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妆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穆国公府的宴会邀约是王媒婆前去薛府通知的。

    她到的时候薛婧萱正好在景泰院内,一瞧着王媒婆一(身shēn)花花绿绿地衣裳和发髻上别的鲜艳红花,薛婧萱便猜出那应是媒婆。

    第一眼看到薛婧萱时,王媒婆只道这位姑娘好生jio俏,虽然穿着打扮极为素净,但却透着一股子温婉和清灵。

    她暗暗打量着薛婧萱,不知这事薛府的哪位姑娘?

    正在她猜测时,薛老夫人却是出言介绍,“王媒婆,这是我家萱姐儿,排行老六。萱姐儿,快来见过王媒婆。”

    薛老夫人介绍完毕,薛婧萱便朝着王媒婆盈盈施礼,“见过王媒婆。”

    这一施礼,直把王媒婆惊得愣了神。

    她不(禁jìn)又扫了一眼眼前面带盈盈笑意的姑娘,只见她(身shēn)着一(身shēn)素白sè长裙,仅在上(身shēn)的短褂上绣有几朵鹅黄sè雏菊。

    不仅行礼的姿势优雅,便是动作神(情qíng)都让人觉眼前一亮,丝毫挑不出错处。

    这哪里会是坊间所传的无才无盐无德之人?

    王媒婆第一次觉得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她忙换上笑容,虚扶一把,“六姑娘客气了。”

    王媒婆心里是极为明白的,她不过一平民百姓,若真论起(身shēn)份来,连这薛府的小丫鬟或许的比不过,但此刻这位姑娘却对她行礼,只能说明这姑娘察言观sè的本事极好,且极为知礼。

    王媒婆所猜不差,正如她所想,薛婧萱会盈盈施礼,不过是因为薛老夫人郑重介绍她。

    不论是出于礼貌,还是出于其他,薛婧萱都会以礼相待。

    王媒婆今(日rì)来可是办正事儿的,在薛老夫人请她入座后,她便直言道出今(日rì)所来目的。

    “老夫人,婆子今(日rì)来是受穆国公二夫人所托,请府上六姑娘过去做客的。”王媒婆一张脸笑开了花,“那事儿老夫人一提,婆子便放在了心上,可巧这穆二夫人便为那国公府嫡次子挑选妻子,婆子便在那穆二夫人面前提了一提,这不,穆二夫人一听就起了意思,赶忙让婆子过来请老夫人到时与六姑娘一道过去赴宴呢。”

    薛老夫人心中是极为欢喜的,穆国公府薛老夫人是知道的。

    那穆国公还在世时为人光明磊落,一心向上,便是那国公夫人也是极为和善的。

    只是可惜早早的,两夫妻便去了。

    不过若萱姐儿真嫁过去,这倒也好,没有公公婆婆伺候,倒也免去了一些事端。

    就是不知那穆二夫人是不是个好相与的。

    薛老夫人心中打着算盘,但面上却是极为镇定,“可是只邀了我薛府一家?”

    王媒婆笑意一僵,但旋即又笑着答道,“这倒不是,不过老夫人可放心,这穆二夫人邀的其他几家姑娘,婆子瞧着可都没六姑娘出挑。”

    薛老夫人食指轻叩扶手。

    这意思就是并非邀我薛府一家了?

    思量片刻,薛老夫人答道,“原是如此。倒也无事,我家萱姐儿年纪还小,不急。届时,我会带着萱姐儿过去瞧瞧,就当时增长见识吧。”

    一旁的薛婧萱羞涩一笑,煞是好看。

    王媒婆正巧便看到那一幕,突然出声道,“那二公子是个极好的人,样貌俊逸,温和有礼,婆子瞧着与六姑娘倒是极为相配的。”

    话一出口,王媒婆便觉得今(日rì)自个儿多嘴了。

    不说别的,那二公子虽然确如她所说长相极为清俊,为人也彬彬有礼,但在那穆国公府,却是没什么地位实权的。

    别看她只是一个外人,但她去过穆国公府几次,单凭那几次,便能看出这穆国公府的实权是被那二夫人牢牢捏在手中的。

    她复又看了薛婧萱一眼,这姑娘一看xg子就是软的,定是个好拿捏的,若到时真的成了好事,薛府会感ji她,怕是那穆二夫人也免不了一顿赏赐。

    只是,这相貌终还是有些亮眼了,她记得穆二夫人特意说过是需要无才无盐无德之人,她要如何与这六姑娘说?

    突然,王媒婆脑中灵光一闪,这姑娘一看便是不(爱ài)说话的,只要不说话,便瞧不出是不是无才无德。

    到时她在穆二夫人耳边说几句,那穆二夫人更加会认定了这姑娘是无才无德的。

    可怎样才能无盐呢?

