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商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清歌将薛婧萱送至景泰院门口,目送她进了门,方才离去。

    若问她为何未跟着进去,原因十分简单,她若跟着去了,那薛老夫人便会知道这事夫人插手了。

    虽然薛老夫人夫人最终还是会知晓是夫人捣鬼,但等事成之后再知倒也并无多大影响。

    小丫鬟候在门口一瞧见薛婧萱前来,忙上前相迎,随后福(身shēn)请安。

    但抬头看见薛婧萱的妆容,却是面露惊愕。

    小丫鬟张了张(欲yù)要说话,薛婧萱却是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随后她轻声问道,“穆二夫人可是在里间?”

    小丫鬟呆愣地点了点头,“六姑娘,您这妆容…”

    薛婧萱经常出入景泰院,倒也与景泰院的丫鬟们熟识。

    眼前的这位小丫鬟名唤忍冬,与薛婧萱接触多了也知薛婧萱是(性xìng)子极好的,便大着胆子指出了薛婧萱的妆容有不妥之处。

    薛婧萱却是轻轻摇了摇头,“无事的,你进去禀报吧。”

    忍冬心中虽然不大明白薛婧萱此举为何,但观薛婧萱行为语言都十分正常,显然对那妆容清楚得很,便也不再多说,转(身shēn)掀了门帘进门禀报。

    此刻,薛老夫人正与穆二夫人杜氏聊得很是合拍。

    一听忍冬来报说薛婧萱前来,薛老夫人便愈加兴起,忙道,“这丫头怕是又过来请安来了,你便唤她进来吧。”

    话毕,薛老夫人看向杜氏。笑得合不拢嘴,“我这孙女啊,最是孝顺,每(日rì)必来请安问好。”

    杜氏知晓薛老夫人是在夸赞薛婧萱,忙也附和道,“我最是喜(爱ài)有孝心的孩子了,那感(情qíng)好,等她嫁到国公府。以后每(日rì)便来陪我说说话儿,解解闷儿。”

    说话间,薛婧萱便踩着小碎步走了进来。

    对着薛老夫人与穆二夫人杜氏盈盈一拜,随后薛婧萱抬起头来。

    这不抬头倒好,一抬头薛老夫人便大惊失色。

    随后抚额叹息。

    倒是杜氏反倒是依旧保持着笑容,还向薛婧萱友善地点点头。

    她脸上那微微流露的满意,恰好被薛婧萱捕捉到。

    垂下双眸,薛婧萱不(禁jìn)弯了弯嘴角,母亲。瞧吧,你的算盘可又打错了。

    薛老夫人第一次对薛婧萱起了恨铁不成钢地心思,她沉着声说道。“坐下吧。”

    要知道薛老夫人可从未用过这般语气对薛婧萱说话。每回见到薛婧萱,她都是充满了笑意,语气温和慈(爱ài)。

    而这次,她的声音却极是冷淡,似是对薛婧萱失了望,便是连让她就坐。都指了离得远的位置。

    而后,薛老夫人便继续与穆二夫人说着话。

    她并不想因为薛婧萱的那副妆容而毁了这还不容易要成的亲事,忙向杜氏解释,“萱姐儿年岁还小,对那装扮也不甚熟知。夫人可莫要见怪。”

    杜氏乐得薛婧萱如此,忙笑着摇头。“无事无事,这些都不碍的,我看重的只是她的(性xìng)子。”

    杜氏偏头看向薛婧萱,见其十分规矩地坐在矮凳上,微微低着头,十分安静,对于她们的谈话,也不插话。

    她越看越觉得满意,只觉这丫头一看就是个好拿捏的。

    “老夫人,您可瞧瞧,我可从未见过如此听话乖巧的姑娘,我见到的那些啊,无一不是过于活泼,整(日rì)叽叽喳喳的,吵得人心烦。”杜氏夸奖道,随后又提到穆子轩,“我那侄子(性xìng)格也很是温吞,不适合(性xìng)子过于活泼的,看了那么多姑娘,我就觉得六姑娘最为合适。”

    杜氏这话,薛婧萱可是听见了心里。

    穆子轩是个温吞的?

    怕不是吧,单凭他那双让人看不透的眸子,薛婧萱便觉得穆子轩绝非表面上看起来那般。

    只是他在国公府,似乎也并未过得顺心呢。

    她这婶娘一看便是个不好相与,若真是为了他好,怎的会替他相看如此丑陋的姑娘,最后还敲定了她?

    虽然,薛婧萱隐约觉得杜氏会相中她,其间定有穆子轩的推波助澜,但她可是记得清楚,当(日rì)杜氏请来的姑娘些可没一个是出挑的。

    光是这一点便能说明这杜氏是不安好心的。

    薛府的争斗让她有些疲累,若是嫁到穆国公府还要面对这样一个居心叵测的婶娘,薛婧萱反倒是觉得有些雀跃。

    这一点,连她自己都有些想不通透。

    她这般想着,薛老夫人却是说道,“可谢过夫人对萱姐儿的看重了,只是萱姐儿终归是庶出,不知夫人作何打算?”

