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诡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素白sè棉布遮盖着锦姨娘纤细的(身shēn)躯,即便是隔得有些远,也能闻到一股有些刺鼻的腐臭味。

    那种味道冲击着鼻头,薛婧雅率先抬手捂住了鼻子。

    薛婧雅皱着眉瞧着走在最前面的薛婧萱,她是离尸体最近的,闻到如此奇怪难闻的味,却始终面不改sè,脚下步子也未停下,反倒愈见加快。

    因着薛婧雅与蒋氏是来得较晚的,对于整个事(情qíng)也是一知半解,只知有丧事,却也不大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会子见薛婧萱走得那般急促,薛婧雅似乎有些明白,那白布之下的定是与薛婧萱关系匪浅的人,想必是那送到白云庵的锦姨娘吧。

    越是到跟前,越是无法忍受那股味,薛婧雅逐渐慢下步子,走在人群之后。

    看尸体是老夫人亲口应(允yǔn)的,加之老夫人又对薛婧萱疼(爱ài)有加,还不怕晦气,亲自陪同,薛世平也跟着一起来了。

    既然薛世平都一道去,饶氏便也没有不去的道理,只得伴在一侧。

    那股子尸体的腐臭味道确实十分难闻,连老夫人都皱了皱鼻头,薛世平走上(身shēn)后也有些不适的轻咳了一声。

    薛婧萱颤着手掀开白布的一霎那,饶氏捂着嘴便是一阵干呕。

    原本隔着一层厚厚的白布,那腐臭味道还没那么重,但一离了白布的遮掩,尸体上的味道便扩散开来。

    饶氏便是第一个受不住的。

    清歌忙上前帮着顺背,饶氏又干呕了一阵方才停息,只靠着清歌难受地喘气。

    见她这样,薛世平便开口道,“夫人难受便回屋去歇着吧。”

    饶氏却是摇摇头,忍着胃里的翻腾回道,“夫君放心,妾(身shēn)许是一下不能接受这个味道,一会儿便好了。”

    她抬眸瞧了一眼直愣愣盯着锦姨娘尸体的薛婧萱,面担忧。“萱姐儿这会子正难过。妾(身shēn)留在这里也可安慰,她年纪还小,妾(身shēn)实在是放心不下,何况母亲生着病也来了,妾(身shēn)也是有些忧心的。”

    饶氏说完话,薛世平满意地点点头,“那便辛苦夫人了。”

    再看薛婧萱,自看到脸sè泛着青灰,手上有着一块块尸斑的锦姨娘,薛婧萱便再也止不住眼泪。

    锦姨娘此刻穿着一(身shēn)浅灰sè尼姑衣袍。安静地躺着,双手交握于腹。神sè安详,无任何不适或难受。

    她突然跪倒在地,垂着头默默地流着泪,不言也不语。

    老夫人原本担心的是薛婧萱看到锦姨娘尸体会经受不住打击有何过ji行为,但她现在既不大哭也不大闹,反倒是安静得似个布偶娃娃。

    她这样的反应,老夫人更加忧心。

    老夫人原本都差不多想好了怎么应对薛婧萱大哭大闹。但等真正看到薛婧萱的反应,她才觉得这孩子是真的让人心疼。

    她也顾不得那些什么忌讳,便上前搂住薛婧萱,宽慰道,“好孩子,你姨娘这会子兴许正在天上看着你呢,你可得好好的,莫要将难过都压在心底,大声的哭出来吧。”

    说着老夫人抬手用拇指指腹轻轻将薛婧萱眼窝处、脸颊处的泪痕擦干。又言道,“你瞧,你姨娘应是安安静静地走的,神sè极是安详,她定也不希望你如此伤心难过的。还有祖母在呢,你可莫要太过伤心,一切都会过去的,我的好孙女。”

    在老夫人说到让薛婧萱哭出来时,薛婧萱依然是木着(身shēn)子,直到老夫人提到神sè安详几个字,薛婧萱方才动了动木然的眼珠。

    她依旧是不作声,只又低头看着锦姨娘的尸体。

    许久,她才发出声音,“祖母,若是发病了,姨娘应该是很难受的吧,不该是这般安详,脸上没有一点难受的表(情qíng)。”

    她偏过头,睁着一双满含泪意的大眼又道,“萱儿生病难受的时候都是皱着眉头的,可姨娘却没有。”

    老夫人一听这话,先是一愣,随后又低头看了看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地锦姨娘。

    她的神(情qíng)确实十分安宁,眉头是舒展开来的,嘴chun也是处于放松状态,双手交握,放在腹间。

    老夫人将目光移向锦姨娘下半(身shēn),她的双tui十分自然地平放着,也因过于放松,双脚呈八字。

    越往下看,老夫人越是心惊,这种模样,这个神(情qíng),根本不像是发病而死的。

    若是发病而死,的确会如薛婧萱说的一样,面容不说是扭曲至极,牙关也不说一定会咬紧,但至少眉头也应该是皱着的。

    但观锦姨娘,却并无以上任何一项,便是连最普通的眉头皱着,也是没有的。

    老夫人揽着薛婧萱的双手不(禁jìn)收紧,她偏头看向饶氏,“那根子说锦姨娘是在后院自己发病倒下后离世的?”