    罢了,这事儿干脆由她来一手((操cāo)cāo)办好了,她别的不会,但那化妆技术倒是不错。

    王媒婆笑得谄媚,“老夫人,婆子知晓穆二夫人喜好怎样的妆容,到时便由婆子帮六姑娘装扮吧。”

    这王媒婆说成的亲事也是极多的,每成一个,她出嫁当(日rì)她也都会前去为新娘子装扮一番,她如今这样说并不会让老夫人心生疑huo,只会让老夫人觉得这王媒婆这回很是(热rè)心,定是将萱姐儿的亲事放在心上的。

    思及此,薛老夫人也笑着应好。

    宴会是在王媒婆通知后的第三天开始的。

    那天早上,天刚见亮,王媒婆便来了。

    一来便被丫鬟带往薛婧萱所住的碧竹苑。

    王媒婆看到薛婧萱时,薛婧萱正(身shēn)着中衣坐在妆台前。

    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身shēn)后,极为柔顺。

    瞧见是王媒婆来了,薛婧萱温婉一笑,“您来得可真早,劳您费心了。”

    薛婧萱说得很是客气,让王媒婆都有些不好意思,连连称其客气,这是她应该做的。

    说着话,王媒婆便拿起妆台上的象牙梳给薛婧萱梳头。

    那头黑亮的长发一入手,王媒婆只觉柔滑至极。

    不(禁jìn)出声赞道,“姑娘这头发真真是好,婆子梳过那般多的发髻都未曾见过这般好的,又黑又亮,不仅如此,还极是柔顺。”

    薛婧萱只抿chun一笑,眉眼微微上翘。

    不愧是媒婆出生,王媒婆梳头的手艺还是十分好的。

    她为薛婧萱梳了个甜美的少女髻,挑了较为柔nèn的发簪别上,让其看上去十分清灵可(爱ài)。

    将发式都弄好之后,王媒婆便道,“姑娘,那穆国公夫人不喜浓妆艳抹,更加不喜过于美貌,婆子便为您化素净些,您看可好?”

    王媒婆原本想着直接化妆便是,但是最终还是觉得应该与薛婧萱说一声。

    她以为薛婧萱不会同意,没想到,薛婧萱却是柔柔答道,“您便按照您想的来化吧。”

    薛婧萱答得如此爽快,倒让王媒婆有些愣神,想好的许多说辞都还未出口。

    她原以为是要费许多功夫的。

    豆蔻少女谁不(爱ài)美,没有谁不会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出去见人的。

    她正暗自琢磨着,薛婧萱却是又道,“萱儿长得本就不出sè,即便是化得再好,那也不是本质。萱儿原想着就这般素颜过去呢,不过祖母定是不许的。”

    其实薛婧萱本就对那宴会无甚兴趣,但薛老夫人却是将她的亲事放在心上,若是她的亲事不定下来,怕是薛老夫人也不会安心。

    那(日rì)王媒婆走后,薛婧萱也曾听薛老夫人提起穆国公府,道那穆国公为人极好,国公夫人也很是和善,只是去得早。

    薛婧萱本只是庶女出生,若真能嫁得国公府嫡次子,那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既然薛老夫人都说好,那薛婧萱也只能顺着她。

    妆容打扮不过是其次,能不能成都是未知。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薛婧萱才出的门。

    老夫人刚看到薛婧萱时硬是吓了一跳。

    原本是一张极为清秀的脸,弯弯的柳叶眉和樱桃小嘴镶嵌其中。

    但此刻,那柳叶细眉却硬生生地画得粗狂,樱桃小嘴也整个大了一圈。

    若不是那双水汪汪似黑葡萄般的眼睛,薛老夫人简直都快认不出薛婧萱了。

    她不(禁jìn)皱着眉头问道,“萱姐儿,你这妆容着实有些…”

    薛老夫人最终还是未把话说完。

    只将充满一问的目光看向王媒婆,意为询问为何将妆容化成这般。

    王媒婆硬着头皮解释道,“老夫人且莫要担心,那穆二夫人因为长相极为妖媚,便不大喜美貌女子,婆子便想着将六姑娘的妆容化得普通些,没曾想却化成了这般。眼瞅着时间快赶不及了…”

    说到后面,王媒婆也有些说不下去了。

    薛婧萱忙柔柔出声道,“祖母,这妆容虽然瞧着有些粗狂,但萱儿觉得还是蛮好的啊。”

    一面说着,薛婧萱还轻轻一笑。

    直让薛老夫人都无言以对,只叹也罢也罢。

    不过薛老夫人心中还是十分欢喜的,她觉着薛婧萱如此配合,定也是对那亲事有所期待。

    殊不知正是因为对说亲毫无期待,薛婧萱才会任由王媒婆装扮。

    今(日rì)穆国公府邀的姑娘便不多,薛婧萱见到她们时,也是被吓了一跳。

    这些姑娘个个都极为普通,有几个看起来比她这丑化后的模样都还要难看。

    她不(禁jìn)暗想,莫不是真如那王媒婆所说,那穆二夫人就是喜好长相普通的?

    还未见到穆二夫人,便有大丫鬟前来将一起前来的夫人带至前厅,又另有丫鬟引着她们这些姑娘去后花园小坐。

    与那些同龄的姑娘也没什么话说,薛婧萱便带着彩霞独自在花园长廊闲坐。

    刚坐下,彩霞便撅着嘴抱怨,“姑娘也真是的,好端端地为何要听那媒婆之言,化成这般。”

    薛婧萱只扬chun一笑,“无碍的,反正名声也不好,这点事不打紧。”

    “可您这妆容实在是有些好笑,”因为这妆容原因,薛婧萱笑起来都显得整张脸不协调。

    薛婧萱倒觉无所谓,言道,“那些姑娘也不见得有多美的,有些比我还不如呢,忍忍就过去了。我估o着在这府上也呆不了多久。”rs!。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