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偏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薛世平动作很快,只片刻便唤了小厮将那歹人拖到景泰院的一杂物房中验伤。

    那歹人开始是极力挣扎的,后来薛世平上前踢了他一脚,他才放弃挣扎。

    薛世平虽官,但到底是成年男子,气力不小,何况那一脚他是带着怒气踢的,那男子只觉被踢的地方火辣辣疼得厉害。

    回到主屋时,薛世平整个人y沉得有些可怕,便是珠帘后的饶氏也察觉出了薛世平那心底的怒火。

    饶氏不自在地拢了拢衣袖,这才发觉,自薛世平带着那歹人出去后,她的手便已经变得冰冷,这会子手心都还在冒着冷汗。

    “我儿,那男子(身shēn)上可有重物击打痕迹?”薛老夫人接过冰岚呈上的茶,小啜了一口,问道。

    薛老夫人此番可是相当的冷静淡定,不为别的,只因她相信薛婧萱,相信冰菊。

    便是那饶氏派来伺候的彩蝶与彩霞,她也是信的。

    她们二人眼神极为坦诚,不管是老实木讷的彩蝶,还是聪明狡黠的彩霞,她们在待薛婧萱时所表现出的仔细与谨慎,都是丝毫不做假的。

    原本她还担心饶氏在审问那歹人之时,便派人检查过那歹人的(身shēn)子是否有受伤,但当她提到这些时,饶氏眼神中那一闪而过的惊慌,便将一切都出卖。

    若不是她早有准备,将饶氏贴(身shēn)丫鬟等人隔绝在门外,怕是饶氏早便使了那丫鬟去做手脚,好应对这番了。

    也是亏得萱姐儿之前无意中在她面前提起她每次见到饶氏时,饶氏总与(身shēn)边的丫鬟眨眼睛或是怎的,她才有此举。

    薛老夫人不(禁jìn)弯了弯嘴角,这萱姐儿这丫头虽不见得有多聪慧,但察言观sè倒也不错的。

    竟连饶氏与丫鬟的动作神(情qíng)都看在眼里,只是年岁还小,不大能理解其中深意。

    薛婧萱自然不知道薛老夫人在心中对她有这些想法,她只微松一口气,看来她所料不错,幸而当时在祖母面前透出饶氏与清歌总会有眼神交流,不然今(日rì)这事怕也不会这般演变。

    珠帘之外,薛世平沉声道,“母亲,这歹人(身shēn)上确实无重物砸击伤痕,儿子刚刚将他带到杂物房验(身shēn)时,他还几番遮掩,儿子瞧着他的举动定是心中有鬼。”

    “果不其然,儿子检查了他后背、后颈及其他地方,均无遭受重击之伤,他之前的谎言便不攻自破了。”一面说着,薛世平又睨了跪趴在地已然全(身shēn)瘫软的男子。

    薛老夫人点点头,看向饶氏,沉吟道,“媳fu,你还有何话说?”

    “儿媳…儿媳……”饶氏喉咙一紧,差点便被薛老夫人这番问话给打败,随后故作冷静,回道,“儿媳今儿下午审问之时,他还口口声声说是进了萱姐儿那院子,是被丫鬟打晕的。”

    说着,饶氏偏头看向彩蝶,那眼神(热rè)切至极,吓得彩蝶不(禁jìn)往后退了一步。

    饶氏指着彩蝶,“母亲,夫君,那歹人亲口承认是被这个丫头给打昏的。”

    她站起(身shēn),快步走近珠帘,语气急切,“你说,你快说,今儿下午你是不是亲口承认是被一个圆脸丫头打昏的?”

    跪趴在地上的男子颤了颤(身shēn)子,“是…是…”

    这下,饶氏便似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脸上满是喜意,“你们快看,他承认了,他说的圆脸丫头肯定就是她!”

    她又指了指薛婧萱(身shēn)后的彩蝶。

    饶氏以为薛老夫人与薛世平会有所反应,但薛老夫人只皱了皱眉,不作声。

    反倒是薛世平喝道,“好了。你还嫌不够丢人?”

    随后他蹲下(身shēn)子,看着那歹人,“到现在你还在撒谎?”

    他向候在一旁的小厮招招手,那两个小厮便马上上前将那歹人拽了起来。

    薛世平也随之起(身shēn),言道,“我本说,念在你未铸成大错饶你一命的,但你却仍不知悔改,看来还是要送官府了。si闯家宅,我记得是要监(禁jìn)十年的,若我再与知府大人说,我薛府有传家宝玉丢失,你说你得在牢里呆多少年?”

    薛世平一向是温文尔雅的,但这次许是真的发怒,连这些话都说了出来。

    要知道,薛世平一向最恨滥用职权。

    珠帘后本就被薛世平的呵斥得脸sè青红交白,若不是清歌上前搀扶,怕是瘫软在地,这会子听得薛世平这番话,她心中愈发惊疑,没有想到她的夫君竟能说出这样的话。

    同chuáng共枕数十载,她的夫君是怎样的人,饶氏岂会不知。

    作为文官,大都是清廉正直,对于滥用职权是极为不屑的。

    她的枕边人薛世平自然也不例外,他如今这番说,只能说明一事,他是真的怒极,便是这些一向最为忌讳的,也不在意了。

    那歹人一听薛世平这话,便害怕得不得了,一个劲儿的磕头认错,请求饶恕。

    他本就是淮京的小混混,前些(日rì)子还因为偷了路人钱袋被抓个现行送进了官府,这也就才出来几(日rì),他是再也不愿进牢狱的。

    这次进去,若不是家中老母去求了那有些门道的舅爷,又砸锅卖铁塞了些银两,莫说是出狱了,怕是一顿毒打也是逃不过的。

    他知道薛府的地位,若真由眼前的老爷向知府大人开口,他怕是得一辈子呆在那牢狱了。

    “小人知错,是小人在撒谎,小人没有进得贵府小姐的院落便昏倒了,小人该死。求老爷开恩呐”他一直念着,磕头的动作又急又重。

    但是却无人应答他。

    他心中极是紧张,抬起头,头发已经凌乱,额间被磕出了血痕,血丝顺着额头流向鼻头,“小人是被人指使的,小人知道薛府中都是贵人,若不是有人指使,也是进不来的啊。”

    这回,他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了。

    饶氏一个ji灵,忙唤道,“夫君,这歹人总是撒谎,没一句实话…”

    不待饶氏说完,薛世平便出言制止,“我自有决断。”

    他看了一眼那歹人,又躬(身shēn)朝着薛老夫人,言道,“母亲,这歹人倒也未曾酿成大错,儿子将他处置了便是,母亲放心吧。”

    薛世平的心思,薛老夫人是知晓的,无非是给饶氏留面子。

    既然儿子都开口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点点头算是同意。

    但今(日rì)的事还不算完。

    !。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