    清歌先是一愣,随后轻声应是。

    老夫人又道,“既如此,那便派人将白云庵的庵主及小尼姑些都请到府中来吧。”

    薛世平却是面惊疑,问道,“母亲,这是要作何?”

    也不是薛世平不聪明,他其实有想到可能老夫人是怀疑根子说谎,但这个念头也仅是在脑中一闪而过,他觉得既然已经死了,便没有再深究的必要,总归只是一个姨娘而已。

    是的,薛世平对锦姨娘并无任何感(情qíng)。

    虽然这个女人曾将与他同chuáng共枕,行鱼水之欢,也曾温柔地为他穿衣束发,更是为他生下了庶幺女,但他依旧是对她无任何感(情qíng)。

    若不是饶氏突然提起要将薛婧萱接回府,他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幺女在别院。

    若不是这个幺女回府,他也快忘了还有一个姨娘在白云庵里,即便是想起这事,他也早已忘记那个女人的模样。

    今(日rì)远远地看着那已经发出腐臭味的尸体,他脑中才开始闪过一些曾经的画面,她娴静的说话,温柔的动作。

    不过,他也仅记得一点而已。

    薛世平不大想得通透,但饶氏却是明白老夫人的意思的。

    薛婧萱所说之话,饶氏也是听到了的。

    再加上老夫人听后那一系列的动作及神(情qíng)。她又如何会不知老夫人这是怀疑锦姨娘并非发病而死。或许另有原因。

    饶氏抿了抿chun,言道,“白云庵的庵主及尼姑们一向是看破红尘世事的,出家之人最忌再行入世,这般将她们请过来,怕是有些不妥。”

    这次,薛世平也觉得饶氏说得甚有道理,“母亲,儿子也觉得请庵主及尼姑们到府有些欠妥。”

    老夫人松开揽住薛婧萱的手,冷声言道。“有何不妥,我不过是请庵主过来与我谈谈心。礼礼佛,顺便问问当初锦姨娘在庵里的(情qíng)况,这便有不妥了?”

    “母亲,媳fu并非这个意思,媳fu只是觉得庵中大师们想必已然习惯了远离世俗纷争的生活,这般来到咱府里,不论作息还是其他可能多少会有所影响。再说她们已经出家,都是一心向佛,期望得道成仙的,若是因入世而有所影响的话,那对咱们薛府可也极是不好的。”饶氏忙出声解释。

    薛世平也觉得饶氏说得极有道理,便在一旁点头。

    夫妻二人难得的意见一致,却是得到老夫人一声冷哼。

    “既如此,那我便亲自去白云庵好了。”过了片刻,老夫人垂眸言道。“这样她们也不用入世,我也可以去了解我想要的。”

    老夫人这话一出,引得薛世平和饶氏面面相觑。

    良久,饶氏正要开口相劝,却突然觉得小腹一阵绞痛,她忙伸手按着小腹低低shēn吟。

    “唔,肚子好痛。”

    薛世平挨得近,从饶氏开始喊痛shēn吟到捂住小腹,额头冒着冷汗也仅是片刻的事。

    他忙伸手扶住饶氏,皱眉喊道,“快去请大夫。”

    一时,人群混乱起来。

    清歌慌忙地跑出人群去请大夫,而其他丫鬟婆子则在一旁不知应该做些什么。

    她们不知,此刻薛婧萱对着锦姨娘的尸体面诡异之sè,嘴角也是微微上翘的。

    薛婧萱此刻并没有因悲伤而失了分寸,她冷静地分析着一切。

    从掀开锦姨娘尸体时的极度难过,到看到锦姨娘尸体的异样之处时的愤怒,她的心理经历了各种(情qíng)绪。

    她不过稍微提了下锦姨娘尸体的异样,老夫人便看出了些许门道,还要求要找白云庵的尼姑们问清(情qíng)况。

    但饶氏立刻出言相阻还想着各种理由时,她便知道这事与饶氏定脱不了关系。

    她的姨娘啊,即便是已经离了尘世,离了薛府,也过得如此不安宁。

    穿着极是朴素,脸庞瘦得削尖,颌骨突兀,她过得定是十分不好的。

    薛婧萱想到这些,心中又是一痛,原本就紧揣着的双手捏得更紧。

    突然,人群中一丫鬟惊呼,“留血了!”

    这样一声惊呼后,薛世平也低下了头,只见瘫在他怀中的饶氏裙摆处有血水流出,裙角也沾了红sè的血滞。

    那样的鲜红的颜sè,便是薛世平看了也只觉刺眼无比,惟有隔得有些远的薛婧萱初听到时,回眸瞧了一眼,旋即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但片刻,她神(情qíng)愈加诡异地看着锦姨娘的尸体,眉眼弯弯。

    ps:推荐灏漫大神的新作《河图引》,书号:3098778

    一匹小青驴、一个大木筒、一(身shēn)好力气,揣着一百三十三个大钱,辛夷下山寻竹马了。

    一头撞进琉璃王府,撞破了一场“活(春chūn)宫”,惊住——呃,男人“欺负”……男人???

    狠辣大公子要杀人灭口,温柔二公子危难相救。

    本该是,黑白分明的一幕开场——可是,人生远没有如此简单……

    已有完结作品《嫁夫》、《笑娶五夫,亲们可放心包养。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