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交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叶澈现下是无比的后悔因为好奇而误闯了这院子。

    他不过是听了一小部分那丫鬟的话语,在这院中可什么也没做。

    被发现之后,那屋里的女子便开始殷殷哭泣,面对女子哭泣,他实在不知应该怎么办。

    后来,便有丫鬟出来说他这般闯进薛四姑娘的院中,毁了四姑娘清誉,应当娶了四姑娘的。

    这下,叶澈急了。

    薛府的几个姑娘,他虽然都见过,也觉得又长得美艳的,雍容的,温婉的。

    但是没一个能入他的眼。

    那些如布偶娃娃一样呆愣的女子,毫无一点乐趣,他一点也不喜欢,反倒还有点讨厌。

    还不如那个丑丫头。

    他却忘了,那个丑丫头可也是薛府的几个姑娘之一。

    叶澈想了许多,对于如今被母亲的一番问话,他是真的不知应该如何回答。

    他历来顽皮,在侯府中便如野猴子一般蹦达,母亲虽然偶尔会面不喜,但却还是纵容着他。

    便是到府中姨娘处去胡闹,也有母亲为他善后。

    但今(日rì)之事,他却不知如何向母亲说明。

    说是因为好奇那丫鬟鬼鬼祟祟yu做何事,便跟去了?

    他可说不出口。

    作为一名世家子弟,叶澈也是极为好面子的。若让他在一众女眷面前说出是因为好奇而来,那可是大大地失了面子,说不得还会引得别人笑话。

    别看叶澈平(日rì)在家胡闹,但他在外还是极为守规矩的。

    只是这次,不知为何便鬼使神差地跟去了。

    叶澈闷闷地不说话,只是好看的眉头一直紧皱着。

    饶氏在一旁看得着急,只盼望他能对这事做一番解释,但他却纹丝不动。

    她一拂袖,干脆对武安侯夫人道,“侯爷夫人,还麻烦您问问令郎这是如何回事,我也进屋去问问瑶儿。”

    说罢,她叹口气,直直地往主屋走去。

    薛婧瑶是趴在窗台边哭泣的,(身shēn)上的衣裳还有些凌乱,但那尚在滴水的秀发和未曾扎紧的腰带,无不说明薛婧瑶确实是刚沐浴好。

    这副模样,分明就是沐浴后因慌乱着急而未曾注意仪容。

    她的女儿一向是注重仪容的,头发、衣裳每(日rì)都整理得极为整齐,与现在可是千差万别。

    薛婧瑶哭得很是伤心,肩膀一抽一抽的,啜泣着。

    许是因为哭得太久,声音也有些沙哑,还伴随着低低地咳嗽声。

    饶氏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脚步一抬,几个快步便到了薛婧瑶(身shēn)后,饶氏轻轻一拢,便将薛婧瑶带入怀中。

    “我的傻女儿,可莫哭了,哭得为娘的都心都碎了。”

    闻言,薛静瑶吸了吸鼻子,又抬起手,用手中的锦帕擦了擦眼角。

    原本绝丽的面容此番已经哭得梨花带雨,额间的碎发十分凌乱,杏眼微肿,红红的眼眶。

    饶氏又是一阵唏嘘,“我的儿,可莫再哭了,瞧这眼睛可都肿了。”

    话毕,饶氏捧着薛婧瑶的脸,抬手轻柔地为她抹着眼睛周围的泪痕。

    但刚一擦完,薛静瑶眼眶又是一(热rè),两滴清泪又夺眶而出。

    紧接着便源源不断,难以抑制。

    “母亲,他说…他不愿娶我。”

    “可他闯入了女儿的院子。”

    “女儿那时正在沐浴。”

    说着,薛婧瑶抬起头,那双红肿且带泪的眸子凄楚地望着饶氏,“女儿现在已没了清誉,他若不娶,可让女儿怎么活?”

    “他看了你的(身shēn)子?”饶氏声音一颤。

    薛婧瑶摇摇头,“可他进了女儿院子,丫鬟们都瞧见了。”

    “女儿的清誉在他进院后便没了。”薛婧瑶一边啜泣一边道。

    饶氏被这话一惊,头脑瞬间清晰明了。

    是啊,即便是那武安侯府的二少爷进了院并未有何其他行为,但他到底进了内院未出阁女子的闺阁。

    便是这一样,便足以毁掉未出阁女子的清誉了。

    她的女儿啊,如此青葱年华,便硬生生地被那小儿给毁了。

    饶氏心中实在恼恨不已,一双手篡着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良久,她才叹了口气,幽幽问道,“我儿可愿嫁他?”

    薛婧萱微微一愣,少顷,才缓缓点头。

    “女儿的清誉是被他所毁,不嫁于他,还能嫁谁?”

    她的声音有些低落,语气中夹杂着浓浓地无奈。

    饶氏又将薛婧瑶拢到怀中,亲昵地抚着薛婧瑶的发丝,“我儿放心,为娘的不会让你受委屈。你便好生歇息,莫要多想,此事,为娘的定是要让那侯爷夫人给个交代。”

    饶氏只顾着安慰薛婧瑶,眼中满是对薛婧瑶的心疼,却是未曾瞧见怀中女儿那虽然满脸泪痕,但却隐含笑意的双眼。

    薛静瑶微不可见地点点头,舒心地躺在饶氏怀中,享受着母亲独有的安慰方式。

    又过了一会儿,饶氏才放开薛婧瑶,唤来丫鬟扶薛婧瑶上chuáng歇息。

    直到帮薛婧瑶盖好被子,才道,“我儿放心,为娘这便去为你讨个公道。”

    饶氏出屋时,武安侯夫人正拉着叶澈问话。

    可她问了半天,叶澈愣是一句未曾回答。

    惹得武安侯夫人很是着急。

    饶氏也不拖拉,一到武安侯夫人跟前便是直奔主题,“侯爷夫人,我薛府虽然如今比不得你们侯府,乃皇亲贵族,但到底也还是百年书香门第。现下出了这等事,您瞧着可该如何处理?”

    不待武安侯夫人回答,那原本耷拉着脑袋的叶澈便急急地抬头,飞快回答,“我可不要娶她。”

    武安侯夫人瞪了叶澈一眼,叶澈也还是倔强地强调,坚决不会娶薛婧瑶。

    饶氏只觉活了大半辈子,在此刻,可连脸面都没有了。

    脸sè是一阵红一阵白的,好几次,她都想开口呵斥,但又苦于地位不如那侯府。

    只将目光转向武安侯夫人,等着她的回答。

    武安侯夫人无奈地看了看叶澈,又观饶氏此刻面sè不大好,只得诚恳回道,“薛夫人放心,本夫人今(日rì)便带我这逆子回府,好好教育一番,定会给薛府姑娘一个交代。”

    这话一出,饶氏倒是脸sè有所好转,但叶澈却是又倔强地偏头。

    武安侯夫人也是无法,这个(情qíng)况,她也只有先稳住饶氏,一切等回府再说,或许还有其他的法子呢。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