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回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薛老夫人一听饶氏这话,眉头便是一跳。

    她就知道饶氏是个不安分的,这府里才安宁了没多久,她现在又有新的动作了。

    不过,薛老夫人也不是善茬,只漠然地扫了饶氏一眼,言道“这是来与瑶姐儿提亲的?”

    饶氏脸sè一僵正yu说话,薛老夫人又自顾自地说道“倒也合适,瑶姐儿也到适婚年龄了,上次的事多少对瑶姐儿的清誉有所影响,你自家的侄儿配我们家瑶姐儿也算是亲上加亲。”

    老夫人似是真的觉得薛婧瑶与饶氏的侄儿很是般配,说着脸上的笑意也逐渐加深。

    还亲昵地向薛婧瑶招手“瑶姐儿可放心,你的婚事,今儿个祖母做主给(允yǔn)了。”

    不知薛老夫人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一句话便将饶氏yu说之话给堵了。

    薛婧萱垂首立在一旁,只道祖母不愧是人精,果然功力深厚,饶氏今(日rì)的用意,一下便看出,还这般轻松地打了个太极,让得饶氏都没好提出。

    不过,薛婧萱并未放下心来,她知道,这次,定没那么好打发饶氏。

    便是现在躲过了,一会儿见到饶氏的娘家嫂子,也是躲不过。

    她如是想着,一抬眼便看到薛婧瑶脸sè极是晦暗,带着恨意的眼睛与精致的脸蛋极是不搭,让人瞧着隐有不舒服之感。

    不过薛婧瑶到底是会做戏的,那般神sè也仅存在一刹,等薛婧萱再看时,薛静瑶早已换上了一副笑颜,她极是害羞地掩着嘴嗔道“祖母可又打趣瑶儿了。”

    一时饶氏脸sè也变得有些不大好,但她还是极力维持着脸上笑意,出声道“母亲这般疼(爱ài)瑶姐儿,瑶儿还不快谢过祖母。”

    她一面说着一面向薛婧瑶使着眼sè,薛婧瑶便朝着薛老夫人盈盈一拜“瑶儿谢过祖母厚(爱ài)。”

    薛老夫人笑着点点头,随后极是亲(热rè)地拉过薛婧萱“瑶姐儿这婚事一定,咱萱姐儿也快了,萱姐儿放心,祖母一直记挂着的,我那好友的孙儿比你大上一些,这会子怕也到了议亲之时,你们配上倒也合适。”

    闻言,饶氏与薛静瑶均是神sè一冷,目光极是不善地看向薛婧萱。

    不过薛婧萱却是丝毫不在意。

    她十分明白饶氏与薛婧瑶此刻想法。

    她的祖母薛老夫人家世条件均是十分好的,昔(日rì)的好友地位也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前脚还在说(允yǔn)了薛婧瑶与她表哥的亲事,后脚便马上提到要为薛婧萱说亲,还尽是些好家世门户的。

    这样一对比,怕是傻子也能瞧出在薛老夫人眼中,薛婧瑶远不如薛婧萱重要,远不如薛婧萱得她疼(爱ài)。

    不过薛老夫人也仅是提了一句,便进了大门。

    一面走一面道“可备好了酒席?”

    说着,薛老夫人看向饶氏,那神(情qíng)极是自然,似乎前面根本未曾提过亲事一般。

    饶氏跟在薛老夫人(身shēn)后,轻声应是,又说道“妾(身shēn)都备好了,母亲只管放心。”

    薛老夫人点点头,不再说话。

    偌大的前厅中,一(身shēn)穿暗红sè鎏金小褂的fu人正坐在红木椅上,不时地向门外张望。

    方几上的茶水冷了又换,换了又冷,那fu人还是未曾喝过一口。

    细瞧,那fu人颧骨极高,下巴尖翘,但(身shēn)子又极是丰韵,但凡是有些阅历的人便能看出这fu人定不是个好相与的,这般面向一看便是极尖酸刻薄之人。

    方几另一边,一(身shēn)着墨蓝sè锦衣的少年皱着眉垂首不语。

    他的目光有些呆滞,方几上的茶同样未用一口。

    趁着丫鬟出去换(热rè)水壶之际,fu人狠狠地瞪了那少年一眼,低声叱道“你可不许再想了,一会儿给为娘的好生表现,听你姑母的安排。”

    少年原本就漠然的(身shēn)子更是一僵,良久才应了一声“好。”

    薛府极是安静,有点声响便能传入耳中。

    那fu人隐约闻见一阵细微地脚步声,忙低头理了理衣裳,又正了正(身shēn)子,而后,对着那少年说道“宇哥儿,她们来了。”

    薛老夫人一进前厅,fu人与少年便起了(身shēn)朝着薛老夫人见礼“见过亲家太太。”

    薛老夫人只呵呵一笑“可莫要客气,快请坐。”

    说着,薛老夫人也入座。

    她将目光看向那少年,啧啧称赞道“这哥儿果然长得俊,与我们家瑶姐儿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才刚坐下的fu人脸上闪过一丝茫然,急切地目光看向饶氏,饶氏给了个让她放心的表(情qíng),她才暗舒一口气。

