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药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自踏(春chūn)回府后,彦初寒心里便搁着事儿。

    有时彦太医让其抄个医书范本,他都要出错。

    每回彦太医问彦初寒有何事,他又总不知要如何说。

    回府有些时(日rì)了,他在刚开始知晓救治那fu人的姑娘是薛婧萱时的欢喜已经逐渐消散,取而代之地是忧虑。

    彦初寒知道,在他当着穆子轩的面说出那些时,他能感受到穆子轩并未听进心里,穆子轩脸上那牵强的笑意刺痛了他的双眼。

    这些年来,在他与祖父尝试了那么多次依然无果后,他的好兄弟其实已经逐渐丧失了信心。

    便是现在,连他都有些却步了。

    彦初寒心里隐隐觉得薛婧萱便是救治穆子轩的关键之处,但他同时也明白,薛婧萱只是一个内院的姑娘,从何处习得那般高超的医术?

    便是真的如他所想,薛婧萱是真的得了高人指点,但缘何她会医术这事儿也未曾传出。

    而且,薛婧萱的祖母之前中风,也未见得她出手相治,反倒是派人请了祖父前去。

    这些,还是彦初寒回府后才想到的。

    正因考虑到这些,他才迟迟不敢向祖父提出薛婧萱背后的师傅或许能够医治穆子轩。

    “寒儿,帮我把那《伤寒论》拿过来。”

    彦初寒正想得出神便闻祖父在喊他。

    他低低地应了声后,便yu放下手中毛笔去拿《伤寒论》,但一不小心便磕到了案几,引得刚放在笔架上的毛笔滚到了案几上,一瞬,案几上便黑了一块。

    彦初寒慌乱地o出锦帕出来擦拭墨迹,彦太医却是叫住了他。

    “好了,一会儿让丫鬟过来收拾。”彦太医站起(身shēn)问道,“寒儿可是心中有事?”

    彦初寒低着头不答话。

    彦太医走近他,声音极是慈(爱ài),“寒儿,有事你便说出来,毋须藏在心里,你这般藏着掖着,反倒不利于你习医。”

    他指了指案几上那一块墨迹,“你看看,便是因为你心里搁着事儿,才会这么不小心。平(日rì)里,你也是极为小心谨慎的,哪里会这样。”

    彦初寒抬起头,yu言又止。

    正待此时,有丫鬟轻轻敲门。

    后进来报薛府老夫人犯了咳病,请彦太医过去瞧瞧。

    彦初寒这才似来了精神,急急道,“祖父,苑博想要一起去。”

    他这一出声,引得彦太医都不(禁jìn)诧异地瞧了他好几眼。

    彦太医琢磨了一小会儿,渐渐出笑意。

    他想,他这孙子怕是害了相思病了。

    彦太医突然想起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只要一提到薛府,他的孙子便特别上心,而且每每去过薛府后,再回府,他的孙子心里就会搁着事儿。

    他这孙子什么都好,就是xg子太过温和,总不开窍。

    这下好了,总算是开窍了。

    不过,薛府有四位姑娘,据说大姑娘已经说了亲事,剩下的三位姑娘年龄倒都合适,只是不知他这孙子究竟是瞧上了哪一位?

    彦太医这般想着,决定带着彦初寒一起去薛府,说不定还能看出点门道来。

    从昨(日rì)知晓薛老夫人犯了咳病之后,薛婧萱心里便不踏实。

    她特意将彦叔给她的医理手札又翻出来仔仔细细瞧了一遍,发现上面有些药膳还是不错的。

    翌(日rì)一早,薛婧萱便去景泰院将那药膳方子说与冰岚听,让她前去大厨房守着厨娘做。

    鲜梨贝母就有着清(热rè)化痰,散结解表,治咳嗽或肺痈等功效,方法也很是简单,便是将梨去皮剖开,去核,把贝母末及白糖填入,合起放在碗内蒸熟。

    薛婧萱特意吩咐冰岚每(日rì)让大厨房做两次,早晚各一次,定要守着薛老夫人用下。

    交代完这些,她便笑着踏入主屋,这会子,薛老夫人正侧躺在软塌上,(身shēn)上盖着一chuáng薄毯。

    盈盈施礼后,薛婧萱轻声问道,“祖母,(身shēn)子可好些了,昨晚咳得可还那般厉害?”

    她不问还好,一问,薛老夫人便又开始捂着嘴咳嗽起来。

    薛婧萱忙上前帮着薛老夫人顺气。

    “可寻了彦太医?”

