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伎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薛婧萱是在太阳快要下山时,才往景泰院去的。

    那时,她正平心静气地练着字,写满字的纸张都堆了一摞。

    她笔下那张宣纸不过才写了两排字,便有饶氏使的小丫鬟到碧竹苑通知老夫人醒了,让她即刻去景泰院。

    她忙将手中毛笔置于笔砚上,一转头,却已泪眼婆娑,喜极而泣。

    “祖母真的醒了?”她问道,随后双手捂住嘴,殷殷哭泣。

    不仅如此,薛婧萱还转(身shēn)看向冰菊她们,嘴里不停念叨着,“祖母终于醒了,祖母终于醒了。”

    小丫鬟被薛婧萱如此反应吓了一大跳,瞪着一双大眼无辜地望着薛婧萱,却也将薛婧萱的疑问回答,“老夫人已经苏醒了,这会子正在喝粥呢。”

    “我要去看祖母,快,去景泰院看祖母。”薛婧萱猛地站起(身shēn),哪知由于坐得太久,起(身shēn)太过急促,经脉运行不畅,眼前一黑,便有些站不稳了。

    还是那小丫鬟眼疾手快,上前扶住了薛婧萱,不然怕是要栽倒。

    “六姑娘可莫要心急,老夫人这会子精神尚佳,暂且不会入睡,六姑娘慢慢过去便是。”生怕薛婧萱再有过ji举动,小丫鬟忙劝慰。

    冰菊也放下手中秀样,站起(身shēn)来,脸上满是笑意,一面说着可真是好消息,老夫人可算是醒了,一面又看向正在做秀样的玉芝,言道,“玉芝,你听到没有,老夫人醒了,老夫人醒了呀。”

    玉芝这才动作不甚自然地放下手中秀样,也站起(身shēn),失神道,“老夫人醒了。”

    声音极低,那小丫鬟只以为玉芝是过于高兴,才有如此表现。

    薛世平坐在榻前,捧着小瓷碗,一勺一勺小心地喂着老夫人喝粥。

    老夫人也面带笑意地喝着粥,不时抬眼瞧瞧薛世平。

    若是忽略一旁咬着牙却极力保持笑意的饶氏,倒也是一副十分温馨的母慈子孝画面。

    只可惜全被饶氏破坏了美感。

    薛婧萱一进门,老夫人便瞧见了她。

    薛世平舀满了清粥地小勺到了老夫人跟前,却也被老夫人摇头推却了。

    满是不解地薛世平,忙问道,“母亲可是饱了?这粥可还未用掉三分之一。”

    老夫人摆摆手,极是吃力地吐出几个字,“萱…姐儿…来了…”

    说着,老夫人脸上笑意更深,面部的皱纹也变得更加重叠。

    自生病以来,老夫人便一下老了许多,以前也仅额间眼尾处有着皱纹,现下连脸部都变得松弛,皱纹乍现了。

    看老夫人这个模样,怕也暂时不会用这粥了,薛世平便将小瓷碗递予候在一旁的丫鬟,随后笑道,“母亲总是如此喜(爱ài)萱姐儿。”

    转眼,薛婧萱便到了chuáng榻跟前。

    她先是凄凄地唤了一声祖母,随后又向在场人员行了礼。

    余光环过四周,薛婧晗、薛婧瑶、薛婧雅三个姐妹均在场,大嫂何氏也在,除此之外,还有一(身shēn)着华服的中年男子与二婶蒋氏并排而立。

    那个华服男子便是二叔薛世安。

    样貌装束倒与前世是一模一样,薛婧萱不(禁jìn)暗想。

    看来,除了两个哥哥因为在书院求学还未过来,这府中所有主子中,只她来得最晚了。

    饶氏可又走了一步好棋。

    一行玩礼,老夫人便向薛婧萱招手,意思是让她上前去。

    她本也来得最晚,算是站得最远的,前面还有薛婧瑶与薛婧雅,她不过是站在二人空隙间。

    好在,老夫人虽然年老了,但眼神还是tg好,一眼便发现了她。

    一瞧见老夫人动作,她便侧(身shēn)上前。

    平(日rì)里薛婧萱来景泰院,便是坐矮凳。

    但今(日rì),府中大小皆在,便也按照最高礼数来做。

    她一上前,便有丫鬟在chuáng榻前铺上一个圆形软垫。

    薛婧萱也不磨叽,一个俯(身shēn)便跪了下去,先是隆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后唤道,“祖母。”

    双眼早已含泪,晶莹闪动。

    只唤了声祖母,却又再发不得语。

    “哎,”老夫人见薛婧萱如此动作,又是一笑,眉眼弯得眼角与额间的皱纹现得更深,还yu亲自扶起薛婧萱,但却苦于全(身shēn)无力,无法起chuáng,挣扎了一下,只得言道,“快起…快起。”

    薛婧萱点点头,旁的丫鬟也过来扶她起(身shēn),另外的丫鬟便将地上的软垫拿了开去。

    薛老夫人这简单至极的言语及表(情qíng),却是令得饶氏与薛婧瑶心生不快。

    方才她们行礼时,可不见老夫人如此高兴。

    不疼(爱ài)嫡女长媳,反倒对一个庶出幺女如此喜(爱ài),还如此张扬表现,母女俩心中越发不忿,心中均闪过一丝y狠。

    薛婧雅却是淡然得多,她一向便高傲至极,于她来说,老夫人疼(爱ài)谁,都无所谓,无论如何她总是二房嫡女,她丝毫未曾正眼瞧过薛婧萱,不过是一小小庶女,她不愿与薛婧萱一番见识。

    老夫人这番举动令得薛婧萱鼻尖又是一酸,眼睛越发红了。

    “祖母,可算是醒了。”薛婧萱拿出锦帕擦了擦眼角,说道,“父亲母亲,二叔二婶可担心祖母了。”

    她又看向薛婧瑶三姐妹,“三位姐姐也时常惦念着祖母的。”

    老夫人笑笑,口齿僵硬地吐出几个字,“还有…我…的萱姐儿。”

    说这话时,老夫人眼中的慈(爱ài)溢于言表,便是薛世平看了,心中也是微酸。

    不过他毕竟是男子,也不会与自己的女儿争风吃醋。

    他暗暗点头,这个幺女倒也会说话。

    饶氏在一旁看着,几次yu将玉芝去碧竹苑之事提起,但却无机会。

    毕竟这是在景泰院,是老夫人的地盘,加之薛世平又在,她也不敢肆意妄为。

    她转了转眼珠,言道,“萱姐儿最是孝顺母亲了,母亲昏睡的(日rì)子里,可是每(日rì)都要过来瞧瞧的。”

    饶氏话音一转,“不过,萱姐儿今儿个可是姐妹中来得最晚的。”

    她这一席话,既道出了薛婧萱的孝顺,同时也道出了薛婧萱今(日rì)的失礼。

    果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怪不得那小丫鬟还劝她莫着急,不过是想她再来得慢一些。

    幸亏她已有后招,不然今(日rì),怕还不知如何应对。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