    虽然薛老夫人当下有些怨薛婧萱的不争气,但她还是将薛婧萱放在心尖子上疼着,哪怕只有一点机会也要为薛婧萱争取。

    她问完话,见杜氏久不答话。

    忙又道,“萱姐儿虽说只是庶出,但从小算是养在我(身shēn)边的,这大家闺秀该学的礼仪全没落下,识字书写,女工刺绣,虽说不得是样样精通,技艺登峰造极,但到底还是拿得出手的。”

    薛老夫人伸出双脚,露出一双墨黑色绣鞋。

    绣鞋样式倒不是多新颖,但胜在绣工精致,且绣鞋两边还特意各绣上了两朵暗金色的牡丹,牡丹花儿一朵含苞待放,一朵开得正艳,乍一看,倒似真的一般。

    指着这双绣鞋,薛老夫人呵呵笑道,“夫人,您看这双绣鞋如何?”

    不管是为哪般,杜氏都会答好。

    更别说在她看来这绣鞋做工的确十分精致,她扬起笑容,赞道,“瞧这做工,这绣技,真真是极好的,只是不知出自何人之手?”

    薛老夫人眼神若有似无地看向薛婧萱,面露欣慰,“可不就是我这孙女儿做的。”

    似是想到薛婧萱之前的凄苦,薛老夫人道起了往事,“我这孙女儿啊,打小便(身shēn)子不大好,便是拖着这般柔弱的(身shēn)子,都还是要替我做鞋,我一想着,这心里便是既苦又甜。”

    她叹口气,“虽说她只是个庶出的,但在这薛府也是过的正经小姐的生活,我只盼她能有个好归宿,不说嫁得风风光光,但至少要明媒正娶。”

    终还是提到了正题上。

    杜氏思绪微转,反复咀嚼着薛老夫人说的那话。

    打小(身shēn)子便不大好,(身shēn)体柔弱?

    她双眸突然一亮。

    一直想着找个家世才学相貌样样不出挑的人配穆子轩,倒忘了不管家世才学还是样貌,只要是个女的,嫁过来,说不得便能(身shēn)怀有孕。

    到时候这穆国公府便有了后。

    摊开穆子逸不提,光是这一点已经是自讨麻烦了。

    若是她为穆子轩找个家世样貌才学不出挑,且(身shēn)子柔弱,生养能力不行的,那她在穆国公府岂不是高枕无忧了?

    思及此,杜氏只觉豁然开朗,越加觉得之前找王媒婆相帮是对的。

    不会下蛋的母鸡,即便是当主母,怕也是毫无威慑力的吧,何况她还是那副尊容。

    杜氏睨了薛婧萱一眼,心中如是想到。

    但她却偏偏忘了,她也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

    想通了这些,杜氏便觉得便是明媒正娶倒也可,便道,“老夫人可放心,这事儿虽然我暂时还做不了主,但六姑娘我着实喜欢,回府后,我一定与二爷好生商量,若真要定下来,必是明媒正娶。”

    一听她说起暂时还做不了主,薛老夫人的心都凉了半截。

    面上便有些失望。

    观此,杜氏忙补上一句,“我倒是忘了今(日rì)前来的目的了。”

    她看向(身shēn)边的大丫鬟,“妙玉,将皓然的庚帖呈给薛老夫人。”

    话毕,她又看向薛老夫人,“今儿个过来,只顾着与老夫人谈论这些了,倒忘了过来的初衷。我这次过来,主要便是想交换庚帖,请道人看看二人合适不合适,若是合适的话,我再向二爷说上几句,这事儿怕也是能成的。”

    这下,薛老夫人只觉柳暗花明又一村。

    忙吩咐冰岚将薛婧萱的庚帖找出,呈给杜氏,“那便劳烦夫人了。”

    办完了事儿,杜氏也不打算多作停留,便起(身shēn)告辞。

    薛婧萱极为知礼的起(身shēn)行礼,又相送。

    从始至终,她都是保持着静默,极为温婉。

    待得杜氏走后,薛老夫人才沉下脸,面露不悦,“萱姐儿,你这妆容到底是何人为你化的?”

    薛老夫人看向薛婧萱,那妆容与昨(日rì)去穆国公府时一模一样,极是怪异丑陋。

    昨晚是王媒婆化的,她技艺不精,薛老夫人倒是理解。

    但今(日rì)王媒婆可不在。

    对于薛婧萱(身shēn)边的冰菊与彩霞,薛老夫人都是极为熟识的,冰菊的装扮技艺不说上好,但也绝非如此低劣。

    那彩霞平(日rì)也将薛婧萱打点得不错,断不会犯这种错误。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是有人故意的。

    “你这事故意的?”想到有可能是薛婧萱故意的,薛老夫人当即有些生气。

    薛婧萱只埋头不语,既不辩解也不承认。

    令得薛老夫人更加生气。

    倒不是薛婧萱不想说,只是她确实不知该如何说。

    若说是因为知道杜氏喜欢丑陋的,她才故意的,那么薛老夫人定然会对杜氏心生不喜,认为她有些问题。

    还是冰菊出言道,“老夫人,这事夫人特意派人过来帮姑娘化的。”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