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踏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永定三十年于薛府来说,真的是一个多事之年。

    府中大事小事不断,一点也不安宁。

    在那之后,薛府女眷也都呆在府中,甚少出门走动,便是大年也仅是自个儿府中(热rè)闹了一阵,或者是与娘家人来往了一番。

    虽说永定三十年有许多事(情qíng)脱离了轨道,但那些大事还是未变的。

    永定帝下旨立了二皇子为太子,左相王延之因支持三皇子叛变而被罢黜砍头,左相府女眷被贬为婢,男丁被贬为奴,整个大丰的官员也都人人自危。

    好在因为薛府那一系列事(情qíng),薛世平也越发的沉寂,只老实本分的做好自己的事,那些事(情qíng)倒未影响到薛世平。

    十二月十八是薛婧萱的生辰,这个生辰虽然过得极是简单,但老夫人却也是亲自过来陪着过的,还带来了一(套tào)上好的头面首饰。

    开(春chūn)之后,随着气候的逐渐回升,薛府的气氛也稍稍有些好转。

    老夫人如今(身shēn)子将养得很好,彦太医来瞧过之后,也说现在恢复得比他预料的要好,若是继续保持,长此以往,老夫人说不定还能多续上一年xg命。

    听到这话,老夫人与薛婧萱都是极开心的。

    在锦姨娘死后,薛婧萱突然觉得不管老夫人是否是将她与姨娘当作棋子,但至少在姨娘死时,那般过来宽慰她的也仅老夫人一人。

    薛府中的其他人,除了彤姨娘与薛致远、薛婧晗等前来探望过她,其他人便是口头带话都没有的。

    薛婧萱倒是不以为然,她一向便知学府众人的做派,加上当时饶氏也在做小月子,那些人怕是会巴巴地跑去饶氏那里献殷勤。

    二郎山位于淮京正西方。

    这座山极高,直入云端,取名为二郎山只因这是两座山峰并排,山峰挨得十分紧,就好似一对感(情qíng)十分要好的亲兄弟手牵手一般。

    曾有传言说有一对亲兄弟在遇到灾难时相互扶持相互依靠,虽然没有在那场灾难中存活下来,但他们却化作二郎山永远的矗立。

    二郎山下有一片空地,空地上长满了青草和各式各样的野花。

    花朵有的零零散散地开着,有的却是一团团一簇簇地开着。

    丫鬟婆子们将锦缎铺在草坪上,又将备好的甜点与小食都一一摆放好。

    不一会儿,便陆续有马车靠近这块草坪,马车上的车旗有着十分明显的“薛”字。

    在冰岚地搀扶下,老夫人率先下马车。

    一看到那些虽然不知名却开得十分好的野花,老夫人嘴角便扬起一抹笑意,“这地儿倒是不错。”

    说着她向后喊道,“萱姐儿快快下来,这二郎山的风景倒是不错。”

    在这个绿油油地草坪中,不仅有各sè野花点缀,一抬头还能看到那冲入云端的二郎山,现在正值清晨,山间还有着冉冉白气缭绕,与那山上的墨绿sè树木交相辉映,绿白相间。

    老夫人瞧着今儿个(日rì)子tg好,便唤了人带着府中女眷出来踏(春chūn)。

    不过,最后来的也仅有薛老夫人与薛婧萱、彤姨娘、薛婧晗、大嫂何氏。

    饶氏说是有笔帐今(日rì)一定得算个明白,薛婧瑶便也道留下帮忙,母女俩便没有来。

    而蒋氏却是感染了风寒,薛婧雅要留下照顾,便又少了两个人。

    老夫人想得很开,不来便不来,说不得来了反倒会闹得不愉快。

    这次出来踏(春chūn),本就是为散心来的。

    之前那年薛府一切都不怎么顺畅,这新的一年来了,天气又是如此的好,出来走走,瞧瞧那些美景,享受鸟语花香,倒也可。

    薛婧萱与老夫人坐的同一辆马车,而彤姨娘她们三人坐的一辆。

    下车后彤姨娘瞧见老夫人难得的出笑颜,心(情qíng)也轻松不少。

    在这之前,薛府一直便是在y霾之中,这下她觉得有雨过天晴之感。

    五人闲适地坐在丫鬟们备好的软垫上,吃着小食,说着话。

    过了一个生辰,薛婧萱的(身shēn)量又长了,足足长了一个头。

    除了脸颊还有那么一点淡淡地婴儿肥,整个人已经有了些许少女应有的婀娜。

    那次昏厥后,薛婧萱便更加注重养(身shēn)子了。

    大夫开的药,厨房做的一些补品,她都乖乖喝下。

    好不容易活下来,她一定要让自己有一个好的(身shēn)体,(身shēn)体才是美好生活的本钱。

    她勾了勾chun角,盈盈笑道,“好久未曾见过这般美的景sè了。”

    随后,她从软垫旁的那簇野花中摘下一朵淡紫sè的,别在耳后,本就清丽地面容再配上这开得正艳的花儿,便显得更加明媚动人。

    薛老夫人率先拍了拍手掌,笑道,“萱姐儿戴这花不错,晗姐儿,你也摘朵来戴戴,我瞧着你戴那淡黄sè的最是合适。”

