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得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听到饶氏出血了,不仅老夫人意识到了不对劲,便是之前稍微站得远些的薛婧瑶也察觉到了。

    正在二人走向饶氏准备了解(情qíng)况时,薛婧萱却突然瘫倒在地,人事不省。

    大夫来的时候,不仅要诊治已经疼得昏过去的饶氏,还要诊治昏倒的薛婧萱,怕是有得忙。

    好在老夫人瞧着(情qíng)况不妙,担心一个大夫忙不过来,忙又派了人再去请一个大夫来。

    虽然老夫人不喜饶氏,但是表面功夫她还是要做的,故而就没有去守着昏厥的薛婧萱,反倒是前往主院守着昏倒的饶氏。

    薛婧萱只觉得整个(身shēn)体轻飘飘的,一股吸力将她往外带。

    她似乎看到了那开满粉sè花儿的樱花树,看到了樱花树下正在泡茶的姨娘,姨娘手持着青花瓷茶盏,带着柔柔笑意看着一旁正用手接掉落的樱花瓣的小女童。

    女童一面玩着手心中的花瓣,一面呵呵笑着,清脆如铃的声音在院落中回dàng。

    “姨娘,你看,好多花瓣啊。”女童说着又将手中花瓣一起抛洒向空中,看着花瓣一片一片在空中旋转,最后尘埃落定。

    她的笑容是那般纯洁自然,不带一丝矫揉造作。

    就如那山间盛开的雪莲一样圣洁。

    薛婧萱不(禁jìn)抬起手,当年那双带着婴儿肥的小手已然长成了现如今的芊芊玉手。

    扬起双手抚过脸庞,这张脸木木地,她似乎已经很久未曾这般笑过了。

    自从离了府,离了姨娘后,她便再未那般无忧无虑地笑过。

    她或因为安抚冰菊而故作开心,或因为附和薛府之人而笑意吟吟,也曾因为悲喜交加而笑中带泪,更因为让饶氏遭到报应而笑得诡异。

    这还是她,还是那个被姨娘称之为有着全大丰最纯洁笑容的薛婧萱吗?

    她又看向那女童,女童此刻正亲昵地靠着姨娘的大tui,姨娘忙放下手中茶盏,将女童揽入怀里,轻柔地抚了抚女童的额头。

    女童又是一阵清脆地笑声。

    “咱萱姐儿就该这般无忧无虑地,一直这样笑。”

    薛婧萱听到姨娘这样说。

    她不(禁jìn)出苦笑,我的姨娘啊,你可知我也想一直这般无忧无虑地笑着过一辈子,可是自从离了薛府,离了你,再到回薛府,我(身shēn)边总有那么多危险。

    她想要护的人儿没有护住,想要见的人儿都是见的尸体。

    薛婧萱捂住xiong口,这里到现在都还隐隐散发着痛意。

    正待此时,画面一转,只见姨娘躺在一张木板chuáng上。

    chuáng上简单地铺了一层被辱,姨娘手中捏着一个绣着“福”字的小香囊,她不时地用手摩挲着香囊上的图案,不过片刻,眸中便溢满了泪水。

    她将香囊靠近脸颊,脸上是满满的思念与浓浓的(爱ài)。

    薛婧萱记得在大丰,这种绣着“福”字的香囊一般放的都是最亲最(爱ài)之人之物。

    锦绣一直是谨守本分的人,因着一直是薛府的丫鬟,锦绣对于礼义尊卑是分得很清楚的,对于她的夫君薛世平,锦绣也一直当作主子对待。

    该做的才做,不该做的绝对不做。

    便是因此,锦绣也仅是将薛世平当作夫君,当作主子,却不是挚(爱ài)之人。

    那么,香囊中是何物呢?

    薛婧萱正在猜想香囊中的物品时,画面中姨娘小心翼翼地将香囊上的细绳解开,那般谨小慎微地动作,似乎生怕香囊有所损毁。

    正当她要看清那香囊中是何物时,那个画面却越来越模糊,渐渐地破成碎片,眼睛似乎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改变,她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薛婧萱再次睁眼时,入目却是粉sè的纱帐。

    全(身shēn)酸软至极,就好像被车轮碾压过一样,便是动动脑袋都十分困难。

    那些画面似乎只是一个梦境,但薛婧萱却觉得无比真实。

    冰菊与彩霞一直在chuáng边守着,一见薛婧萱醒来,冰菊与彩霞顾不得擦拭眼角地泪水,便惊呼道,“姑娘,您可算是醒了。”

    薛婧萱这会子嗓子异常干涩,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只得眨巴了两下眼睛。

    彩霞忙转(身shēn)倒了茶水过来帮薛婧萱润嗓子。

    这一切都做完之后,冰菊才关切地问道,“姑娘可还有哪里不适?”

    薛婧萱还在想着她看到的那个画面,对于冰菊的问话并未听进去。

    过了好一会儿,薛婧萱才动了动眼珠,声音有些沙哑。

    “你刚刚说什么?”

