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偶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薛婧萱与冰菊走后没多久,那fu人家的男人便过来寻了。

    一听fu人说被蛇咬了,便吓得脸sè青白交加,但细细打量fu人又发觉她如今还好好的。

    他们都是附近的村民,在山上采药这么些年,也听说过许多村民采药时被蛇咬伤之事,但大抵都是还来不及救治便死了。

    如今这事真发生在自己家人(身shēn)上,且家人还好好地活着,他觉得定是临行前向老祖宗烧的香起了作用。

    他先是双手合十,一个劲地感谢祖宗保佑,良久,才面惊喜地看向那fu人,道,“回家再给祖宗烧柱高香。”

    随后他背起fu人便yu回家。

    刚走几步,fu人便道,“当家的,那个姑娘说是让咱去医馆让大夫瞧瞧,开个药方。”

    闻言,男人停下脚步,问道,“什么姑娘?”

    问完之后男人方才又提起脚步。

    fu人这才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有些讪讪,“瞧我,刚刚一看你高兴,我便忘了说了。”

    她现在(身shēn)子还有发软,枕在男人肩头上,说道,“我当时被蛇咬后,被吓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咱们上山这么多年,也只听说别人被蛇咬,真正给遇到了,却是六神无主了。”

    fu人接着说道,“那时小tui正疼得厉害,我抱着tui靠在那小道边便起不来了。后来便遇到了那位姑娘带着一个丫鬟路过,她二话不说,便向我要了把刀,又是用火烤又是在我tui上划口子。”

    说到这里,fu人不(禁jìn)打了个哆嗦,“当家的,你不知道当时真的把我痛得都说不出话了。那姑娘却还是脸不红心不跳地帮我把毒血给挤了,还将伤口上了药。”

    fu人抬起头,“当家的,我到现在想起都还后怕。”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这话,突然,一个年轻男子在男人面前站定。

    将男人惊得后退一步。

    男人一向粗野惯了,正想咒骂几句,但那年轻男子却是极为有礼地拱手作揖,语气极为诚恳,“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二位了。”

    男人瘪了瘪嘴,不搭话。

    那年轻男子也不在意,脸上仍是风轻云淡地笑意,“大哥大姐,苑博方才无意间听到您说被蛇咬伤,且被偶遇的一位姑娘出手相救,不仅放了毒血还上了药。”

    说完这话,年轻男子一双如水般的眼眸看向那位fu人,清澈晶亮。

    这年轻男子长相极为俊逸,鼻梁tg拔,眉若星剑,但(身shēn)上却散发着一股温润书生的气息。

    fu人不自觉地便回道,“确实如此。”

    闻言,那男人瞪了fu人一眼,fu人不自在地别过头去。

    年轻男子自然没有错过那男人的神sè,只微微一笑,“大哥可不必担心,苑博知晓你们现在是要去医馆找大夫看看,再开个药方。”

    “苑博没别的本事,但淮京医馆的大夫还是认识几个的。”年轻男子顿了顿,又道。

    fu人面上一喜,正要相问,却被那男人拉住。

    男人有些防备地问道,“小兄弟,我瞧着你也是有钱人家的子弟,我们都是穷人,你这般,到底是作何?”

    年轻男子无奈地摇摇头,言道,“大哥大姐,你们不必担心,苑博没有恶意。苑博只是对那位姑娘的包扎救治方法以及所上之药有兴趣。”

    男人有些不信,不住地打量年轻男子。

    这时,旁边一紫衣男子突然走过来朝着年轻男子说道,“苑博,你总是这般温和有礼。”

    紫衣男子眉宇出尘,眸若天上星辰,极是高贵清雅、器宇不凡,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雍容。

    那双极富吸引力的深邃眸子看向fu人与男人,紫衣男子言道,“这位大哥,方才你也说了,一看我们便是有钱人家的子弟,你们是穷人,意在你们(身shēn)上不会有我们所要的东西。”

    男人点头应是。

    紫衣男子复又看向年轻男子,道,“我这好友也说明了,他不过是对那姑娘医治之法有些兴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这友人就是一个医痴,他说认识那些医馆的大夫便是因为他乃医药世家的子弟,但凡是瞧着什么好的医治方法,总想着要去弄个明白。”

    紫衣男子说到这里,便住了口,掩着口俯(身shēn)到那男人耳边道,“若是不弄明白的话,他可能会一直缠着你们一家的,他也不会做坏事,就一直跟着你们,便是你们上茅厕,晚上休息,他也跟着…还有,你们洗澡之时…”

    紫衣男子还yu往下说,那男人却是大声道,“他若是这样,我…我便报官。”

    闻言,紫衣男子勾了勾chun角,笑得极是开怀,后又正sè低声道,“大哥,不是小弟我吓唬你,你想啊,我这友人可没做坏事,一未杀人二未方便,jiny掳掠也未做过,你便是报官也无法的。”

    男人一愣,想要出声辩解,却是住了口。

    紫衣男子接着又道,“我也是为你们好,我这是知晓我这友人的这个嗜好,才好意提醒你们的。若是你们此番答应了,我这好友一高兴,说不得还会与那些医馆的大夫打招呼,一会儿你们前去时给你们免了诊治和药方的费用,这样你们也无损失,反倒还免了一笔诊金,岂不划算?”