    薛婧萱看向候在一旁的丫鬟,问道。

    丫鬟低声应是,薛婧萱听后舒一口气。

    叹道,“祖母也忒不(爱ài)惜自个儿的(身shēn)子了,这么久了,都不寻彦太医过来瞧瞧。萱儿瞧着您磕,心疼。”

    好不容易停止咳嗽,薛老夫人脸部已经有些泛红。

    她什么也不说,只轻轻拉住薛婧萱的手,手心的温度传递而出。

    薛婧萱陪着薛老夫人又说了会子话,便有丫鬟禀报彦太医带着他的孙子一道过来了。

    因着有年轻外男,多少有些不便,她朝着薛老夫人行礼之后便进了里屋。

    彦太医一进屋瞧着薛老夫人神sè恹恹地躺在软塌上便叹了口气,沉声道,“老夫人怕是咳了有些(日rì)子了吧。”

    他的语气极是笃定,仅是从老夫人的面sè便瞧出了个大概。

    见薛老夫人阖着的眼眸轻轻一颤,也不答话。

    彦太医一面拿出诊治用的垫子一面道,“这人老了呀,每每病了都觉着是小病,犯不着看大夫,总是要等到病(情qíng)加重了才看。作为一名医者,最是不喜病人这样,往往一些轻微病症就是因为病人的不重视而逐渐严重的。”

    说完后,他便住了口,伸出手细细诊脉。

    许久,方才收回双手。

    将垫手臂的软垫收拾好后,他又检查了老夫人眼耳口鼻。

    嘱咐了好些(禁jìn)忌后才开始书写药方。

    彦初寒从进门后一双眼眸便偷偷环视着屋子,扫视一周,也未发现薛婧萱。

    他有些失望地垂眸,这回来了,也还是未能见着面,见不着面怎么可要怎么问她师承何处?

    再说,有些人拜师后是不(允yǔn)说出老师名号的,若真是那般,可要如何是好?

    霎时,彦初寒便满脸惆怅。

    冰岚端着蒸好的鲜梨贝母进来时,彦太医正在写药方,而彦初寒则微微失神。

    她先是福(身shēn)施礼,而后将瓷盅的盖子揭开,一股鲜梨的清香便扑面而来,到后面能隐隐闻到一股贝母的味道。

    用瓷勺舀到瓷碗中,冰岚端着这碗药膳行至老fu人年跟前,轻声道,“老夫人,这是六姑娘特意交代做的,奴婢亲自守着府中厨娘蒸的,听六姑娘说,这药膳对于咳嗽十分有效。”

    薛老夫人这才睁开双眼,一看到彦太医她还是有些尴尬地别过头。

    好在彦太医并不在意这些,反倒将整个注意力放在冰岚端进来的那碗药膳中了。

    服shi这薛老夫人坐起,冰岚一面舀了一勺子鲜梨贝母喂她,一面言道,“六姑娘说了,若是这味儿老夫人用着不好,改明儿个便换成白梨蜂i,那味儿是甜的,虽说效果比不上这鲜梨贝母,但到底对咳嗽还是有些效果的。”

    冰岚不知道,她这一说,给彦太医与彦初寒带来了多大的冲击。

    在大丰,虽然有的门第有用药膳一说,但还是较少。

    一则,药物始终含有药味和苦味,作为药膳,用着味道也不大好。

    二则,医者多是研究药物药方,甚少会研究这药膳,药膳的方子甚少。

    但此刻,彦太医与彦初寒却听到了两道药膳。

    最为让人惊异地是,这药膳不是由大夫说出,而是由一位闺阁少女说出。

    彦初寒又惊又喜,他觉得这定又是薛婧萱的师傅告知她的法子,她的(身shēn)上有着大大的谜团,泛着极大的吸引力,每揭开一层面纱,便带给人一次惊喜,似乎越到后面,惊喜越大。

    彦太医率先出声问道,“你说这是鲜梨蒸贝母?”

    冰岚点头应是。

    彦太医抚着胡须叹道,“生梨有生津止渴,润燥化痰,润肺止咳,滋y清(热rè)之功效;贝母本品味苦,xg微寒,归肺经,具有清(热rè)化痰止咳之功,用于治疗痰(热rè)咳喘咯痰黄稠之证;又兼甘味故善润肺止咳。”

    说完之后,彦太医抚掌赞道,“妙哉妙哉,那白梨蒸蜂i也甚妙。”

    薛老夫人对于这些倒不是很懂,之前薛婧萱告知的冰糖雪梨汁,她用过,觉得甚好。

    只以为这是平常法子,现在听到连彦太医都出声称赞,不(禁jìn)脸上也挂上了笑意,“彦太医可是说这药膳甚好?”

    “确实,这药膳甚好啊,你服用我这药方,平(日rì)再配上这药膳,不出十(日rì),这咳便会缓解许多,说不得还能痊愈。”彦太医笑着说道,后面遗憾,“以前老夫倒是未曾想到这法子。”

    话毕,彦太医看向冰岚,“你说这是你们薛府六姑娘说的法子?”

    薛老夫人却是抢先回道,“却是我那孙女儿说的法子。我记得上回她还让我服用冰糖雪梨汁来着,说那也是生津润肺的。”

    “你这孙女了不得啊,了不得。”彦太医赞道,“若是老夫未记错,你这孙女怕是比老夫这小子年龄还要小些吧?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造诣,实在是令人称奇。”

    越说彦太医越是好奇,他倒真想见见那位懂得药膳的姑娘。

    厚着脸皮,放下老脸,彦太医低声问道,“老夫人,可否让老夫见见你那宝贝孙女?”

    薛老夫人看向彦初寒,见其极是知礼地低埋着头。

    她思忖片刻,道这屋里正好有长辈在,便是有年轻为难倒也无事,便笑道,“倒也可。”rs!。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