    但那少年原本僵硬地脸却有了些许变化,呆滞的眼眸微微转动,极是快速了扫了一眼薛婧瑶,见薛静瑶一直垂首不动,又极是失望地阖眼,再睁眼时,目光又呆滞起来。

    fu人忙换上了笑颜,言道“亲家太太,妾(身shēn)这次前来,不是向四姑娘提亲的,而是向六姑娘提亲的。”

    说完这话,她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了一眼薛老夫人的神sè,见薛老夫人面惊讶,便解释道“早便听说薛六姑娘长得国sè天香,不仅如此,还才华一流,今(日rì)一见,果不其然。”

    话毕,fu人看向薛婧萱“想必这便是薛六姑娘吧,真真是个美人儿。”

    闻言,薛婧萱心中闪过一丝诧异,她倒是不知,原本不是还传言她是个无盐无才的丑女么,怎么从饶氏大嫂口中说出来的便是她是个德才兼备,样貌不俗的美人儿了。

    薛婧萱冷冷一笑,饶氏这嘴可真能编。

    自个儿才貌如何,薛婧萱清楚得很,只道那fu人也是个能言善道的,睁眼说瞎话的功夫倒是一流。

    她这话一出,薛老夫人却是皱紧了眉头。

    刚才尽顾着与饶氏周旋,倒是忘了先让薛婧萱回院,她抬眸瞧了一眼垂首的少年,到底是外男,还是前来提亲的,有些不妥。

    便瞪了饶氏一眼,随后开口道“萱姐儿,瑶姐儿,你们两个先退下吧。”

    待薛婧萱与薛婧瑶走后,薛老夫人才又道“亲家大嫂,真是难为你亲自过来了,只是可惜,我家萱姐儿的亲事此番怕是定不了,早些年我那闺中好友便说要与我薛府联姻。”

    她又接着道“你可不知,萱姐儿也虽不如瑶姐儿那般聪慧伶俐,但胜在极是乖巧孝顺,我那好友每每过来便要夸上一阵,她极是喜欢我家萱姐儿,我也不好拂了她好意,便道等萱姐儿年满十二时请人算算他们的生辰八字,若是合适,便会定下。”

    薛老夫人似是十分开心,说话时脸上笑意未曾间断。

    饶氏可就急了“母亲,都过了那般久了,想必您那好友也忘了,她那孙儿说不得已经定亲了。”

    她就知道,那老太婆会出手阻拦。

    薛老夫人面不喜,叱道“我那好友可是极为守信的,你休得胡说。”

    她看向fu人,又说道“我呢,是这么想的。你家哥儿长得这般俊俏,我家瑶姐儿样貌也是不凡,你们又是表亲,联姻反倒最合适。”

    莫要以为薛老夫人这是嫡庶不分,不顾薛府的颜面了”

    薛婧瑶嫡女的(身shēn)份,薛老夫人一直便记着的,若是真与饶氏娘家大哥联姻,那薛婧瑶便是低嫁了。

    对薛府来说,那可是极其失面子的事。

    薛老夫人会如此便是吃定了饶氏会反对,以饶氏之前的行动便能看出,她对薛婧瑶的婚事极是看重,不然也不会出武安侯府嫡次子进薛婧瑶院落之事。

    正因为她知晓饶氏野心不小,她才会如此放心大胆。

    果然,她刚说完,饶氏便轻轻一笑,出声言道“母亲可多虑了,我们家瑶姐儿与宇哥儿从来便是兄妹(情qíng)意,若真要是定了亲,他们反倒不知如何相处了。”

    薛老夫人眉头一挑“这可算不得什么,他们两个既然感(情qíng)好,若真是结了亲,反倒更好相处。”

    不知是饶氏已然不在意了,还是武安侯府已经给了交代,饶氏不急不缓地道“母亲,武安侯府今儿上午便将嫡次子的庚帖送来了,妾(身shēn)已将瑶姐儿的庚帖送去。”

    “等找人算过之后,若是八字相合,这事儿怕就定下了。”饶氏说着又是一笑。

    似是怕薛老夫人不相信,饶氏又道“武安侯夫人还特意过来的,说是我们家瑶姐儿是个好的,越瞧越欢喜。”

    薛老夫人神sè一冷,轻哼道“看来我真是老了,如此大的事我竟是最后才知道的。”

    “年纪大了,真是不顶用了。”话毕,薛老夫人阖眼不再言语。

    饶氏如何不知薛老夫人又开始刁难她了,忙福(身shēn)道“母亲可莫要生气,这事夫君也是知晓的。侯爷夫人这次很是焦急,媳fu也不敢耽搁,便未来得及通知母亲,是媳fu的疏忽,请母亲原谅。”

    饶氏搬出薛世平,薛老夫人神sè愈加冷漠,只言道“既如此,那瑶姐儿的亲事便有你做主了,我也懒得管了,也管不着了。”

    “亲家大嫂,你瞧瞧,我这人啊,老了就不中用了,我疼(爱ài)的瑶姐儿的婚事都做不得主了”薛老夫人神sè极是哀戚,但突然音量一提“既然瑶姐儿的婚事我做不得主,那萱姐儿的婚事我定要做主的。”

    薛老夫人看向饶氏“媳fu啊,你也知道,我一向最是注重诚信,答应了好友的话,定是不能反悔的。”

    随后又看向fu人“亲家大嫂,可对不住了。”

    言下之意便是萱姐儿的婚事更改不得,让饶氏与她娘家大嫂死了这份心。!。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