    难得老夫人这般开心,薛婧晗忙也摘下一朵淡黄sè的花别在耳后,很是温婉怡人,与薛婧萱的气质完全不同。

    彤姨娘也乐呵呵地笑着附和,“两朵姐妹花,一朵淡紫,一朵淡黄,倒是十分相称。”

    薛老夫人又是一阵开怀大笑,闻此,薛婧萱与薛婧晗相视一眼,均是眉眼弯弯。

    陪着老夫人又说了会子话,薛婧萱便提出想要在周边转转,看看其他的风景。

    老夫人这会子正开心,便欣然同意了,只叮嘱薛婧萱要注意安全。

    薛婧晗原也是想一道跟着去的,但彤姨娘却一直打着眼sè,希望薛婧晗留下多陪陪老夫人说话,想了想,薛婧萱终还是未跟着去。

    这次踏(春chūn),薛婧萱只带了冰菊,彩霞与彩蝶则留在院里。

    通向二郎山的小道有许多,薛婧萱她们所在的草坪便后方便有一条道通往二郎山。

    “姑娘可是好久未曾笑得这般开怀了。”见薛婧萱脸上笑意一直未减,冰菊忙感慨道。

    闻言,薛婧萱嘴角越加上扬,一双眼微微眯起,弯弯地眉眼似夜空中的月牙那般耀眼。

    “一路走来,我发现这山上不乏珍贵药材。”薛婧萱蹲下(身shēn)子,指着脚下那株与草一般的植物,“你看,这株药草共三个叶柄,每个叶柄生七个叶片,正是那能治止血,散瘀,消肿,定痛的三七。”

    但随后薛婧萱又遗憾地摇摇头,“不过这株三七还不到年份,现在还采摘不得。”

    她站起(身shēn),理了理裙角,“走吧,咱再往上走走,说不得还会有别的惊喜。”

    不过喜倒是没有,惊却来了。

    薛婧萱走在前头,冰菊走在后面,主仆俩一前一后往山上走着。

    不过片刻,便远远看到一fu人抱着右tui躺在地上shēn吟。

    出于医者的本能,薛婧萱忙快步上前查看,一问才知地上躺着之人乃是附近村民,到这二郎山正是为了采药。

    薛婧萱这才知晓原来这二郎山果真是产药之地,附近的村民闲暇时便会上山采药换些钱来贴补家用。

    那村民一直按着右小tui低低地shēn吟,观其面sè,除脸sè有些苍白外,chun部已经开始有些青灰。

    不好,这是中毒的征兆。

    薛婧萱顾不得其他,忙蹲下(身shēn)子查看fu人的小tui,那里有一排齿印,不用想,便是那冬眠之后出来觅食的蛇类。

    她o了o腰间,那里有一个药包,这次出行,为以防万一,她特意带上的,防的便是那蛇虫咬伤。

    但o出药包后,她又愣了神,糟糕,当时只想着带药包,却是忘了带把小刀,这蛇虫咬伤,首要便是用小刀划开放血。

    可没有小刀,她该如何((操cāo)cāo)作?

    她正无奈之时,一抬眸去却发现那fu人腰间挂着一个篓子,里面隐约可以看到草药。

    薛婧萱心中一喜,“大姐,你那药篓子里可有刀具?”

    那fu人正shēn吟着,突然被这样一问,不疑有他,脱口便出,“有的,有的。”

    但说完后,又狐疑地看了薛婧萱一眼。

    眼前的这位姑娘无论穿着还是扮相,皆不是她们这些平民百姓可以有的,看那年龄怕也只有十来岁。

    她这个时候正是疼痛之际,也不知这姑娘要刀具作何。

    虽然如是想着,但那fu人还是觉得眼前这个姑娘也不像是坏人,便哆嗦着将药篓子解下,将里面的物事全都倒了出来。

    若是没遇到fu人被蛇咬,薛婧萱也许还会惊喜于那些不常见的珍贵药材,但此时,她却顾不上其他,只略过那些药材,径直将道具拿在手里。

    随后问让冰菊打了火折子,将刀锋细细地在火上过了一遍。

    做完这些她才郑重道,“大姐。你被那毒蛇咬伤,现在我需要为你的伤口划伤两刀,将那些毒血放了。”

    那fu人一直有些愣愣地,从薛婧萱要刀具一直到她在小tui伤口划伤十字刀,那fu人都还未回过神。

    直到薛婧萱用力地挤压伤口,那fu人才从最初的毫无知觉到后来的疼痛难忍。

    fu人其实只在刚刚被蛇咬伤时才有明显的痛感,后来那伤口便逐渐痛到麻木。

    薛婧萱确认那些毒血都被放干净之后,才将药包打开,细细地敷上一层,又撕了一条布袋,小心翼翼地缠上,一切做完之后,她才松口气道,“大姐,你这毒血我帮你放干净了,也上了药,不过你还是得去医馆让大夫再看看,为你开个药方。”

    fu人先是惊喜地点点头,随后便一直不住的道谢。

    薛婧萱又担心fu人下不了山,想要派马车送她,但fu人却是婉拒了,说是她家男人就在附近,一会儿定会过来寻。

    如此,薛婧萱也不再多说,只让冰菊在周围撒上了雄黄酒,以杜绝再有毒蛇前来。rs!。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