻言,薛婧萱忙起(身shēn)恭贺薛婧雅,“那妹妹便恭喜三姐姐了。只是听说那嫡次子也是个文武双全的。也不知到时是否…”

    不待薛婧萱说完。薛婧雅便出声道。“不会的,定是立长子的。”

    虽是如此说着,但薛婧雅语气并不见得有多坚定。

    虽说在大丰继承官位一般都是嫡长子,但也有例外。

    譬如那承恩侯的爵位就是由嫡次子继承的。

    这令得薛婧雅有些心烦气躁。她烦躁地起(身shēn)又关心了薛婧萱几句,便带着丫鬟离去。

    回到院落,蒋氏便急忙跑来询问。

    薛婧雅很是不耐地将薛婧萱的反应一一说出,说完后言道,“母亲,真是您想多了,您不知道她当时的样子有多傻,就一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丫头,说个话都有些唯唯诺诺。”

    其实薛婧萱说话并非唯唯诺诺。不过是说话声音偏小了些,因着要做出庶女应有的作派,面对既是姐姐辈又是嫡出的薛婧雅,便做足了庶妹的规矩。

    这些看在薛婧雅眼里,便成了唯唯诺诺。没有见过世面。

    薛婧雅说得很是详细,将留意到的薛婧萱一举一动,都说给了蒋氏听。

    蒋氏虽然意外这一切与之前猜测背道而驰,但又觉得薛婧雅的分析并无道理。

    便道,“许是母亲想多了。”

    随后她嘱咐薛婧雅,“雅儿,不论她是否如我之前所猜测那般,但你既然踏出了第一步,做出了与她交好的假象,以后也可多走动走动。她的夫家穆国公府如今虽说是有名无实,但官位到底比武安侯府要高上一阶,总有用得着的地方。”

    听到蒋氏提起官位,薛婧雅便想起薛婧萱提到的世子之位。

    “母亲,您说那世子之位,侯爷会传给谁?”

    这问题难到了蒋氏。

    她虽说只是女人,不曾接触过朝中事(情qíng),但也知道袭爵应为长这个道理。

    但武安侯府的嫡长子早便到了可袭爵的年纪,却不见侯爷向圣上请旨。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侯爷并不愿意让嫡长子袭爵。

    又或许侯爷内心十分挣扎,是立长还是立幼,毕竟两个儿子都是嫡出,只是一个是原配所出,一个是继任所出。

    幼子还有亲娘帮着张罗,这长子亲娘都见阎王去了,谁还去帮他?

    若长幼因世子之位相争,长子胜出的机会并不大。

    理清了这些,蒋氏开始忧心薛婧雅今后的生活。

    “雅儿,那世子之位会传给谁,现下还不好说。但你嫁过去后,切记劝着些你夫君,若非有万全之策,莫要行动。你们安安心心过(日rì)子便是,那世子之位,不要也罢。便是没有那世子之位,你们一样能生活富足。”

    薛婧雅却是摇头,她并不赞同蒋氏的观点,“母亲,在之前,我的亲事已经输给了那位,以后,我再也不愿输给她。我要让她在见到我时,恭恭敬敬地唤我世子夫人,而非大嫂,亦非三姐。”

    “你…”蒋氏(欲yù)要再劝,最终化作一声叹息,“哎。”

    自家女儿的(性xìng)子便是如此,多说无益,只是道了句“儿孙自有儿孙福”,便缓步离去。

    ps:

    抱歉断更许久,(身shēn)体实在不好,最近会断断续续地更新一部分,然后存点稿子,争取下月完全恢复更新,不再断更。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