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绣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薛婧萱先是向老夫人福了福(身shēn),随后低头退出人群。

    老夫人倒是微笑着点点头,并无不满。

    但观饶氏,却是目光如炬地看着薛婧萱退下(身shēn)影,心中早已火冒三丈,不过因为在这里不便发火而隐忍着,但脸却已经僵了。

    薛婧萱缓缓走向人群外,靠门那里站着冰菊与玉芝。

    饶氏刚才的问话如此咄咄((逼bī)bī)人,若是她人,怕早已惊慌失措。但薛婧萱却是处之泰然。

    冰菊与玉芝却是做不到像她那般。

    冰菊此刻心(情qíng)最是复杂,一面为自家姑娘忧心,一面又为老夫人醒来而开心。

    这种悲喜交加的心(情qíng),令得她心中如万马奔腾,好不混乱。

    玉芝想得就简单多了,她一直记着在碧竹苑时六姑娘所说之话,她担心因为到碧竹苑通知六姑娘老夫人已醒来之事被大夫人知晓,更担心大夫人因此开罪于她。

    虽然六姑娘已说凡事由她来应付,可她还是担心不已,心中忐忑不安。

    她殷切地望向老夫人,人群之中,chuáng榻之上,老夫人此刻眉目如此慈(爱ài),她不(禁jìn)低头暗想,她七岁便入府,如今也十载有余,希望届时老夫人能看在她伺候多年的份上帮她求(情qíng)。

    薛婧萱却是不知冰菊与玉芝此刻心中所想,只伸出手从玉芝手中接过托盘。

    托盘中放着一双墨黑sè绣鞋,绣鞋样式倒不是多新颖,但胜在绣工精致,且绣鞋两边还特意各绣上了两朵暗金sè的牡丹,牡丹花儿一朵含苞待放,一朵开得正艳,乍一看,倒似真的一般。

    手托托盘,薛婧萱一步一步走向chuáng榻。

    人群不自觉地便让出一条道来。

    一到跟前,薛婧萱便矮(身shēn)低头将托盘托高于头顶。

    “祖母,这双绣鞋萱儿绣了许久,到今(日rì)才完成,恰逢祖母苏醒,萱儿特意带来送给祖母。”礼数都周全之后,薛婧萱才开口说话。

    闻言,老夫人笑得愈加欢畅,竟呵呵出声。

    “萱姐儿愈加孝顺了,小小年纪,好,好。”这句话老夫人竟说得通畅起来,完全不似之前那般吃力。

    薛婧萱羞涩一笑,“萱儿也不过是闲来无事绣的,若论绣工怕也比不过母亲与二婶,还有三位姐姐。祖母可莫见笑。”

    说完这话,她回望了一眼人群,又道,“祖母,这可不是萱儿一人完成的。还有冰菊与玉芝的帮忙呢。”

    在场人中,大部分均以为这是薛婧萱独自完成的,却原来还是有丫鬟帮忙的。

    想想也是,薛婧萱不过虚岁十一,又是乡下别院长大的,一个人怕是完不成的,说不得也只穿针引线而已。

    倒好意思拿着丫鬟们完成的绣鞋前来献宝,饶氏与薛静瑶便是如是想的。

    老夫人却不这么想,她神sè如常,笑意冉冉,“哦?冰菊与玉芝?玉芝是我院里的吧?冰菊我倒是多年未见了。”

    老夫人又说了如此通畅的话,饶氏这次倒是发觉了,心中一恨,这老不死的不仅醒来了,竟连口吃的毛病也好了。

    站在人群之外的冰菊与玉芝也听到了老夫人所言,老夫人虽然声音不大,但这屋里现在十分安静,她们虽站得远,却也听得十分清楚。

    二人相视一眼,冰菊隐晦地向玉芝点点头,给予放心,随后并排着向前。

    以下人之礼向老夫人问了安,随后低头候在一旁。

    “每当想念祖母时,萱儿便拿出绣绣,可绣着绣着却是绣不下去,便又搁置一旁,这样反反复复,就是一年,也就今(日rì)才完工。”薛婧萱言道。

    她抬眼看向冰菊,“还是冰菊看不下去,时不时地拿出来帮忙绣绣,可萱儿一看见便也嘟着嘴不同意,这可是萱儿特意为祖母绣的,万不能假以她人之手。”

    薛婧萱有些不好意思,微红着脸又说道,“今儿玉芝早早便到萱儿院里,说是与冰菊探讨绣样,不知怎的,竟将这双鞋给翻了出来,见还剩下小部分未做,她们二人倒是合力帮着做了。”

    她吐吐舌头,俏皮笑道,“萱儿这回倒做了个虎头蛇尾的人,还拿着她们二人的成果前来邀功了。”

    薛婧萱一番话说完,不说老夫人笑意越来越深,便是一旁的薛世平薛世安都不(禁jìn)笑起来。

    府中虽然子女倒也不少,但似薛婧萱这般真xg(情qíng),能说出实况的倒也少见。

    她那一番声(情qíng)并茂的话语,倒把难得一笑的两兄弟逗乐了。

    笑完之后,老夫人言道,“我的萱姐儿还是这般可(爱ài),你这哪是来邀功的,分明是来逗我们笑呢。”

    说着,老夫人偏头看向薛世平薛世安两兄弟,“老大老二,你们说是也不是?按我说呀,她就一小机灵鬼。”

    薛世安忙笑着附和,“儿子瞧着也是,可惜萱姐儿离府四年,若是一直在府中陪着母亲,怕母亲每(日rì)也要乐呵不少。”

    薛家两兄弟相比,薛世安是属言语多些的,平(日rì)里嘻嘻哈哈的,过得逍遥自在。

    想说什么便说什么的xg子一直未变。

    他却不知,他不过无心之语,却惹得饶氏不快。

    虽然薛婧萱并未如薛世安所说,陪在老夫人(身shēn)边,而是在别院度过。

    但他那番话,却会让得饶氏以为他故意提及此事,目的便是想让老夫人对她饶氏不满。

    饶氏心中也隐隐有些暗喜,她不(禁jìn)觉得当年无意间听到女儿说的一句“得天花,送别院”后,便使计将薛婧萱送往别院是多么的明智。

    若当年不将她送走,她怕是将老夫人哄得更是开心,她的女儿在老夫人那里便更加无容(身shēn)之处了。

    薛世平就稳重多了,只轻轻点头应是。

    老夫人又是呵呵一笑,接着看向垂头而立的冰菊,神似追忆,良久才言道,“再见你时,竟隔了四年之久。不过你将我的萱儿照顾得很好。”

    既欣慰又感叹光y如梭。

    “抬头让我看看。”她又道。

    闻言,冰菊不安地抬起头,眼睛红红,噙着泪水。

    她膝盖一弯便往地上一跪,喊道,“老夫人,姑娘与奴婢都回来了,姑娘病也好了,您可以放心了。”

    !。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