    “姑娘可还有哪里不适?”冰菊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语。

    “无事。”她挣扎着想要坐起,奈何(身shēn)子太过虚软,只动了一下便累得喘了一口粗气。

    冰菊上前扶着她才堪堪坐起。

    她偏头见冰菊和彩霞现下脸上有着隐隐松口气的神(情qíng),但那眼角的泪痕却还在。

    “不哭。我又让你们担心了。”简洁而朴实的语言,却含着深深的谢意和真挚的感(情qíng)。

    冰菊和彩霞忙摇头,“姑娘醒了便好。”

    “今(日rì)是初几?”薛婧萱眨了眨双眸,“姨娘可下葬了?”

    薛婧萱一问,冰菊和彩霞均面sè一变,但旋即看到薛婧萱现下好好的,便又放下心来,回道,“姑娘,今(日rì)初六了。”

    “主院那位出了事,府里正乱得很,也没人能顾上锦姨娘,只老夫人吩咐将锦姨娘的尸首暂且停放在府中一偏僻小院,待把这些事处理了再行下葬。”

    闻言,薛婧萱抬眸看了冰菊与彩霞一眼,喃喃道,“我这是又躺了三(日rì)?”

    冰菊忙出声宽慰,“姑娘可放心,大夫说您这是悲伤过度,伤了心神,这般睡过几(日rì),倒也好。”

    便是这个时候,冰菊也是故作笑脸,她倒是忘了之前担忧得踱来踱去,吃不下也睡不着的是谁了。

    大夫当时可不是这么说,虽然说得很是委婉,但大体意思很是明确,那便是你家姑娘已然伤了心神,(身shēn)体力竭,醒不醒得来也只能看造化了。

    但她和彩霞、彩蝶都是不信的,她家姑娘这般善良,不可能会这般就没了。

    好在上天保佑,薛婧萱终是醒过来了。

    薛婧萱也知冰菊这话是诓她的,她的(身shēn)体,她十分清楚,但也不点破,只柔柔笑道,“扶我去瞧瞧姨娘吧。”

    冰菊与彩霞想也没想,便异口同声出口拒绝,“姑娘,不可,您现下(身shēn)子这般虚弱,万不能再去瞧锦姨娘了。”

    冰菊又道,“锦姨娘已经去了,那(日rì)您也已经看到了,何苦再去看第二遍,终归是徒增伤悲,若再因此而累垮了(身shēn)子,可如何是好。”

    听到这话,薛婧萱不(禁jìn)垂下了双眸。

    是啊,她这(身shēn)子已经这般亏损,冰菊她们现下最担心的是她去看姨娘之后会更加难过悲伤。

    薛婧萱抬起手双手,这双之前好不容易养得有些血sè的手,现下又变得十分苍白,脉络清晰可见,还能看到青灰sè的血管。

    她记得十分清楚,她并非是因为悲伤过度而昏厥的。

    在饶氏初时喊痛时,她的(身shēn)子便已经开始有些发软,随着饶氏流血昏倒,她也觉得(身shēn)子越发的发软虚弱直至昏厥。

    似乎她的昏厥与饶氏也息息相关。

    难道是因为是她害得饶氏如此,所以也遭了报应?

    之前她也曾用过那个特殊的本事,但都未有任何副作用,但这次却如此。

    薛婧萱怎么也想不通透。

    正待此时,彩蝶提着竹篮进门了。

    一面走着,她一面道,“听说大夫人最终还是落了胎,这会子都还未醒过来。”

    她将竹篮放下,打开从中拿出药壶,往瓷碗里倒着黑黑的汤药。

    直到瓷碗装了大半,她才端着瓷碗走到chuáng跟前,“奴婢守着炉子煎的,一直看着火候的。”

    彩蝶这话是说与冰菊和彩霞听的,说完后她才看向chuáng上的薛婧萱,一惊,“姑娘醒了。”

    彩蝶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薛婧萱只将一句听进了心里,那便是“大夫人最终还是落了胎”。

    落了胎,是了,她当时不是很清楚吗,她记得在看到饶氏下(身shēn)流血时心中一闪而过的快感。

    但此刻真正被证实饶氏确实落了胎,薛婧萱却被惊得(身shēn)子一颤。

    她木讷地看向饶氏院落的方向,原来就在那一瞬,有个无辜的小生命毁在了她的手上。

    其实她当时不过是想要饶氏不好过,她并不知道饶氏已经(身shēn)怀有孕,便是饶氏自己也是不清楚的。

    但当饶氏下(身shēn)流血时,她其实隐隐有些猜到是滑胎的征兆,但她却未放在心上,反倒觉得心里很是畅快。

    薛婧萱一时有些难以接受这个样子的自己,她伤了人xg命了。

    与那心思歹毒的饶氏又有何区别?

    她不相信,不(禁jìn)又问道,“她真的落了胎?”

    问完话后,她却有些苦笑,何苦再问呢,当时的(情qíng)形也足以证明这些了。

    薛婧萱有些明白为何她会昏厥至今了。

    之前她曾用过那个能力,但都是未曾伤人xg命的,就好比恶作剧一般。

    但这次她却伤了一条无辜的小生命,昏厥也是正常。

    有得必有失,她得到了片刻的快感,那种为姨娘报仇的快感,但失去的也差点是这条曾被救回多次的xg命。

    所幸,她还是活了下来。rs!。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