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庆贺 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也不知侯爷夫人到底是夸奖还是暗讽,但到底她是笑着说这话的。

    众人也轻轻一笑,算是附和。

    毕竟她是武安侯夫人,(身shēn)份摆在那里。

    薛婧萱却是不曾放在心上,她能感觉出武安侯夫人并无恶意,不过是随口一提。

    但是她隐隐觉得武安侯夫人会提她,许是与那调皮捣蛋的叶澈有关。

    想着那个调皮的少年,薛婧萱便有些头痛,似乎今(日rì)他也来了,若是不小心碰面,怕他又会说出什么惊人话语来。还是避开他为妙,前世他虽是她的未婚夫,但她也不曾与他多接触,那个时候相见,他已经褪去了青涩调皮的模样,变成了翩翩佳公子,哪如现在这般。

    她实在难以想象那样一个翩翩公子,小时会是这个样子。

    不过,最终她还是没能嫁给他,他来退了婚,从此后她便过上了以泪洗面的(日rì)子。

    她叹了口气,前世纵然被退婚了,她也不曾恨过这个未婚夫,也不曾对武安侯府有任何怨言。

    便是有了前世记忆后与武安侯府的人接触,与叶澈接触,她也并无何复杂心(情qíng)。

    原因么,也许在前世她对那个名声极好的未婚夫是有着诸多幻想的,她也曾幻想过出嫁之后如何做一个贤妻,持家有道,相夫教子。

    但经历了这世,又了解了前世的一些原委,她便觉得叶澈不会是良婿。

    她于他,并无感(情qíng)。

    武安侯府会瞧上她,也仅是因为她的生辰八字与叶澈极为相配。

    这世,她定不能让(情qíng)势顺着上一世的方向走。

    她的夫婿要自己谋。

    虽说是为薛老夫人庆贺的,但薛老夫人现下却还下不得chuáng,故这宴会也未参加。

    知礼数的女眷倒是亲自去景泰院探望,不知礼数的仅顾着与饶氏闲话家常。

    用饭时,薛婧瑶又是挨着薛婧萱坐的。

    彩霞则在这桌为各位夫人小姐布菜。

    昨晚饶氏便派人前来叫走了彩霞,回院时彩霞才道出饶氏说明(日rì)宴请怕是丫鬟不够,彩霞也算是府中老人,况平(日rì)端茶递水倒也稳妥,便令她在明(日rì)宴请时为各夫人小姐布菜添羹。

    每一桌坐有八人,光是女眷便坐了四桌,每桌各两个丫鬟负责,薛婧萱那一桌彩霞则主要负责饶氏、薛婧瑶、薛婧萱及薛婧雅四人,其他的便是薛婧瑶的丫鬟绿萼在负责。

    今(日rì)做的翡翠鸡丝羹,羹体通透,漂浮的鸡丝细若银针,因是掺着绿叶汤汁,宛若碧绿翡翠一般。

    饶氏见这羹做得好,先是为在座的夫人小姐介绍这是厨子的拿手好菜,又唤了彩霞与绿萼为各位夫人盛汤羹。

    为薛婧萱盛汤羹时,彩霞却是不小心将装满汤羹的的碗打倒,碗是往薛婧萱(身shēn)上倒的,但彩霞却想将碗接住,却不想这一碰,碗又往薛婧瑶(身shēn)上落去。

    到最后,不止薛婧萱衣裙上沾满了汤羹,便是薛婧瑶的衣裙上也满是汤羹。

    饶氏皱了皱眉,喝到,“彩霞,你这是如何端碗的?好好的汤羹怎的被你打倒了?”

    彩霞急忙跪在地上,连声道错。

    正待此时,薛婧瑶站起(身shēn),“母亲切莫生气,今(日rì)可是庆贺祖母(身shēn)子好转,莫坏了兴致。何况,彩霞想必也不是故意的。女儿便与六妹妹先回屋更换衣裳。”

    饶氏点点头算是同意,随后薛婧瑶便携着薛婧萱起(身shēn)轻轻向在座各女眷施礼方才离去。

    回屋路上,薛婧瑶说道,“呀,这汤羹竟将我内里的衣服也打湿了,怪油腻的,看样子,得先沐浴一番才能更换衣裳了。”

    她看向薛婧萱被汤羹浸湿的衣裳,“六妹妹怕也洗个澡才好。”

    随shi一旁的丫鬟绿莺忙道,“那奴婢马上去大厨房通知备水沐浴。”

    接着便往小跑着往大厨房赶去。

    走到分岔口,两姐妹才分开而行。

    薛静瑶走远后,冰菊才道,“姑娘,奴婢瞧着四姑娘怕是不安好心。”

    闻言,薛婧萱只沉默不语,她当然明白薛婧瑶是不安好心,但薛婧瑶今(日rì)到底要做什么,她却猜不出。

    彩霞会打倒汤羹,全是听了饶氏与薛婧瑶的吩咐。

    不过饶氏是让彩霞将汤羹打倒,全洒在薛婧萱(身shēn)上。

    而实际,汤羹却也洒在了薛婧瑶的(身shēn)上。

    原因则是薛婧萱告知彩霞这样做的。

    昨晚,彩霞去主院后,回来便将饶氏与薛婧瑶的吩咐告知了薛婧萱,但打倒汤羹之后,饶氏她们具体要作何,彩霞也是不知。

    薛婧萱虽然想了法子请彦初寒帮忙,但现在薛婧萱却也不知彦初寒是否有将彩霞家人安置。

    略做思忖后,薛婧萱便让彩霞听从饶氏母女的吩咐,到时将汤羹打倒,但需也弄洒在薛婧瑶(身shēn)上,说不得还能有些收获。

    这样做来,饶氏母女既不会疑心彩霞,也会安心的走下一步。

    绿萼去了大厨房之后,大厨房的丫鬟便送了沐浴的水来。

    但绿萼却未回紫兰苑,反倒是去宴客厅附近了。

    没过一会儿绿萼便引着一个青年男子往内院走去,方向正好是薛婧萱所在的碧竹苑方向。

    二人步子极为轻巧,还有些偷偷oo。

    她将男子带至离碧竹苑不远处,便停下了步子,指了指碧竹苑方向,“就是那个院子,你快过去罢。”

    随后又小心地瞧了瞧周围,看着男子继续往前行后,才放心离去。

    不知是否心头发虚,她离去的步子有些快。

    穆子轩初到这薛府,用过午饭便想着到花园走走。

    没想到竟瞧见一个丫鬟带着一男子往内院走去。

    内院可是女眷住地,怎会有男子入内?

    他观二人神(情qíng)紧张,东看西顾,便知二人怕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想着左右无事,便偷偷尾随。

    因着练了些功夫,穆子轩走路悄无声息,前面的男子倒是不曾发现,他只偶尔贼头贼脑地往回看,或左或右看,那模样,十分紧张。

    只见他内院的在一处院落停下,牌匾上书写着“碧竹苑”三个字。

    青年男子又左右看了看后,蹑手蹑脚地似要推开院门,这时,他只觉后颈一痛,便失去了知觉。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