    被这紫衣男子一番分析,那男人也觉得似乎有些道理。

    便点头同意了,那fu人原本还想说什么,但见自家男人点头同意,遂也不再多说。

    年轻男子正是彦太医之孙彦初寒,而那紫衣男子则是穆国公府嫡次子穆子轩。

    二人本是相约前来二郎山踏青,没曾想遇到这般有意思的事(情qíng)。

    彦初寒从小便是习医的,对他而言,病人部分男女,只分轻重缓急。

    而那fu人与男人也是附近的村民,对于那些男女间的礼礼义义也看得很轻。

    所以那fu人便大方的将小tuikutui卷起,出被薛婧萱包扎好的布巾。

    那是一块nèn粉sè的布巾,被细细地缠了几圈之后还打了个蝴蝶结,一看便是姑娘家的做派。

    穆子轩率先扑哧笑出声,但见彦初寒目光极是认真地瞧着那里,动也不动,便也收起了嬉笑表(情qíng)。

    彦初寒动作十分小心,他将蝴蝶结扯开,随后一圈一圈地将布巾取下,出了敷着黄黑sè药粉的伤口。

    他捻起一丝药粉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复又放在鼻尖细闻。

    良久,他先是面惊奇,随后又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他又看了看那伤口,与平时处理蛇伤不同的是,那伤口呈十字形,虽然已经上了药,但是还是能隐约看清。

    不同之处不仅在于药方,原来连伤口都有如此大的区别。

    一面包扎伤口,彦初寒一面问那fu人,“大姐,你可曾记得那位姑娘的长相?”

    fu人这下似也知晓彦初寒与穆子轩不是坏人,索xg也侃侃而谈,“那姑娘长得可俊了,细眉大眼的,(身shēn)材又很是纤细,跟着的丫鬟长相都很周正。”

    彦初寒又问道,“那姑娘年约多大?”

    fu人沉思了一会儿,答道,“我瞧着像是十一二岁的样子,你们有钱人家的孩子吃得好穿得也好,与我们穷人家的孩子(身shēn)量都不大一样。”

    “跟着的丫鬟是不是比那姑娘年长许多?”彦初寒愈发觉得那姑娘很像他所识之人。

    闻言,fu人点点头,应是。

    大致了解了(情qíng)况,彦初寒便不再多问,只吩咐站得远远地小厮将fu人与男人送往淮京城医馆,又再次向fu人与男人道了谢。

    他们走远后,彦初寒便道,“上次带回的雪莲,你用过之后,虽然毒xg暂且压住了,但是这毒一(日rì)不除,我与祖父心中便不宁。”

    穆子轩目光一暗,旋即又极快地隐去,恢复神sè,道,“苑博可不必担心,我这命硬着呢,还死不了。”

    “上次我原本以为那雪莲再加上祖父配的药,应是能根治的,没曾想。”彦初寒说着遗憾地垂眸,片刻,又有些欣喜地笑道,“这下可是有希望了。”

    他语气极是轻快,“你不知道,刚刚那fu人被蛇咬伤,不论是下刀放毒还是那所敷之药,均是十分精妙的,在这大丰,我还未见过这般精妙的法子。”

    越说彦初寒目光越是清亮,“我问那fu人救治她的姑娘及丫鬟时,我便隐约猜到是那位姑娘的。”

    说着,彦初寒微微一笑,“那姑娘甚是有才,当(日rì)我在广安寺救治一位老妪时,下针后毫无反应,还是那姑娘派了丫鬟过来告知应该在何处下针的。”

    穆子轩闻言也只是笑笑,他似乎对于(身shēn)上之毒已经失了信心。

    “那个姑娘便是薛府的六姑娘。”彦初寒语气愈加柔和,“只是可惜,我去薛府那么多次,也仅见过寥寥,都来不及细问,我觉得她年纪那般小,就懂得这些精妙的医术,定是有一个十分厉害的师傅,若是我能找到她师傅,那么,你的毒便有解了。”

    说到这里,彦初寒脸上是抑制不住地喜意,“皓然,若是你的毒解了,你便可以去军营找穆大哥了,你便可以继续习武了。”rs!。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